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饼渣】游入花香

Work Text:

*
哪吒刚落座,雷震子就凑过来戳他。
那家伙挤眉弄眼道:“你是不是又快到信期了?”
哪吒浑不在意地挑眉,说:“好像是吧。怎么了?”
“你没觉得你身上花香变重了吗?”雷震子说。他还想说点什么,教室的门被推开了,一抹悠悠的蓝色从前门走了进来。他赶紧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
哪吒懒得理他。他托着脸,吊儿郎当地目视蓝发美人走到自己身边坐好,目不转睛,眼神炽热地紧,看得美人脸上飞上一抹红霞。
哪吒乐了。
“敖丙,”凶名在外的李家三公子此时像是没骨头似的倒到敖丙身上,语气也懒洋洋的,“你闻闻,我是不是信期快到了?”

李家三公子天生奇才,力大无穷不说,神力也是一等一的高。据说他出生那会儿,魔气四溢,是靠着仙家法宝给压了回去。
魔气太重,自然会招致天劫。两年前,动辄便在李府上空盘旋一阵儿的雷云终于没忍住,将天劫落了下来。
捱倒是捱过去了,可惜肉身也毁了,万幸魂魄还幸存着。
他师父花了半年时间,不知从哪儿寻来了莲藕为他捏了身体。莲藕本就是清净之物,他身上的魔气一下清了一半,不至于再让他失控。只是,也有那么一点的弊端:
每当莲花要开的时候,他也会跟着有那么一丝丝的……反应。

敖丙凑过去,在他脖颈处轻轻嗅了嗅,悄声道:“是快了。明天请个假吧?”
“成啊。”哪吒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咱俩一起请假,到时候……”他话没说完,只是冲着敖丙吹了声流氓哨。
玉一样的温润美人耳尖都红了,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埋进课本的样子。同班同学听见声音扭头看了一眼,又把头扭了回去。
不就是李流氓又开始调戏美人了么……呜呜呜,美人,等我学成我就来救你!
当然,也有人两眼放光,面露痴笑:啊,美人脸红的样子好可爱……李公子好邪气,太帅了……
哪吒自是把这一切都收进眼底,美滋滋地继续撩拨他的恋人:“到时候要不要去外面找个酒店?在宿舍不太方便吧,唉,敖丙,问你呢,你觉得哪个酒店好啊?”
一只莹白的手准确无误地摁在了他嘴上,敖丙觉得自己指尖都在发颤:“先上课,哪吒,先上课……”
哪吒捉住他的手,正要再乘胜追击,老师推门走了进来,他只好悻悻坐直,暂且放过了敖丙。

信期一年只有一次,去年信期来临时,哪吒还在休学,同学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有个别几个和他家关系很好的狐朋狗友大概知道那么点儿。
也就是在去年信期,哪吒和敖丙抛弃了友谊的巨轮,慌乱、忐忑又期待地一同踏上了爱情的小舟。
信期来时,花香会浓得不得了,哪吒也会变得懒洋洋的。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会欲求不满。
上次信期到来,他和敖丙得在床上滚了有——
哪吒掰着手指头想了想,嘀咕道:“怎么也有三四天吧?”
走在旁边的敖丙把太乙批下来的假条叠好装进书包里,问道:“怎么了?”
哪吒一把揽过他的肩膀,笑嘻嘻地说:“我在想我们等下去哪个酒店!”
敖丙的脸红了一红,轻声道:“不先回家么?”
“回不回的吧,”哪吒说,“感觉也没什么区别。万一今天晚上就来了呢?还是直接去吧!我看看啊——”他一手搭在眼前,作远目状:“就那家吧!”

进了房间,哪吒先是进了浴室,洗了个澡。
他生为火相,后来又成了莲花之体,别的不说,呆在水里倒是让他挺舒服。
等他洗完出来了,敖丙正坐在唯一的桌前,他都不用过去就知道对方在干嘛:铁定是在写作业!
他盘腿坐到床上,咂舌道:“敖丙,你要不要这么沉迷刷作业?就学校讲的那些东西,对于咱俩来说,不都跟玩儿似的,还用写作业?”
一个灵珠,一个魔丸,天赋就足够让他们俯视大多数人了。哪吒剥了根棒棒糖含在嘴里,百无聊赖地看着敖丙。
他以前学过抽烟,不过刚开始抽没几天就被迫停了。原因:敖丙不喜欢烟味。
哪吒也觉得烟味不适合在敖丙身上出现,但他和敖丙又黏得紧,左思右想,忍痛抛弃了抽烟这个耍帅利器。
“毕竟是老师留的作业。”敖丙答道。他说话的语气总是这样温温柔柔的,不急不缓,也就和哪吒玩闹时起伏要大些。
哦,也不止是玩闹。哪吒仰面躺倒,无聊的挠挠腹肌。
在床上的时候,这条小白龙情绪起伏的更厉害点。

 

敖丙半夜是热醒的。
这很不寻常,要知道他是一条龙,天生水相,最善使冰,炎炎夏日他也能轻易化解。更何况他明明记得他睡前是开了空调的呀……?
他迷迷瞪瞪睁开眼,赫然看见哪吒正跨坐在他身上,手里抓着龙根抚弄。
原来闹醒他的是情热!
敖丙一个激灵,也差不多清醒过来了。他动了动,用手撑着坐起来一点,轻声说:“你信期开始了?”
“你闻闻呢?”
这句话实在是一句废话。
敖丙早就被他摸得硬了,哪吒那尖长的指甲不怀好意地从顶端轻轻划过,他瞬时抖了一抖,腰腹都绷紧了,从喉咙里逸出一声轻喘:“啊……”
哪吒素来喜爱撩拨他, 尤其喜爱在床上撩拨他,每次都非要逗得他理智尽失不可,好像看着他那副情动得不可自抑的样子,就足够他爽到射出来一样。
此刻也是如此,舌尖和指尖并用,清液从马眼流出来,又很快被舔走。敖丙喘息得越来越厉害,最终忍不住坐起来,拉着哪吒的胳膊,试图阻止他:“别摸我了,哪吒……”
但他也知道哪吒为什么要这样。
当他的手落到哪吒身上时,哪吒便没忍住轻哼了一声。哪吒在信期时,比平日要敏感得多,欲求也比平时大些。他不爽这样,便每次都非要将敖丙也撩拨得亢奋至极才罢休。
哪吒顺着敖丙拉他的力道往敖丙身上一贴,懒洋洋道:“哦,那你摸摸我?”
他的脸离敖丙很近,眯着眼睛,挑衅似的伸出舌头点点敖丙的嘴唇。他捉住敖丙不知所措地落在他身上的手,引着他去摸自己私处。
那双如玉似的手落在他手里,被他牵着,碰到柔软的肉唇和入口。哪吒眼看着敖丙的眼神又开始乱飘,睫毛抖得不行,脸上飞起一抹红。
无论多少次,看到敖丙这种反应时,哪吒总是忍不住想笑。
他一边捏着敖丙的手指送进肉穴,一边凑过去亲敖丙的眼睛:“看我呀,小灵珠?你看哪儿呢?”
敖丙闷声不吭,手指慢慢的揉按着细嫩的内壁,寻找那个敏感点。
哪吒一边喘一边乐:“每次你都……嗯……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被上的是你——呃!”雌穴中的敏感点被狠狠揉摁,哪吒仰起头长长呻吟了一声,腰又塌了几分,勃起的阴茎与敖丙的龙根撞到一起,蹭来蹭去。
他啧了一声:“你快点,不然就我自己来。”
敖丙每次扩张都太慢了,哪吒难免焦躁,敖丙却不许他自己扩张:“不行,哪吒……你指甲太长了,容易划伤自己……”
哪吒大声叹气,扭起腰,主动操着敖丙的手指:“我的小公子啊,这是什么时候了?咱能不能赶紧……嗯……进入正题?”
逐渐有淋淋水声,敖丙也一直忍耐着,下唇都被他咬的发白,被哪吒发现后凑上去吻开。哪吒含糊道:“怕我划伤自己……你咬你自己倒也挺不客气的哈?”
牙关被哪吒挑开,火热的舌头挑逗地钻进来,缠着他。敖丙心里一颤,知道自己也快受不了了,眼看扩张得也差不多,他便把手指抽了出来,动了动腰,龙根蹭过穴口和花蒂,蹭得哪吒一个哆嗦。
他坐起来了一点,抬起腰,扶着龙根,一点一点自己吞了进去。在这过程中,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敖丙。被快感侵袭的不仅是他,还有对方;他看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逐渐荡起水雾,眉毛轻轻皱在一起,总是平静温和的表情裂开,露出被情欲沾染的里子。
真漂亮啊,他愉快地想,干干净净的灵珠,被魔气所带来的淫色沾染后,竟也漂亮的惊人。
他将一根吞下,随即又凑过去亲吻敖丙:“怎么了,小灵珠,又哭了吗?”
小灵珠搂住他的腰,还他似嗔还怒的一眼,下一刻就撞在了他的敏感点上。
“嘶……”哪吒双手搭在他肩上,被这一下撞得下意识收紧了手指,却忍不住笑道:“哭也无所谓,有什么关系?嗯……”
敖丙便凑上去吻他,堵他的嘴。

哪吒说的是他们的第一次。
那时哪吒信期发作,偏偏没有大人在家,他跌跌撞撞过来敲敖丙的门,捧着他的脸胡乱亲吻。敖丙受惊不小,一时怔愣竟被哪吒按倒在地上,随即被脱了衣服,撸到勃起,直到哪吒抓着龙根去碰自己雌穴,他才挣扎回神:“哪吒?!这是、做什么?”
那次与其说他上了哪吒,不如说是哪吒上了他。与朋友做爱的羞耻感、背德感、从未接触过的连绵不断的快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担忧和恐惧,接二连三的情绪让他终于是没忍住,在做爱的时候哭了出来。
那时哪吒反应跟现在却是有点区别。
野性狂傲的李家三公子顶着往上飘的头发,一边坐在他身上呻吟,一边逗他说:“你哭什么呀,小灵珠?现在难道不是你在上我吗?唔……嗯……上得我还蛮舒服的,唔……我看你应该也挺舒服的,小美人,给小爷……呃……笑一个?”
那抹恍若在燃烧的艳色烧得他眼眶通红,眼泪根本止不住,哪里还笑得出来?

“嗯……”哪吒哼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他本是坐在敖丙身上,半搂半靠的依着他。只是这姿势敖丙动起来毕竟不方便,他便自己用力,上上下下追寻着快感。劲瘦的腰肢在眼前扭动,敖丙忍不住将手落在哪吒的腹肌上,轻轻抚摸,感受肌肉鼓起时的律动。
哪吒得意哼道:“怎么样,我这腹肌,羡慕吧?唔……”不知道是不是身为水族的关系,敖丙虽然力量和哪吒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却没什么明显的肌肉,脱了衣服,全是温润流畅的线条,只能看见两条马甲线。
他手指不怀好意地也往敖丙腰腹摸去,故意道:“要不下次你来?我觉得这个姿势……哈……也挺锻炼腹肌的……嗯!”
敖丙趁他往下坐时抬起腰,重重一顶,趁他失神片刻一把搂住哪吒,抱着他换了个姿势。他与哪吒上下颠倒,低着头看着那双火红的眼睛,有些幽怨道:“吒儿是嫌我无力了吗……”
哪吒很快回过神,看着他蹙眉的模样,顿觉怜爱,又觉得好笑,说:“每次你都不好意思,除了到后面你控制不了,哪次前期不是我主动?”
他的腿盘在敖丙腰上,脚踝欲说还休地从敖丙背上蹭过,又往下压了压:“你不让我自己来,你倒是动啊——啊!”
敖丙果然如他所愿,动了起来,龙根一下一下地往穴里砸,内壁被不留情面地凿开,又再次热情地裹上来。
敖丙付在哪吒旁边,喃喃着说了几句话,哪吒没听清:“你说……嗯……什么?”
他耳边尽是肉体碰撞的啪啪声,还有细小的水声,和自己的呻吟声。敖丙的声音太过温柔和低微,他沉在快感的海洋中,一时听不清楚。
敖丙却不肯再说了,侧过头去吻哪吒的耳背,于是哪吒耳中又多了亲吻的水渍声。
他抬手搂住敖丙的脖子,手指触碰到细凉的发丝,忍不住揉了揉,心想:唔,又害羞了。

龙在情动时的涎水有催情之效,敖丙很在意这一点,每次滚床单到一半,他就不愿意哪吒亲他了,躲着,不亲嘴,倒是把哪吒身上其他地方亲的湿哒哒的。
所以每一次,在床上,如果哪吒想接吻,就会搞得像是强迫现场。
比如现在。
“唔,唔唔……”
敖丙又被哪吒逮住了。这随心所欲的魔丸收紧了内壁,趁着他被惊到的瞬间,凑上去,直接把舌头插进了敖丙嘴里。
他舔弄敖丙抗拒的舌头,吮吸着,每次都非要把敖丙亲得快窒息一样才乐意放开。修长的双腿牢牢固着敖丙的腰不许他跑,一双手搂着敖丙的脖子,又再分出来一双手捧着敖丙的头,一边亲一边心想:这回总不至于吓得化龙了吧?
他又狠狠亲了几口才放开,灵珠已经满面通红,控制不住的口水从唇缝里流出来一点,好一派春色。他感觉自己又硬了一点,多出来的那双手也没收回去,直直伸向下面去抚慰自己的阴茎,冲着敖丙挑逗地舔舔嘴唇:“多谢龙君大人款待,蛮甜的哦。”
小龙瞪着他,可惜隔着层水雾,这瞪瞧起来也不太分明:“哪吒……!”上次不是说好了不亲的吗!
“哎呀,”哪吒嗤嗤笑了起来,“我身上都是你的口水了,嘴里再来点怎么了?”他眯起眼睛,“知道会催情就赶紧动!唔……”
敖丙一边动一边瞪他,哪吒也不搭理,放松了身体享受层层叠加的快感,故意似的放肆呻吟,那声音全钻进了敖丙耳朵。
他恨恨地去咬哪吒耳垂,叼着那一块软肉磨牙似的蹭,下身不再留情,就差把腿化成龙尾来借力。
他模模糊糊地想:哪吒下次再这样,我就用龙尾把他缠起来,那样他就不敢乱来了。
他为这想象心满意足,甜蜜蜜地搂进了哪吒,像是想把自己送进他身体里一样,用力顶了起来。

这场情事本该三天收场,可惜哪吒总是出其不意地吻他,硬生生拖了一个星期。敖丙还算有点理智,胡乱找了个借口向太乙打了个报备,而被情欲折磨了如此之久的哪吒已经浑然忘却了,看到敖丙拿起手机发消息都要奇怪地问一句他在干嘛。
他俩躲在酒店的二人世界中,吃喝都有酒店提供,除了每天黏糊糊地腻在一起小声说话,或者操来操去,也没什么别的事要做。直到信期过去,敖丙说该去上学了——哪吒这才恍若回到人世间。
“不想去。”哪吒抱着敖丙躺在床上,一脸餮足,“去了也没什么意思。”
“已经耽误很久了。”敖丙说。哪吒闭着眼睛,没看见他温柔似水的目光,“或者明天下午再去吧,上午睡个懒觉。”
哪吒哼笑起来,往他颈窝里拱,鼻尖蹭着敖丙细嫩的皮肤:“你居然主动翘课?”
因为感觉你有点累的样子。敖丙眨了眨眼,没说出来。
他哄小孩似的轻轻拍着哪吒的背,背上满是吻痕和咬痕……哪吒的身体太好看了,后入时实在有点忍不住,留了不少痕迹。
看来哪吒又得有三五天不能穿他喜欢的衣服了,敖丙心想,内心毫无愧意。
其实身前也有不少,只是他俩现在都赤身裸体,皮肤互相磨蹭着,倒也感觉不出来。就怕哪吒的乳首到时候恢复不过来——敖丙不自在地抿了抿唇,悄悄看了一眼抱着他的哪吒。
那家伙看样子是睡着了,他醒着的时候可没少祸害自己,那又尖又长的黑色指甲掐着自己胸口的样子最撩人不过,他还要揪着往前,对敖丙说,你要不要尝尝啊?
敖丙低头在哪吒的发旋那儿留下一个埋怨的亲吻。
他抬眼往窗外望去,正是黄昏好时候,金色的阳光从窗口斜斜地照进来,给哪吒的背镀上一层暖洋洋的光。
他动了动,搂着他的六只手就都下意识地一收,敖丙忍不住笑了一声。他的双腿悄然化成龙尾,礼尚往来地搭在哪吒身上,安静闭上了眼睛,等着和哪吒一起睁眼的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