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饼渣】Orgasm

Work Text:

写给我的青宝儿,我永远爱她❤

>>>

因为哪吒受了伤,但任务又完成得漂亮,局里便大手一挥给他批了假,让敖老师把一位光荣负伤的李sir捡回了家。
哪吒此人,在警局同事那儿还能有些作天作地的本事,在敖丙面前基本就好像按下了老实开关,生怕敖丙听出来自己喘气不对。李家世代都宠媳妇儿,总不能教他当整天惹对象生气第一人——虽然也差不多了。
把这一伙人端了,一时半会也没有需要市局出动的大案了。哪吒在家里优哉游哉地过了好久的神仙日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可惜温香软玉不能时时在怀,算是点遗憾。
受了伤后哪吒精神也受了点影响,总是容易倦。常常在沙发上窝着看电视的时候,就不声不响地抱着胳膊打起了瞌睡。敖丙怕他着凉,又没法时时看着他,就在沙发上放了毯薄被又添了个靠枕,哪吒就是窝着的时候也能舒坦些。
敖丙这人就是这样,爱和宠都不动声色的,却又偏偏能在人心上不轻不重地捏一把,把一颗心泡的又甜又软的。

敖丙在给哪吒换绷带。
哪吒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本来这位皮糙肉厚的警官艺高人胆大地打算直接不缠绷带了,结果被敖丙一个眼刀把所有不要命发言又堵了回去。
不管多久,敖丙心想,我大概还是会耿耿于怀——
我应该第一时间去抱住你的。

伤口横亘在前胸,原本触目惊心的一道伤已经长出了细嫩的新肉,娇怯地覆在哪吒原本就偏白的胸口上。敖丙给哪吒缠绷带的手一顿,鬼使神差似的,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那道伤口。
那么长,那么深。敖丙现在都记得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哪吒前胸的伤口刚刚包扎完,只是这位阿sir一看就不是个老实配合治疗的,还能上蹿下跳地指点江山安排抓捕善后工作,最后被忍无可忍的杨戬和妲己按在了椅子上才没了继续造次的力气。
可估计哪吒当时张牙舞爪得太过真情实感,好不容易止了血的狰狞伤口又隐隐约约撕开了些红痕来,当时妲己气得直接把警帽一摔,眼眶直接滚了红,嗓音里都带了哭腔冲哪吒嚷:“有你这么不要命的队长吗!”
杨戬眼看着这俩人恐怕要造成什么现场医疗事故,赶紧先把妲己拽到一边,又是看着队长又是哄着姑娘,恨不得长个三头六臂出来。
哪吒哪里是不要命。
他心里地方不大,大概刚刚能严丝合缝地放个敖丙进去。每次出高烈度的任务前,他总得跟局里的同事轻描淡写地说一句:“要是我……别告诉他,至少别立马就告诉他。”
只是河清海晏国泰民安压在他的肩头,敖丙也懂他日复一日撞破生死火线的意义。

敖丙想的出神,修长指尖不自觉地一遍遍摩挲过哪吒的胸口。伤口刚刚翻了新肉出来,正是又疼又痒难捱的时候,偏偏敖丙还在这火上浇油地来回抚摸,哪吒忍得额头都沁了层薄汗,最后一把抓住敖丙的手,抬眼目光沉沉地盯住他,嗓子哑得不像话:“…敖丙,你想要我的命吗。”
敖丙猝然回神,撞进哪吒眼里漾开的那片波涛,他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味来。
——一个月了。
哪吒的呼吸粗重得可怕,自己动作麻利地缠好了绷带后,就把敖丙压在了床头,狠狠吻了上去。
两个人一个月没开荤,甚至连黏糊的亲吻都少,堪称发乎情止乎礼。眼下哪吒像是着了魔,去吮敖丙的舌尖,手下动作也胡乱地剥他的睡衣,不像是接吻,倒像是要吃人。
敖丙好容易才从这位祖宗的吻里挣出来,抬手擦过哪吒的唇,强行稳了稳心绪,尽量平静道:“哪吒,你还不行……”
“我他妈不管我行不行,”哪吒暴躁地打断了敖丙的话,几乎是凶狠地望向他,不客气地往敖丙下三路上揉了把,蛮不讲理道:“反正你必须给我行。”

哪吒这人,敖丙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做之前比谁都能张牙舞爪能折腾,亲吻像撕咬,好像学不会温柔似的,一副要把人吞吃入腹的模样。可被压进床铺里的时候,一身傲骨都在敖丙怀里软了,被撞得舒服还会咬着唇哼唧几声,模糊地含在唇齿间,活像只猫。
哪吒跨坐在敖丙身上,双膝跪在床上,捧着敖丙的脸和他接吻。太久没被打开的身体此刻也迫不及待地向神经中枢嚣张地发送渴求的信号,哪吒勾着敖丙的舌尖与他湿漉漉的亲吻时,就不安分地隔着层布料蹭着敖丙的下身:“…你快点……”
“说谁快呢。”敖丙啧了声,不轻不重地在哪吒臀瓣上打了一记,手掌又包着那团白腻的软肉揉捏。他侧头去亲吻哪吒的颈侧,在哪吒本就偏白的肌肤上留下点点暧昧的红痕。敖丙的手掌顺着哪吒的后背一寸寸地抚下去,摸到绷带时,心里仍是蓦地一沉。
——大概就算这伤愈合了,敖丙心里那份隐秘的酸涩还是能将他打得溃不成军。
做了这么久的枕边人,敖丙的心思竟也被向来粗枝大叶的哪吒摸了个通透。他见敖丙沉默,便勾紧了他的脖子,凑过去黏糊糊地蹭他的额头,轻描淡写地哄他:“天天看着还不放心?不是都快好了吗…”
敖丙被这撒娇精缠得头晕眼花,又被他这通对自己毫不上心的话气得又在哪吒臀上落了一掌——这次力道不小。哪吒吃痛地闷哼了声,垂下眼睫瞪他:“你干什么?”
“罚你。”敖丙话说的凶,手下动作仍是熨帖温柔地包裹着臀肉揉捏,他腾出一只手抚慰哪吒在空气里颤颤巍巍挺立着的性器,唇舌则包裹住了哪吒粉嫩的乳尖,先是舌尖卷过去,又用齿尖磨了磨,同时手下动作也没耽误。本就挺立的性器在敖丙手里跳了跳,眼看就有释放的意味。
被上下夹击的哪吒呜咽了几声,紧紧攀住了敖丙的肩,又死死地咬着唇,开口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你他妈……给我……啊!”
话音未落,敖丙手下动作便陡然加快,哪吒闷哼一声,手里的性器狠狠跳动几下,就在敖丙手心射出了大片白浊。
射精后的哪吒有一瞬的失神,而敖丙垂下眸子,舔了舔自己的指尖,粉红的舌尖把乳白色的精液卷进口腔,又凑过去吻哪吒:“你自己的,尝尝。”
淡淡的腥膻味儿在两个人唇舌间弥漫开,亲吻都是黏腻的。哪吒的腿环住了敖丙的腰,脚跟在他腰窝一个劲儿地蹭,又哑着嗓子开口:“…我要。”
敖丙一顿,手指擦过哪吒前胸的新缠上的绷带,沉着嗓子开口:“…不怕伤口裂开?刚刚长了新肉出来。”
哪吒原本想发火,却被这么句话兜头泼了一捧把自己仔细捧着的人间情爱过来,骂这人磨磨蹭蹭的心思都跟着哑了火。
哪吒在警队摸爬滚打这么些年,受过伤挨过刀,可大家都是刀口舔血地抓逃犯,就连局里的姑娘也得身上伤滚伤,他一个大男人也从没动过矫情的心思。
可敖丙总是皱着眉,攥着他的手腕,语气冷冰冰的,眼眶却是红着说,你能不能惜命一点。
哪怕不是因为我,为了你自己,你也得惜命一点。
哪吒在极地寒夜里踽踽独行,走得艰难又决绝。可偏偏敖丙却伸手把他拽进了春暖花开里。

一个月没翻云覆雨过的身体太过敏感,哪吒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滚着火燃着欲,在他体内小心翼翼试探的手指又像是隔靴搔痒,他狠狠地吐了口气,俯身咬着敖丙的耳垂呢喃:“行了…不要手,要你。”
敖丙抬眼看他,不声不响地抽出了手指。他分了分哪吒的腿,细碎地吻着他的唇,缓缓沉入。
哪吒下意识要喘,又被敖丙的吻堵住了唇舌。

甬道里太久没被抚慰的软肉争先恐后地缠上去,敖丙进入后,两个人皆是餍足地叹息一声。哪吒还是坐在敖丙腿上,这个姿势顺势便让性器进得格外深。敖丙向上试探地顶了顶,哪吒猝不及防地惊喘一声,腰软了半边,摔进了敖丙怀里。还等他来得及开口,却先感受到了敖丙胸腔震颤的闷笑。
哪吒又气又恼,抬脚要揣他却被捏了脚踝,便只好退而求其次地咬了口敖丙肩泄愤:“…笑个屁。”
敖丙没说话,搂紧哪吒的腰,缓缓地抽送起来,搅得整个卧室水声黏腻又缠绵。哪吒先前神气了一会儿,没几下便被敖丙这噬人骨髓地顶弄惹得软了身子,偏过头凌乱地亲吻敖丙的脸颊,舔咬他的耳垂,嗓子喑哑还带着零零散散的气音,低低呢喃:“你…再用力点。”
敖丙闻言,眸色暗了暗,忽然就着两个人相连的姿势把哪吒翻了个身,把娇怯的软肉照顾了个遍。哪吒刚要开口想骂人,就被敖丙从后面狠狠顶入的动作硬生生地逼出了一声哭吟。
哪吒的手臂撑在床头,后背塌陷出一个惊心动魄的柔软弧度,凹陷腰窝里盛着一碗琥珀光。腰被敖丙掐着,后穴正承着他堪称凶狠的顶撞。哪吒眼里都氤氲开了一层缥缈的雾气,带着哭腔冲敖丙嚷,呻吟都被撞得支离破碎:“你他妈……突然发什么疯……轻…轻点…啊!”
“轻不了。”敖丙在他耳边喘了口气,捏着哪吒的下巴吻住他,亮晶晶的汗珠顺着他的下巴滴下来,“抱歉。”
他俯身去亲吻哪吒的肩,吻哪吒漂亮的蝴蝶骨,话语融在吻里,模糊得几乎让人听不清:“…只有抱着你,我才能感觉这不是梦。”
哪吒在欲海中浮沉,却突然被这句话狠狠击中。
他次次穿梭枪林弹雨,心里将将腾出能放下一个敖丙的位置,可敖丙又何尝不是次次心焦地等他回来。
爱是灯火,但也是刀锋上的灯火。
敖丙爱他,同样爱他的信仰——即使信仰有可能把哪吒刻上伤痕。
而哪吒也是一样的。

敖丙是迎他的人,也是护他的帆。
哪吒这只在苍茫波涛里颠簸的船,总得在敖丙怀里靠岸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