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忠诚

Work Text:

  鞭子抽在魏大勋的身上,西装下的皮肤留下一道红印。

  魏大勋跪在白敬亭脚边,脑袋低低垂着,盯着地面。“为什么放走那个人?”

  白敬亭掐住魏大勋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与自己对视。下巴被捏的通红,魏大勋却一言不发。

  “就因为那个是你的老情人。”白敬亭冷哼出声,鞭子再次落在魏大勋的背部。王者坐回自己的沙发上,手帕擦过刚握过鞭子的手,如狼般危险的目光刺向魏大勋。“一个背叛组织的人还有什么用呢?”

  魏大勋紧紧咬着下唇,朝着白敬亭的方向重重磕了一下头。“白少爷,我对您还有用,请原谅这次我的过失。”

  “有用?你还有什么用,被我玩吗?”白敬亭揪着魏大勋的领子让他站起来,打量着那跟随了自己五六年的手下。微棕的软发与嘴角一笑就露出来的甜甜的梨涡却中和不了眉眼间的戾气,从脸蛋到身材无一处不符合白敬亭的爱好。他也曾对这个父亲留给他的手下动过心,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看到了魏大勋与一个男人进出公寓,那眼中的笑意,溢出的幸福,扎疼了白敬亭的眼睛,也断了白敬亭的情。“还是说你那个老情人满足不了你了!”

  污言秽语砸在魏大勋的心上,过分的被羞辱让魏红了眼角。这一次组织上的行动,的确是因为他顾念了对方曾经是自己的爱人,手下留了情,导致行动惨败。

  唇部被重重碾过,魏大勋脑子里的弦突然崩掉,耳边响起了带着怒气的低音“要是不舍得那个男人,我就亲自帮你忘了他。不是他满足不了你吗,我来。”

  贴身的手工西装被撕开,露出那精壮却常年掩在长衣长裤下透白的肌肉。白敬亭顺着鞭子抽出来的血痕在背后吻着,双手却绕至前胸大力揉搓着,胸前的红豆在地下室阴冷的空气里变得坚硬挺立,体内外的温差让魏大勋渐渐有了反应。

  血痕被唾液浸过,火辣辣般地疼着,魏大勋咬着自己唇,不让疼痛的呼声喊出。可白敬亭似是看出了他的目的,两根手指深入魏大勋的口中搅动,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津液布满了手指,无法下咽的唾液滴到了地板上。

  “白……白……不要……这样”含糊不清的话语溢出嘴边,魏大勋知道,自己是受了白父亲的嘱托成为白敬亭的手下,雇者不该与主人发生任何关系,哪怕曾经动过情。

  求饶的声音被一声尖叫打破,毫无预警的进入,破开了魏大勋最后的防线。两根被唾液润滑过的手指直挺挺插入那未经探索过的后庭,反复抽插碾压寻找那一处敏感。

  白敬亭还在魏大勋的身上煽风点火,耳边的暖流,喉结的啃咬,乳尖的亲吻,激起了魏大勋所有的欲望。被扒下的内裤掩盖的物什高高挺立,后穴的满足与前方的空虚让魏大勋无意识地把手探向自己的柱体,却被白敬亭一把抓住。

  低低的呻吟声突然变了个调,腺体的碾过的快感让魏大勋浑身软了下来,顺着白敬亭的动作,修长的双腿缠上了白的腰,后背贴着冰凉的窗上。

  手指从后穴抽出,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魏大勋不由得扭了扭腰,却蹭在白敬亭掏出来的巨大阴茎上,肉眼可见般那柱体又大了几分。魏大勋抚上自己的肉棒,想给自己几分安慰,却被白抓住手腕抬到头上,任由那坚挺的柱体孤零零在两人小腹间渗着水。

  草率的扩张让白敬亭的进入极为困难,没有过多的润滑的甬道被横冲直撞,首次被如此巨大的异物侵入体内的痛感让魏大勋忍不住痛呼出声。

  “这么紧,看来魏大勋你那个老情人给你的滋润不够啊!”白敬亭在魏大勋的臀尖上拍了几下,大力揉搓臀瓣变成不同的形状。甬道处总算是柔软了几分,白敬亭掐着魏大勋的腰,对着那处柔软反复刺戳碾压,几乎算是挂在白身上的魏大勋随着白的上下顶弄,身体也随之摇摆。

  “嗯……好棒……白……白再快点”情欲代替了理智,污言秽语更是带给了白无尽的动力,每一次挺入最深处,在腹前仿佛能看出那阴茎的轮廓,每一下都让魏大勋怀疑自己一个男的要被肏到怀孕。

  在空气中挺立的柱体射出白浊,喷洒在两人的小腹间。白敬亭咬着魏大勋的耳廓,说出的话让魏大勋羞愧难当。“这么容易就操射了,我还没享受够呢。”

  囊袋拍打在交合处,本就粉红的肉体变得通红,白敬亭顶着魏大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恨不得把双球都融入他的身体,达到最欢愉的高潮。

  热流喷在体内,精液混杂着肠液顺着交合处从大腿根流下,魏大勋早已脱力,任由白敬亭的摆弄,后穴被灵巧的舌尖探入,舔净了淫靡的爱液。

  “白少爷,我把自己给你了,您现在能相信我的忠诚了吗。哪怕全世界都背叛你,我也绝对站在你的身旁。”

  “背叛组织的人,调教一次怎么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