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正海R向]春秋

Work Text:

太过自信的后果,就是翻车。
赵海龙算是彻底领会了这个道理。他被结合热燎得心底一阵焦躁,努力保持清醒。那股子不安几乎要实质化,像一旁炸了毛的自个的精神体。

本来他出任务的时候信誓旦旦,一个人也能端了对方老巢。卡洛琳挑起眉问他:“怎么,还跟幽灵闹别扭呐?”
赵海龙一直觉得,闹别扭是小朋友之间的幼稚游戏。作为城寨扛把子之一,自然对此敬而远之。他眨眨眼:“没有啊。指挥官您知道的,李正宇他复查期,出任务太冒险了。”
卡洛琳点点头:“那倒也是。”她签了行动许可,又叮嘱了一句:“这次任务难度低,但也不要轻敌。”
赵海龙敬了个礼应是,拿起自己的帽子就往行动预备室去。

结果就着了道。
赵海龙正想这伙雇佣兵是何方神圣,能搞来质量这么好的催情剂。好在任务已经完成,没有人会看到他这副样子。
然而下一秒,他就闻到熟悉的向导素香气。
是李正宇。

赵海龙从集装箱后探出头,那人站在门口,表情晦暗不明。
还在MAU当学员的时候这人就是高岭之花,连带着气味都冷冽不可接近。军人世家,左眼是义眼,高冷男神,样样让女孩们趋之若鹜。赵海龙每天拿一摞情书给自己搭档,恶趣味上来了还要拆一封读一读。
他边读边瞄李正宇的脸色。城寨扛把子永远学不会见好就收,非得人听不下去了过来夺。直到有一次李正宇黑了脸,反拉着他的胳膊把人往床上扔。从此赵海龙消停了,李正宇一瞄他就乖乖闭嘴,反射性捂腰。
那眼神跟现在如出一辙。

赵海龙努力扬起一个笑:“你来啦。”
李正宇站在那儿,精神触角伸过来安抚他。赵海龙松了口气,心想这下总算是逃……
“过来。”
李正宇声音很轻,而赵海龙无从拒绝。

哨兵五感灵敏,遑论这人还专捡他敏感带四处点火。赵海龙被按在那辆越野的后座上,李正宇居高临下,绷着一张脸捅他后穴。
赵海龙的背抵着车门,硌得难受。他抬起头想跟人理论,却直直撞进那双绿色的眼睛里。
李正宇一只手在赵海龙体内,另一只手从他胸前移开蒙上他的眼:“别看。”

李正宇声音本就低沉,带了点哑就更让赵海龙心尖发酥。他调整了下姿势,好让自己躺得舒服一点,拨开向导的手,就势环住人的脖颈。
然后趁对方愕然,探起身去吻他眼睛。
那只义眼是冰冷的。赵海龙试图隔着那层薄薄的皮向李正宇传递些什么,让它一点一点暖起来。
赵海龙手撑着李正宇胸膛,甚至觉得他们心跳的节奏都要趋同。
李正宇呼吸一滞。

赵海龙想,我还真能给自己挖坑。
他腿缠着李正宇的腰,一副任君采撷凭你乐意的模样,承受向导越来越猛烈的撞击。他的呻吟压不住,出口就成了难耐的喘息。
李正宇的手掐揉他胸前两点,快感裹杂着些许刺痛铺天盖地朝赵海龙卷来。这人欢爱时也冷着一张脸,身下动作却凶狠,来回碾磨着他最敏感的那一点。李正宇方才用手把他操射了,后穴高热又紧致,赵海龙觉得自个都能描画出他那根东西的形状来。
他脸上一阵湿热,抹了一把才发现是眼泪。赵海龙深觉丢脸,嘴上不肯饶人:“李……唔啊……李正宇……”
李正宇没有说话。他挑起眉,低下头与赵海龙额头相碰。
只一秒,赵海龙的脸就更红了。他抬腿想踹李正宇一脚,被人轻松截住。李正宇握着他脚踝,沉声问:“我是你什么人。”
赵海龙还沉浸在李正宇居然给他共享以前那些他们乱来的记忆这件事的冲击里,下意识回:“搭档啊你是不是……”
他还没说完,就被李正宇骤然加快的顶弄搞得失了语。

临近高潮时,李正宇眯起眼,再问了一次:“我是你什么人。”
赵海龙灵光一现,总算知道这人这几天在别扭什么。前几天郝强进队,由他给人介绍。轮到李正宇时顾念直男思维,说是他搭档,完全不顾人的死亡凝视。
得,还是自己坑自己。

自己惹的火自己浇灭,赵海龙弯起眼凑过去吻李正宇,轻声道:
“是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