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力比多过剩

Chapter Text

“市村?”
“……嗯?”
“藏回来了哟。”

明知弄伤市村会惹大庭生气的藏,与明知在藏床上乱搞会惹藏生气的大庭,不愧是很早以前就成为“朋友”的交情。

“可以三个人一起了呐。”

上铺的床帘大敞,一眼就能看到摆在床边的娃娃又少了两个。非常清楚娃娃去处的藏扔下书包,爬上床。市村感知到有人加入,回身探了过来,像是想拥抱藏的样子,被藏按在胸口狠狠推开。随即藏抓住市村的脚踝架在自己肩膀上,手直接向下面探去。
“太凉了,藏的手。你看,市村在颤抖呢。”大庭接住向后摔倒的市村,说道,“不过没事,过会儿就会暖和回来的……”

被掏出来的玩偶还挂着乳白色的粘液,藏气得发抖,又感觉下面肿得发痛。他突然想起那夜市村被自己绑在床边,脸上挂满乳白色粘液,从口腔到喉咙都被操成自己性器的模样。

“我恨你。”
他用手臂桎梏住市村,故意在市村后背抓出血痕。虽然上身被固定,市村还是忍不住小幅度上下动着臀部,加上大庭进出时藏能明显感到与自己性器的摩擦感……但藏依然试图集中起逐渐漂浮涣散的精神,想要用瞪视表达自己的怒火。大庭像没感觉一样,追着藏的手指亲吻泛着血的抓痕。
倒是市村开了口,说话时下巴一下一下地轻磕着藏的肩膀,“不要恨我哟,我只是想和藏交朋友。”说着轻吻了一下藏的脖颈,太轻柔了像是过长的发梢扫过的触感,接着舌头的触感,只觉得湿热的一条向后面舔去,倒不像想象中的那样能感受到舌面上的颗粒感。
那触感直到那天夜半也未消失,后来藏终于睡着了,早上醒来看到后颈上一圈破了皮的牙印……镜子中突然冒出市村的蠢脸,头发还乱翘着,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这样和小藏就是朋友了呐。”

“今天晚上再一起玩吧。”

Chapter Text

后颈的牙印现在彻底被大庭的牙磨肿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大庭不会允许别人身上有自己男朋友留下的痕迹。早上藏坐到大庭身边故意露给对方看时就想到了。
此刻他被大庭按在男厕隔间,被一点点啃噬。
藏垂在身侧的拳头微微颤抖,刚才抡拳头砸在大庭身上震得他生疼,一直以来他只懂通过暴力与他人相处,而真的上升到肢体冲突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无力。他又想起来了,最开始之所以喜欢暴力,就是因为他是一个彻底的弱者,在所有人面前都是。
所以他享受掐住市村脖子时的感受,大拇指下就是动脉的搏动,眼前人睁大双眼,嗓子发出模糊的声音,双手无力地攀住他,他很少允许自己被人触碰,他想,这样的肌肤相亲是比性爱要更亲密的。市村的生命在他的掌控之下。
就像此刻他的生命在大庭的掌控之下。

今天的市村是被有社团活动的大庭抛弃的市村。他自己是这么说的。他正趴在藏床边,刚洗完澡只围了一条浴巾,撩开写着“不要往里看!!”的床帘向里看。
真是不知死活。藏用胶带粘住市村的嘴,想了想继续把对方的手腕和脚腕捆住。他把市村摆弄成屁股翘起趴在自己腿上,浴巾被扯掉当作鞭子,抽在市村的大腿根。白晃晃的身子随着浴巾抽下去而颤动,屁股变成粉红色的两瓣。他捏住臀瓣扒开,里面藏着的小嘴已经开始一张一合。浴巾拧成一条绳也不够细,不能精确打击。他抽了几下不过瘾,脱下裤子决定换个东西上。
市村侧着脸,脑袋被按在地上,口水淌了一片,两只手被捆在身后,黑色的胶带更衬托出白嫩躯体上的红痕。
市村的腰忍不住往下塌,藏伸手去捞他,摸到了对方硬起的性器。藏望向天花板,眼泪流淌下来,与下体射出的白液一起糊在市村的臀间。
耳边大动脉鼓点般跳动。他终于俯下身,鼻头拂过市村的后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