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青)魅君

Work Text:

0.
徐子青第一次见到那个算命的跛脚是在冬天,山里一旦下雪了,就会开始绵延无尽的冷。冬天的山里野物倒是少,窖里藏的蔬菜估计也吃不了几天。

收养他这个爷爷这几日下了山去,也估计是集市开了,去采些货回来,家里一穷二白,若是连窖里是菜都吃完,那他们可是要饿肚子。寒冬腊月,谁想饿呢?

等到那个爷爷领着一个拿着罗盘的算命人上来的时候,徐子青都觉得不对劲。那算命的人是个跛脚,走路二重一轻的,他的左脚和木棍哒哒哒的打在地面,右脚就往前一跛,就这样滑稽可笑得走来了。

今个是民国七年,那跛脚算命先是拿着罗盘转了一圈,又是神兮兮得掐掐手指来,高道一声:

“您家有贵主!这乙木投胎转世来得可真生不容易!”

收养他的这个老头一惊,连忙道:“我这也是没得办法,娃儿卖去了他也是能活啊,我也七老八十了,也快入土了,为老爷家震个风水也是好的,您看看……”

他突然哑声道,又问道:“要不我领他来给你看看?”
那算命的屡屡胡子,挥挥手让他去了。

徐子青这会才回来,他去山下劈了些小柴回来,见收养自己的老头来了,就放下柴火,随他入了屋。

“先生!”那老头高叫一声,那算命得知道他把那孩子带过来了,也就张开眼皮看看。这一看不要紧,徐子青生的唇红齿白,眉眼间带着点点笑意,如果不是这大山子里,谁都会认为这是个活脱脱的小公子。

那跛脚一激灵,连忙站起身来拉徐子青的手,眼角弯弯,露出个极为难看的笑脸来,问道:“几岁了?”

“13……”

跛脚一听又连忙说到:“还成,城里十三也都结婚了,也不小了。”

徐子青糊里糊涂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那算命看出他的疑惑,解释说

“城里一财阀家里有煞气,若是不找个乙木之身恐怕是难以躲祸了。小公子你也明事理,寒冬腊月你家也难是不是。”

徐子青一听全明了,这是要把他买了的节奏,他连忙把手从算命那抽出来,慌声说到:

“不成!你找例外一个去吧,反正我不去!”

那算命的脸色不好看,就和边上那老头嘀嘀咕咕起来,那老头开口说到:

“子青,我也快作古了,我死前最希望就是看到你荣华富贵一生,这算是我的愿望了,成吗?你满足一下我这个老头”

徐子青不语,那老头又说

“算我求你了”他说着就是要跪下来,徐子青哪里舍得让他跪,连忙道:“我考虑考虑 我考虑考虑,您起来,您起来。”

徐子青心中五味杂陈,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要是他真的去了,这爷爷可是怎么办。

那算命得开口到:“小公子,东家老爷亲自开口,找到有重谢,那些钱也够您爷爷吃两辈子了。”
……
1.
徐子青去那财阀家的时候也是开春了,起先那算命得带他到城中亲自领着他去裁了件青衫的褂子来。

那褂子步软,贴在身上轻飘飘的,算命得怕他冷,另外又给他弄了件加绒的披风来。徐子青顶着这两件一路南下,也总算是在开春来到你那财阀住地。

江南的春天还是冷着,水汽里夹着冰渣就往脸上呼。徐子青被那算命的安排在了客栈,选了个极好的房间,远远的可以看见东家老爷那特别大的府邸。

等他半夜迷迷糊糊醒来,感觉一波一波的,也才知道是半夜三更从侧门进去了。他可算是真的进了那府邸的宅门了。

他没有看见大红囍字,可以红灯红纸,连他坐的这轿子也是藏青色的暖较,远远在夜幕中看都看不见。他徐子青也算是进来了。

那抬轿的小厮抬得很稳,徐子青透过帘子看不清是在哪。终于,轿子停了,面帘缓缓被拉开 ,伸出一直粗糙的手来,徐子青搭上那只手,下了轿子,住进了那栋说是讲风水的小屋。

不来最好

这是第一个晚上他心里想得,那算命的说是来保风水,看来是真没有骗他,他这样迷迷糊糊得想着,这是进了梦乡里去。

等到他被鸟叫吵醒的时候,他猛地睁开眼来,从床上支起身子,拉开了床帘。

靠着床睡的还有一个扎着丫鬟鬓的丫头,那丫头听到动静,稀里糊涂的支起身子来,和徐子青四目相对。吓得那小姑娘连忙下跪,像徐子青行礼。

“我不要你跪,姑娘,现在几时了?”

那姑娘起身,低着头,回答道:“奴家明月,是来侍奉小公子的,现在才卯正,少爷小姐太太老爷都没醒,小公子要是饿了奴家给您取早食来。”

徐子青摇头,对她道:“你坐着来”他拍拍床沿,明月果然是过来了,徐子青又道:“你给我讲讲这院子里有那些人”
明月一一答了,徐子青又问:“那大少爷云冽为什么和别人不同姓”

明月答:“云少爷是小时老爷捡回来的,自然和其他少爷小姐不同,不过这少爷做事厉害,老爷家公司若没有他打理,也怕是会乱。”

她顿了顿,似乎在想什么,才继续道:“那少爷不经常回来,小公子若是遇见了,一定要多远,那少爷冰冰冷冷,先前酒宴有七位千金要靠近他,全都被吓跑了。”

她说着笑了一声,又问道:“小公子可缺衣物?”

徐子青摇头,让明月取了饭食来,和明月一块吃了。也打算出去转转,东家老爷的府邸大,徐子青住得这个院落边上围着一圈竹林,风吹着响。

东家老爷对外宣称有七位太太,都是在商场上能言善辩之人,徐子青并不打算去见七位太太,今天早上他听见汽车声,和女人的嬉笑,她们也估计是出去了。

少爷小姐也是要上学,上了学后估计有艺术课,早上也早早出去了。偌大的府邸除了一些仆从,徐子青自己,也还真的没有什么人了。

徐子青依旧穿着那套青衫长褂,缓缓得走在石子路上,他似乎有点太无聊,边走边踢石子,他忽的听到前面有人声。也就好奇得往前看看。

他躲在墙后,微微只能看得一个挺拔的背影。那人穿着小西装,手里拿着一本铺子在翻。

边上那些人敛声屏气,连大气都不敢动一下。突然,那人动了一下,侧过身来。

徐子青慌忙往后一躲,等到脚步声渐渐走远了,他才缓慢跑回自己的小院子。

他见到那人的时候,感觉心脏漏了一拍……

他忽的问道明月:“今个你大少爷回来了?”

明月摇摇头,似乎是不知道……

“我刚刚,似乎是见着他了”徐子青低声道:“不知道他有没有见着我……”

这话说着,他这小院的门被叩响了,门外那人道:“小公子,大少爷请您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