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青)魅君

Chapter Text

3.
“让他……过去”徐子青暗道不妙,明月一个激灵,连忙起身往门外回道:

“小公子刚刚回来把外袍打湿了,如今要换一个,请您等等。”

徐子青起身,深吸一口气就往门外走,明月拦着他,轻声道:“大少爷也不会刁难您,他问你答就是了,您小心得说?”

徐子青应声,推了门就随着这高瘦的小厮走,那小厮见徐子青生得好看,不似云冽那般不宜进人,也就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徐子青也不是傻子,也从他那套出许多话来。东家老爷是那人,门下有那些少爷小姐,还有……那少爷云冽。

那小厮前面几个还能答,待到云冽这儿,他就把声音往低了放,捂着嘴向徐子青道了些云冽的事宜来。也就列如云冽如何打垮商业的竞争对手,处理叛徒的。重要的是,这个大名鼎鼎的少爷,也只比徐子青长五岁,刚刚成年罢了。

徐子青暗暗咋舌,那小厮带他!转了几个偏僻的弯,绕到假山后面的一栋屋前停下,往里面喊到:

“少爷,小公子到了。”

里面的人过了良久,才道:“你退下,他在外面答话”

徐子青听见不去见那尊凶神的面遍松了一口气,等到那小厮走远了,屋里的云冽才开口道:

“你叫什么?”

“徐子青”徐子青如实答道

“院子很大,你别乱跑,退下”

徐子青见云冽也不为难自己,张了张嘴,暗暗吃惊,只觉得这少爷不像传言的不易进人。刚刚领着自己那个小厮又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食盒,对徐子青行了一礼。

“少爷要我将这盒点心给小公子,小公子初来,少爷不知小少爷胃口,五香坊的糕点是上好的……”

徐子青知道这句话是他掐的,云冽送不送他点心又何妨,他只是送过来保个风水,对他们家也是个外人,云冽何必呢。

五香坊是城里有名的糕点铺,之前那算命的提起过,也只是带他见见世面,具体是什么滋味,他也不知道。如今那小厮送来了,他也不好不收。

徐子青作揖谢过,也就让那小厮带路了。

云冽不让徐子青进门来是有原因的,他今早回来自然是为了家里有事,今日家企招工,混进来一个爪牙,他回来自然是为了处理这事。

他今天早上手里拿的那个账本,也是那爪牙窥探所求的东西,当他以及拿到那账本的时候,和问询敢来的云冽正好撞见。

人赃具获,那爪牙也是到了霉了,早上出门也看见了云冽,可被抓时那送来保风水的小公子正好撞见了,云冽怕不妥,也就带他来了这偏房。

等问得差不多了,能说得都说了,那爪牙也奄奄一息,可是那少年也就来了……真的好巧不巧

徐子青年幼,自然听不懂云冽话中含义,等到少年脚步渐远,就听见“砰”得一声,惊得树上的鸟儿都飞起来了。

徐子青自然知道这声音的含义,虽然他也吓了一跳,可枪声过后,亦是寂静……然后是泼水洗地的声音,然后脚步匆匆的人声。

“难怪不让他进去……”徐子青心道:“处理人也在本家处理的,不知这少爷会不会把这人头挂城墙上……”

也被他猜了个大半,云冽虽没有把那爪牙的人头高高挂起,但也把那人头拖人放进木盒,送去那对家了。

也只有他想的出来这法子,那对家老爷是吓破胆了,估计在商局上见不到他人影了。

江南的春天还是冷的,但一旦暖和起来,也是三四月的时候。徐子青身上这件青色长衫料子有些厚,毕竟也是冬天做的。

他平常也不待人,毕竟是买了的孩子,没人愿意没事往他屋里坐着。所以徐子青等着天气热了,也就穿着里衣在屋里翻书看。

明月领了这个月的例银,也就求着徐子青去裁夏衣穿,小褂,褙子,长短衫,马褂,她甚至还想徐子青去裁一套小西装来……

当然,徐子青拒绝了,他觉得小褂,褙子还可以穿,如果是小西装和马褂他裁来也没用,他一个买来的孩子要这些做什么。

无论是小褂,还是长短衫,一旦在了繁华的都市,价格也就相对漂亮一些。如果按照明月领的例银恐怕是连零头都不够的。

总得来说,他们没钱……上次云冽送他的点心他和明月两人一块吃了,糕点很小,但是特别香,慢慢都是钱的味道。

到了晚上少爷小姐和太太回来了,整个府邸也有了点活气,不过徐子青住的地方偏,也是清净的,至少没人来吵他。

他之前听明月提到过,云冽的那栋屋子就在他这栋后面些,他主动和老爷提说想要个清净点的屋。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徐子青这边清净些了。

他这样想着,突然想到没有吃晚饭,也让明月去取饭食来。明月不一会就回来了,她小脸煞白,对徐子青道:

“奴家去取饭食的时间遇见了大少爷”徐子青本以为她是怕了,想出口安慰,可明月继续说到:“大少爷让您过去和他一起用……餐”

明月最后一个字的颤抖着发出来的,她看起来是对云冽怕极了,徐子青出声安慰她,让她在屋里好好待着等着他,明月点点头,也是同意。

徐子青今天可能是走了霉运,一天要见两次那尊凶神去,第一次站在门外,那凶神等他走了才一枪崩了别人脑袋,第二次就是这次了……

云冽的屋院就在后面,和徐子青也就隔了一圈竹林,等到徐子青去的时候,那些佣人正从食盒里拿出饭菜来,云冽为人冷淡,所吃的饭菜也清淡些,见不着什么大鱼大肉。

云冽见徐子青过来了,也就让小厮又摆了双碗筷来,坐在他对面。

徐子青这才看清这凶神的长相,云冽生的极为好看,眉间似乎有不化的冰雪,长久的凝在一处,他的眼瞳极深,如同一滩死水,但也时不时动一下,证明他在看。

他还是穿着早上那套小西装,一丝不苟,领带上连折痕都没有一个。

“你明天和我出去……”

徐子青含糊着问道:“为何?少爷你不忙吗?”

云冽夹菜的动作顿了顿,继续道:

“我让严霜陪你去裁成衣……”

徐子青就知道,云冽不可能这么好心,他又往嘴里塞了一口饭,连忙起身,想要逃离这个现场。

“站住”云冽停下碗筷,“没吃饱不许走”

徐子青一惊,只好回来继续坐着吃,他这辈子是做了什么孽摊上云冽啊?他真的想回去了

“少爷你饱了?”等他问出这句话时,云冽正好起身来,徐子青也没期望云冽能回答,所以他咬着筷子不知道怎么做。

云冽不说话,他伸手抹去徐子青嘴角的饭粒,也就风尘仆仆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