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茶布】一个人缠绕另一个人

Work Text:

  布差拉迪起来时阿帕基还裹着被子睡得一动不动,好像他才是那个在海岛上拍了两周写真,拍摄一结束就扛起行李跳上游艇,在最后一秒赶上红眼航班的人。虽然阿帕基有意装作若无其事,但布差拉迪不难想象,一收到航班号的短信,为夏季暴雨天气揪心的阿帕基就开始一刻不停地查询接下来一整天的天气情况,盯着实时更新的云图追踪每一朵乌云的路径。果不其然,阿帕基的短信比APP通知更早一步告诉布差拉迪前序航班已经到达机场,这让布差拉迪不禁笑了出来。

  从出站口到家,他们就像两颗磁石一样紧紧粘在一起。昨晚他们是抱着对方入睡的,那么久没见,布差拉迪很想更进一步,但阿帕基却坚持让他好好休息。来自额头上方的“晚安”话音未落,布差拉迪就睡着了。布差拉迪时常高估自己的体力和耐力,他需要阿帕基时不时挡在他前面,提醒他放慢脚步。

  经过一整晚又半个白天的休息,布差拉迪又蓄满了精力。他亲了亲阿帕基散在被窝外的长发,遏制肌肉条件反射扑向阿帕基、把他从被窝里捞出来的冲动。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已经得到了休假,不用急于一时。

  布差拉迪独自起来洗漱,吃了有点晚的早餐。家里和两周前他离开时没有什么区别,阿帕基总是把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条,也许布差拉迪不在家反而更方便他收拾家务。布差拉迪想起他帮阿帕基洗过的那些衣服,最后都被阿帕基默默藏进了垃圾桶最底层。

  餐边桌上堆着几个礼盒,那是两周前离家时没有的东西。礼盒上的卡片都用漂亮的手写体写着“布鲁诺·布差拉迪先生亲启”的字样,应该是品牌派人直接送上门的礼物。布差拉迪有点好奇其他人会怎么看待他和阿帕基的关系,如果只把他们当成普通的同居房客,他会非常失望。

  从和阿帕基第一天开始约会起,布差拉迪就不避讳讨论他们的关系。可以说,他们在学校里算是一对颇为引人注目的情侣。然而,校内上千人的侧目和社会上百万人的视线带来的压力是完全不同的。尽管布差拉迪并不在意,经纪人却不支持布差拉迪太快公开他的宝贝男友。对此,阿帕基不置可否。还没到时候,他嘴上这么说着,却在被经纪人要求尽可能消除布差拉迪在网络上留下的痕迹时,默契地对Instagram上那张裸背照闭口不提。布差拉迪不知道为什么阿帕基对那张照片的态度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只要他和他站在同一战线,理由是什么都不重要。

  礼盒里是早秋新品,围巾、薄手套、鞋子,诸如此类花里胡哨的小东西。布差拉迪打开最大的盒子,里面是一套白底黑色水滴的西装。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做了模特,他原本应该每天穿着西装,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屏幕抓耳挠腮。也许会有很多加班和无谓的烦恼,但不会像现在这样和阿帕基分开那么久。他说不上哪种生活一定会更好,他不是那种喜欢做假设的人。

  布差拉迪套上西装,宽松的居家T恤塞在剪裁修身的西装布料下有点不成样子。他干脆脱下T恤,光着上身直接穿上西装。现在还是夏季,比看起来要厚的布料罩在身上有点闷热,但胸口的开口倒是很好地起到了散热的作用。布差拉迪扣起扣子,又换了裤子,随后想起穿衣镜在卧室里,蹑手蹑脚地推门回了房间。

  对着镜子,布差拉迪才注意到西装竖起的高领也有拉链。他拉上拉链,立领下方恰好露出线条清晰的锁骨,薄而紧实的胸肌撑起了立领和衣领组成的倒三角形敞口。他意外地发现,这样有点超出常规的穿法也挺有意思。

  一条手臂突然从布差拉迪脑后绕过来,肘关节压着他露出的胸口,手指勾住了他的下巴。刚从浴室里出来的阿帕基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裤子,他贴着布差拉迪的脸,对着镜子里的布差拉迪问:

  “新衣服?”

  布差拉迪看了眼镜子里的床,他以为是阿帕基的那个隆起其实是被翻开的被子,阿帕基已经起床了。

  “怎么样?”布差拉迪反问。

  阿帕基的视线落在布差拉迪的脸颊上。他用大拇指轻轻搓搓布差拉迪的脸颊,沿着下巴滑过立领的拉链,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摩擦他的锁骨。随后,手臂像见到缝隙的海蛇一样,快速钻进布差拉迪敞开的衣领里,狠狠“咬”住了他的乳头。

  “他们下一季要卖这种衣服?”阿帕基说。冰冷的指腹带着未擦净的水珠包裹起布差拉迪的乳头,来回又夹又捏。布差拉迪哼哼着笑起来,摇了摇头。

  “阿帕基,我们上次用的那台DV还有电吗?”

  阿帕基从布差拉迪柔软的黑色发丝间抬起头,想了想,说:“应该有。怎么了?”

  “我想用。”

  上一次用这台DV还是布差拉迪正式出道前。布差拉迪的运动能力和协调能力出奇得好,阿帕基则像一台精密的摄像机一样长于观察。布差拉迪练习台步时,阿帕基就负责在边上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哪里跨步太大或者太小,哪里手臂摆动幅度不对。为了让布差拉迪能更直观地了解调整前后的变化,阿帕基翻出了许久没有用过的DV,把布差拉迪走动的样子拍了下来。布差拉迪崭露头角后,这台DV并没有退役。每晚睡不着时,阿帕基就会把DV翻出来,一遍又一遍重播,看着看着就傻乎乎笑了起来。

  阿帕基以为布差拉迪想穿着这身西装练习台步,他从抽屉里翻出DV,嘴里絮絮地安慰着鼓胀的下半身,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冷静下来。按下拍摄键的刹那,布差拉迪却突然拉开了立领的拉链,摸着肩膀的曲线把西装往后推,轻松地脱下了一只袖子。被阿帕基捏过的乳头硬挺挺地立着,很快就贴到阿帕基身上。阿帕基抱住扑上来的布差拉迪,踉踉跄跄地连连倒退,两人一起跌在床上。

  “好好拍。”布差拉迪说着,坐起身脱下另一只袖子。西装挂在他的腰上,白色的布料点缀着黑色的水滴,让阿帕基眼花缭乱。

  “如果被你的经纪人知道,他会气死的。”阿帕基笑起来,DV的镜头牢牢定格在布差拉迪身上。布差拉迪笑笑,像骑马一样微挺起身,从西装裤口袋里掏出趁阿帕基找DV时拿来的唇膏,俯身在阿帕基嘴上上下描了两圈。唇膏一离开,湿润粘稠的吻紧跟而上。阿帕基用单手搂住压在他身上的布差拉迪,一边估算着他们有没有跑出镜头,一边用舌尖追逐着布差拉迪。

  “专心一点。”布差拉迪说,他拉下阿帕基的睡裤,用掌心估量阿帕基现在的兴奋程度。那双热烘烘的手一碰到阿帕基的裤裆,阿帕基腹肌瞬间收紧,下半身抽抽地弹起来。布差拉迪笑起来,脱下自己的西装裤,和西装一起甩到地上。他没有穿内裤,弹出的性器根部架在阿帕基鼓鼓胀胀的裤裆上,茎身像挺机关枪一样,贴着阿帕基光溜溜的小腹,龟头溢出津液。

  “我只有一只手,你也不帮帮我。”阿帕基用眼神提醒布差拉迪DV还在拍摄。

  布差拉迪挺了挺腰,两人的囊袋像台球一样撞在一起。他们一起喘息了一会儿,布差拉迪才说:“你跟我说怎么做。”

  “你……”阿帕基知道每次工作结束后,布差拉迪都会比平时更渴求炙热的拥抱和性爱,疯狂到他有点跟不上的地步。他想说把抽屉里的壮阳药拿出来,但他热得快要爆炸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阿帕基向后摸索着靠垫的位置,用手臂撑起身体坐起来。布差拉迪从他身上滑下,脸上掠过一丝困惑,他有点太急了,急到他都忘了自己还没准备好。

  “你先把润滑油拿出来。”阿帕基说。

  “还在老地方?”

  “还能在哪里?”

  布差拉迪爬上来,贴着阿帕基的胸口,伸手摸索床边柜的抽屉。他用手指勾起瓶口扔到床上,又夹起一整条安全套。

  “用不了那么多。”阿帕基苦笑。

  “谁知道。”布差拉迪拧开瓶盖,亲了亲阿帕基,把唾液和气息一并送进他嘴里,问,“然后呢?”

  “倒点给我。”阿帕基伸出空闲的手。布差拉迪一歪瓶口,“哗”地倒了一大堆下来。润滑油黏黏地流了他一肚子,洒在阿帕基的胸口,一路往下汇聚在他的小腹,把他的裤裆都弄湿了。

  “接下来怎么做?”布差拉迪一脸无辜地问,仿佛刚才的意外没有发生。他沾满润滑油的手在阿帕基的胸口和腹部乱摸,指尖游离反复,几次要掐阿帕基的乳头,却被大量的润滑油消去了阻力。他怎么也捏不准,只能用掌心狠狠往下压,闹得阿帕基气喘吁吁又痒得不行。

  下次一定要买膏状的润滑剂。阿帕基默默想。

  “我这个角度够不到你,你自己先扩张后面。”

  “不先给你弄出来?”布差拉迪问,他贴着阿帕基的胸口也被润滑油弄得湿淋淋的,看起来油光闪闪。他稍微将重心向后调,臀缝恰好压在阿帕基几乎顶穿内裤的性器上。

  “看着你就够硬了。”阿帕基搂住布差拉迪的脖子,把他拉过来用力吻他,舌头胡乱在他热乎乎的嘴里搅动。看到那张漂亮的面孔慢慢沾满黑色的唇膏,阿帕基用拇指擦去唇膏印子,催促道:“快点。”

  明明是布差拉迪提议由阿帕基指挥,却也是他没有任何道理地无视阿帕基的要求。他从阿帕基身上下来,又背对着他坐了回去。他拉下阿帕基的内裤,蓄势已久的性器一下就弹起来,撞在布差拉迪手上。那双湿滑的手立刻卷了上去,温热的掌心熟练地来回撸动。过了一会儿,布差拉迪把自己的性器和阿帕基的握在一起,用力摩擦起来。平时两根肉柱一起摩擦久了难免会有点碰擦刺痛,但大量的润滑油却延长了撸动的时间。布差拉迪好几次抓不住过于湿滑的茎身,越是用力反而越容易脱手,他干脆用掌心盖住龟头,轻轻揉捏起来。

  “行了……布差拉迪……”

  只靠嘴上说根本拦不住布差拉迪,阿帕基用空闲的手抹了一把腹部的润滑油,探向布差拉迪的臀缝。后穴已经完全张开,几乎是吸着阿帕基的手指把他送了进去。握着DV的手情不自禁地把镜头拉近,对着布差拉迪贪婪地吞吐着手指的屁股拍个不停。那两片圆润的臀瓣之间仿佛有一个无底洞,不断呻吟着要求更多更重的冲刺。阿帕基很快塞进了中指和食指,在尝试增加无名指时,布差拉迪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大腿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出于强烈的期待和兴奋。阿帕基一鼓作气把三根手指一起刺了进去,充满弹性的穴口像扩张到极限的橡皮筋一样突然变得柔软无比。

  阿帕基抽出湿漉漉的手,把旁边的安全套扔给布差拉迪。

  “帮我戴一个。”

  布差拉迪依次给自己和阿帕基的性器套上套子,背对着阿帕基的身体许久未动。就在阿帕基担心他是不是不舒服时,布差拉迪突然将左手伸到背后,竖起纹有字母“A”刺青的无名指,用力捅进自己的后穴。

  刺青“A”的尖端在布差拉迪的臀瓣之间若隐若现,这完全就是最直白不过性暗示。阿帕基握住布差拉迪的手腕,将他狠狠往自己身上拉过来。

  “你在外面时也这么做?”阿帕基从后面含住布差拉迪的肩膀,汗津津的,一股咸味。“我不在的时候,你就用这根手指操自己?”

  布差拉迪扭头看向阿帕基,舔了舔嘴唇。

  “我每次都后悔为什么没刺在中指上。”

  阿帕基扔开DV,一手扶起布差拉迪的腰,一手握着硬邦邦的性器,对准布差拉迪的穴口直往上捅。突如其来的冲刺让肉穴本能地产生抗拒,性器的进入没有手指那么顺利。阿帕基轻轻按摩穴口,帮助布差拉迪放松。布差拉迪向前倒下,重重喘了几口气,一会儿又主动挺起腰,慢慢放下身体,将阿帕基的性器一寸寸吞了进去。像是要确认尽根没入,布差拉迪抓起阿帕基的囊袋,用力往上提了一提。阿帕基终于没撑过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大口喘息起来。布差拉迪也耗去了不少力气,他向后撩了一把头发,用力直起腰,背上的蝴蝶骨扇动着翅膀,蜜色的皮肤淌下亮晶晶的汗液,顺着腰窝滚进两人交合的臀缝之间。眼前的画面是用百万欧元都换不来的美景,阿帕基慌里慌张地抓起DV,重新按下录像键。

  布差拉迪跪坐着,开始慢慢扭动身体。黑色的发丝被汗水浸湿,粘在他的脸颊上。他用身体控制着阿帕基在体内的位置,探索自己最空虚的部分。龟头几次擦过他最敏感的地方,但都只是擦过一下,很难再对准位置。穴口用力收缩着,不断漏出一丝丝黏黏的润滑油。布差拉迪呻吟起来,那是渴求快感的呼喊。他向后抓挠阿帕基,阿帕基立刻贴了上去。他捞起布差拉迪的腰,一只手粗鲁地搓着布差拉迪的性器,像是在告诉他快感马上就会降临,随后他微微调整姿势,用力向前送了送腰。只挺进了一下,布差拉迪就大声喊了出来。阿帕基握住他的下巴,轻轻吮去他的汗珠,对准布差拉迪的弱点快速抽动。每当布差拉迪快攀到顶峰时,阿帕基又故意绕开敏感点,捣弄其他方位。久违的让人疯狂的快感一轮接着一轮,布差拉迪开始快速摇头,嘴里呜呜地嗫嚅着“雷欧、雷欧”,阿帕基握住他的性器,重重冲撞他最没有防备的地方。两个人一前一后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