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过尽千帆肉肉肉番外·龙城初夜

Work Text:

得到卫青的首肯,刘彻雀跃的地把卫青抱个满怀,然后就把手往卫青的中衣里面伸,开始胡乱地扯开他的衣服。卫青愣了一下,立刻把刘彻的手拂开,紧紧衣服。刘彻有点懵的拢住他问:“怎么,仲卿不愿意做朕的人吗?”卫青抿了抿嘴唇,神色凝重说:“臣并无不可,只是姐姐她,臣该如何面对姐姐呢”,卫青突然觉得心中一紧。刘彻伸出手拉卫青席地而坐,胳膊随意的搭在他身上,说道:“你是你,子夫是子夫,朕喜欢你姐姐,可是现在喜欢的人是你,朕已经忍不住了”,刘彻说完紧紧的抱住他。卫青叹了口气轻轻地回抱住他,两眼一闭,几颗热泪滚下,低低的问了一句:“陛下以后也会对别人忍不住吧”。刘彻抱着他在泪痕处亲了几下,惆怅的说“或许吧,或许世间有比仲卿还要好,还要可心的人吧,但是却不会再有像仲卿一样知朕懂朕的人了,”刘彻伤感地望向大殿的梁柱,又紧紧的把他拥进胸前,轻轻的说“朕感觉和你就像是天生的亲人一样,比朕那些诸侯兄弟还亲,朕也说不太出来,仲卿你明白这种感觉吗”。卫青从他胸前慢慢睁开眼,伸手想取下刘彻的玉冠,突然感觉身体一轻,被刘彻横抱起,两人相视一笑,卫青便从他怀了跳了下来,刘彻伸手就要打他。“好小子,还敢跑,朕看你能跑到哪里去”,两个人一个跑一个追。
等到刘彻追上卫青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笑着在床上滚作一团,刘彻不停的咯吱他,两个人笑个不停。突然刘彻脸色一变,吻住他的嘴唇厮磨,刘彻刚把舌头伸进某人口腔,突然又移开激动的说:“天呐,老天呐,真的是甜的”,卫青好容易喘口气问:“陛下,什么甜不甜的”。刘彻一把扯下帐幔,然后就开始解卫青的腰封和衣裤,卫青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激动吓到了,慌忙抱紧旁边的被褥,想把自己光着的身子埋到被褥里。刘彻三两下脱去外袍里衣急忙钻进在卫青身上蒙着的被子里,刘彻哼哼地笑了两声说道:“仲卿害羞了,朕以前怎么不知道仲卿这么容易害羞呢?”卫青此刻有些不知所措,心下是觉得今天肯定逃不掉了,便闭上双眼,紧张的一动不动。刘彻扒着他的眼皮蔫坏的问:“仲卿这么不愿意看着朕啊,朕有这么丑吗?”卫青连忙睁开眼请罪:“不不不,陛下不丑,陛下天人之姿,臣不敢窥视天颜”。刘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那今天朕教你怎么欣赏朕的天人之姿”,不待说完刘彻双手便从卫青双臂间穿过,搂着他趴伏在自己胸前,让卫青的下身骑坐在自己的双腿上,刘彻倚着身后的靠枕,看着卫青因为羞涩而潮红的脸,刘彻有一股难得的成就感涌上心头。卫青看着刘彻近在咫尺的俊脸和在逐渐升高的体温,心跳越来越快,身体的温度也在急剧上升,仿佛在冒着热气快要融化了一样。刘彻看卫青又愣住了,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捉住他的手,让他握住自己那已经抬头的物什,上下拂动,自己则蘸了点枕旁清凉润滑的白及薄荷膏,向卫青的后庭伸去。刘彻刚入两指,卫青便好似被那特殊的冰凉感刺激到了,突然呻吟了一下,然后双手搂抱住刘彻的脖颈,随着刘彻的越来越深入,卫青的呻吟也越来越剧烈,那动情的喘息回荡在刘彻的耳边,惹得刘彻扶巨大的灼热急不可耐的进入卫青的身体,然后就又噙住卫青的唇舌,不断啃啮撕咬,下面也是用力的冲撞,不一会卫青便在他的上下夹攻下中身子软了下来。刘彻闭着眼睛享受着卫青唇舌的甘甜和下身的酣畅,卫青的身子随着刘彻的动作而上下起伏。刘彻在卫青体内来去百余回后,终于在卫青的体内一泻如注.。随着刘彻一声满意的长吁,卫青才喘息着回过神来,这就结束了吗?卫青有点稍微的不可思议,刘彻在床上怎么这么快,然后就想从刘彻身上爬起来。刘彻一只手搂住他的背,然后愉悦的说:“跟仲卿做这事真是痛快”,卫青感觉他没有从自己身体里退出的意思,就乖乖伏在刘彻胸口,这时候刘彻忽然吃惊的睁开眼,然后伸手碰到了自己小腹前卫青的膨大依然没有消退,猛然扶住卫青问:“仲卿居然没有泻出?”卫青听完下身更硬了几分,只能忍者欲望勉强回答““陛下,臣没想到……没想到陛下这么快就停住了”。卫青说完这话仿佛已经感受到了刘彻脸上的阴郁,他知道像刘彻这么要强的男人,怎么容得人这么质疑他是雄风,自己今日怕凶多吉少了,卫青心中的弦绷的紧紧的,立刻从刘彻身上爬下来,慌忙在御榻上跪下,拜服在刘彻面前说:“陛下恕罪,陛下恕臣死罪”。刘彻看他头也不抬的,就让他先把头抬起来,卫青看到刘彻非但不生气,好像还有一丝令人琢磨不透的意味。
刘彻不看卫青的脸,死盯着卫青涨大的腰间之物看个不停,随即轻轻地握住卫青的尘柄,来回拨动,玩弄了片刻,突然一生不吭的向后倒去,身体摆成了一个“大”字。刘彻轻轻一笑拉住卫青的手说,“仲卿,来吧,朕看你能坚持多久,朕倒要看看朕的将军有多有耐性和勇气”。卫青被刘彻此举吓坏了,连忙叩首,一边磕头一边说不敢。刘彻此时脸色倒平白温柔了起来,像是沉浸在一段陈旧的往事中,慢慢地开口道:“我在十岁那年,第一次和废皇后有了床笫之事,那次我很害怕,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女人,我觉得她从头到脚都是苦的,苦的让我害怕,母亲因为不想得罪大长公主就让我忍着,不要平白树敌,她告诉我,只要忍一时,等我当上皇帝,就可以要什么女人都有”。刘彻抓住卫青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自顾自说着:“小时候母亲告诉我啊,如果你喜欢一个人,那这个人就是甜甜的,比蜜水还甜”,刘彻又问:“仲卿,你母亲跟你说过这些吗”?卫青摇摇头说“没有,臣是个粗人,臣不知道什么甜不甜的”,刘彻拍拍他的脸笑笑,你不是娶妻了吗,你没有尝过?卫青也笑了笑:“回陛下,尝过,没觉得甜”。刘彻解下了自己的发冠,任那一头乌发流淌到金黄的床榻上,温柔的冲卫青一笑:“爱卿今天要不要再尝尝别的,看看甜不甜”。卫青没有说话,只是给刘彻光裸的身躯盖上一层中衣,他怕刘彻冷到。他细细地看着烛光透着的纱帐下,刘彻那张俊美白皙而又微微泛红的脸,怦然心动 ,卫青突然觉得世上再没有比刘彻更俊俏温柔又凌然霸气的人了。卫青给刘彻俯身一拜说,“臣谨奉命”。便两手支在刘彻头旁,附身亲吻。两唇相碰,卫青突然觉得自己再也保持不了理智 ,他的身体开始升温,意识开始模糊,心跳开始加速,这让他一向冷静无情的内心感到害怕,他惧怕失去理智,变成被感情支配的人,因为不管是官场还是战场,他都自持到心静如水。
唇舌相交,好像感觉到了刘彻所说的甜味,卫青模糊的意识慢慢开始清醒,他突然的离开让搂着他脖子忘情的刘彻有点不知所措,有点茫然。卫青立刻抱着刘彻的腰把他拉起,短暂的润滑过后,把自己那暴涨的欲望插进刘彻后庭,随即听到刘彻一阵难耐的呻吟“仲卿,仲卿……”。卫青完全深入后渐入佳境,就开始快速进出了起来,刘彻则是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不断呻吟:“仲卿……快点,再快点……啊啊啊……”刘彻的呻吟无疑是最好的催情药,卫青一面撸动着刘彻的前面,一面快速进攻着刘彻的后庭,差不多小半个时辰,刘彻忍不住再次释放的同时,后庭猛的紧收,卫青受不住,也溃泻而出,然后趴在刘彻胸前,亲吻了一下刘彻的侧脸,在刘彻耳边轻轻的说:“回禀陛下,陛下也是甜的,臣感觉到了”。刘彻笑着掐了他一下,便把卫青搂在怀里,卫青乖乖在刘彻怀里躺好,也紧紧地抱住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