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驯养野狗

Chapter Text

“那你说,你能卖多少钱?”我自认为温柔的问,大约是阳光照在眼镜上,反光太像反派,面前的男人更加卑微的佝偻着身体,讨好的笑:“两千……不,三千……总要有的吧,老板!”
这好像是他对妓女能想象的到的最高价位。他等待着我拒绝,还紧盯着我的鞋,好像能从自己眼睛里把这双鞋的影子抠出来,变成他儿子急需的尊重。
我伸手,他瞪大眼睛看着我,视线在我的手和脸之间徘徊。他洗过澡,换上了他最干净的衣服,但灰尘像是刻进了他的皮肤里,看上去还是那么脏兮兮的。也许只是因为那身久经阳光折磨的棕黑皮肤。我等到了他犹豫的手,像牵着羞涩的女士一般牵着他的四根手指,带着他走,思考为什么他晒不出那种性感的古铜色,只是显脏。
周围人都八卦的看着我们,他缩着脖子,盯着我的脚尖看,一副马上就要跑掉的样子。好在他跑不掉,我也不担心。我给他打开车门:“走吧,三千块等着你呢。”我笑了笑,在他抬头看我之前拍他的背:“说不定是很多三千块。”
他僵着脊背,不知是恐惧还是期待,畏畏缩缩的坐了进去。大约没想到我要和他坐一排,又手忙脚乱的往里钻,脑袋咚咚撞车顶,听得我头疼。我坐进去,关上门,车平稳的发动了。
他好像直到此时才注意到前后座之间不联通,中间是磨砂的玻璃,能隐隐约约看出前方建筑物和车子的颜色。司机的形状和座椅融为一体,他大概感觉是在和我独处,猛地惊慌起来。
我想摸摸他撞到车顶的地方,他却吓得贴到车门上。我只好抓住他扶着靠背的手把他拽下来。他太瘦了,整个人扑到我膝盖上也没什么冲击感,像只毛皮太过蓬松的猫,手指陷进去才发现它并不是肥胖,只是一直在过冬。我摸了摸他的脊梁,隔着牛仔布感觉失真,但是脊椎像沙漠里遗留的鲸鱼骨架,嶙峋的凸出皮肤。他身体僵直,甚至不敢爬起来,我趁机又摸他的头发。刚洗过,被正午的阳光晒干,摸起来很温暖。清清爽爽滑溜溜的。虽然有股廉价香精的味道,但并不惹人讨厌。他是很认真的准备这次见面,大概真没想到我是来买他屁股。
可是除了屁股,我还能想要一个没学历的中年男人什么呢?
我笑了笑,假装自己是关心他:“不疼吧?”
他不敢摇头,小声说:“没有。”我捂着他的后脑勺,左手撸猫似的轻轻抚摸他的脊梁:“不疼就好,你别紧张,我又不是黑社会。”不过对他来说,我和黑社会也没什么区别。
他轻松了一点,或者说是被我摸软了。但摸到尾椎的时候,他还是会紧张的夹紧屁股。我装作没发现,揉他那坨贫瘠的肉:“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说。”
反正他不敢说,说了我也不会听。
但他似乎因此而下定决心,低着头让我摸,也不夹屁股了。我亲了下他的头发,被阳光晒得热乎乎的贴在嘴唇上,挺舒服。他的腰塌下去,不再紧张的抓着扶手,而是真的趴在了我的腿上。肋骨硬邦邦的,一点也不趁手。腰也僵硬,不懂得迎合。单亲爸爸没什么机会发泄自己,他被我摸的软绵绵哼哼,像个久寡的少妇,在抵抗的边缘期待我的侵犯。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无声的说着,把他抱起来,放在腿上。他乖巧的滑了下去,然后才开始羞涩,夹着大腿,低着头看我的裤裆——他自己大概没意识到,我伸手摸他的后脑勺。他过了好一会才如梦初醒,惊惶的盯着座椅的皮质看。
他看上去还慌得很,我也就不急着脱他的上衣。这人的裤子是用绳子系起来的,让我花了好一会才解开。他僵着身体在我腿上天人交战,看我把他一点点剥开,到最后才慌张的按住我的手;“不要……!”
我看着他,心想他要是干现在拒绝就把他踹下去碾死算数。可是他扯出一个微笑:“我,我自己脱……你不要看。”
真他妈的烦。我捂住眼睛,从手掌下面看。他犹豫了好一会,粗糙的手指解开了裤带,粗布裤子滑下去之后,大腿的皮肤略白一些,但也没有白嫩得怎样,只是比他那张写着‘农民工’三个字的脸和手好一点,和手背比较起来,算是……蜜色。
同时,他不想让我看的理由也露了出来。他努力穿上了最干净的衣服,但显然没想到今天的交流会这么深入。内裤还算干净,但破破烂烂,也不知道穿了多久,白棉布已经洗成了半透明,裆部还有好几片的纬线已经断了,只有几条细线连接两边,像破洞牛仔裤一样露出下面的皮肤。棕黑色,皱皱巴巴,看起来软乎乎的。
我装模作样的捂着眼睛,心里觉得自己像是个小心翼翼试图取信流浪狗的爱心人士。他还以为我什么也看不到,不敢从我身上下来,就努力不爬起身的在我腿上脱裤子,脑袋又是咚咚撞车顶。我伸手给他盖在头顶,他僵住好一会,小声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