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时机( Timing,原作bigblueboxat221b)

Chapter Text

Mycroft问道:“睡前去喝杯酒庆祝一下?”
Greg眨了眨眼,大脑过了一会儿才处理完对方的这个提议,小心回道:“我太累了。”一整周的早起晚归再加上今天漫长的一天,他们终于了结了Prodfoot的案子。他一直没有好好睡上几个小时,更别提一晚,现在他似乎能感受到夜晚的空气在他周围流动。
为了结束对话,Greg深吸了口气,谨慎地说道:“或者下周吧,周末的前一晚比较适合?”
Mycroft回答:“当然,那就周四或者周五。”
“没问题。”Greg表示同意,只要能尽早结束这场谈话什么都行,“到时你来,我来下厨,给我们做点好吃的。”
Mycroft又说了些什么,Greg纠结着自己应该再回复什么,但是对方已经转身离开了。Greg大脑缓慢地运转,好吧,肯定是个道别。
现在,他需要睡眠。上帝保佑警员。Greg拦下了一个同事,用他仅剩的最后一丝力气告诉她开车送他回家,不容置疑。
半个小时内他回到家倒在了床上。
等他醒来后,Greg已经把Mycroft忘在了九霄云外。

+++

Greg迷糊地思考着,疲劳要比酗酒还要严重。即使双休日不用上班,能在床上多待上几个小时,几天之后他还是没有恢复过来。上帝啊,了结Proudfoot案子的压力几乎比案子本身还要大。他一刻不停毫无停歇,还是每天不是工作就是睡觉。
但今晚不是,今天是周四,有丝希望,耗时漫长的工作快结束了,今晚,Greg在一个合适的时点解散了所有人并告诉他们未来14小时内不要在出现在他面前。
他告诉他们:“看在上帝的份上,好好放松一下,不要再想工作。”
当办公室的人走完,只剩下一片安静时Greg拿起了他的大衣,终于,终于可以在日落前回家。路上在一家汉堡店短暂停了一下,这个繁忙的夜晚,在Greg还没注意到时间时已经到达了他家的大楼。
在门还没关上时他已经剥下了外套,踢掉鞋子直奔厨房。五分钟里Greg喝下了几杯威士忌,卧室地板上留下了一摊衣物。早在Greg伸手去碰阴茎时他已经半硬了。在他告诉他的组员好好“放松”的时候,毫无疑问,这就是他脑子里想着要做的。Greg一手缓慢地抚摸自己,一手打开了床头柜,凭感觉找到了滋润剂。他的手指停在了肛塞上,但是还是决定不用,今晚感觉不一样,Greg需要一场快速有力的手淫然后早点休息。
按照习惯,Greg带着润滑剂和一条毛巾来到沙发,摊开毛巾,舒服地躺在沙发上。涂满一手润滑液的手立刻撸动起来,从脊椎传来一阵颤栗。Greg呻吟起来,知道今晚肯定不会花很长时间,感受到下腹传来的重量,阴茎崩得更紧了。
Greg闭起眼,找寻一些能让他更有感觉的东西。他的大脑给出了如下画面——细条纹裤子里的长腿,上等衬衫袖口里露出的苍白皮肤,上扬着的精致眉毛,底下的蓝灰眼里散发着感到有趣的光芒。
“Mycroft”Greg叫出声,自己的声音更加刺激了他的兴奋,他没想到会叫得这么大声,希望他那讨厌的邻居不会有意见。想到这个Greg喘着气笑了出来,打乱了节奏。责备着自己,他赶紧寻找更多关于Mycroft的回忆转回正题。这很容易,Greg的大脑保存了很多珍贵的片段,对于皮肤的回忆,那张嘴的唇形。。。哦,他的嘴巴。。。
“Mycroft。。。”Greg喘息着,他快到了,他能感觉到,滑动的手变得更快,脑子里的回忆演变成了美妙的幻想:Mycroft低下头,两张嘴唇含住了Greg的耳廓,热度和压力如此逼真,Greg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身下的沙发。
“啊。。。Myc。。。天。。。”Greg听着自己的呻吟,一手摸索着来到耳边拉扯耳垂,“Mycroft。。。操。。。啊。。。My,Mycroft。。。哦。。。操,Myc!”额外的刺激把他逼向了高潮。
Greg剧烈喘息,浑身发抖,猛烈的高潮让他全身像散了架。他一动不动地静止了会儿,直到肌肉放松下来,瘫软下身体,用力地呼吸,感觉体内的荷尔蒙流遍全身。他的脑袋因熟悉的释放往后倒去,几天以来他积压了太多压力,现在终于得到缓解,能够放松下来,还有可能好好睡一觉。Greg叠起毛巾,准备在去睡觉的时候扔进洗衣篮里。
十分钟不到,Greg进入了梦乡。

+++

星期五早上,如Greg所愿,所有事情在文书工作中得以了结。他先前提交的表格神奇般地得到了批复回到了他手里,现在他可以叫Sally开始整理所有东西。活今天肯定干不完,午餐过后Greg非常有信心他们能在周末前结束,他们已经处理了当天早上收到所有证据,发出了下一轮需要的证据和签名的申请,这在周一前是不会得到批复的。
理所当然的,五点半后Greg把Sally赶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他对Sally说:“走吧,我们都值得一个完整的周末。”
“好吧,可别让我知道你又回来了。”
Greg不屑地哼了声:“不可能,不会是这周。”
“周一见。”Sally穿过马路朝地铁走去,对Greg叫道。
Greg朝她摇了摇头,深呼吸了口气,开始朝几个街区后的公寓走去。关于如何开始这个周末他有个非常好的主意。

+++

半个小时后,Greg除了自己的身体和正在逐渐进入他体内的那个肛塞外,什么也不知道了。他先是喝了点酒,洗了个澡,两手抚摸自己,享受着游荡在胸口、大腿和腹部的触感。水很热,他几乎没怎么擦干身体,草草擦试了下头发,水从他的皮肤上蒸发,刺痒的感觉让他裸露的皮肤更为敏感。
这比他前一晚的潦草发泄要好得太多,现在他有了时间慢慢享受,让身体期待他接下来要对自己做的事情。他没有具体地计划过,决定让他的心情来决定,结果就是,他躺在了床上,手指上沾满了润滑液打开自己,决意一切都慢慢来。他不用赶着去哪里,直到周一早上他都不用做什么。Greg缓慢绵长地戏弄自己的身体,希望并需要遗忘过去的几周发生的一切。
玩具终于进入了他,到达了他一贯熟悉的那个地方,Greg倒抽了口气,发出声呻吟,静止不动了一会儿,让他收缩的肌肉能够适应。虽然静止不动很困难,但是Greg知道如果他现在能忍耐个几分钟,回报是值得的。他紧握阴茎,手掌还是湿的,稍稍捏了捏根部,戏弄着自己的老二,Greg知道他会忍着不刺进自己的手掌。
就在他认为他可以开始动了——起身,全身赤裸,塞着肛塞然后做些什么普通的事情总会让他兴奋激动——门外的动静让他瞬间僵住。
砰得一声巨响,有人喊叫,一个男人,可能是对面的Dennis?
Greg发出声呻吟。“现在没空啊!”他小声咕哝,躺着一动不动,祈祷(或近乎于祈祷)外面的噪声能停下。
上帝不在家,一点也不奇怪。
那个声音又叫了起来,这次,让Greg沮丧的是,有人重重地敲了他的门。
“靠!”Greg爆了句粗口。
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有人叫了他的名字。肯定是Dennis。小心地走下床,Greg嘟囔着抓起一条宽松的裤子和体恤,他诅咒向Dennis提起他职业的那天。从那以后那男人只要觉得有违法事件就来敲他的门,无论是事实还是出自他的想象。Greg想对这人申请限制令,但考虑到他们住这么近,这么做其实没什么用。
直到他穿过半个客厅Greg才意识到,在屁股里塞个肛塞的时候开门不是个好主意。
“太晚了。”他对自己说。不过通常只会花他几分钟时间,花点时间倾听,忍住自己不要驳斥这个滥用公民权利和责任的男人,然后打发他走。只要Greg保持严肃认真,对实际的法律含糊其辞,他就能很快摆脱那人。
当然,只要那人是一个人来。
Greg开门的时候Dennis离他最近,不过他先注意到的是那个站在走廊对面的男人。
“Mycroft?”Greg惊讶地开口。一阵慌乱,随即他状似随意地靠在门上。他体内的某部分肌肉自动绷紧,肛塞在体内移动了一下,Greg咬紧了牙齿。
哦,不。。。大事不妙。
Greg顶着张公关脸笑着问道:“Dennis,你有什么。。。”
“探长,赶紧抓捕这个男人!”Dennis高傲地打断了Greg。
男人戏剧化地说完,又伸出手臂,戏剧化地指向Mycroft。
“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呢?”Greg向Mycroft投去歉意的一瞥,后者看上去很是尴尬,Greg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Dennis身上。
“这男人一直在走廊里徘徊,连续两个晚上!”
Greg叹了口气, 今晚他实在没有这个耐心。“Dennis,法律上讲,这里是公共区域。”Greg耐心地回答,在他邻居准备回嘴之前又补了句,“而他,是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一词可能夸大了,但是以防Dennis报警,Greg并不打算让他毁了他或者是Mycroft的夜晚。他之前遇到过,那样的麻烦足以影响他整个周末。
Dennis一下子闭上了嘴巴,可疑地看着Greg和Mycroft。“这人,是你的朋友?”声音里充满了怀疑。
Greg挑起了眉毛,没有上对方的当。“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
“探长。”Greg补充道。
“是。”Dennis再次看向Mycroft,然后赶紧回去自己公寓。
“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Greg低声说道,没打算给对方听到。
“谢谢。”Mycroft咕哝了句。
“你在这里做什么?”Greg出声问他,随即因自己语气里的粗鲁皱起了眉毛。“进来吧,Mycroft。”
Mycroft犹豫了起来。“你确定?”
“我们不能在这说话。”Greg回道,他再次推了推门,等Mycroft走到他前面。
“抱歉,你可以看得出来Dennis很惹人嫌。”
“据我所知,多管闲事的邻居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Mycroft小声说道。
Greg靠在桌子上但是很快又因体内变换的压力站直了身体。他真的应该记住现在不要做任何会给他屁股带来压力的事,上帝啊,这简直和恶梦一样。
“是啊。。。。。。瞧,不是我想冒犯,但是你在这里总是有原因的吧?假设你在这里来找我的。”Greg眨了眨眼。
Mycroft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他看上去还是有点紧张。“今天是周五,对吧?”
“是啊。”Greg茫然地看着Mycroft,他知道今天星期几,但这并没有让眼下的情况明白点。
Mycroft进一步问道:“你不记得我们上周的谈话了?”
“我们的谈话?”Greg重复了一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Mycroft叹了口气,脸上有点泛红。“在Proudfoot案子结束后我们的对话,我建议去喝一杯,然后你拒绝了,因为疲劳。”
“对,是。”Greg对那次谈话只有个模糊的印象,他记得那会累得连声音都听不见了。“老实说,我都不记得你在那里,抱歉。”Greg眉毛皱了起来。
“当然,那周过得很累。”
“是啊。”Greg同意道。
“作为对喝酒的交换,你建议我这周到你这来,你提出为我下厨。”Mycroft脸上的红色更深了。
“是吗?糟糕,抱歉。”他有撩Mycroft?上帝啊,他一定是太累了才降低了防线。“这个么,还好你昨天没来,我昨晚几乎崩溃。。。怎么了?”
提到前一晚Mycroft的脸变得深红,对方回避了他的视线,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Mycroft?到底怎么了?”有些不太对劲。
“我昨晚来了 。”Mycroft小声回答。他的声音很低,像极了一个被逼着讲一个令人不适的故事人,满脸懊悔。“我来了以后敲了门,但是没人应,我等了会又敲了敲。我本来要离开的,要不是我。。。”Mycroft闭起了眼睛。
最后一句Mycroft颤抖着深吸了口气才说出来,Greg知道他要说什么了,这有点像是观看一场车祸,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无力阻止。
“要不是我听到了我的名字从你的公寓里传出来。”
Greg紧紧闭上眼睛,感觉脸上因尴尬烧得通红。所有的夜晚里,偏偏。。。他当然记得那晚,他甚至没有在卧室里,他在沙发上,离门口那么近,天啊。
“好吧。”现在还能他妈的说什么?
没有细想,Greg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去,在屁股碰到椅子的那一瞬,肛塞的圆头击中的他的前列腺,Greg的头垂进双手里。
“我操!”身体里突然爆发出的兴奋让Greg几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叫声。他抽搐了一下,因剧烈的动作从椅子上摔了下来,Greg瘫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Greg!”
Greg依稀听到自己的名字,吓了一跳,躲得远远的。Greg动也不敢动地僵着身体,等待激烈跳动的脉搏平复下来。他眨了眨眼睛,意识到自己在厨房的地板上,谢天谢地不是坐着,而是单腿坐着,双手撑在地板上。
就在Mycroft旁边。
Greg的大脑快速整理着所有事情。
Mycroft昨晚听到他的声音,当Greg因倍感耻辱想坐下时无意中压到了顶着他前列腺的肛塞,差点让他昏过去,这刺激足以让他猛跳起来,然后就跌下了椅子,显然Mycroft在惊慌中跪了下来。
如果说Greg认为没有什么比昨晚更让人羞耻的事了,那么现在他又发现了新的。不过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他死也不会告诉Mycroft刚刚发生了什么。
即使是他也是有底线的。
“你还好吗?”Mycroft问道。
Greg点了点头,小心地站起身,因胳膊上传来的疼痛打了个哆嗦。“没事。”Greg边说边揉着胳膊。
Mycroft也站也起来,整个人散发着困惑的尴尬。“好吧,我该走了。”
Greg表示同意,感觉自己像个混蛋,但是以他现在的状况他无法提供对方一个美好的夜晚。Greg默默地点了点头。
“走之前我能借用一下你的洗手间吗,如果不是太麻烦的话?”Mycroft问道。
“好,当然。”Greg朝他指了指穿过卧室去洗手间的方向。花了点时间试着振作起来,至少,在今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后他能够体面地说声再见。从头到尾都是场灾难。
Mycroft回来后Greg已经准备好了笑容。“对这一切我很抱歉。”Greg知道自己听上去还是挺尴尬。
Mycroft看上去有点迷惑,他有点惊讶,然后脸上浮现一抹决心。“考虑到今晚发生的事情,你介意我问一个比较隐私的问题吗?”
Greg感到了脸上升的热度,他担忧地看着Mycroft,慢慢地点了点头。现在又是发生了什么?他可以确定Mycroft方才和他一样准备逃离,现在他又想要谈谈?
Mycroft清了清嗓子,但是他看着Greg的眼神里透着坚定。“你说你不记得我们上周在犯罪现场的谈话。”Greg点了点头,他提这个是要做什么?“基于。。。昨晚发生的事情。。。”Mycroft带着一抹令人宽慰的语气继续道,“我能假设,一餐饭的邀请,会是。。。你可能是出于浪漫的动机提出的?”
Greg眨了眨眼睛,把冗长复杂的提问翻成简单的问题。
那是个约会吗?Greg吞咽了一下。现在才来否认已经太晚了。他不如直截了当点,这样他们可以忘记这个恐怖的周末,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然后继续他们的生活。
“是的。”
Mycroft点了点头。“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随即又改口:“我是这么想的。”
“你这么想的?真的?”
“是的。”停了一会,Mycroft小心地继续补充,“考虑到在我昨晚不小心听到后,今晚我又来到了这里。”
“是的。。。”Greg慢慢说道,皱起了眉毛,“你会告诉我昨晚你来过吗?我是说,如果Dennis今晚没敲我的门的话?”
“也许不会,至少不会一开始就说。”
“不会立刻告诉我?”见到Mycroft又犹豫起来Greg说道,“来吧,现在再隐瞒没有意义。”
“如果你回答我的一个问题我就回答你这个问题。”
Greg惊讶地挑高了眉毛,这像是个挑战,他的心跳开始加快。“好的。”
“我不会马上就告诉你,我本希望我们先开始一段更私人的关系,随着时间过去,如果我们之间有了一定安全程度的联系。。。我会告诉你。”
一定安全程度的联系。。。他想确定一旦他告诉我,我不会离他而去。
Greg感到一阵头晕。“你曾希望我们会在一起?”
“是的,我现在仍旧希望。”Mycroft的眼睛仍旧看着Greg,这种平静的诚实有点令人不安。Greg从没遇到过对他如此坦诚的人,不是在工作上,也不是在私底下,或者这几天的私底下。
上帝保佑。
“现在,你能诚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吗?”
Greg无声地点头,他有种奇怪的感觉,在刚才那段对话之前Mycroft就决定好要问什么了。
“今天在我来的时候你在自慰吗?”
Greg爆发出一阵笑声。他没具体期望过会问到什么,但是这个问题是出乎他意料的。艰难地吞咽了一下,Greg迎着Mycroft的视线,点了下头,知道他的脸上又开始烧了起来。
“如果允许我再问一个问题。。。”Mycroft的视线突然变得炙热,“你开门的时候有意识到塞在你身体里的那个玩具吗?”
“上帝啊Mycroft!”Greg倒抽口冷气,那个声音,讨论性,还有他的眼睛。。。
往前跨了一步,Mycroft低下头,“掠夺性”一词突然闯入Greg的脑海。没有被吓到,他的身体反而因这个想法唤醒。
“我假设你的邻居打扰了你的娱乐,然后你想也没想就去开门。你什么时候记起来的呢,Gregory?”Mycroft咕哝着,他现在离得很近,站在厨房里,Greg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切缓慢地发生。“当你靠在门框上时,我看到它在你的里面移动了吗?”
再次吞咽了一下——他的喉咙什么时候这么干涩了?——Greg点头。
Mycroft的笑容变大,下巴耷拉下来,眼睛仍旧盯着Greg。“我敢打赌,我们的谈话让你早些时候忘了那个玩具,而你却不小心。。。坐了下来。”不知怎么,最后那句话有点意犹未尽,仿佛Mycroft正在津津有味地品味着这句话。
看了眼表,Mycroft嘴里发出嗒嗒的声音。“Gregory,我不知道你通常会把玩具留在里面多久,但是如果你想找人帮忙把它拿掉的话,我很乐意提供帮助。”Mycroft的眼睛闪闪发光。
上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