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与时浮沉

Work Text:

浮沉 罗浮生X韩沉 与时浮沉

 

韩沉持着枪跑进罗浮生地盘的时候罗浮生刚从美高美出来,他无聊的甩着自己手中的小匕首,正盘算着怎么搞到那个新来的小警官,就被一阵淡淡的晨露香打断了思绪。
罗浮生再熟悉不过这个味。
警局对他颇为忌惮,一直以来对他管辖的地界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这个新来的小警官,每次都能在码头压着他的货一一盘查,每当他跟自己义正言辞的叫嚣,他都能闻见这搔在他心尖的晨露香,当场就想把人就地正法了。
“咔嚓。”匕首被甩进刀鞘里,罗浮生将他塞进裤腰,跟着那味道寻了去。
那味道越来越浓,引的他都险些失控,这显然是一个处于发情期的Omega散发的浓烈的信息素。他心下跟着紧张了起来,仓惶的去寻找那个人。
“砰。”一声枪响随即划破深夜的宁静,罗浮生迅速拐过巷口就听见几个混混的声音。
“严哥,这可是罗浮生的地盘,这事要是……”
“行了行了,”另一个人不耐烦的打断了那人的话,“把人赶紧给我拖走,弄死警察可是个麻烦,不如拖回去给老大享用,也是份功劳,你看看这可人儿,让我个Beta都忍不住啊。”
“别过来!”韩沉抄起旁边的木棍,冷汗顺着他的脖颈滑进黑色的衬衫里,在月色的照耀下闪着诱人的光泽。
“行了,别废话,赶紧把人弄走。瞅他这样子,再把Alpha引来。”
另两个混混闻言已经朝着韩沉步步逼近……
“咳咳……”罗浮生重新掏出腰间的匕首甩了开来,出现在那几个人的身后,“听说有人在我的地盘抢人?”
他眼神穿过那几个混混看到满脸苍白的韩沉,那浓烈的晨露香丝丝缕缕的缠绕过来,让他几乎把持不住。
几个混混迎着月光没太看清来人,韩沉倒是一下就听出了罗浮生的声音,那人脸上显出一片阴影,在森森的刀光下显得越加可怖,倒让他心下莫名松了口气。
那些混混饶是没看清来人,也被Alpha强大气场所震慑,直到罗浮生走近,那几人才着实慌了阵脚。
“二当家,误会,误会,抓人误跑到您地盘,我们这就走,这就走”其中一人伸手就要朝韩沉抓去。
“哎哎哎。”罗浮生叫住几个人,用刀背搔了搔头又指了回来,“人,留下,你们,要是不想惊动周围的兄弟那就赶紧滚。”
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下,还是为首的先开了口,“得,既然是二当家看上的,那小弟就双手奉上给您,还望二当家念着点兄弟们的好。”
“滚。”罗浮生已然有些红了眼,不含轻重的一个字,让几人当场夹着尾巴跑出了巷子。
韩沉勉强用木棍支撑着身体,迅速捡起甩在一旁的枪指向罗浮生。他显然有些狼狈,面色通红,却仍旧用执拗的眼神盯着他。
“我车上有抑制剂,麻烦送我过去,穿过两条街便是。”
“嗯?”罗浮生重新将匕首别在腰间,举起双手望着韩沉颤抖的握着枪的手。“你这样对着我,我怎么扶你走?”
韩沉明显感觉后穴涌出的情潮,更加让他难以自持。他放下枪,谨慎看着罗浮生朝着自己走来。
“罗浮生,你喝酒了?”直到他走近,韩沉才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喝酒?”罗浮生邪魅一笑,“没有啊。”
“没有?”韩沉腿下一软,险险的跌进罗浮生的怀里,他这才发现那人身上浓烈涌出的信息素。
“你是Alpha?”
罗浮生这回更加惊诧了,“小韩警官调查我时都不看资料吗?”
韩沉迅速抬起枪,却被罗浮生一下握住手腕。
他当然看过罗浮生的资料,可作为港市第一个Omega出身的警官,他从来都自动忽视别人的属性。
酒香醇厚,浓重的让他染上了醉意,他无力的软在罗浮生的怀里,手上的力道骤然一松,枪就被罗浮生接在了手里。
罗浮生这才注意到这人手背上的伤, 与之旁边淡粉色不同 的红肿。
“他们伤你的?”罗浮上抓起那只手咬了咬牙。
韩沉无力回他,在他怀里粗重的喘息,仅有的力道全都用在紧拽着他衣襟的那只手上。
他执起那只手在红肿的地方轻轻吻了吻。
“哈—”韩沉忍不住呻吟出声,双腿再也使不出一点力气,被罗浮生拦腰抱了起来。
“忍一忍,一会儿就让你舒服。”罗浮生迅速将人裹进自己的大衣里朝美高美走去。
一路上罗浮生强势的信息素都将韩沉的晨露香包裹其中,让街上偶尔经过的行人都忌惮的退避三舍。
韩沉却被那酒香引得彻底失了神智,撤掉了罗浮生胸前的两粒扣子,露出了紧实的肌肉被他压在手底肆意的亵玩。
罗浮生好不容易将人带进了自己的房间,衣服早已被拉扯的不成样子,他将人扔在床上,不顾一切的吻上了那一路都在呻吟勾引着他的唇。
他早已被引诱的发了情,身下的胀痛无一刻不在叫嚣着想要占有眼前的人。
他粗暴的扯开身下人的衣服,那条半湿的裤子一同被他拽下,已经湿透的内裤贴在浑圆的臀肉上,淫靡的让他立刻就红了眼。
他一只手拽掉上衣,另一只就去解身下的腰带。
韩沉光滑细直的腿上此时沾满了淫液,不断吸引着他,让他的动作更是快上了几分。
“唔—”床上的人被情欲折磨的冷汗涔涔,手无意识的就朝自己已经挺立的分身探去。
“乖,我帮你。”罗浮生捉住那只想要趁机作乱的手,趁机在那手心吻了吻。
醇厚的酒香蜂拥而至,无孔不入的钻进韩沉的每一条神经,罗浮生仅仅伸手握住他的茎身,就让他低吟着射了出来。
罗浮生好笑的看着满手的精液,俯下身继续刚刚那个还未尽兴的吻。
他拖住身下人的腰,让他更加的贴紧自己。湿热的吻刚刚蹭过坚挺的鼻梁,那人就毫无章法的掠夺了他的唇……
韩沉毫无技巧可言,青涩的一个吻也只是在他唇瓣上肆意的啃咬,罗浮生心下一惊,侧头躲开了他的吻,微微直起了身,“小东西,第一次?”
身下人早已没了意识,伸出双手想要他抱,罗浮生这才稍稍升腾起一丝罪恶感,有点后悔没带他去车上拿抑制剂,可事到如此,也再没有停下来的可能了……
“乖,想要就跟哥哥说,别忍着。”他重新夺过主动权,唇舌长驱而入,缠绕着那人的软舌圈进自己的口中细细的品尝。手下也从那细瘦腰身抚上那紧致的胸膛。
“嗯—”身下的人难耐的扭着腰,用那还带着白浊的硬挺蹭过他的小腹。
“小沉,”那扯了半边的黑色衬衫被罗浮生轻轻用头蹭开,吻追寻着那人的乳晕将那颗果实卷进自己的口中。
“啊,”韩沉这才从汹涌的情潮中挣脱出一丝清明。
“罗浮生,”名字从他嘴中喊出就染上情欲,软糯的勾住了罗浮生的心魄。
“小沉,小沉。”罗浮生抬起头,细细吻过他的眉目,鬓角,唇边,最后停在他的颈侧,贪婪的去闻那清新的晨露香,他剥掉身下人那已然湿透的内裤,一只手指顺着那湿滑探进了穴口。
韩沉难耐的哼出了声,湿热的内壁立刻就卷上了那微凉的入侵者。
“小沉,乖,叫生哥。”
那一只手指显然勾起了身下人更深的欲望,他艰难的挺起腰身,配合着他手指的抽动。
“生……生哥。”他双腿紧固着罗浮生的手腕,像是推拒,更多的却是像在挽留。
身下的欲望越加的胀痛,罗浮生被他一声柔软的生哥叫的更加难受,立刻将三指并入插入那紧致的穴内。
“嗯……”忍耐的呻吟声更是激起了罗浮生的欲望,他草草扩张了两下就把那纤长的双腿打开,将自己的硕大的顶端抵了上去。
“乖,别忍着,这屋子隔音好的很,叫出来,没关系。”说着那粗长的性器一举挺了进去。
突然而来的胀痛让韩沉顾不及忍耐,大声的叫了出来,三根手指远比不过体内的真枪实弹,陌生的恐惧感立刻升腾了起来,让他整个人也清醒了几分。
“不……不要,不……不要了。”韩沉哭噎出声,手指有力的扣进那禁锢着他双腿的手臂。
“乖,不怕,放松,”罗浮生隐忍着发出诱哄的低语。
那紧致的甬道将他死死的砌在里面,湿热得蠕动唑的他险些失了控。额头瞬间就淅出了汗珠。
罗浮生侧头吻了吻他的腿弯,将那细长的双腿缠在自己的腰上,俯身吻上韩沉那被自己咬得出血的双唇。
殷红的血液被他卷进口腔,夹带着Omega甜腻的香气,瞬间让他失去了理智。
“罗……浮生,疼……”简单的几个字被肢解着从湿润的双唇涌出,破碎的令人心疼。
罗浮生充耳不闻,将自己整根抽出又凶狠的撞了进去。将软嫩的穴口被撑得没有一丝褶皱。抽出时还带着粉红的软肉。
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抓着身下的床单早已泛白,韩沉痛苦的扬起头发出一声惨叫。
罗浮生却还觉得不够,一边大开大合的顶弄一边啃咬着那人细滑的胸口,在上边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
发情的Omega很快就适应了他的抽插,紧致的肠壁配合着绞紧不断入侵的性器,像是要记住他的形状。
没顶的快感让韩沉脑中一片空白,随着罗浮生的顶弄一股股乳白的液体也从他的前段不自抑的涌出。
那滚烫的液体喷在罗浮生的小腹,这才烫回了他的理智。
“小沉,以后跟着哥吧,我的货你想怎么查怎么查。”一个“货”被他拐的变了味儿,眼睁睁的看着身下的人被镀上一层红晕。
“跟……个……”
“屁”字还没说出口,就让罗浮生一记深顶堵在了口中。
罗浮生加大了幅动,每一次深入都顶在深处的那片软肉上。他大概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发了疯。在纸醉金迷的圈子里呆惯了,向来都是别人主动攀上他的身,有滋有味的不少,可从来也没有哪个向现在这个一样,只一面就让他念念不忘,骚心抓肝的想把人往自己床上带,就连信息素的味道都让他欲罢不能。这样的甜美的Omega如果被别人占去……
罗浮生不敢再想,他的世界里没有如果,也不允许如果出现……
那软肉贪婪的吸附上他的前端,他喟叹一声,更加卖力的向深处顶去……
“不答应可以,那你给我生个孩子吧。”罗浮生伸手擦过他眼角的泪珠,就着相连的姿势将人翻了个身。狠厉的冲撞那个柔软的禁地。
“不……不要……”韩沉激烈的挣扎起来,颤抖着双腿想要逃,却被罗浮生一个回捞直接撞入他的生殖腔口。
那湿滑滚热的地方立刻缠上了他,让他的每一根神经都为之崩坏。
“小沉,我喜欢你,我要你,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那坚定的语气染上嘶哑的欲望,磨蹭着挨到他腺体上方。
那冲顶的快感让韩沉哭喊出声,他再也跪不住,被罗浮生捞着钉在那狰狞的性器上,胀大的结瞬间撑满了他。
“罗……罗浮……生,疼……”他细碎的叫喊出声,身下的胀痛连着腺体的滚烫,让他备受煎熬。
罗浮生在他腺体上吻了吻,深深吸了口那令人迷恋的清甜,“乖,马上好。”他露出锋利的犬齿,一下刺入他的腺体。
滚烫的液体猛然喷射进内腔,瞬间让他痉挛起来……
极致的痛苦过后是绝顶的快感,韩沉绞紧甬道锲成他特有的形状。随着他一起射了出来。
罗浮生心疼的吻了吻那人的嘴角,将人拉进自己的怀里与他耳鬓厮磨……
“小沉,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