Actions

Work Header

驯龙高手(4)

Work Text:

*宠物店老板吒x镇店之宝饼

 

龙人,这一种神秘又美丽的生物,长着一张美丽的面孔,一条恍若神物的尾巴,与西方的美人鱼不同,在龙人的身上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浪漫主义的童话故事,取而代之的是交易,虐待,玩弄,对于征服美丽的事物,人类总是乐此不疲,永远不可能罢休。
哪吒处理完返厂重修的龙人,开了一张账单,就打发了那些金主。
自从他自己开始真正拥有一条属于他的龙人之后,有什么东西就变了,他好像不再能够像以前那样,像是对待一个纯粹的商品那样去看待自己卖出去的龙人,而是时常会感叹一句,这小家伙的命真不好。
并非所有的饲养员都如他这样经验丰富,有些买主过度纵欲,发炎化脓的不在少数,送来检查的时候几乎是恶臭扑鼻,那些美丽的鳞片也变得暗淡无光,一碰就掉一大块。

哪吒哼着自己原创的小曲上了二楼,正想进卧室,他的耳朵就敏锐的捕捉到了从卧室里发出的异响。哪吒将手小心翼翼的放在门把手上,推开门的一瞬间,敖丙就像一条蛇一样窜回了浴缸里,浴缸里的水本身就放的满,敖丙这纵身一跃,从浴缸里溅出来的水毫不客气的把哪吒淋成个落汤鸡。
卧室里一片狼藉,那张柔软的双人床上,还有一片湿漉漉的凹陷,“敖丙!!”
敖丙听见哪吒叫他的名字,又怕他的主人责罚他,只敢趴在浴缸边上露出一双眼睛,用来观察火冒三丈的哪吒。
敖丙的毛病哪吒是知道的,他对自己性上瘾的程度不浅,他那张柔然的双人床已经用凌乱潮湿的床单向哪吒控诉了敖丙的罪行,果然是又对着哪吒睡过的被子自慰了。那张床上留有哪吒的气味,和任何动物一样,龙人也习惯运用嗅觉来辨别主人,可谁能想到这条看起来比玉石还圣洁的龙人上一秒还在对着他主人的被子自慰呢。
半条勃出体外的阴茎还没有完全缩回去,只是在泄殖腔口露出一个饱满的龟头,显然是正在兴头上被哪吒生生打断了。怎么说敖丙也是个正经的雄性动物,归根结底,雄性动物的本质都是一样的,性欲来了,谁能比谁好点儿,哪怕是人,还不是野蛮得和野兽没什么两样,所以哪吒更能体会到现在敖丙强忍着情潮的难受。
敖丙知道自己不能自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根本就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哪吒的耐心就磨干净了。
哪吒把敖丙从浴缸里一把捞起来,一脚踹开房门,把他以公主抱的姿态端了出去。一条龙人的重量不会太重也绝不是百斤以内可以轻松抱起的重量,加上鳞片本身就滑腻,不好发力,敖丙怕从哪吒手里滑下去,本能的就抱住了哪吒脖子。
哪吒的皮肤很烫,脖子上的颈动脉有力的跳着,那是一个生命最有力的证明。敖丙伸着脖子去嗅,然后用一对小小的犬齿精确的咬在颈动脉搏动的地方,用牙齿轻轻地施力咬着,动物的世界里,因为害怕自己的配偶在交配的时候跑掉,通常会在交合的同时咬住脖颈,这是一种具有主权宣示意味的咬并不具有攻击性。哪吒觉得自己被敖丙占了便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敖丙瞪得从咬变成舔,然后最后变成一个吻,印在哪吒的脖子上。
从卧室到哪吒自己的“小天地”的距离并不长,哪吒却已经被撩拨得欲火中烧。宽松的居家裤被支起了一个帐篷,大喇喇得晃荡着,旁边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看见了,差点背过气去,哪吒却不觉得这白日宣淫有什么问题。
二楼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没什么用处,哪吒就把那间屋子作为自己平时消遣的地方,里面什么都有,铺着高级的黑色天鹅绒地毯,吊顶是璀璨的水晶灯,特别是那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如果把墨绿色的厚重窗帘打开,成把的阳光就会洒满整个屋子,光亮无比。
哪吒把敖丙放在黑色天鹅绒的地毯上,今天,他必须要好好“惩罚”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宠物。哪吒把身上湿透的衣服和裤子脱下来,像扔开一团破抹布似的扔到了房间的角落里,那些散发着雄性气息的肌肉就暴露在空气里,小哪吒也跟得到了特许一样翘得贴在了哪吒的小腹上。哪吒一时没有想好到底怎么惩罚敖丙泛滥的情欲,一只手端着下巴,一只手放在阴茎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撸动着。敖丙撑着上半身,观察着一丝不挂的主人,其实哪吒向来很少在他面前脱得这么干净,现在这副身体没有一丝多余的布料,尚未干透的皮肤闪烁的微光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敖丙尚且想不清楚为什么,就硬的一塌糊涂,连泄殖腔也开始自动分泌出大量的欲水,一点点的从小口流出来。敖丙将一只手一点点地握上那根同样尺寸可观的阳具,想开始学着哪吒的样子自慰,哪吒看见了,一脚就把那不听话的小手踢开:“我让你碰了吗?还想撸?“哪吒蹲下来,把那根勃起的性器抓在手上,敖丙顺从的挺着腰浅浅的抽送,还没等动两下,哪吒反手就给了那根阳具一巴掌,虽然说力气不大,可是那脆弱的地方突然受到的击打还是给了敖丙巨大的刺激,一声不小的呻吟从敖丙嘴里发出来。
哪吒站起来,走到一边的桌子前,桌子上是今天才换的鲜花,被修剪得干净又漂亮,如果这鲜花就这么孤零零的放在这儿,也算是浪费了。
敖丙的脑子里现在晕得不行,毛绒绒的地毯弄得他痒痒的,他想给自己一点安慰,可是又生生忍住了好几次,咬着嘴唇,紧紧的盯着自己阴茎和小口,他觉得那里应该有什么硬挺的东西插进去才行。
“想什么呢,敖丙。“哪吒看着敖丙忍得幸苦的样子,又觉得好笑,象征性的拍了拍泄殖腔入口的那片柔软,又接着说:”今天你就是小爷我的花瓶了。“
说着,哪吒用中指和食指撑开那条裂缝,他知道,只要他一碰到那里,敖丙就会疯狂的需要他的进入,他需要的是原始的抽插,任何情趣性的调弄都会让他更加难受。还没等哪吒动作,里面粉色的软肉就近乎谄媚的收缩着,挤出大把的淫水,弄得哪吒满手都是。
“这花瓶里连水都装好啦!不错!“
“想要吗?“哪吒用手甩着自己的肉棍,啪啪得敲打在敖丙身上。他就是想看敖丙被他调弄到极致的样子。哪吒将手指并拢,更深地探入泄殖腔,扣着里面敏感无比的软肉,这是一条生命的裂口,虽然没办法像雌性那样生出受精的卵,但是这里的构造却并不比雌性逊色分毫,同样的柔软,紧致,不肯罢休。
雄性动物天生就对任何可以包容他的鸡巴的孔洞无比上心,费尽心思也要据为己有。
哪吒抽出一根白玫瑰,一点一点的插进泄殖腔里,茎杆上的刺虽然已经被修去,但还是有一些无可避免的凸起,刮擦肉壁时敖丙眼眶通红得像要流出眼泪。细细的茎杆无法满足肉洞的需求,敖丙有些难耐的发出一声沉闷的鼻音。
“杆儿有点儿长了。“哪吒把插到一半的玫瑰花又拔了出来,折掉一截再次插入。”这下刚好。“哪吒自顾自的摆弄着手中的鲜花,一边嘴上还不停,”这叫做插花艺术。小爷我可不是乱插,这色彩搭配可有学问了。“
“你看你的小肉棍是啥颜色?诶,对,粉色的。“
“那我们就要用白色来衬它。“
哪吒把手里的玫瑰花悉数折去一截,一根一根的插进敖丙那张收缩过度的泄殖腔,紧致的肉洞竟让玫瑰花笔直的树立着,一点儿也不倒。敖丙的手抖动的像筛子一样,发出像猫一样的呜呜声,眼眶里满是生理性的泪水,他下面难受异常,细细的花杆不像是插进了肉洞里,倒像是直接贯穿了他的神经,他紧紧的包裹着花茎,用软肉去迎合有些锋利的边缘,以此带来的痛楚既可怕又有趣,可是他不敢动,怕破坏了哪吒的“艺术“
哪吒不慌不忙地把白玫瑰尽数插了进去,每插进去一根,敖丙的腹肌就绷得紧紧的,他把歪在一边的肉棍掰到白玫瑰的中间,玫瑰尚未修剪干净的叶片刺激着敏感的龟头,让那饱满的头部吐出更多透明的粘液。
白色的玫瑰簇拥着粉色的阴茎,无比圣洁又无比淫荡。用敖丙的泄殖腔作为花瓶,用那小逼里源源不断的淫水作为滋养。
这才是艺术吧。
哪吒很久没有觉得插花这么有意思了,他亲手做出来的作品让他觉得万分兴奋。不得不说,敖丙那小洞像是天生就可以用来当花瓶似的,龙和花那么和谐的融合一体,被情欲炙烤着。
“宝贝儿,你好美。“哪吒的嗓音哑得不成样子,下半身的胀痛让他满头大汗,他急不可耐的需要敖丙灵巧的舌头来取悦他,然后将精液灌满他的口腔。
敖丙识趣地含住哪吒硕大的龟头,腥膻的味道瞬间充满了他的口腔。滚烫,炙热,充实。这些他虽然不知道,但是切身体会的词汇不断侵略着他的口腔,把最后一丝空气也挤压殆尽,窒息的痛楚,让他本能的缩紧喉咙猛吸,却把那条巨大的肉棍吸得更深。敖丙垂着眼皮尽力服侍哪吒的器官,不忘用一只手托着哪吒的囊袋揉搓,隔着薄薄的皮肤,追逐里面那两颗男人都引以为豪的卵蛋。不得不说,性事这方面,敖丙真的天赋异禀,哪吒只教过几次,他已经能记住他的主人喜欢什么样的方式。
单方面的口交确实能给哪吒带来快感,但是要让哪吒射精,必须要用指节狠狠地顶住阴囊下面敏感的会阴。敖丙当然愿意满足哪吒这些欲望。他一只手扶着哪吒的大腿,另一只手握拳顶着哪吒的会阴用力研磨。
“爽,吸……吸快点,对,用你的舌头,顶着我的马眼。“哪吒失神的大吼,他根本无法思考敖丙是不是听得懂他的指令,下半身爆炸似的快感,让他大脑缺氧,大腿内侧的肌肉微微颤抖着,他快要站不稳了,他像是一条小舟,被海浪不断的拍击,送到无边无际的大海里,颠簸颠簸。”敖丙,敖丙,吸……!“
哪吒的手无意识的拉住敖丙的手腕往上顶,用更大的力锤击他的会阴和阴囊,敖丙听懂了主人的指令,更加用力的将那条跳动的阴茎包裹在口腔里,形成一个真空的环境,口水滴滴答答的顺着嘴角流下来。
射精的那一刻,哪吒的腿死死地夹紧了敖丙地拳头,大股的精液涌进敖丙的嗓子里,敖丙几乎含不住,只能把阴茎吐出一些,然后再将腥膻的体液吞下。
完事之后,他不忘例行舔干净哪吒尚未软下去的鸡巴,这样的样子,谁看了能不心动呢,敖丙用那柔软灵活的舌头舔舐的仿佛并不仅仅是可以带给他快感的生殖器,哪吒在那一刻,竟然觉得敖丙有些虔诚。
他也难以分清,这到底是臣服,是本能,还是爱。
哪吒把白玫瑰一根一根的拔出来,每拔出一根,上面就有拉丝的透明液体,哪吒着魔似的舔了一舔,说到“甜的,你吃不?你自己的骚水。“
拔完了玫瑰花,敖丙刚刚有些软下去的阴茎又硬了,露出半个脑袋,等待着主人的抚慰,可是说好了是惩罚,就必须要有惩罚的意思,射精是不可能了,哪吒把柜子里上次没有用的电动蝴蝶结肛塞拿出来,毫无阻力的插进泄殖腔里。
那电动按摩棒上面全是凸点,还有螺旋形的花纹,哪吒没有给敖丙反应的时间,直接一插到底,巨大的肛塞把泄殖腔的入口堵的死死的,阴茎根本无法勃出体外。
“小美人,为了避免你老是自慰,小爷我只能这样了。“
“那咱们就插着,插着就不撸了,好不好。“
哪吒将肛塞固定住,用一根卡扣绑在龙尾巴上,确保肛塞不会滑出来。泄殖腔的入口只留下一个大大的红色蝴蝶结,和一个一动就响的铃铛。
“不过,我还是可以给你一点奖励的。“
哪吒挨着敖丙坐下,敖丙因为剧烈的性事累的气喘吁吁,脸上也泛起了红晕,哪吒贴心的让敖丙靠着自己精壮的胸脯,一边把玩着一对可爱的小龙角,一边打开了遥控按钮,那肛塞瞬间马力全开的振动。
“唔啊……“
“嘘,别怕,别怕,一会就舒服。“
哪吒耐心地摸摸敖丙的头顶,让他平静下来,认真的去享受震动玩具高频率的刺激。他能想象到,被堵在体内的阴茎是怎样被顶着研磨,肉壁是怎样在震颤,那些凸起的颗粒是怎样疯狂的撞击,让他下半身湿的一塌糊涂,他都能想象,这个躺在他胸口,因为剧烈的快感而闭着眼睛,喘着粗气承受肛塞按摩的龙人,叫做敖丙,这辈子,也只属于他一个人。
想到这里,他总觉得有一丝岁月静好的感觉。
他捏着敖丙的下巴,在他有些颤抖的嘴唇上烙下一个深深的吻,将破碎的呻吟封在嘴里。

【不知道有没有的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