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短童话

Work Text:

从前有个小男孩,和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一次,小男孩跟着家里人出远门的时候,与其他人走散了,误入了大山深处。

那是座永远冰封的大雪山,连绵的寒峰高耸入云,凛冽的风吞没了呼救的声音,如刀般割痛小男孩的脸颊;没膝的大雪夺走了他的体温,让他的嘴唇变得青紫。小男孩在雪中走了很久很久,又累又冻,就在他几乎支撑不住要倒在雪中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山洞。

 

男孩走进山洞,洞里阴暗并且寒冷,但与大风呼啸的雪山不同,这里悄无声息,仿佛刺骨的寒意冻结了所有声音。

顺着一点微光,小男孩走到山洞的最深处,在那儿躺着一位被铁链锁住的公主。她是小男孩见过的最美丽的人,有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

公主告诉小男孩,她本来是一个爱冒险的公主,离开她的王国独自旅行。出发不久,她就在大雪山里遭到暴风雪的袭击,然后被雪山里的魔女囚禁起来,锁在她的洞穴深处。

“你快走吧,”公主对小男孩说,“魔女马上就要回来了,她会杀死所有捉到的男人。”

男孩想带公主一块走,但铁链太粗太坚固了,他没法解开。

公主说:“没用的,这链子上附着魔女的咒语,除非魔女死了,否则没人能解开。”

这时魔女回来了,看到洞穴里的小男孩,感到十分愤怒。她用手指着小男孩的心脏,发出了一个诅咒。一股寒意从魔女的指尖传入小男孩体内,化作冰针扎着他身体的每一寸。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瘫倒在地,惨叫起来。

“向我求饶的话,我可以让你死得快一些。”魔女的言语和声音都无比冷酷。

男孩害怕极了,他流着泪,求魔女:“求……求求你,我不想死……”

“我也可以不杀你,但你必须做我的仆人。”

“我……我愿意。”小男孩全身颤抖,匍匐在魔女脚下。

魔女握住他的手,她的手很柔软,却像冰一样冷。小男孩被触碰到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标记。

“这是奴隶的烙印,从此之后,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小男孩抬头看着魔女,他的脸已经变得和魔女的肌肤同样如雪般苍白。

“契约的本质是交换,你放弃了尊严,作为回报,我赐予你坚韧。今后,无论是怎样的痛苦都不能打倒你。”

 

魔女要小男孩去为她偷一颗有魔力的宝石,那颗宝石属于大雪山之王,他住在雪山最高最深处的城堡里。

“可是……我这么弱小,肯定会被大雪山之王杀死的呀。”小男孩对魔女说。

“我赐给你强壮,狂暴的风雪无法再伤害到你。作为代价,你会失去你的天真。”

魔女再次碰了碰小男孩,他感到浑身剧痛,身上的骨骼抽长,肌肉膨胀,从男孩变成了一个高大的少年。

少年按照魔女的指示去寻找一把传说中的宝剑,这把宝剑就在大雪山之王城堡的悬崖下。

少年从悬崖上跳下,崖壁上布满尖锐的山石,刺得少年遍体鳞伤。他拿到了那把宝剑,宝剑轻而锋利,剑身冷得就像凝结了的月光。

少年带着剑回到洞穴,公主为他擦去身上的血迹,温柔的低语消除了少年的疲惫与疼痛。她的抚慰让少年想起了妈妈,他忍不住哭了起来。

 

魔女听到少年的哭声,用手拂过少年的双眼,他的眼泪就干涸了。

“泪水是无用的东西。”魔女冷冷地说。她拿走了少年的善良,少年再也不会因为他人的善意而流泪了。取而代之地,她给了少年敏锐的眼睛,令他不会被谎言所欺骗。

魔女告诉少年,用鲜血浇灌这把宝剑,它就会越来越强大。她让少年去捕猎大雪山里的野兽,野兽们又狡猾又贪婪,但少年的双眼识破了他们布下的所有陷阱。他用剑杀死了许多野兽,剩下的野兽恐惧地呜呜叫着逃离了大雪山。

变强了的少年回到洞穴,满身伤痕。公主问他:“你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冰冷?”“因为我的剑太冷了,”少年回答她,“当我握着它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一点点变冷下去,再也温暖不起来了。”

公主将少年搂在怀里,她的怀抱是那么舒适,少年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再发冷了。他给了公主一个感激的微笑。

 

“你还不够强大,必须杀死更多的人,让剑染上更多的血液。”

魔女又出现在少年面前,这一次,她取走了他的快乐,给了他果决。少年不再微笑了。

他离开大雪山,在西方的密林中跋涉。无数冒险者踏进这片密林,却没有一个人能走出来。因为林中有一个妖精的国度,妖精们会创造美妙的幻境,把人困在梦境里。

有了魔女赐予的敏锐和果决,少年没有被妖精的幻境迷惑。妖精们哀求少年:“放过我们吧,我们只是想过没有人打扰的生活,并不想伤害任何人!”

不再善良的少年拒绝了妖精,他点燃火把,将密林烧成了灰烬。活下来的妖精们只好离开自己的王国,被人类抓住,成为了他们的奴隶。

 

后来,少年又到了北方,那里有一只长着十个头的秃鹫,在草原的天空上盘旋了几十年,它吃掉的人化作的皑皑白骨堆积成一座宏伟的宫殿。

秃鹫有尖锐的喙,有力的爪,宽阔的翅膀,能唤起人内心深处的恐惧。为了打败它,少年向魔女求助。他用自己的美梦和魔女做交换,得到了无畏。

秃鹫的力量无法影响到少年,他砍断了它的一只翅膀和九个头。秃鹫一声哀鸣,身上燃起火焰。尸体燃尽后,一只小小的凤凰飞向了天际。

 

等少年回到洞穴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位英俊的青年了。夜里,青年被自己梦中的鲜血与惨叫惊醒。公主轻柔地拭去他额上的冷汗,但青年推开了她的手。“我不需要你的安慰。”他起身去找魔女,魔女正等待着他。

“我变得足够强了吗?”“还没有。”魔女给了青年一个吻,她的唇如同剑刃般冰凉。青年发现自己忘却了所有美好的回忆,心中只剩下杀戮的欲望。

他走了很远很远,来到了东方。他要杀的是一条龙,它是天地初开时就存在的神兽,受到千万信徒用血肉献上的供奉。

龙幻化成人形,他长着青年自己的脸,唤青年“哥哥”。“停手吧,哥哥,”他对青年说,“你身上流淌着和我一样的高贵血脉,不要听从那个魔女的蛊惑。”

青年没有理会龙的话,他拔出剑,斩下了龙的头。

 

青年持着沐浴了龙血的宝剑,来到大雪山之王的城堡里,杀死了大雪山之王,拿走了宝石。大雪山之王死后,他的城堡崩塌了。

青年来到魔女面前。

“很好,把宝石给我吧。”魔女说着,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剑,“你的使命已尽,可以解脱了。”

青年也抽出剑。“不。”

青年的剑与魔女的剑相撞,魔女的剑断了。宝剑刺入魔女的心脏,沾染上魔女的鲜血,真正获得了至强的力量。寒气从魔女的心口弥漫出来,将她封在了冰雕之中。她的剑落在地上,青年看到剑柄上刻着自己的名字。

“现在宝石是我一个人的了。”青年将宝石放在手中,宝石融进了他的身体,极度的寒冷侵入了他的心脏,他的心变成了一块冰。

他来到公主的囚室,斩断了禁锢公主的铁链。“你自由了。”

“跟我一起走吧。”公主想握住他的手。

“不行。”青年避开了,“我不能走。”

“为什么?”

洞穴的地面开始震动,整座雪山仿佛被某种力量所摇撼。“我不能同你在一起,你的温度会把我的心脏融化。”

“我只能留在这里,和她一起。”

 

公主逃出了山洞,在山下回头望去,洞口已经不见踪影。大雪山上,一座新的城堡正在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