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限你七天之内跟我谈恋爱

Chapter Text

“小翅膀他最近……好像一直在谈朋友哎。”夜翼勒晕了这个犯罪团伙里的最后一人,从他身上摸出来一个U盘递给红罗宾。

“是吗?”红罗宾掏出随身电脑解密,成功读取出U盘里黑帮毒品的交易信息。他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道:“不过,也到时间了吧。”

耳麦里罗宾的声音传来:“你说陶德?那家伙早该了,二十多岁了还没把自己嫁出去,整天在外面抛头露面,还跟两个Alpha混在一起,啧啧啧。”

“小D,身为Alpha不可以拿Omega的年龄说话,这样不绅士。”因为是在内部隐秘通讯里说话,迪克直接改称真名,“我觉得小翅膀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了。”

“t-t”

一旁的红罗宾趁空顺便调出了红头罩最近约会对象们的信息浏览了一番,“我觉得大红本人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的信息素……你们懂我意思吧,虽然他这更换频率很频繁,但好在他找的都是beta。”

“都是beta?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小翅膀他是Omega啊,发情期怎么办?”

“可除了嗅觉不灵敏的beta,还有谁能受得了陶德纯正的信息素?”

在场所有人听到罗宾的话,都不约而同地回想起红头罩的信息素。那味道,那冲击性,真的太……

说句毫不夸张的公道话,还没完全分化成alpha的达米安有次去杰森安全屋,没料到撞见他正在发情期,毫无防备地刚一打开门就被那股浓烈的花香味给直接熏吐了。

其实身为一个Omega,拥有花香味的信息素是很加魅力分的,毕竟谁都喜欢香香软软的可爱的娇小的Omega,但是杰森的信息素味道……很显然……是香香硬硬的。

再香甜可爱的信息素浓缩几百倍后也不会有多吸引人,一枝玫瑰是可人的,一屋子的玫瑰只会让人噎到。更何况杰森本人习惯性的暴脾气。传达出的信息就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再在我身边多舞一秒就把你头给拧掉。

如此暴躁强势的信息素在Alpha身上都少见,好吧,更准确来说杰森的信息素的攻击性跟Alpha相比毫不逊色,试问一个自身信息素浓烈到能把Alpha都骇跑的Omega该怎么吸引Alpha?

这道题真的超纲了。

小鸟们呆滞的沉默没持续太长时间,蝙蝠侠冷硬严肃的声音在耳麦里下达命令:“全体成员执行下一步任务。”

“夜翼收到。”
“红罗宾收到。”
“罗宾收到。”

 

法外者的飞船里。

“杰杰鸟!你不能再躲下去了!你必须要去给我谈恋爱!”罗伊冲进杰森的休息室,一下子扑到床上,抓起一团被子拼命摇晃。

“闭嘴Roy!我已经六天没合眼了!现在谁敢再吵我休息我就把他撕成两半再从飞船里扔出去!”从被窝里伸出一只胳膊反手把罗伊摁在被子里进行物理消音。

罗伊顿时安静如鸡,鉴于飞船里除了杰森和他自己就没有第三个男性了,罗伊觉得杰森说的那个“他”基本上已经在指名道姓的说罗伊哈珀他本人。

杰森确实非常困倦,他们刚做完一个大任务,而且昨天夜里是杰森守夜操控的飞船,自动驾驶?那个功能被打坏了,只能人工操控。现在罗伊精神抖擞的来烦他睡觉,没揍他都是杰森心地善良心慈手软慈眉善目。

“杰森,我们应该重视那个诅咒。”

是柯莉,现在这艘飞船上唯一敢骚扰杰森的人。罗伊崇敬地看了一眼柯莉——量杰森再生气也不会打柯莉——壮了壮胆,狐假虎威地附和:“对啊,小杰鸟,我觉得那个巫师没在说谎。”

杰森妥协了,他揭开被子一角,露出眼睛看着他的同伴们,他们说的对,那个诅咒。

——那是在他们做任务的时候发生的事,一个村庄被巫师诅咒了,法外者们以压倒性的优势在几分钟内结束了战斗,当他们带这个巫师去交差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众所周知巫师擅长巫术,所以一不留神法外者就被下了一个小小的诅咒,解咒的方法是被施咒者要得到心悦之人的表白,外加一个吻,否则就会霉运缠身。

看上去十分鸡肋的一个咒语。

这对罗伊和柯莉来说不是什么难题,这两个alpha彼此相爱,十秒钟就破解了诅咒——前两秒两人互相说了一句肉麻的话,后八秒都是在接吻,咒语解除。

然后就剩下了杰森,至今单身的,杰森。

单身!!柯莉和罗伊心头一沉。

“小杰鸟,你谈过恋爱吗?”

“收起你那八卦的表情,罗伊,而且如果你再乱给我起外号我就揍你。”

“我是认真的,这很重要,小……咳,杰森,好好想一想,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吧?”

“那有没有alpha追过你?或者你偏爱什么类型的alpha?”柯莉开始给杰森提建议。

杰森摇摇头,“我死的时候还没分化呢,不存在恋爱,等我从土里爬出来恢复记忆后,就忙着去找蝙蝠侠复仇,后来我不想那么做了,于是我离开哥谭,然后……就遇到了你们。”

柯莉和罗伊听完沉默了。

“对不起,杰森,你身为一个Omega,跟着我和罗伊这两个Alpha却还要一直用抑制剂。”

“嗯……柯莉,呃呃,没关系?”杰森不明所以。

“你人生的第一次绝对不可以随随便便给路边哪个Alpha,所以你要不要和我们试一试?”

“哈啊????”

“我觉得有道理哎,小杰鸟,人生大事不可马虎啊,路边那些野Alpha肯定沾花惹草的不干净,你不能把自己交给那种人啊。”

“哈啊????”

“但是我们不一样,杰森,我们会好好待你的,所以我们尝试爱你,你也尝试爱我们,到时候一个表白一个吻就可以啦。”

杰森吓得缩到床的另一边去,裹着被子瑟瑟发抖。“你们在说什么啊,没必要,真没必要,我们还是保持纯洁的友谊比较好!!再说我不是只需要和谁表个白亲个嘴就可以解决了吗?不用上……那个的!”

罗伊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道:“杰宝宝,你最近一次发情期是什么时候?”

“大概……七天后?”

“所以就是了啊,破解诅咒意味着你爱上那个人了,你忍心让你心悦之人跟你表完白就独守空房吗?”

“这有什么不忍心的……”

柯莉打断他:“独守空房的事情等等再说,现在首要任务是给杰森找一个可靠的人,帮他完成任务。”

 

“好吧。”罗伊分得清轻重缓急,他转头问杰森:“你有个目标范围没?有没有偏好?或者有没有忌口的?胖的瘦的?白的黑的?”

“罗伊——”

“嘘,嘘,小杰鸟,我们只有七天的时间,让你爱上一个陌生人,所以要速成,知道吗?”

杰森破罐子破摔:“地球上的,活的。”

“行。目的地——地球。”

 

 

“我不行了,罗伊。”

“没门,杰杰鸟,男人不可以说自己不行。Omega也不能说自己是不行。”

“那让我休息会成吗?我今天见的人比我以前一个月见的人都多。”

“事实上,你只见了五个,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罗伊冷酷地说道,“这次结果怎么样?有感觉没?”

杰森摆摆手:“我和她不是一路人,她更适合安逸的生活,最大的梦想就是养一条狗,几只猫,开一间小咖啡厅……和我没可能的。”

罗伊划掉了记事簿上的一个名字,咬着笔杆苦苦思索,“六个了……这已经是第三个女性beta了,不如我们下次换一个alpha?不能总是挑beta。”

杰森试图说服罗伊,“我觉得这个办法不行,七天时间都不够两个陌生人人成为知心好友,又怎么可能成为爱人?”

“小杰鸟,我们现在只有不到四天的时间了。”

“那更不可能了。”

“我们要抓紧时间。”

“直接放弃吧。”

“你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因为这本身就是荒谬的!”

柯莉插到两人中间分开他们:“都冷静些,我们现在吵架纯粹是在耽误时间——罗伊,我知道你是担心杰森,但这件事不能强求,或许我们该换种方法——杰森,我们很担心你,谁也不知道那个诅咒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柯莉是好意,罗伊也是,他们是真的在关心他,杰森知道这一点,但是……

“但是这样找效率太低了,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这么快爱上谁或者让谁爱上我。”

罗伊挠挠下巴,颇有深意地笑道:“你还记得当时我和柯莉是多久在一起的?”

“呃……18小时?”杰森不明所以,其实当时他拿装备时路过在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一点也不惊讶,他俩性格很搭,又正好是两个受伤的灵魂,不做恋人也会是关系相当不错的朋友,不过目前来看这两个alpha是彼此的灵魂伴侣。

“你想知道是怎么做的吗?”

“不用说得太详细,真的,我一点也不八卦。”杰森抬手捂住耳朵,他真的不想听罗伊讲恋爱史!还用猜吗?他俩一见面就滚床上去了!罗伊过来扒拉开他的手。

“你可能不喜欢听,但是绝对有用。你想想,七天,当然现在只有不到四天了,怎么可能让两个陌生人视彼此为爱人?时间根本不够!”这话挺对的,杰森点点头,罗伊受到肯定后更加自信,“但是有种情况例外——在床上。”

“……你在逗我。”

“在荷尔蒙最浓烈的时候,两人意乱情迷,情人眼里出西施,那时候你就是他眼里的唯一,他就是你此生的挚爱!然后你一句亲爱的我爱你,他一句我也是宝贝,最后一个mua,搞定!”

“……你一定要这么黄吗?根本不用上床吧,明明谈恋爱就可以解决的啊。”杰森转头向柯莉寻求赞同,柯莉对他摇了摇头。

罗伊翻了个白眼,“那现在都两天半了,可你连个谈恋爱的对象都没确定下来。”

“……”杰森自知理亏。

“所以现在的方案就是去打一炮,人在床上最容易被迷惑,耳根子也最软,完全可以满足解咒的条件。”

“我和罗伊想了想,你可以运用Omega信息素来制造一个完美的夜晚。”

“你确定我的信息素不会制造一个灾难性的夜晚?”

罗伊噎了一下,喏喏道:“我觉得?它闻起来其实还好?”

“那是我一直在用抑制剂的好吗。”

 

 

空气沉默了一会,柯莉突然转移话题:“那……你觉得蝙蝠侠怎么样?”

杰森怀疑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什么?”

“蝙蝠侠,那个黄金单身alpha,布鲁斯·韦恩,你的导师或者你们彼此还有别的什么称呼。”

柯莉开口道,“很抱歉杰森,我们未经允许去查看了你的记忆。”

“就是从那个小光头那里看的,我们曾经把各自最美好的记忆交给他作抵押,最后只有你放弃了那段记忆。”

“那是关于蝙蝠侠的,对吗?最美好的记忆。”

“所以我和柯莉认为最美好的往往和最爱搭边,鉴于你这几天的表现,我们觉得你还是去追蝙蝠的希望比较大。”

“和蝙蝠上床。”柯莉补充道。

杰森诚诚恳恳:“我觉得还是放弃的几率比较大。”

他们还要开口再劝说一番,杰森放在桌子上的通讯器振动了两下,他拿过来看了一眼立马站起身来。“是蝙蝠内线,他们需要人手。”杰森简单解释了一下,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准备出门,不料一个转身就磕到了身后的沙发上。

“嗷呜!”

“小心点啦。”柯莉担忧地提醒他。

杰森揉了揉小腿,挥挥手,一瘸一拐地出了门。

 

蝙蝠侠搜查到了黑面具手下的黑帮毒品交易总部,围剿他们并不难,麻烦的是把他们彻底清除,这几天义警们几乎每个都当三个用,分身乏术之际红头罩的出现让他们减轻了不少负担。今晚就要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了。

红头罩一拳把那个想从背后偷袭他的家伙砸到货架上,大大小小的货物如瀑布般掩埋了他。

“如果你再这样斜着眼看我,我保证你后半辈子也只能歪着头看人,大蓝鸟。”

偷看被抓包的夜翼干咳了两声,在空中完成了一个花里胡哨的后空翻踹晕了一个黑帮混混,落地后动动鼻子,顾左右而言他,“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啊。”

杰森沉默地从地上拾起一根钢管,横扫抡到一个混混的膝窝,在后者惨叫声中他转过身来盯着夜翼。方才运动激烈,难免血液循环加速,虽然他临走前忘了喷气味掩盖剂,只靠早晨用的量难免有些味道散发出来。

夜翼恍然大悟:“你……要不要再喷点?”杰森的信息素虽说是一个杀伤性极大的武器,但要是被有心人得去把红头罩和杰森陶德两人联系起来可就不好了。

杰森在面罩后面勾起嘴角,“大蓝鸟,你觉得我的味道怎么样啊?”

杰森的味道怎么样?大概气味遮盖剂还在起作用的原因,杰森信息素被稀释了很多,空气中只有些淡淡的花香,很稀薄,说实话也挺好闻的,但是……一个Omega的信息素怎么有这么大的威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哪个被抢了伴侣的Alpha在发怒呢!!

提前喷了抑制剂的alpha义警夜翼痛苦无泪。

“小翅膀,那个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这不是关心你嘛。”夜翼被红头罩的信息素逼退了一步,真是太有损alpha的尊严了,但是小翅膀的信息素闻起来实在太凶悍了,这谁顶的住啊!

“关心我?那你后退什么。”

“是你的信息素一直在叫我滚远点的。”夜翼很无辜。

“……”我真没有。红头罩更无辜。

“你最近一直在谈朋友,有喜欢的人了?”夜翼看着杰森表情舒缓了些(鬼知道他怎么透过头罩得知杰森的表情舒缓了),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也不那么噎人了,他继续说道,“有空带回家来看看?”

下一秒一股浓烈的花香味直扑夜翼面门!

“没有,你想多了。”

哎???

迪克格雷森继续发挥他的话痨技能继续猜测,“那就是有喜欢的人但还没追到手?”

杰森想了想,他确实还没追到那个他喜欢,也喜欢他的人——他都不知道那人姓甚名谁——姑且算是没追到手吧。夜翼看着二弟点了点头,心中了然,原来自家弟弟是追人遇到困难了嘛,青春期小孩子求而不得的心里,小事一桩小事一桩,他懂。

索性他们负责的区域都清理干净了,夜翼也有空准备好好教教他二弟,“你俩到什么程度了?”

“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哎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杰……小翅膀,我有方法让你在三天之内绝对能追到心上人,管他是alpha还是Beta,当然你要是喜欢Omega的话……也行。”杰森应该不会喜欢Omega的……吧?迪克想了想杰森的性格发现自己还真不确定。

杰森想他这么一说也不无道理,据说中学时期校园里几乎所有的beta和Omega都喜欢迪克,也许听听他的意见会有帮助——总不能真去找大蝙蝠做爱吧。

“我和……他很久没见面了。”杰森心想自己就没见过喜欢的人,二十一年没见面也应该能算是很久没见面吧?

迪克眉头一皱,“那你们有保持联系吗?电话或者其他的什么?”

“也有,打过几次电话。”杰森想着不能把关系说得太淡了,否则不好把握,他又加上一句,“不过我们基本上就是说完事就挂掉。”

“除了正事外没有过多的感情沟通?”

“没有。”

迪克恨铁不成钢的锤了杰森肩膀一下,道:“小翅膀你这样不行啊,继续下去他说不定就会真的把你当成普通的事业上的朋友,你要向他多点暗示。”

“暗示?”

“比方说,如果你想和他有更进一步的发展,那你就要尝试约他,你可以从简单的问题入手,问问他今天做了什么,晚饭吃了什么,跟他聊聊你自己,聊聊他,然后循序渐进,有空和他见见面,尝试约他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

杰森点点头,默默记心里。迪克确实厉害,经过他一番点播他心里甚至有了些眉目,也许下次他就不会再在约会时尴尬了。

“我会试试的。”杰森朝建筑顶射出勾锁,横竖今晚的任务也完成了,他准备回去睡个觉,明天还是老老实实地约会去。

“祝你好运啊!对了,别忘记带花!没有哪个Omega不喜欢鲜花的!”

几下动作后杰森消失在夜空里。

夜翼满意地回头,却看见了提姆和达米安站在他身后。

“Omega?你确定杰森会和Omega约会?”

“tt,不是说两性关系里Omega最好欲擒故纵吗?”

 

夜翼愣在原地,他忘记了他的技巧都是alpha适用的,而杰森他是一个Omega……也就是说,他刚刚的所有方法都不适用,起码杰森不适用……他为什么又在潜意识里认为杰森是个alpha了?是因为那压迫性的信息素吗?

“我现在只能期盼杰森把我刚刚说的话全部忘掉……”

“没事,陶德那家伙挺适合以alpha的套路去追人的。毕竟那家伙看上去就是个alpha。”

达米安半真半假的安慰并不能让迪克好受些,他沉默了一会,问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提姆耸耸肩,“B说要我们在这里集合开个会,结果到现在他还没来。”

“真奇怪,父亲从不会迟到。”

 

 

蝙蝠侠确实从不会迟到,除非他在赶来的路上要救人。

被蝙蝠侠救起的杰森如是想到。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

杰森刚在一个楼顶站稳,就感觉到周身气氛的不对劲,他扭过头去,看见蝙蝠侠沉默地站在他身后。

说实话,这有点吓人,月黑风高夜,回头身后一只大蝙蝠is watching you,如果换成是个犯罪分子估计能当场去世。

杰森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他,毕竟自己在通讯器里收到了蝙蝠侠发布的集结信息就颠颠的来了,帮着蝙蝠们收拾完一刻没停就赶紧离开——真可谓是做好事不留名,田螺姑娘都没这么敬业。

蝙蝠侠站在那里,像是一面长了耳朵的墙。

杰森觉得自己要是也沉默下去,那他俩能在这里相望无言到阿卡姆全体犯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呃……那个,南区都清理干净了。”妈的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诡异。

“嗯,我知道了。”

“今晚这些应该就是黑面具手下的大头了,短时间内他绝无反扑的可能。”

“嗯,我知道了。”

Wtf!这还怎么聊天啊!一句全能的嗯我知道了,典型的大蝙蝠谈话风格。杰森几乎想扭头就走——他本来就是不想见布鲁斯才匆忙离开的——可他突然想到,如果他能跟大蝙蝠聊得下去,那还有什么约会是他杰森陶德搞不定的吗?

没有!

起码没有哪个约会对象只会说嗯我知道了,能在最尴尬的环境下聊天的人就是约会之王!

想点什么,杰森,起码气势不能输!杰森绞尽脑汁地想,蝙蝠侠也罕见的有耐心的原地不动。

 

“你吃了吗?”
“你最近在约会?”

话一出口杰森和布鲁斯都愣住了,杰森非常想打自己一巴掌,你吃了吗,这句话是怎么想出来的?

“吃过了——你今晚想不想回庄园?阿福做宵夜了。”杰森感觉蝙蝠侠的语气中带着笑意,当然换他他也笑,这句你吃了吗绝对要被列进黑名单!!!

 

杰森虚弱地回答,“不用了,我回去和罗伊还有柯莉他们一起吃就好……”

 

杰森想了一下回答蝙蝠侠的问话,“啊之前是在……呃,约会,现在不想了。”赶紧否认以防大蝙蝠诡异的控制欲上来问个不停。

没想到蝙蝠侠该死的好奇心还是上来了,“现在不想了?”

“对对对,没有喜欢的。”杰森硬着头皮回答。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老头子八卦心还挺重?

“嗯,我知道了。”

又是这句,杰森翻了个白眼。

蝙蝠侠突然转了个话题:“你没喷掩盖剂?”杰森一愣,好像刚刚迪克也这么问过他,看来他的掩盖剂确实开始失效了,“这很危险,他们会循着信息素找你。”这就是为什么义警们大多在执行任务前遮盖自己的信息素。

“我下次注意。”

其实杰森自己完全察觉不到,夜风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味,这也不能怪他,Omega天生对同类的信息素不怎么敏感,他摘下头罩触摸脖后腺体,似乎没什么大问题。

但是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下次就多喷点做好防护措施,杰森觉得对话进行到这里基本可以终止了,没想到蝙蝠侠直接上前一步:“你要发情了?”

“哦嚯。”

杰森本能向后退了一步,好吧,毕竟蝙蝠侠站在你面前冷不丁凑过来换谁谁往后退,其实退一步也没什么,只不过杰森忘记了他们现在正在五十多层的楼顶上聊天,而杰森好巧不巧站在楼顶边缘处,他这往后一退(或者说一跳)直接一脚踩空,径直掉了下去。

笔直的,没有一点预兆的,掉了下去。

杰森和蝙蝠侠都愣了。

从蝙蝠侠的视角看杰森差不多是“嗖”的一下掉下去了,一点征兆也没有,相当的出乎预料。不过当然出乎预料了,杰森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身后是空的啊!!

杰森在坠落的过程中充分感受了哥谭夜风的冷冽,不得不说刮在脸上有点疼,不过下一秒他就没感觉了,蝙蝠侠跟着跳下来,一把抱住他,蝙蝠斗篷替他隔绝了刺骨的寒风。绳枪勾住建筑物顶端,缓冲了大部分速度,两人慢慢落到地面。

午夜的哥谭街道一个人也没有,十分冷清。

一站稳蝙蝠侠就抓着杰森的肩膀暴怒:“不要命了吗?为什么刚刚不用勾锁?!”

他本以为杰森会在下落途中射出钩锁减速的,却迟迟等不到他动作,眼见着距地面距离越来越近,他赶忙跳下来抓住杰森。要不是他在,要不是他在观察杰森的动作,杰森就会在他眼前摔死!这是五十多层高的楼!摔下去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你刚刚在想什么?!你觉得这很好玩吗!!”杰森完全不像是有第二准备的样子,布鲁斯根本不敢假设如果他刚刚没有及时发现……

“你……”布鲁斯还想继续说,却发现杰森面色苍白,正在他怀里发抖,整个人抖得像是狂风中的落叶一般,他十指紧紧扣着蝙蝠侠胸甲的边缘,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如果蝙蝠侠现在松开他扶在杰森腰上的手,估计杰森会直接倒在地上。

杰森也在害怕,头罩滚落在脚边,几乎说不出话来,连带着空气中的信息素都蔫蔫的。

“杰森?刚刚实在太危险了,你为什么不使用绳枪?”

杰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他好像缓过来了些,他抬头看了看蝙蝠侠露在面罩外的眼睛,左边一只和右边一只,然后他挪了挪脚,似乎是在确认自己站在实地上,他又看了看四周,才慢慢把手从蝙蝠侠身上放开,布鲁斯确认杰森能自己好好站在地上不会摔倒后也把手松开。

“我,我刚刚没有摸到它。”

 

*****

 

“什么?什么叫没摸到它?”

柯莉安抚了下罗伊,然后拿过了杰森的绳枪,“你说,在你掉下去的时候你发现它消失了。”

“是的。”

“会不会是你忘记他放在另一边了?”

“不可能。”杰森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道:“我前几分钟还在用它,不可能忘记它的位置。也不可能弄丢他,我站在地面上的时候我又摸到它了。”

罗伊瞪着柯莉手里的绳枪,嘟囔道:“怪事,难道他凭空消失了不成?”

柯莉感知了一会,摇头道:“我只能感知这绳枪上面有些魔法残留,但是更具体的……抱歉。”

 

“是魔法?什么魔法?”

“是笼罩在我们全身的,几天前你我身上也有,现在只在杰森身上出现,是那个巫师的诅咒。”柯莉睁开眼注视着杰森,“巫师的诅咒开始在你身上生效了,杰森。”

“什么情况?不是说好的只是霉运缠身的吗?这也……”

杰森思索了一番,“柯莉说得没错,我今天磕到了腿,这是我的安全屋,所有的布置我本人才是最清楚的,却‘不小心’磕到了沙发上,这很不正常,我早应该察觉的。我突然摸不到绳枪,也应该是这个‘霉运诅咒’的作用。”

屋里一时安静下来。

罗伊站起身来往外走,柯莉一把拉住他,“你要去哪?”

“我去问问那个巫师,逼他解除魔咒!”

“这个魔咒是不可逆的,我们早就试过了。除非我们破解它!”

“但是这个魔咒会害死杰森的!他已经不是个简单的恶作剧了!”

杰森制止了罗伊的行动,“柯莉说得对,除非我们破解它,我们还有两天多时间,试试吧,如果再不行,我再去找那个巫师。”

“……好吧,姑且信他。”

“现在问题又回到最初了,找到杰森爱的,和爱杰森的那个人,获得一句表白和一个吻。”

安全屋里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罗伊:“我觉得还是逼供那个巫师解咒更现实一点,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他们所有人原本以为这顶多是个恶作剧,谁知道竟会危及生命。

柯莉想了想问道:“杰森,你说你的绳枪消失了导致你差点坠楼,你是怎么破解的呢?”

“蝙蝠侠救了我。”

罗伊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全部喷了出来。

“明天我要看见一个新的沙发套,否则我就杀了你!”

罗伊异常激动地询问,“咳咳!咳——小杰鸟你说是蝙蝠侠救了你?”

“没错。”杰森不明所以。

 

“那就证明我们找对人了。如果他能帮你破解一次魔咒,那他也许就能帮你彻底解除它!”

“或许布鲁斯是破解诅咒的关键也说不定。”

罗伊志气满满,“所以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让小杰鸟在现有时间内追到布鲁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