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下药这种方式,没用的

Work Text:

特查拉今天难得早早处理完政务,回到我们的房间时,我倒了杯水递给他:"水也放好了,喝口水再去洗吧。"

他接过水杯冲我笑了笑,将整杯水一饮而尽。

我转过身去绕到床的另一边,打开衣柜挑着衣服,心里默默数着:"3、2、1……"

"呃……"背后的特查拉扯了扯长袍的圆领,喉咙里发出不适的声音。

我暗笑一声,迅速换上了一件新的睡袍,半透明的布料和没穿也没什么区别。

特查拉似乎热得不行,匆匆解开长袍丢在了床上。

我走回他跟前,踮起脚去吻他。

特查拉看着我的睡袍张大了眼,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转而看向我的眼睛。

我笑着挑眉:"对,我给你下药了。"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夫妻生活了,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我抬手搂住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他按倒在了床上。

他自己脱了长袍,倒省了我一道工序。

我把手探进他的内衫里四处瞎摸。

我想应该是药的作用,我一向矜持的丈夫忍耐不住的哼了几声。

我把手向下探去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

他没控制好力道,我感到骨头都被捏痛了。

"特查拉……"我凑过去吻他,却被他躲了过去。

他翻身把我压在床上,轻轻吻了吻我的脸,转身下了床。

"你干什么去啊?"

"去解决问题。"

"你看不见解药就在床上吗?"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走进了浴室。

不解风情!下药都不管用!

我狠狠的捶了床垫几下,负气一头栽进枕头里。

浴室里很快响起了水声,他没用我放好的温水泡澡,我猜他正在用冷水试图熄灭自己被药撩起来的欲望。

过了至少一个多小时,浴室里的水声才停下。

我听到他走出浴室的脚步声,赌气背过身去不看他。

带着冰凉水汽的身体靠了过来,他伸手握着我的胳膊,把我转了过去面对着他。

我瞪了他一眼,然后闭眼装睡。

"生气了?"

不理他。

"你知道给国王下药是什么行为么?"

"叛国罪?罚我啊!"

他低低的笑了起来,大手抚摸着我的脸:"你那药下的也太猛了,我怕到时候我顾不得轻重伤着你。"

"怕伤着我还是不想和我做?!"

听见我依然在生气,他凑过来吻了吻我的唇角,低语:"药性过去了,现在不会伤着你了。"

*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老公这么温柔

*啊啊啊啊啊我老公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

*最近疯狂嫖我老公,我好开心

更新后续:
梨老师说的有道理!
——
第二天特查拉下令清查境内c药来源。
当晚,我的小仓库里:
"难怪查不到源头,原来都在王后这里。"
"存c药是我的错吗!你要是主动一点我需要搞这种东西吗!还不是你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