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佞臣

Work Text:

女子静静地坐在檐下。日已暮,暑热渐褪,山野间嘈杂声逐渐清晰起来。

她的指间有张编到一半的草席,纹理细密,精巧得不像是由这只布满了剑茧和伤疤的手编织出来的。这样的手应该属于一个习武之人,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而这样的人不会坐在一个茅草屋里做编草席这样的事情。

女子的手指已经很久没动了。她的整个人都仿佛凝固成了夕阳下的阴影。乍一看,这只是个干活干到一半发起呆来的年轻姑娘,但真正有警惕心的杀手能看出来,她的全身每一块肌肉都紧绷着,做好了随时暴起杀人的准备。

可惜来的人并不是个老练的杀手,也显然缺乏警惕心。

“你又在编席子啦?顾慎为让我跟你说咱们草席太多了别编了……我带你出去玩儿吧,捉了蛐蛐,放在草笼子里,可会叫了……咳!”

她收紧五指,扼住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的咽喉。

她不认识这个女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忘记了太多东西,包括自己的身份——她是霍允,亦是荷女;她是杀手,又或者,是“御众师”……她的脑中一片混乱,无数思想与记忆流散却显不出行迹,清晰的仅有杀戮的本能和欲望。

女人一开始还“唔唔”地叫着,很快面色就涨得通红,眼睛充血,再加一把劲,她就能听见指下的喉骨发出一声脆响。

但她的手指始终没动。

她的剑就在手边,她可以将这个女人的喉咙割开,或者刺穿她的心脏,她甚至能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段,洒到遥远的不同地方……

她怔怔看着身下即将窒息而死的女人。从头至尾,这个奇怪女人的反抗都太轻微了,或者说几乎没有反抗,只是在身体不自主抽搐的同时,努力地,将嘴角轻轻上扬。

她的手终于松开了一点点,冰冷的眼中慢慢流露出一缕茫然、一缕惶惑。

“你……是谁?”

女人深吸了一口气,剧烈咳嗽起来,才咳了几下,就又咧开了嘴,哑着嗓子嘻嘻笑道:

“我是你的佞臣呀。”

“……佞臣?”

 

韩芬点点头。

佞臣,就是王者无条件宠信的人,是永远陪伴在王者身边、逗主人开心的人。

她站起来,摇晃了几下站稳了,朝霍允伸出手。

“我们去抓蛐蛐儿吧,很好玩的。”

她会永远追随御众师,陪她到天堂、到地狱、到人世间所有被遗忘的地方。御众师受伤了、累了、感到孤单的时候,她会陪在她身边。

她是她的君主,最好最忠诚的佞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