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江湖故事的结局

Work Text:

上官如躺在床上,眼神迷蒙,她中了因陀罗香,处于全身迷醉的状态。若是没有解药,一月之内她就会在昏迷中死去。

 

“龙王,去看她一眼吧,说不定见到你,她就会好起来。”

 

顾慎为走进帐篷,上官如见到他,脸上绽出欣喜的笑容。属于成人的忧郁再次从她精致的眉眼间褪去,她看起来就像当年那个十四岁的少女。

 

她凑近顾慎为,神情狡黠。“欢奴,”一切仿若从前,他还是那个卑微的奴才,她则是肆意桀骜的十公子,总有做不完的恶作剧,最大的愿望是到石堡之外的世界冒险。那时她便是这样,亲昵地靠在他身边,同她最得力的助手欢奴咬耳朵:“他就要说出秘密了,仔细听。”

 

“他总是说到一半就停下,欢奴,你快想想办法。”

 

“……你不要听他说话,你不听,他就会继续说下去。”

 

这真是个绝妙的点子。“没错,”她对欢奴的计策感到很满意,这个聪明的跟班总能最好地执行她的指令。计划已定,她放下心来,感到舒适的困意再次包围了自己,现实与虚幻重叠,她又要陷入那个漫长的梦境。“我要睡了,欢奴,给我讲个故事吧。”

 

 

 

 

微凉的山风拂过她因熟睡而发热的脸颊,她终于睁开眼睛,眼前是少年覆着一层薄汗的脖颈,上面还有她咬出的一圈齿痕,已经淡的几乎看不出痕迹。在咬痕的下方,几乎没入衣领的位置,上官如发现一道伤疤,她看得出那是刀伤,沿着脊背一直延伸下去,衣服掩盖下的皮肤上大概留着一道很长、很深的伤口。欢奴武功还不错,就是轻功太烂,现在跟着她下山行走江湖,她一定会把他的轻功教好,不能让徒弟落了师父的面子。

 

她眨眨眼,还有些头晕,那个梦太长也太真实,真实得就如同记忆,她凑近少年耳畔,听见他因为背负行李和自己走了大半夜而显得略微浊重的呼吸,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醒了,欢奴,把我放下来吧。”

 

“没事的,璧玉城就快到了。”少年紧了紧手臂,将她往自己的背上托了一把。

 

上官如往山下看去,在那连绵的山路尽头,万家灯火已隐约可见,那是她向往了许久的自由之地。

 

“欢奴,”她重新靠回少年背上,喃喃地说,一半像在聊天,一半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我刚才……做了个长长的噩梦。梦里你变得不像欢奴了,变得又高又冰冷,还有父亲母亲和哥哥们,每个人都不一样了,雨公子她……”她说不下去了,重重地叹了口气,沉默了好长时间才接着道,“我也不像我自己了,梦里的我,竟然穿着女装!”

 

欢奴没出声,静静地听着,脚步始终沉稳。这是她熟悉的那个欢奴,一个机灵的奴才,乖巧的徒弟,除了雨公子之外她最亲近的朋友。她给了他一生一次的信任,而欢奴也没有辜负她的信任,他们一起游戏,一起冒险,一起离开石堡,打算共同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大事业,他怎么会背叛她呢?上官如想象着重义轻生的那些奇人义士,想象着自己可能碰到的种种奇遇,心驰神往。梦境中尘封多年的十公子的野心和骄傲被唤醒,上官家征服与杀戮的火焰正在少女的血液里燃烧,她只恨山路太长,欢奴的脚步不够快,不能立即带她来到山下的世界。

 

“我还梦到好多人,好多事;有西域的那些小国,甚至有北庭军队、有中原人,对了,我还去过一个与世隔绝的神奇地方,叫香枳之国……”她笑出声来,“你知道吗?我梦到中原公主了!我梦见的她跟传说中那些柔弱的公主不一样,也喜欢冒险——肯定是因为你跟我讲的红蝠女的故事!”

 

“以后我俩成了大侠,不,大盗,也会有人传说我们的故事。欢奴你还知道什么江湖上的事情?都告诉我,”她可是师父,要是被人取笑不懂江湖规矩就太丢脸了,“接着说,我还想听……”

 

她还没有听够故事,可是山风太轻柔,少年的呼吸太沉静,欢奴还没有开始讲故事,她就枕着温暖的肩头沉沉睡去。

 

 

月光如练,顾慎为站在金鹏堡高大的石梁之上,寒风吹得他衣摆狂乱地飞舞。

 

“十公子,让我给你讲个杀手的故事吧。

 

“从前有个少年,他的全家被杀手屠尽,庄园被烧毁,准备出嫁的姐姐被暴徒凌辱致死。少年立志复仇,可是他武功低微,仇人却势力庞大,还有绝世武功。

 

“于是他忍辱偷生,做了仇人的奴隶,不择手段地让自己变得更强。

 

“后来,他终于获得了仇人最宠爱女儿的信任。”

 

他转头看着犹在梦中的少女,上官如面上仍带着天真的神情,正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最相信的人身边。这是绝无仅有的机会,墙内是无止境的折磨和厮杀,复仇的可能性渺茫;墙外的世界仍笼罩在金鹏的阴影之下,自由不过是幼稚的奢望。唯有现在,只要一跃,他就能永恒地抛却复仇的重负,上官如也永远不会知道她错付了一生一次的信任。

 

背后少女的体重紧贴着他,浅浅的呼吸打在耳后,顾慎为迈出脚步。

 

“抱歉,十公子,这故事永不会有你想要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