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驯养野狗

Chapter Text

“那你说,你能卖多少钱?”我自认为温柔的问,大约是阳光照在眼镜上,反光太像反派,面前的男人更加卑微的佝偻着身体,讨好的笑:“两千……不,三千……总要有的吧,老板!”
这好像是他对妓女能想象的到的最高价位。他等待着我拒绝,还紧盯着我的鞋,好像能从自己眼睛里把这双鞋的影子抠出来,变成他儿子急需的尊重。
我伸手,他瞪大眼睛看着我,视线在我的手和脸之间徘徊。他洗过澡,换上了他最干净的衣服,但灰尘像是刻进了他的皮肤里,看上去还是那么脏兮兮的。也许只是因为那身久经阳光折磨的棕黑皮肤。我等到了他犹豫的手,像牵着羞涩的女士一般牵着他的四根手指,带着他走,思考为什么他晒不出那种性感的古铜色,只是显脏。
周围人都八卦的看着我们,他缩着脖子,盯着我的脚尖看,一副马上就要跑掉的样子。好在他跑不掉,我也不担心。我给他打开车门:“走吧,三千块等着你呢。”我笑了笑,在他抬头看我之前拍他的背:“说不定是很多三千块。”
他僵着脊背,不知是恐惧还是期待,畏畏缩缩的坐了进去。大约没想到我要和他坐一排,又手忙脚乱的往里钻,脑袋咚咚撞车顶,听得我头疼。我坐进去,关上门,车平稳的发动了。
他好像直到此时才注意到前后座之间不联通,中间是磨砂的玻璃,能隐隐约约看出前方建筑物和车子的颜色。司机的形状和座椅融为一体,他大概感觉是在和我独处,猛地惊慌起来。
我想摸摸他撞到车顶的地方,他却吓得贴到车门上。我只好抓住他扶着靠背的手把他拽下来。他太瘦了,整个人扑到我膝盖上也没什么冲击感,像只毛皮太过蓬松的猫,手指陷进去才发现它并不是肥胖,只是一直在过冬。我摸了摸他的脊梁,隔着牛仔布感觉失真,但是脊椎像沙漠里遗留的鲸鱼骨架,嶙峋的凸出皮肤。他身体僵直,甚至不敢爬起来,我趁机又摸他的头发。刚洗过,被正午的阳光晒干,摸起来很温暖。清清爽爽滑溜溜的。虽然有股廉价香精的味道,但并不惹人讨厌。他是很认真的准备这次见面,大概真没想到我是来买他屁股。
可是除了屁股,我还能想要一个没学历的中年男人什么呢?
我笑了笑,假装自己是关心他:“不疼吧?”
他不敢摇头,小声说:“没有。”我捂着他的后脑勺,左手撸猫似的轻轻抚摸他的脊梁:“不疼就好,你别紧张,我又不是黑社会。”不过对他来说,我和黑社会也没什么区别。
他轻松了一点,或者说是被我摸软了。但摸到尾椎的时候,他还是会紧张的夹紧屁股。我装作没发现,揉他那坨贫瘠的肉:“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说。”
反正他不敢说,说了我也不会听。
但他似乎因此而下定决心,低着头让我摸,也不夹屁股了。我亲了下他的头发,被阳光晒得热乎乎的贴在嘴唇上,挺舒服。他的腰塌下去,不再紧张的抓着扶手,而是真的趴在了我的腿上。肋骨硬邦邦的,一点也不趁手。腰也僵硬,不懂得迎合。单亲爸爸没什么机会发泄自己,他被我摸的软绵绵哼哼,像个久寡的少妇,在抵抗的边缘期待我的侵犯。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无声的说着,把他抱起来,放在腿上。他乖巧的滑了下去,然后才开始羞涩,夹着大腿,低着头看我的裤裆——他自己大概没意识到,我伸手摸他的后脑勺。他过了好一会才如梦初醒,惊惶的盯着座椅的皮质看。
他看上去还慌得很,我也就不急着脱他的上衣。这人的裤子是用绳子系起来的,让我花了好一会才解开。他僵着身体在我腿上天人交战,看我把他一点点剥开,到最后才慌张的按住我的手;“不要……!”
我看着他,心想他要是干现在拒绝就把他踹下去碾死算数。可是他扯出一个微笑:“我,我自己脱……你不要看。”
真他妈的烦。我捂住眼睛,从手掌下面看。他犹豫了好一会,粗糙的手指解开了裤带,粗布裤子滑下去之后,大腿的皮肤略白一些,但也没有白嫩得怎样,只是比他那张写着‘农民工’三个字的脸和手好一点,和手背比较起来,算是……蜜色。
同时,他不想让我看的理由也露了出来。他努力穿上了最干净的衣服,但显然没想到今天的交流会这么深入。内裤还算干净,但破破烂烂,也不知道穿了多久,白棉布已经洗成了半透明,裆部还有好几片的纬线已经断了,只有几条细线连接两边,像破洞牛仔裤一样露出下面的皮肤。棕黑色,皱皱巴巴,看起来软乎乎的。
我装模作样的捂着眼睛,心里觉得自己像是个小心翼翼试图取信流浪狗的爱心人士。他还以为我什么也看不到,不敢从我身上下来,就努力不爬起身的在我腿上脱裤子,脑袋又是咚咚撞车顶。我伸手给他盖在头顶,他僵住好一会,小声说谢谢。

Chapter Text

伸了手,我就必须真的闭上眼,不然即使是他这么笨的人也一定会看出破绽。我闭着眼等他脱好,逼戾的空间让他必须更用力,大概是总没办法把布料拽下去,他发力的哼声有些委屈,像被欺负了的小狗。我闭着眼摸过去,他啊的惊叫,发出极响的哐当一声,后脑勺撞得我手心疼,大概连脊背都抵到了车顶。我摸着他几乎要和我的脸同高的胯骨,听见他惊慌的呼吸。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很好,他不适合在这种场景下说话。我沿着他的大腿摸下去,小声安抚:“不要怕,我帮你。”内裤劣质的布料在他的大腿中间卷成一团,我把它推下去,他的呼吸骤然紧绷起来,有一股淡淡的热气,大约是他的阴茎。
它大概几乎要抵到我的鼻尖了,因为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腥膻味,常年不发泄的男人,即使搓洗干净也总有洗不掉的渴望缠绕在身上。也更因为他吓得躬身,屁股使劲往后躲。他的胸口压在我额头,热乎乎的,不软不硬。没什么肌肉,更没有脂肪,我抬头蹭了蹭,他呜呜的躲开,声音不堪,三分恐惧外有六分不知所措,却还有一点期待。
看不见的时候触觉反而格外敏感。他抱着我的头,两手大概是握在座椅靠背上,手臂略微蹭着我的耳朵。他胸前并不算细嫩的皮肤隔着几根头发压在我头顶,随着我触摸他性器而一抖一抖的发飘,总想要逃走似的。但空间就这么大,他抖缩了一会,在我剥开他包皮直接触摸龟头的时候抽抽搭搭的在我的后脑勺呜咽起来,眼泪滴在我背上。
我看不到他,虽然他已经没办法确认,但我还是遵守承诺的闭着眼。但那屈辱的,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难过至极的哭音让我没办法无视。我摸摸他的后背,脊椎像马路中间的路障似的长长一排分割两侧,他后背的皮肤也不光滑,但热乎乎的手感很好,能摸到脊椎凸起的小柱。我说:“别哭,让我抱着你。”
这话说出口之前我脑子都没转,把他当十几岁的学生妹骗,可他几十岁的人了却还是被这假模假样的温情得了手。湿哒哒的下巴在我背后点头蹭了我一脖子的泪水。他小心翼翼的又跪回我膝盖上,大概是因为赤裸的下身贴着我的裤子,他抽噎的声音更响了。成年男人在我怀里像个被抢了糖的小孩一样哭得打嗝,扶着我肩膀的手都一下下的发抖。我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当做安抚,掐住他的腰发力——正如我预料的,他轻得我能轻易举起。
他慌张的挣扎了一下,小腿隔着布料蹭到我的腿:“不要……”大概是不喜欢被抱起来,可他连拒绝都软弱得像撒娇,我在心里咋舌感叹这人天生的宠物相,把他侧放在我腿上。他果然很乖,像个淑女似的双腿并拢侧坐,惊慌的想要搂我的脖子却又放开,我前倾一点蹭到他的肩膀,随口亲了一下:“乖,别怕。”
他喘着,在又一次被我掐住腰时紧张的绷紧身体,无意识的发出一个警惕的鼻音。我丝毫没有动手动脚的意思,像个正人君子似的把他放在我腿上。他比我矮一大截,腿也短的多,膝窝对着我的膝盖,他的屁股就只能勉强碰到我的肚子。我揉着他柔软的小腹,头一次觉得原来男人的肚子不是腹肌也可以很好摸。
他细瘦的背靠在我胸口,还是紧张,却比刚才好了一点,大概是不用再看着我的脸,我睁开眼睛,发觉他连毛茸茸的后脑勺都像是我家的小狗一样透着让人想亲一口的可爱。我是个随心的人,就亲了一口他的发旋。他吓得啊一声,赤裸的脚尖踩在我的皮鞋上,差点逃走。
我挠着他的肚脐故意咬他的耳廓:“别这么怕我嘛……”他的耳朵立刻变热,含在嘴里暖呼呼的,我把它当零食一样用虎牙蹭着,把热气呼到他的耳朵眼里:“不疼,会很舒服的。”
他被吓得不行,发出小老鼠似的濒死的声音,使劲吸气。我看着好笑,故意和他贴着脖子,让我发笑时的震动直接传到他的喉结。他不知为何屏着呼吸,拼命扭着头躲我,从耳朵尖红到胸口,不知是被我笑的还是刚才蹭得。
我干脆抱住他的腰,像抱小姑娘似的把他搂在怀里。他个子不高,骨架也小,倒是恰好嵌进来,被我的手臂贴得严丝合缝。只是小腿被我的膝盖抵得翘起,脚趾慌张的抓在前面的椅背上。事到如今我反而不急着操他,更想看看他还能有多害怕,多可爱。干脆拉开裤链,一手压着他的肚子往下按,又挺着腰把我半勃的玩意挤进他的股间:“感觉到了吗?”
他的脸一下子就白了。我看不清他的神色,忽然有些心焦。他的屁股洞和我的东西之间只有一层薄薄的内裤,丝绸质地不隔热,我的温度都直熨在他未经人事的穴口,他发着抖,大概是终于意识到要做什么,原本平息了一点的哭嗝又开始响起来。他低着头我看不见,只好伸手去摸,他脸上湿乎乎的,全是眼泪鼻涕口水混成一团。我随手擦在他脱下来的衣服上,觉得恶心,却又有些担心。要是我开操之前他就脱水了可怎么办?

Chapter Text

好在他除了直哭之外看上去也并没什么大碍,我随手抹掉他的眼泪:“好啦,别哭了。像我欺负你了似的。”他点点头,努力收束哭音,哆哆嗦嗦的吸气,平稳下来。但我一摸他的大腿内侧,他又立刻僵住。不过他不反抗,我就装没注意到那副受惊小女孩似的恐慌。他大腿的软肉摸起来凉丝丝的,我一时居然忘了找他来是要操他,捏着那两团小肉把他当抱枕。他呜呜唧唧的哼,脚尖一颤一颤,我盯着他的趾甲把灰蹭到座椅的皮套上,思考了一会,觉得不值得生气。
比起那个,他胯间颤巍巍立起来的东西更好玩。物似主人形,他害怕,连这根鸡巴也怂戳戳的直抖,被我一捏就躲到一边,斜斜歇在他肚皮上。我按着他,把这玩意捂在他肚皮上乱揉,感觉到它还是乖乖的硬了,略带弹性的顶着我的手心,仿佛受了委屈似的啾啾吐水。我把他自己的淫水涂到他肚皮上,滑溜溜的一层水膜很快干了,只留下腥膻味挥之不去。
他到现在才算是接受了现实,虽然呼吸间还偶尔会打两个嗝,呻吟中也带着黏乎乎的鼻音,可大腿是乖乖敞开,任我用指甲尖挠他的睾丸也不敢夹腿。他一身的皮肤都不细腻,可唯独两腿之间,尤其卵囊,既软又滑,嫩得像果冻,也像女人的胸。我摸着摸着,手自然滑到下面,他呃的一声,屁股猛地一夹,把我的手指制在两辦软肉之间。
这可有意思,我干脆也不催促他,只是用指尖挠他的肛口。软嫩的肉穴一缩一缩的亲我的指尖,算是为主人的不解风情道了个歉。他急忙放松,奋力张开两瓣臀肉,用力得连刚才还矜持着的穴肉也略微凸起,小肉包似的拱着我的手指。我挠了挠,他小声惊叫,立刻又缩紧,再放松时就试探着十分畏缩的样子。
我干脆并起两根手指,用指腹磨蹭穴口。一整块嫩肉都被带着来回起伏,他咿啊叫唤着,被我按着大张着腿,不住的往下滑。我顶起他一条腿,让他踩在前座的椅背上,另一条腿打着颤的被我按平在座椅上,拉得他大腿跟的筋腱高高顶起。他被迫张成M字开腿,羞的整个人几乎熟了,怎么也忍不下嗓子眼里委屈又害怕的抽噎。略微肿胀的穴口却乖乖嘟起,嫩肉呼吸似的张合,等着什么东西往里插。我眯着眼打量,觉得不做前戏他不死也得肛裂,而他自己显然不可能懂得怎么做。
这时候我却忽然想起,他不知有没有洗过屁股。不过抽回手闻了闻似乎也不怎么臭,干脆塞到他嘴边:“舔一舔?”
他已经滑到我胸口,屁股高高抬起,穴口红通通的发胀。他几乎是半躺着的靠在我的身前,平平无奇的脸也因这个角度多了几分不像样的可爱。我单手搂着他的腰把他抱起来一点,重新放在腿上:“要插你的嘛,我怕你屁股坏掉。先用手指?”
他听话的开始舔,舌头软绵绵湿哒哒热乎乎,我干脆在他嘴里乱搅,把薄薄的一片舌尖夹在手指间搓。他呜呜哭了两声,使劲咽下被我玩出的口水。
他盯着自己的舌尖,小孩似的专心致志,只想着要把我的手舔湿,大概完全没理解我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脚也忘了收回来,随着他偶尔的打嗝,还半硬着的肉棍一抖一抖的,他也完全没注意到。好好的一个成年人,怎么能这么不中用呢?我想着,像看到小狗犯蠢似的满心怜惜。我暗自唾弃了一秒自己,还是从心的附身亲他哭红的眼角。他吓得整张脸都缩起来,挤出半滴泪水涂在我的嘴唇上。咸咸的还挺好味。就是牙齿磕到了我的手,不过不疼,倒像是情趣。他
操他妈的,他反正也不敢说什么,又没人在看,我怕什么?我干脆抬起他的下巴,使劲啃他的颌骨。他刮了胡子,但胡茬还是刺刺的,眼泪在毛茬之间糊了一层,像某种糊弄小孩的零食似的。我一边舔着,就听见他像是被叼住脖子的狗似的喘,手指慌得一度抓到我的手臂,又很快逃开。我干脆也不扶他的下巴,腾出手来抓他乱舞的手腕。他却还被某种无形的东西托着,依然仰着头,任我像久别重逢的狗一样乱舔,只是呜呜咽咽的说痒。
我抓住他的手腕,只觉得细得硌手。他瘦得很,骨节又粗大,手上明晃晃写着工人两个字,和那些被香水和精华保养过的女明星的柔荑没法比。可我捏着却觉得很好玩,总不想放手。这人不知哪来的妖术,从头发丝到脚后跟没有一处符合我的审美,却偏偏好玩又可爱,惨兮兮的哭起来让人心疼。他不适合钻戒,倒适合那种幼稚的草编戒指,小学生私定终身一样开玩笑的编在他手指上,好像就能把他据为己有似的。
我忽然想到,不用那个我也能把他据为己有。我户头的那堆数字又不是摆设。这让我更开心了点,忘乎所以的想吻他。我主动索吻,这可是我的不知多少炮友里也头一遭的好事。他的嘴唇被自己的口水浸得湿漉漉发亮,颜色既嫩又艳,比什么大牌的唇釉更好看。我压上去,他却忽然挣扎起来,一巴掌把我推开。
“别……不要亲嘴,好不好……”他明显的怕起来,但还是鼓起勇气恳求:“我,我嘴里很臭的,我还有蛀牙,会有,会有小虫子……”
我眯起眼睛看他,气得三尸神暴跳,却又觉得他蠢得更加可爱。好,当然好,好极了。他不想和我接吻。我怎么会拒绝床伴给我减少麻烦的小小要求?我勾出一个跟真的一样的笑容,低声说:“好,你不想我不会逼你。”
等把你操傻了,你自然会求我。
他看不出我憋了多少怒火,一个劲道谢,又畏缩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我,我可以帮你……舔……”他涨红着脸,舌头打了结似的:“舔鸡巴……”
我完全搞不懂了,他到底是觉得我的嘴脏还是觉得我的屌香?愤怒一股股的冲脑门,我咬着牙忍耐太阳穴暴跳的血管:“不用。”我把他按到前面的椅背上,终于能扔下酸腐的温柔笑脸。他踮着脚尖被我按得半蹲,两瓣布丁似的屁股之间露出微微嘟起的小嘴,我用拇指揉着,拍拍他的腰示意他崛起屁股,从一边扯出避孕套:“不用舔,我们直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