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hat's colour of your numbers?

Work Text:

我自小是个奇怪的小孩,3、4岁的时候说话结巴,如果还有人嘲笑我的话,我的结巴会更严重,幸运的是现在基本好了。

但还有一种病,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病,反正跟旁人都不一样,他一直没好,我的数字有颜色,有的不清楚,我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他的颜色,但有的特别清楚,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触感。

0金属质感的苹果绿

1碳黑色,像沙砾,又糙又硬

2柠檬黄,很可爱

3是最喜欢的数字 是艳丽的红,带着赴死的决绝,无牵无挂

4奶白色,让人想舔一口的软甜

5紫罗兰色

6 是佛珠的深棕色,带着宁静和禅意,和凹凸不平的触感

7是蓝色,东方壁画中青金石颜料的颜色,带着墙面年久失修的斑驳

8浅灰色

9金色,阳光的颜色,耀眼又温暖

我小时候有一次问两个姐姐是不是他们的4也是甜甜的奶白色,她们吓得立马摸我的额头,以为我是前一晚玩的太疯感冒发烧了,还烧得不轻。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跟其他人说,知道我遇见了Josh和Lilah。

有一次乐队排练,Josh突然问我你的7也是孔雀石的蓝绿色吗?我惊呆了!告诉他,也是蓝色,不过是东方壁画中青金石颜料的蓝色,还带有斑驳的触感。Liash插话说,她的5也是蓝色,不过是拉长石的蓝,比较朦胧,还泛着荧光。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一个人,Josh告诉我,我是个联觉者synesthete,多种感官或知觉模式相联,所以数字字母对我来说会有颜色和质感。

联觉分为好多种:视听联觉,听觉触觉联觉,镜触控联觉等等。这些通通解释了为什么我想到一个人的名字,我第一不是想到他的脸,而是他/她的颜色,如果我跟他/她非常熟悉的话,他/她的名字对于我会是一个流动的场景。比如我的妈妈,她的名字会让我感觉到到暖春的下午,公园草地上的阳光,餐布上放着苹果派,我甚至能感受到阳光照射在脸上的温度。

对于声音和音乐,喇叭声像是木头的质感,略带棱角;小提琴的颤音,我甚至能感觉到它表面摸上去会感觉到纹路;我喜欢木吉他的音色,因为它带着森林的和弦,丰富变换。

听到一首喜欢的歌,我眼前不自主浮现与之相契合的场景,比如《A Thousand Miles》这首,我感知到的是开着敞篷车去笔直通往天边的公路上,大概是假期去远方旅行,路两边有颜色艳丽的小朵野花,粉色和蓝色居多,因为气候比较干燥两边不是森林而是荒野,天气还很好,天高气爽蓝天白云。

看书也是,一个作者的书会让我产生质感的错觉,比如说我最爱的罗琳,不仅仅是她构建出的魔法世界令我为之疯狂着迷,她的书是榛子巧克力太妃糖,黏牙但甜蜜;阿瑟克拉克的科幻,对于我是缎面的黑色丝绸,优雅冷峻,带有黑珍珠的光泽。

不仅仅是多种感官相互联系,我想我还是个镜面触觉联觉者,可能人人都是,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因为人人都有共情能力,这也是集体感,同情心产生的原因。

而我的镜面触觉体现在,读剧本我能看到那个角色,甚至闻到他的味道,触摸到他,听他讲述他的故事。Patrick闻起来像个加州香橙,但还有股烟草味;Credence 是苦杏仁味的,带着苔藓湿漉漉阴冷潮湿的触感,而Kevin是鲜血和精液的味道,摸上去,带着刺,但是刺猬也有柔软的肚子呀。

所以饰演那个角色,我不用去想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本来就能真切感受到他,所以我入戏很快,找到那个状态很容易。

另外说一句,背台词对我来说也很容易,就像数字字母对我来说是有颜色的那样,背台词时,我会先想起句子排列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