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衣柜之后的东西

Work Text:

下:

王柳羿托着下巴看瞪着走过来的姜承録的喻文波,又看着姜承録胆怯地移开视线,坐回自己的桌子点开游戏。
他歪歪脑袋,点点喻文波肩膀,让他过来,小声和他咬耳朵:“你和shy哥怎么了?”
喻文波摇头:“什么都没有。”
“没有你干嘛这么对shy哥?”
“?我怎么对他了?”
“……”王柳羿欲言又止,一脸“你逗我”的表情,摇摇头没说什么。
喻文波撇撇嘴,好像他最近做的是有点明显了。这也没办法,自从知道那次做的不是梦,他就一直提防着对内上单选手有意无意地接近,以防出现不知什么时候会发生的意外。
——那次在他心里着实为他强壮的心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太可怕了,不能回想。
一回想他就想到自己高着嗓子喊姜承録哥哥——他已经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不了不了。
但是这也不是个事儿,喻文波捏捏鼻梁,皱着眉头。自从那次后,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和姜承録好好相处,总觉得上单要找机会搞他。而且另外的是,他很在意另一个自己和另一个姜承録之间的关系,既然能有这么亲密的关系,那是不是代表他之后也会和……
不不不不不,无论那是未来还是另一个时空,喻文波都不想去想那一丢丢的可能性。
喻文波下了决心,操纵英雄一套收了对面ADC。

 

所以为什么他又出现在衣柜里?
喻文波欲哭无泪,他绝对上辈子和衣柜有仇,如果他上辈子就有了衣柜这种东西的话。
但是这次好像又不太一样,因为他看到这个衣柜不是上次那种酒店式的衣柜,而是具体的某个人的衣柜。他在一摞T恤上蹭着,躲开头上一件件挂着的各种大衣外套,心里嘀咕着这是哪个爷的衣柜真是不好意思,一蹬脚不小心把柜门踹开个缝,喻文波迅速拨拉门边想要关上,奈何柜子内部没有把手,他无法完全关上。
你妈的糟糕了哪有人的衣柜平白无故打开了啊!喻文波尝试了几遍都没法完美锲合上柜缝,莫名的烦躁让他低吼了声

(中间就是大波发现了小波然后支开了同寝室的阿鸡和小波聊天
小波才发现他的室友已经换了,而且五年后的自己开始抽烟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大波问他之前我和姜承録上床的时候躲在衣柜的是不是你
小波身体直接僵直,还是说了个嗯
大波吸了口烟:我猜也是
小波就问他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大波缓缓吐出口缥缈的烟气,淡淡地说:能是什么关系,炮友呗)

(怎么和自己队友成为炮友,这种事喻文波已经记不得了。
一开始还会扭扭捏捏推推拒拒,后面放开了玩得就越来越大了。
瞒着其他人坐着地下党的事情,每次被贯进的时候喻文波总觉得精神上是宽容的。他对这段关系很宽容,对姜承録更是宽容。
渐渐地他开始分不清楚姜承録平日里对他的暗示,分不清似有似无的身体接触是不是故意的勾引,也分不清自己对对方是个什么态度,稀里糊涂、甘愿堕落在这样暧昧不清的温柔关怀里)

 

睡前玩上一会手机几乎成为了人类共性,喻文波也不一凡夫俗子,自然是不属例外。他躺在床上,两手举在身侧,手指擦过手机屏幕随意翻看着。刷了不一会儿,门口有响动,他瞧了眼,是姜承録突然开了门钻了进来。
喻文波把视线移回屏幕:“你怎么来了。”
姜承録没回他,坐到他身侧,手一边撩他衬衫一边没头没脑开口:“hiong今天不回来吗?”
“老宋不是明天早上的飞机吗?”喻文波嘶了声,手臂应激收紧,瞪他一眼要姜承録自觉点把捏他肋骨的手收走。姜承録反他意而行之,向上把喻文波衣服掀了大半,清脆地吮个吻在他乳尖上。
喻文波手一抖,抬脚就要踹他,姜承録手臂反手扣住他脚弯向下压,熟练地压住喻文波抓手机的双手,把喻文波半句的“滚开”吞到了嘴里。
姜承録扯他内裤的时候,喻文波正被上单队友的两根手指搅得难受,肠肉鲜明的粘稠咕啾着细长的物件往里伸,把喻文波的精神强迫着集中。他开始呻吟,手一松,手机就不争气地掉到床上。
或许人类睡前共性还是性。
“姜承録你就像个发情的公狗。”喻文波骂他。

他们在很多地方做过爱。
酒店的单人房间是最常见的选择,偶尔兴致上来,网吧的厕所隔间也可以来一炮,速战速决,单纯的发泄欲望。
基地的房间里,这倒还是第一次。喻文波没有被别人偷窥的癖好,在网吧厕所已经是他的极限,窘迫空间充斥男性的各种味道,与清爽甜美沾不上一点关系,称不算是什么怀念滋味。喻文波扒在姜承録身上,轻微洁癖使他厌恶除姜承録外的任何事物,而大一岁的哥哥还在不知轻重地撕扯他耳垂,那块暗藏的敏感开关一咬便难以停下,要不是仅剩的一丝丝羞耻心尚存,喻文波隐忍在姜承録衣领下的粗喘怕早已溃不成军。
结果坚持到最后,终于还是在基地里做了。在姜承録压上他背部打开他双腿抽插时,喻文波还要分心能不能在队友宋义进回来前把这个房间清理如旧。房间的摆设、房间的氛围,太过于熟悉,像是一个半开放的公共场所,有谁在盯着看,谁都可以进来,不需要申请。而他喻文波,正被自己刚骂过的人按在床上,像个被强上的雌兽,捂着嘴呜呜叫。
所以他才一直不想在基地里做,他总觉得整个基地里都是他和姜承録性爱的味道,像是宣告自己是姜承録的所有物一样。

但当姜承録不满足再次进入他的时候,喻文波又有点自暴自弃地想,或许被别人知道了也挺好的,那样他们两个就会不得不去做一个选择,到底要怎样处理他们这非正当的关系。

 

他们是个短命的职业。
他们的关系是个短命的关系

(两人一直暧昧到最后,五年后已经是哥哥要回国的时候了
两人一直都知道彼此的感情,就是一直没有戳破窗户纸
大波就笑着揽小波的肩说
“希望你回去能走另一条路”
“至少别像我一样选这种关系”
之后小波回归过去,没有穿越的记忆,但是留下了心理暗示,对哥哥也很正常,两人顺利就交往了)

 

→虽然现实里哥哥可能只有两三年就回去了
→大波最后是试着和哥哥在一起了
因为哥哥回国参军后接受了国内俱乐部的邀请,回来找他了

所以其实是双he
但是过程我会很强调那种暧昧又不能在一起过后分开的情绪 整体就很be氛围 至少小波他们是好的

 

番外篇:儿童节

 

“今天儿童节。”姜承録半靠床头看着洗完澡出来的喻文波说。
喻文波拿着毛巾擦弄滴答的水,格子外套笼着只穿了个内裤的胴体。他嘲笑地哼:“怎么的?这么大个人还过儿童节?”
“那你喝AD钙奶不?姜承録小朋友。”
姜承録嘴角一勾:“你的奶我当然喝啊。”他对着喻文波一脸嫌恶的表情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喻文波坐他腿上。
喻文波把湿漉的刘海向后一撩,好似要扳回一城的气势,左手顺着自己胯骨拉下一边的裤边,腿侧相连的沟壑下扯到若隐若现的角度,又被他一手弹了回去。“姜承録小朋友的儿童节礼物,喜欢吗?”
姜承録依旧笑着看喻文波低下头过来亲他,手伸进他露了半个屁股蛋子的底裤里往自己腿上按下去,再一个翻身就把喻文波整个人掀倒在枕头上,中指伸进他润滑过的后穴里。
“我觉得你应该没有忘记之前和我打的赌?”姜承録舔他的乳尖问说。
“你他妈还真要吃奶啊?”喻文波推开他手让他拔出来,姜承録也不执着,只是把他内裤扒了,专心吮喻文波发红的乳头。喻文波被他吸得发痛,咬牙切齿踹他好几下,姜承録啧了声:“别踹我,你自己让我吃的奶啊。”
“那我让你别吃了你就不吃吗?”
“我吃。”
喻文波翻个白眼,姜承録没脸没皮的骚样儿他倒也差不多看腻了,一开始还会装模作样用几句磕巴汉语撒娇磨他心软,后面大尾巴狼也不弄那些假脸皮,不羞不臊好像前几年拍个照都害羞的羞男历史上没出现过。
“我要玩你,我想了好久怎么玩。”姜承録指着床头一个袋子炫耀给喻文波看,喻文波懒得理他,反正不就是又去买什么情趣用品,还能怎么折腾他不成。
“你要做什么你就做,别瞎几把磨蹭,还能怎么搞你爷不成?”
姜承録拿过那个袋子“哦~”了一声,“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喻文波努力缓着呼吸,前列腺按摩器被姜承録开上了中等档位,末端分支隔着一层皮肉敲打他的会阴,刺激一点点累计上去,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性器逐渐充血膨胀,在他小腹上轻微抖动。
姜承録叫喻文波把腿夹紧,手往上抓住躺的枕头,“你不要我绑你手你就安分点,乖乖给我玩。”
喻文波呵呵两声,忍下一口呻吟:“别说得你有多大委屈,这东西操的是我你装个屁。”
姜承録悠悠哉哉地看他,拆了手中包装取出一个全新的飞机杯。喻文波拿着他丢床上的包装盒看了一眼,反手扔他脸上:“你妈的买的什么狗东西!”
“我觉得挺好的。躺好让你爽爽。”姜承録扶直他的阴茎,就着口子给他来了一下。
喻文波深深嘶了一长气,撇过头把脸埋到手臂撑起的半个枕头里去。

姜承録选得一个用心,飞机杯狭窄的通道弹力十足,好像还有着细密的凸起,按压到他性器柱体上,不知道是挤压的难受多一些还是快感的难受多一些。
他的呼吸缠绕上喉咙深处的呻吟,呜呜嗯嗯地溢到枕头外,哼出好几个弯。飞机杯一下下吞吐他的性器,姜承録掌握他身体的节奏,加上身后磨蹭的前列腺按摩器配合,即使只是个中档,喻文波也能察觉到自己的阴茎在这两个道具的操弄中硬得生出酸麻。姜承録观察他表情起了变化,扭转起手里的飞机杯。
“想射了?”飞机杯顶部一圈一圈扭转喻文波的顶端,快感逼迫他腿根轻颤着挺起腰。姜承録按住他的胯不让他挺动,飞机杯顶部螺旋状的设计恰好能压住性器顶端,一扭动起来龟头被层层刮蹭,任何一个正常男性都会喜欢这种快感——

——大概除了喻文波。
喻文波夹杂着气音的呻吟越拖越长,他刚想曲起腿来姜承録索性坐他大腿上限制所有他想要完成的行为。
“你太肥了我腿要断了!”喻文波憋了一口气骂他。
“我问你是不是想射。”姜承録往他卵蛋上摸了两把,盘胡桃似的手法叫喻文波下身一紧,身体挺起又落回去。开始乱扭着不知道是要姜承録怎么做。
姜承録看他个死鱼挣扎样,停了手中的活儿弯腰去亲他。喻文波敏感的身体比起温吞的接吻更需要痛快的享受,没亲两下他就撇开头瞪姜承録:“姜承録小朋友没用过飞机杯吗?都不懂得让哥哥爽一下?”
“当然可以让哥哥爽。”姜承録大方地说,“只是…哥哥不准射,如果哥哥射了一次,我就给你戴环了。”
喻文波直接骂了几句脏话,脸重新埋回枕头里:“性癖恶心。”
“把脸露出来我要听你叫,叫大声点。”
“你妈的……”

 

→重点是吃奶以及前后夹击那样的双重刺激说不定还会有点放置play
想想还挺带感)))
如果有机会就写完没机会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