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脱衣舞

Work Text:

麦克雷还在发呆,脸上带着变态一样的笑容。艾什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枪托砸在他后脑,麦克雷被砸趴在了桌子上。

艾什翻了个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昨晚是不是跟人去脱衣舞酒吧了?现在傻笑的像个处男一样,没出息!”

“嘿!”麦克雷揉着后脑勺,“你就不能温柔点!”其实并不疼,他只是有点恼羞成怒,毕竟小心思被拆穿。

麦克雷昨晚去了酒吧,当然,脱衣舞酒吧,毕竟他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想要去看看帅哥漂亮的肉体完全没什么问题。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去脱衣舞酒吧了,但是像最近这样看起来好像恋爱的高中生一样还是很少见的。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亚洲脱衣舞郎了,但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很心动,眼睛粘在对方身上摘不下来,没出息到当场脸红。当然这也不怪他,毕竟那个脱衣舞男实在太过热辣,他出场的时候全场沸腾。

那个人叫伊恩——至少酒吧里是这么介绍他的。一张异域风情的亚洲面孔格外显眼,不像一般人印象里的亚洲人那样瘦弱,他身材是极好的,没有一丝赘肉,肌肉却饱满得像要从衣服里弹出来一样。他实在是高贵又漂亮,如果不是亲眼见过他跳脱衣舞,根本感受不到他脱衣舞郎的气质,反倒像哪里的世家公子。

最近麦克雷干活格外卖力,手里攒了不少现金,总算达到了他的目标。消费最多的前几位客人可以优先挑选跳大腿舞的舞郎,他想,他最近努力存的这一笔钱足够享受一支大腿舞了。

伊恩作为现在人气正在上升的脱衣舞郎,会被排到比较后面的时间段,作为压轴时段的几位出场。酒吧的气氛已被炒热,他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穿着合身的长款风衣,握着一把长柄伞,捂得严严实实,比起脱衣舞郎更像一个英国绅士。

音乐很轻快,前奏只是让他随意扭动几下展示自己的身段,勾起观众的兴趣。接着音乐开始进入正轨,他的舞姿是力量与性感的完美结合,随着节奏灵动展现。

这位英国绅士风的脱衣舞郎看起来正经又严肃,像是一位非常禁欲的正派人士,直到他开始慢慢解开自己的风衣。在他的风衣底下,就是光洁的躯体,上半身除了一条领带,什么也没穿,下面倒是穿了一条西装裤。这样禁欲又淫荡的反差引爆全场,所有人都为他欢呼,零散的钞票被扔向舞台。

他走向舞台中间,像一条优雅的蟒蛇一样性感有力的缠绕在钢管上。他仍然穿着西装裤,裤子有点紧,更衬得他腰细臀翘。他扶住钢管,将臀部展示给观众,用腰部力量支撑翘臀在空中画出圆圈。到最翘起的时候,他会刻意将速度降到最慢,让西装裤勒出翘臀的形状,格外诱人。

水从旁边洒下,打湿了跳舞的人,他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在灯光下映着水珠闪闪发光,谁会不喜欢出浴的美人呢。裤子被打湿,紧紧贴在皮肤上,他终于觉得不舒服,脱掉了正经的西装裤,露出两条性感结实的长腿。

禁欲的人做出有欲望意味的动作时最性感。他走向舞台边缘,摇动身躯,接受每一个客人的抚摸,一只只手伸向他的内裤,很快里面就塞满了小额现钞。

麦克雷在拼命吹口哨,也往里面塞了不少,不过伊恩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身上过多停留。高傲的眼神更能激起人类的征服欲,也许更多的钱才能让他多看自己一眼?后排够不到的人甚至在向舞台上扔钱,只为得到他青睐的目光。

乐曲接近尾声,舞台后边发射出火花,舞者站在舞台中央,随着节奏缠绕摩挲钢管,并展示胸腹间诱人的肌肉。以至于台下不少人裤裆都是紧绷的。

麦克雷知道自己今天资格足够了,他甚至没有在意后
边可能有更热辣的表演,直接奔向小房间,叫了伊恩的大腿舞服务。

伊恩甚至还没来得及擦干身上的水珠就收到这样的服务要求,他大概猜到这位着急的客人是谁。他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但是即便在台下这么多观众中,他狂热的眼神也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甚至连后面的表演都不看吗?这着实让他诧异了一下,毕竟越到后面表演越精彩热辣呢。

伊恩推开房间的门,随意地走进去。他穿着一件过大的白衬衫,像清晨穿着男友衬衫的小姑娘一样,下摆堪堪挡住内裤,露出两条洁白的大腿。伊恩慵懒的走到麦克雷面前,不经意地抓散了他的头发,绕着他转了一圈,像一只在踩地盘的猫。

伊恩四肢着地,从远处爬向麦克雷,钻进他两腿中间,隔着一段微妙的距离在他身前扭动。他肆意的展示自己性感的身体,却并不真正碰触到麦克雷,但每一个呼吸,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他都用尽全力在勾引。

麦克雷咽了口口水。伊恩现在已经躺在他身上了,没人能挡住这样的魅力,麦克雷支棱的裤裆是对性感的尊重。他轻轻在伊恩耳边问道:“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伊恩当然能感受到有东西在顶着自己的腰,但是他很惊讶这个人并没有对他动手动脚,毕竟,买了昂贵的大腿舞想要多占回一些便宜的人太多了,对一般不太过分的客人,他都不在意。

伊恩两条大腿分开,转身面对麦克雷,扯开自己松散的衬衫,饱满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他一把搂过麦克雷的头,将胸部压在他脸上,被挤压的乳肉在他脸上揉动,“在问别人名字前,不该先自我介绍吗?”

麦克雷一度不能呼吸,当他终于从肉浪里挣脱的时候,他的裤裆已经快被自己顶破了。但好在他听到了伊恩的问题,生怕他反悔一样快速回答——虽然伊恩并没有承诺他什么:“杰西,杰西·麦克雷,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杰西,美人,你叫什么?”

伊恩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他仍继续自己的舞蹈,在麦克雷耳边喘息,偶尔带出一声微乎其微的呻吟,有力的腰肢扭动起来格外柔软,他甚至能做出电臀的这样的动作。

半长的黑发随着动作不时扫到他身上,麦克雷实在心痒难耐,但美人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自诩绅士的麦克雷也不能强逼,只能好好享受剩下的舞蹈。

伊恩最后背对他,模仿做爱的姿势,扭动腰肢,让翘臀在麦克雷胯上转圈,仅仅离他阴茎有十公分远,以至于一曲终了,麦克雷的裤裆已经肉眼可见的湿了一大块,格外没出息。

这舞蹈实在是令人享受又倍感折磨。麦克雷叹出一口气,竟不知道自己是在遗憾还是庆幸音乐的结束。

这个人实在太有意思了,伊恩好笑的看着他。分明看起来年纪不小了,但还像个未见过世面的高中生一样单纯,整场下来竟然一点豆腐没吃不说,连自己不告诉他名字他也只是叹口气不再追问。来脱衣舞酒吧的绅士?这种反差竟然有点可爱。

眼看着伊恩站起身穿衣要走,麦克雷夹着腿,却说不出挽留的话。房间接下来的使用时间就是留给客人自己的,当然,要是有客人有办法留下脱衣舞郎,酒吧也不会阻拦。不过看起来麦克雷今天一定是没机会了。

伊恩终于走出房间,麦克雷一直用一种委屈到近乎狗狗眼的目光盯着他,他竟然感受到一种压力,好像自己真的在欺负高中生一样。

麦克雷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连头发都跟着没了精神失去光泽。就在他失望到要放弃的时候,门再次被推开,性感的脱衣舞郎探进头,他最后还是选择给麦克雷一个机会,回答了他的问题:“半藏,我的名字是半藏。”(文笔极差,没有逻辑,时间线完全对不上,只是搞个事)
麦克雷还在发呆,脸上带着变态一样的笑容。艾什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枪托砸在他后脑,麦克雷被砸趴在了桌子上。

艾什翻了个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昨晚是不是跟人去脱衣舞酒吧了?现在傻笑的像个处男一样,没出息!”

“嘿!”麦克雷揉着后脑勺,“你就不能温柔点!”其实并不疼,他只是有点恼羞成怒,毕竟小心思被拆穿。

麦克雷昨晚去了酒吧,当然,脱衣舞酒吧,毕竟他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想要去看看帅哥漂亮的肉体完全没什么问题。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去脱衣舞酒吧了,但是像最近这样看起来好像恋爱的高中生一样还是很少见的。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亚洲脱衣舞郎了,但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很心动,眼睛粘在对方身上摘不下来,没出息到当场脸红。当然这也不怪他,毕竟那个脱衣舞男实在太过热辣,他出场的时候全场沸腾。

那个人叫伊恩——至少酒吧里是这么介绍他的。一张异域风情的亚洲面孔格外显眼,不像一般人印象里的亚洲人那样瘦弱,他身材是极好的,没有一丝赘肉,肌肉却饱满得像要从衣服里弹出来一样。他实在是高贵又漂亮,如果不是亲眼见过他跳脱衣舞,根本感受不到他脱衣舞郎的气质,反倒像哪里的世家公子。

最近麦克雷干活格外卖力,手里攒了不少现金,总算达到了他的目标。消费最多的前几位客人可以优先挑选跳大腿舞的舞郎,他想,他最近努力存的这一笔钱足够享受一支大腿舞了。

伊恩作为现在人气正在上升的脱衣舞郎,会被排到比较后面的时间段,作为压轴时段的几位出场。酒吧的气氛已被炒热,他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穿着合身的长款风衣,握着一把长柄伞,捂得严严实实,比起脱衣舞郎更像一个英国绅士。

音乐很轻快,前奏只是让他随意扭动几下展示自己的身段,勾起观众的兴趣。接着音乐开始进入正轨,他的舞姿是力量与性感的完美结合,随着节奏灵动展现。

这位英国绅士风的脱衣舞郎看起来正经又严肃,像是一位非常禁欲的正派人士,直到他开始慢慢解开自己的风衣。在他的风衣底下,就是光洁的躯体,上半身除了一条领带,什么也没穿,下面倒是穿了一条西装裤。这样禁欲又淫荡的反差引爆全场,所有人都为他欢呼,零散的钞票被扔向舞台。

他走向舞台中间,像一条优雅的蟒蛇一样性感有力的缠绕在钢管上。他仍然穿着西装裤,裤子有点紧,更衬得他腰细臀翘。他扶住钢管,将臀部展示给观众,用腰部力量支撑翘臀在空中画出圆圈。到最翘起的时候,他会刻意将速度降到最慢,让西装裤勒出翘臀的形状,格外诱人。

水从旁边洒下,打湿了跳舞的人,他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在灯光下映着水珠闪闪发光,谁会不喜欢出浴的美人呢。裤子被打湿,紧紧贴在皮肤上,他终于觉得不舒服,脱掉了正经的西装裤,露出两条性感结实的长腿。

禁欲的人做出有欲望意味的动作时最性感。他走向舞台边缘,摇动身躯,接受每一个客人的抚摸,一只只手伸向他的内裤,很快里面就塞满了小额现钞。

麦克雷在拼命吹口哨,也往里面塞了不少,不过伊恩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身上过多停留。高傲的眼神更能激起人类的征服欲,也许更多的钱才能让他多看自己一眼?后排够不到的人甚至在向舞台上扔钱,只为得到他青睐的目光。

乐曲接近尾声,舞台后边发射出火花,舞者站在舞台中央,随着节奏缠绕摩挲钢管,并展示胸腹间诱人的肌肉。以至于台下不少人裤裆都是紧绷的。

麦克雷知道自己今天资格足够了,他甚至没有在意后
边可能有更热辣的表演,直接奔向小房间,叫了伊恩的大腿舞服务。

伊恩甚至还没来得及擦干身上的水珠就收到这样的服务要求,他大概猜到这位着急的客人是谁。他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但是即便在台下这么多观众中,他狂热的眼神也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甚至连后面的表演都不看吗?这着实让他诧异了一下,毕竟越到后面表演越精彩热辣呢。

伊恩推开房间的门,随意地走进去。他穿着一件过大的白衬衫,像清晨穿着男友衬衫的小姑娘一样,下摆堪堪挡住内裤,露出两条洁白的大腿。伊恩慵懒的走到麦克雷面前,不经意地抓散了他的头发,绕着他转了一圈,像一只在踩地盘的猫。

伊恩四肢着地,从远处爬向麦克雷,钻进他两腿中间,隔着一段微妙的距离在他身前扭动。他肆意的展示自己性感的身体,却并不真正碰触到麦克雷,但每一个呼吸,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他都用尽全力在勾引。

麦克雷咽了口口水。伊恩现在已经躺在他身上了,没人能挡住这样的魅力,麦克雷支棱的裤裆是对性感的尊重。他轻轻在伊恩耳边问道:“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伊恩当然能感受到有东西在顶着自己的腰,但是他很惊讶这个人并没有对他动手动脚,毕竟,买了昂贵的大腿舞想要多占回一些便宜的人太多了,对一般不太过分的客人,他都不在意。

伊恩两条大腿分开,转身面对麦克雷,扯开自己松散的衬衫,饱满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他一把搂过麦克雷的头,将胸部压在他脸上,被挤压的乳肉在他脸上揉动,“在问别人名字前,不该先自我介绍吗?”

麦克雷一度不能呼吸,当他终于从肉浪里挣脱的时候,他的裤裆已经快被自己顶破了。但好在他听到了伊恩的问题,生怕他反悔一样快速回答——虽然伊恩并没有承诺他什么:“杰西,杰西·麦克雷,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杰西,美人,你叫什么?”

伊恩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他仍继续自己的舞蹈,在麦克雷耳边喘息,偶尔带出一声微乎其微的呻吟,有力的腰肢扭动起来格外柔软,他甚至能做出电臀的这样的动作。

半长的黑发随着动作不时扫到他身上,麦克雷实在心痒难耐,但美人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自诩绅士的麦克雷也不能强逼,只能好好享受剩下的舞蹈。

伊恩最后背对他,模仿做爱的姿势,扭动腰肢,让翘臀在麦克雷胯上转圈,仅仅离他阴茎有十公分远,以至于一曲终了,麦克雷的裤裆已经肉眼可见的湿了一大块,格外没出息。

这舞蹈实在是令人享受又倍感折磨。麦克雷叹出一口气,竟不知道自己是在遗憾还是庆幸音乐的结束。

这个人实在太有意思了,伊恩好笑的看着他。分明看起来年纪不小了,但还像个未见过世面的高中生一样单纯,整场下来竟然一点豆腐没吃不说,连自己不告诉他名字他也只是叹口气不再追问。来脱衣舞酒吧的绅士?这种反差竟然有点可爱。

眼看着伊恩站起身穿衣要走,麦克雷夹着腿,却说不出挽留的话。房间接下来的使用时间就是留给客人自己的,当然,要是有客人有办法留下脱衣舞郎,酒吧也不会阻拦。不过看起来麦克雷今天一定是没机会了。

伊恩终于走出房间,麦克雷一直用一种委屈到近乎狗狗眼的目光盯着他,他竟然感受到一种压力,好像自己真的在欺负高中生一样。

麦克雷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连头发都跟着没了精神失去光泽。就在他失望到要放弃的时候,门再次被推开,性感的脱衣舞郎探进头,他最后还是选择给麦克雷一个机会,回答了他的问题:“半藏,我的名字是半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