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驯养野狗

Chapter Text

好在他除了直哭之外看上去也并没什么大碍,我随手抹掉他的眼泪:“好啦,别哭了。像我欺负你了似的。”他点点头,努力收束哭音,哆哆嗦嗦的吸气,平稳下来。但我一摸他的大腿内侧,他又立刻僵住。不过他不反抗,我就装没注意到那副受惊小女孩似的恐慌。他大腿的软肉摸起来凉丝丝的,我一时居然忘了找他来是要操他,捏着那两团小肉把他当抱枕。他呜呜唧唧的哼,脚尖一颤一颤,我盯着他的趾甲把灰蹭到座椅的皮套上,思考了一会,觉得不值得生气。
比起那个,他胯间颤巍巍立起来的东西更好玩。物似主人形,他害怕,连这根鸡巴也怂戳戳的直抖,被我一捏就躲到一边,斜斜歇在他肚皮上。我按着他,把这玩意捂在他肚皮上乱揉,感觉到它还是乖乖的硬了,略带弹性的顶着我的手心,仿佛受了委屈似的啾啾吐水。我把他自己的淫水涂到他肚皮上,滑溜溜的一层水膜很快干了,只留下腥膻味挥之不去。
他到现在才算是接受了现实,虽然呼吸间还偶尔会打两个嗝,呻吟中也带着黏乎乎的鼻音,可大腿是乖乖敞开,任我用指甲尖挠他的睾丸也不敢夹腿。他一身的皮肤都不细腻,可唯独两腿之间,尤其卵囊,既软又滑,嫩得像果冻,也像女人的胸。我摸着摸着,手自然滑到下面,他呃的一声,屁股猛地一夹,把我的手指制在两辦软肉之间。
这可有意思,我干脆也不催促他,只是用指尖挠他的肛口。软嫩的肉穴一缩一缩的亲我的指尖,算是为主人的不解风情道了个歉。他急忙放松,奋力张开两瓣臀肉,用力得连刚才还矜持着的穴肉也略微凸起,小肉包似的拱着我的手指。我挠了挠,他小声惊叫,立刻又缩紧,再放松时就试探着十分畏缩的样子。
我干脆并起两根手指,用指腹磨蹭穴口。一整块嫩肉都被带着来回起伏,他咿啊叫唤着,被我按着大张着腿,不住的往下滑。我顶起他一条腿,让他踩在前座的椅背上,另一条腿打着颤的被我按平在座椅上,拉得他大腿跟的筋腱高高顶起。他被迫张成M字开腿,羞的整个人几乎熟了,怎么也忍不下嗓子眼里委屈又害怕的抽噎。略微肿胀的穴口却乖乖嘟起,嫩肉呼吸似的张合,等着什么东西往里插。我眯着眼打量,觉得不做前戏他不死也得肛裂,而他自己显然不可能懂得怎么做。
这时候我却忽然想起,他不知有没有洗过屁股。不过抽回手闻了闻似乎也不怎么臭,干脆塞到他嘴边:“舔一舔?”
他已经滑到我胸口,屁股高高抬起,穴口红通通的发胀。他几乎是半躺着的靠在我的身前,平平无奇的脸也因这个角度多了几分不像样的可爱。我单手搂着他的腰把他抱起来一点,重新放在腿上:“要插你的嘛,我怕你屁股坏掉。先用手指?”
他听话的开始舔,舌头软绵绵湿哒哒热乎乎,我干脆在他嘴里乱搅,把薄薄的一片舌尖夹在手指间搓。他呜呜哭了两声,使劲咽下被我玩出的口水。
他盯着自己的舌尖,小孩似的专心致志,只想着要把我的手舔湿,大概完全没理解我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脚也忘了收回来,随着他偶尔的打嗝,还半硬着的肉棍一抖一抖的,他也完全没注意到。好好的一个成年人,怎么能这么不中用呢?我想着,像看到小狗犯蠢似的满心怜惜。我暗自唾弃了一秒自己,还是从心的附身亲他哭红的眼角。他吓得整张脸都缩起来,挤出半滴泪水涂在我的嘴唇上。咸咸的还挺好味。就是牙齿磕到了我的手,不过不疼,倒像是情趣。他
操他妈的,他反正也不敢说什么,又没人在看,我怕什么?我干脆抬起他的下巴,使劲啃他的颌骨。他刮了胡子,但胡茬还是刺刺的,眼泪在毛茬之间糊了一层,像某种糊弄小孩的零食似的。我一边舔着,就听见他像是被叼住脖子的狗似的喘,手指慌得一度抓到我的手臂,又很快逃开。我干脆也不扶他的下巴,腾出手来抓他乱舞的手腕。他却还被某种无形的东西托着,依然仰着头,任我像久别重逢的狗一样乱舔,只是呜呜咽咽的说痒。
我抓住他的手腕,只觉得细得硌手。他瘦得很,骨节又粗大,手上明晃晃写着工人两个字,和那些被香水和精华保养过的女明星的柔荑没法比。可我捏着却觉得很好玩,总不想放手。这人不知哪来的妖术,从头发丝到脚后跟没有一处符合我的审美,却偏偏好玩又可爱,惨兮兮的哭起来让人心疼。他不适合钻戒,倒适合那种幼稚的草编戒指,小学生私定终身一样开玩笑的编在他手指上,好像就能把他据为己有似的。
我忽然想到,不用那个我也能把他据为己有。我户头的那堆数字又不是摆设。这让我更开心了点,忘乎所以的想吻他。我主动索吻,这可是我的不知多少炮友里也头一遭的好事。他的嘴唇被自己的口水浸得湿漉漉发亮,颜色既嫩又艳,比什么大牌的唇釉更好看。我压上去,他却忽然挣扎起来,一巴掌把我推开。
“别……不要亲嘴,好不好……”他明显的怕起来,但还是鼓起勇气恳求:“我,我嘴里很臭的,我还有蛀牙,会有,会有小虫子……”
我眯起眼睛看他,气得三尸神暴跳,却又觉得他蠢得更加可爱。好,当然好,好极了。他不想和我接吻。我怎么会拒绝床伴给我减少麻烦的小小要求?我勾出一个跟真的一样的笑容,低声说:“好,你不想我不会逼你。”
等把你操傻了,你自然会求我。
他看不出我憋了多少怒火,一个劲道谢,又畏缩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我,我可以帮你……舔……”他涨红着脸,舌头打了结似的:“舔鸡巴……”
我完全搞不懂了,他到底是觉得我的嘴脏还是觉得我的屌香?愤怒一股股的冲脑门,我咬着牙忍耐太阳穴暴跳的血管:“不用。”我把他按到前面的椅背上,终于能扔下酸腐的温柔笑脸。他踮着脚尖被我按得半蹲,两瓣布丁似的屁股之间露出微微嘟起的小嘴,我用拇指揉着,拍拍他的腰示意他崛起屁股,从一边扯出避孕套:“不用舔,我们直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