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往而深

Chapter Text

Chris坐在椅子里,手指在漆着金色花纹的扶手上勾勒着,指尖滑到了三头巨犬刻耳柏洛斯的獠牙,他半阖着眼,一个男子被带到了他的面前。

来者的脚步很轻,仅凭声音便可知道他赤裸着双足。那双白皙而瘦长的脚踏在棕红的木地板上,脚尖微微并拢,无意间的动作透露了他的忐忑,Chris笑了下,摆了摆手让下人退了出去。

那么,Sebastian,我的同族,我的战俘,我的缪斯——你愿意跟随我在暴风雨中起舞,还是断去四肢筋脉,成为我地牢中的宠物?

他想自己一定是说出来了。Sebastian,他那沾着斑驳血迹的双腿跪在地上,双手被镣铐绑缚在身后,高傲的头颅低垂着。穿戴在他身上的华贵着装,那些缝制镶嵌有钻石与珍珠的金色蕾丝和宝石蓝丝绒,如今却被大量深红的血迹染成一片旖旎。

那不会是他的血液,因为Chris不会允许。

“Sebs.”

Chris开口,低沉的嗓音如同千百次在庭院深处回响,只为了从属于另一脉的Sebastian能够施舍般地回头,让他的视线得以掠过那双湛蓝的眼眸,在脑海中留下鲜红唇角的一抹剪影。

他手上戴着的纯白丝绸手套,是为了Sebastian特意换上的。

Chris慢慢向他伸出手,手指碰到了Sebastian的脸颊,慢慢滑到了下颌,之后捏着他的下巴令他抬起头来,动作坚定而不容拒绝。

那一瞬间,他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发动战争,诛杀同族,侵占领土,他什么事都做过了。曾经有些日子,他坐在烧得只剩残垣的房屋里,盯着破烂墙角的古旧摆钟,看着暗金的指针一圈一圈地走过,等待天空泼洒下绮丽的橙红,最终被黑夜吞噬。

他总觉得自己活了太久太久。

而命运就是如此,无论轮回多少次,伊克西翁总会觊觎赫拉的美貌而困于永不停转的车轮,而他则注定会与Sebastian相遇。

他若只是见到了Sebastian又该多好。不谈爱,不谈迷恋,不谈永远。

Chris深陷其中,这样的情感在午后的回廊纠缠着他,在繁华的街巷,在惊醒的睡梦里阴魂不散。

Sebastian什么也不知道。他纯洁得一如以往,他曾偷偷地跟着Chris跑出城堡,坐在马背上,双手搂着Chris的腰身,放肆而张扬地和他相爱。他牵着Chris的手,在漫山遍野的银杏叶里奔跑,追逐,然后被扑倒在地,向世间万物展露他洁白无瑕的身体,向Chris一人献上无人窥视过的妩媚。

Chris将Sebastian从地上拉起,他的肌肤一片冰凉,眼角带着泪痕,那双令Chris痴迷不已的蓝瞳,从今往后只能容纳Chris一人的身影。

无所谓仇恨或者对错。Chris想,早在见到Sebastian的第一眼,自己便已残缺不堪,他与无尽的掠夺和伤害为伍,就为填补内心的空洞。
十足的恶人言论。

但一切都已不重要,他得到了Sebastian,他得到了这辈子最想得到的人。接下来的每一个昼夜,他会让Sebastian彻底明白,Chris不会是唯一堕落的那个,银匕首最终会捅入其中一人的胸口,他们相爱,却不只是相爱。

在Chris一手建造的乐园上,人们时不时会听到吟游诗人歌唱他们的事迹,谈起那个被囚禁在宫宇里的吸血鬼,他的手脚终日戴着镣铐,无法离开领主的房门半步,他苍白的肌肤,鲜红的唇瓣,还有那双透蓝的眼眸,是蛊惑领主一人的毒药。

他们会谈起这个晚上,从此时此刻开始,Sebastian是如何屈服于Chris,呻吟着族人所听不懂的诡谲语言,在一片电闪雷鸣中仰起头颅,将自己的心口完完全全地暴露在Chris眼前。

但他们不会知道,永远不会。

Chris将Sebastian拉到自己的大腿上,他的身体打着颤,曾经温柔的双眼里溢满了畏惧以及被背叛的悲伤。

他繁复的衣着在Chris的手下化为碎布,Sebastian凌乱的棕色额发在末端带着微卷,被汗水打湿,贴在光洁的额头上。Chris不发一语,他褪去了手套,用火热的手掌抚摸着Sebastian骨骼分明的背部,蝴蝶骨,弯曲的脊椎,尾椎,他的手掌顺着细腻的皮肤一直向下,然后探入了紧致的后穴。

Sebastian低泣出声,他的脑袋搁在Chris的肩头上,任由Chris的手指按揉着他的内壁,跟以往一样找寻那处通往极乐的小点。

Chris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将白浊灌进他的体内,低诉着破碎的爱语,Sebastian会捧着他的脸颊,用湿润的双眼直直地看进他的灵魂,用嘴唇吻去他的痛苦。

疼痛与爱相伴相生,成为滋生偏执和残暴的沃土。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急促坠落的雨点密集地砸在窗户上,徒劳地想要打破Chris建造的牢笼。漆黑的夜空中划过一道闪电,轰鸣的雷声在耳畔炸裂,Chris早已褪去了Sebastian的所有衣物,他抱着怀中的男子,让他的胸口靠近自己逐渐探出的獠牙。

“Chris……”Sebastian偏过头,垂下眼帘,将下唇咬得血一般猩红,“这会是永远的诅咒。”

Chris摇摇头,他的指甲已经变长,在Sebastian的心口划了一个十字。

“我早已不在乎了。”

他搂过Sebastian的腰,獠牙狠狠地刺入十字的中心。那一刻,狂风暴雨席卷着一切,电闪雷鸣在漆黑的夜空中交织,Chris饮尽Sebastian的心血,注视着怀中的男人瞪大了双眼,身体渐渐失去了所有温度。

他死去的样子也仿若天使。

他的Sebastian。

Chris咬破自己的手腕,将血液渡到Sebastian惨白的嘴唇间。

我深爱的Sebastian,我将等待你以全新的姿态回到我的身边,见证你以一世的忠诚为誓,为我所用,以永恒的生命作为期限,只为我一人袒露你真实的姿态。

Sebastian的眼睫毛动了动,扑闪着睁开了双眼。

 

他勾起了嘴角,嘴唇上还沾着鲜血,伸手搂过了Chris的脖子,赤裸的双足环在他的腰际。

他说,填满我,主人。

Chris笑了,抱起那个为他独享的伴侣,压在冰凉的窗户上。

街道上的人们哀嚎着四散奔逃,躲避着猛烈的风暴,跌跌撞撞地摔进深红的泥泞里。Chris囚禁着他的爱人,在城堡内暴风雨中侵犯着他的身体,风雨声中夹杂着Sebastian的尖叫和低笑。

最初的选择,Sebastian选了第一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