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天涯不孤行

Chapter Text

在这个周六晚上,基地一如往常,结束一日训练及工作的干员们有些回房休息(或是像Mute那种工作狂,会继续在他的房间写程序),有些则会聚在交谊厅活动。像是Rook会抱着他的棋盘找可以切磋的对象,而FBI干员们则将Castle从他在洛杉矶市警局任职时期的「电影周末」这习惯也带到了赫里福德来。

大部分干员都认为在忙碌的一周过后看一场电影消遣是个很好的主意,至于看的电影,一般都是几位干员各提名一部电影,然后从中随机抽一个。当然不可能合全部人的胃口,但至少这方法足够公平。

之前他们抽到了Glaz推荐的《俄罗斯方舟》(Russian Ark)。艺术家的电影审美也是超于常人的,他显然很欣赏这部片一镜到底,宛如水墨画卷一口气展开一般的气派临场感,然而其他人都不太能理解到这部片的伟大之处,即使有了英文字幕,大部分干员们还是看不懂。尤其Thermite期间不断向Ash耳语表示,他只是想看很多爆炸特效的爽片抒解一下压力,这种「艺术片」他真欣赏不来。

经历过上星期的高端艺术片洗礼,这次抽到的似乎又太低龄向。当这次负责抽「签」的Sledge在一盒碟片中抽到了一片,睁开眼而看到《寻梦环游记》(Coco)封面的刹那,他与Thermite面面相觑,不发一语。

「动画片?这到底是谁放进去的?」Thermite身旁的Ash皱眉,疑惑的问道。

「我呀,」坐在一旁沙发上的Bandit笑孜孜的举起了手,周围长满黄色胡渣的嘴大大咧着,「Elias跟Monika七岁的大女儿可爱死这部片了,而我当然也很喜欢!」

Bandit作为Blitz跟IQ的子女的教父,有时会帮这对忙碌的夫妻顾小孩,已经是队友们之间公开的秘密。不过这群队友们还真没想到他真的会将这儿童向的动画电影放进这群成年军人们的电影之夜片单里。

「Dom,你都看这种电影吗?」Blackbeard迳自坐在德国人旁边,带点嘻笑语气的问着。

「迪士尼的片基本上我全部都会看。」

「我以前以为你都喜欢类似《速度与激情》或《终极杀阵》那种动作戏。」

「那种打打杀杀的,咱们平日都见得够多了。」Bandit大笑,「既然要看片,还是多看点这类讲求真善美的东西才好,对不对。」

「那成人片呢?」Thermite插嘴。

「也不看。又没比干真的女人爽。」Bandit向附近的Ash故意抛了个媚眼。

「Dominic,你欠揍吗?」原本只是平静看着众人谈话的Sledge突然被激怒,扑了过来,并作势要打他。然而Bandit继续嘻笑,丝毫不将比他高大许多的苏格兰男人的威吓当一回事。

「原来你内心是个长不大的老顽童。」Blackbeard看着这滑稽的场景,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会把这当作赞美的。」Bandit从仍然忿忿不平的Sledge手中接过了影碟,并插入放映机里。其他干员们有些期待,有些摇头苦笑,但不久后都安静的就座准备观赏。

当电影完结后,原本对这部动画片嗤之以鼻的Thermite反而变成赞誉最多的人。他不断赞赏特定的场景及配乐多么感人,尤其是片中的主角米格尔(Miguel)试图透过唱歌让他的曾祖母回想起记忆的一幕。他提起了他在高中也有墨西哥裔的同学会过亡灵节,在家里摆上祭坛纪念逝者。巴西同样也是过亡灵节的国家,因此Capitao跟Caveira显然也很喜欢这部片,尽管后者表达的方式比较隐晦,只说了「下次亡灵节时要将大家的脸都涂成骷髅的模样」。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只有Jackal默不做声的离开座位,神色凝重。

而坐在他旁边的Buck,出于好奇也跟着站起来,并出于善意的问道:「Ryad,怎么了?」

「没事。」

「你也想念家人吗?」Buck露出同理的笑容,「我还挺容易想家的,每周至少都会跟我妈通一次电话。」

「你家里几个人?」Jackal反问。

「很多耶,我家是个大家庭。我蒙特利尔的老家里就有我爸妈、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跟奶奶。啊,还有两只狗,分别叫Truffe(松露)跟Girolle(鸡油菇)。」Buck伸出手指数着,「算上住在其他地方的叔叔婶婶等其他亲戚的话,就更多了。」

「那还挺好的。」Jackal点头,「有这么多爱你的人在世上很幸福的事。」

Buck一时没听出对方想表达的本意,在回过神的刹那,却发现他已经走远了。

「他真是个令人火大的男人,不是吗?」这时,Caveira凑近Buck咕哝着,着实把他吓了一跳,「看着他的眼神,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觉得『我至少还有个家,还不算这么不幸』了。」

「什么?Ryad没有...?」

「看他眼神我就知道了啦。」Caveira没好气的补充,「这类人我以前碰得还挺多的,大概感觉得出来。」

「我真迟钝!我该跟他谈谈——」Buck拍了自己的头一下,随即准备追上Jackal,但却被Caveira拉住。

「别多管闲事,」Caveira摇头,「之前听到他跟Doc谈话,说是他在做什么心理谘商。你不是心理学专业吧?那你又能帮到他什么?」

「可是我觉得——」Buck忽然察觉事情不单纯,「等等,你偷听Doc跟他说话?」

「我只是刚好经过他的办公室,就在门边听了一下而已嘛,又有什么不对!」Caveira反驳。

「不,偷听他人的私人谈话本来就——」

「你们俩,」这时,Thatcher过来重重了拍了一下他们的头,「要吵架换个别的地方去吵!我们都要休息了!」

「呃,是。」两人互相瞪了一眼,便分头回到自己房间。

Buck之后仍不愿意放弃,想再跟Jackal谈谈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少他知道一个需要心理谘商的人肯定是碰到了什么问题,而他没办法放着这件事不管。不过Jackal是安静的人,而且前一次的谈话也让Buck认定直接问他是个不太可行的选项。

也许可以问瞭解几乎所有队员的身心状态的Doc,但似乎这又有点怪怪的。他想了一下,将脑筋动到另一位西班牙队友Mira身上。

既然要套话,那得先准备一些好处,让对方放下警戒心。于是,他隔天利用了基地厨房里有的材料,做了些薄烤饼,并抹上从家里寄来的加拿大枫糖浆。他再煮了一壶咖啡,准备带去Mira常在那工作的工作坊,他认为这肯定能使她开心。


 

喜孜孜的到达工房门口之后,Buck却听到Mira跟另一位男人兴奋的谈话声。从标志性的低沉嗓音跟带有斯拉夫特色的卷舌发音,Buck认出跟Mira一起在工房里的人准是Tachanka没错。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一来有其他人在场可能会让他更难从Mira那得知他西班牙队友的情况(毕竟这有些算私事范畴),二来他一直听说俄罗斯老兵的脾气并不友善。他不禁冒了点冷汗,不过随即冷静下来,他想着,就以最平常的样子应对就好。

「嗨,各位辛苦了,」Buck开了门,并做出也许是他人生最灿烂的一张笑脸,「不介意的话,我带来了一点慰问品。」

「哦,很香甜的味道!」Mira正在桌上画设计图,听到开门声随即转头,「是薄烤饼吧?真贴心,正想著有点想吃点心呢。」

「点心?」坐在Mira对面的Tachanka也眼睛一亮,看着Buck喊道,「哦,Sebastian,是你啊!来,坐这边。」他拉了一张椅子,并示意Buck坐下。俄罗斯老兵并没有穿着厚实的阿尔法小队制服,而仅是一件天蓝色的马球衫、驼色工作裤跟黑色运动鞋。布着些许岁月痕迹的脸上还挂着一副黑框眼镜,倒有那么点书卷味儿。至于Mira,也是穿着轻便的T恤、红白色相间的nike运动外套跟牛仔裤。

Buck将咖啡跟点心放在桌上就坐下了,他还在想要怎么启齿,「所以是什么事要找我们聊?」Tachanka就等不及的问。「我们」这个词让Buck不禁遐想。这两人什么时候走这么近的?

「嗯…其实也没什么,」Buck决定不开门见山,而是先以轻松一点的话题开始。「你们觉得之前电影之夜放的片如何?」

「要我说实话?不怎样,」Tachanka叉起一片薄烤饼咬下,随即大笑着,「那个叫Ernesto的是个蠢蛋,然后那个叫Hector的又是个懦夫。要是Hector是我的话,我就直接往那臭脸上狠狠揍几拳之后走人。」

「那这样戏就没法演啦,」Mira会心一笑的答道,「不过我懂你的感觉。Hector人是太温柔了,结果导致整件事根本就是场误会。但这就是他的优点啊,后来揭晓他真实身份的那一刻我都差点要哭了。」

「我也是。」Buck点头,心里有些惊讶这对夥伴对这么一部剧情不算太深刻的动画片的意见意外的多。

「哦,那个啊,我在看到他第一张照片的那一刻就大概知道了。」Tachanka笑的更欢,也不知道他此言是属实还是纯属马后炮。

「其实还有件事...」Buck趁机切入正题,「我发现Ryad在看完这部片之后的反应很奇怪,看起来很不安,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我很在意。」

Mira跟Tachanka先是楞了一下,对望了一眼,然后Mira才缓缓的答道,「确实Ryad没怎么跟我说过他家里的事。有时我也会跟他说一些我爹跟他的汽车店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不过他都是笑着听,也没什么很奇怪的反应。」

「这样啊...」Buck继续说,「那你有听说他正在做心里谘商吗?」

「这...」Mira尴尬的苦笑着,「我就不知道了。」

「你从哪得知这消息的?」经验老道的Tachanka警觉地问着。

「Doc。」

「啧,你不会偷听过医务室的对话吧?想不到你居然是这种人。」Tachanka不屑地哼道。

「才没有!」Buck只好如实托出,「是Caveira这样跟我讲的,实际情况是怎么样,我也不清楚。」

「如果是她的话,不意外呢。」Mira肯定的答道。

「嗯嗯,没错。不对!这不是重点。」Tachanka低声说,「心理谘商的话,我记得这里有位专家叫谁来着,一时想不起来了。」

「你是说Harry?」这时另一位男性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对对,就是他!」Tachanka惊讶的回头,发现Glaz,他年轻的俄罗斯队友正倚在门边。「Timur,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吓到我了。」

「本来我是想来调整我的狙击镜的,看你们聊天聊得正欢,就不太好意思打扰了。」Glaz爽快的微笑着,「说到Harry,我跟Maxim刚刚才见过他。」

「他找你们俩什么事啊?」

「主要是找Kapkan谈了一下关于别斯兰的事情,」Glaz回答,「不过我也跟着去了。我跟Harry说这事件对我而言也是人生的转捩点。」

「你参军的原因就是这个对吧,」Tachanka拿起他的咖啡杯,对Glaz做出干杯的手势,「有志气的真汉子。」

「我那时也在新闻里看到,死者众多而且大半还是学生这一点...真的很令人难过。」Buck低语。

「都是年轻有为的生命,就这样未来被一群激进份子扼杀了。」Glaz摇头叹息,「但我在军中也有车臣人的同袍,都是真挚、值得信赖的伙伴。仅因为这件事就认为『车臣跟印古什人都是恐怖份子』是不对的。」

「不过Maxim能在那种混战中活下来,他也是走狗屎运。」Tachanka挑眉,带点嘲讽意味的补充道。

「他嘛,运气是不错,但我觉得他靠的主要是机智。要不然你跟他打牌怎么老是输?」Glaz咧开嘴取笑着,让老前辈少许不悦。

「说回来,Harry一般都会找什么样的人谈话?」Buck问,「看起来他好像没怎么找过我。」

「嗯。就他本身军事心理学顾问的位置,我想他会从背景里比较特别,他感兴趣的开始着手。」Glaz回答。

「那Jackal应该也有跟他谈过。」Buck点头。

「你对他为何这么有兴趣?」Glaz不解的问。

「因为他感觉不太愿意跟人相处,做什么都是一个人。像用餐的时候,我看也是坐在最靠角落的座位,不怎么跟其他人说话。」

「Ryad本性确实是比较内向一点,」Mira坦然的回答,「不过跟他搭话还是会聊的,我跟他也去过一些社交场合,他还可以这样~的露出很迷人的神容。」她装模作样的,做出了像是男性香水广告里的模特儿那样性感诱人的表情,把Tachanka逗得大笑。

「我觉得不只是内向,因为我之前看完电影,跟他聊到我家的事情,我觉得他在讲到家的话题的时候感到有点...」Buck想继续解释,却一时感到语塞。

「心结?」Glaz点出解答。

「对对,」Buck连忙点头,「我很想关心他,但我不知道从哪着手才好。」

「我想直接去问Harry可能是最快的方式了。」Glaz提出,「毕竟我们现在都是队友,互相照顾也是理所当然的。要不然我们各自的事情做完后,一起去找他?」

「意思是你们都愿意帮忙?」Buck看了一眼已经被Mira跟Tachanka「清理」得差不多的薄松饼碟子,发现Glaz也拿起了最后的一块正要享用。「唉,真不知道怎么表达感谢才好了。可能下次再多做些点心带给你们吧。」


 

看到四位干员一起闯进他的办公室的时候,即使是Harry这样个性淡定的人也着实的吃了一惊。「这么晚了,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想问关于Jackal的事,」Tachanka 还没走到Harry桌前就直接开口,「因为Buck很关心他家发生什么事!」

「嗯,因为他说我『有这么多爱我的人很幸福』,我感觉他很...寂寞。」Buck补充。

「这样啊,也难怪。」Harry推了一下他的眼镜,「我是跟他私下谈论过关于这方面的话题,不过私隐的事情,没有本人同意,即使是队友请求我也不会透露。」

「即使是我也不行?」Mira疑惑,「我跟他都共事那么多年了,连他家几个人我都不知道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界线,」Harry叹了一口气,「尊重这个界线是我的基本原则。你觉得是关心的行为,也许放在某些人身上,就是越界了也不一定。」

众人听着Harry一席话,哑口无言,反而Glaz露出神领意会的淡淡笑容,彷佛他早知道Harry会出现这种的回答一样。

「或许你们可以单纯去倾听,而不是期待对方把什么事情都对你透露出来。」Harry继续解释,「让他觉得你们可以信赖。不论队友或朋友都是这样。」

「或许我是太急切了。」Buck点头同意,「我想我应该慢慢来。」

 

四人跟Harry道晚安后,离开了办公室。Buck一关上门,Mira即开口提议:「我们来想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鼓励Ryad。」

「好主意。他有什么兴趣吗?」Buck问,寻思着他与西班牙人之间可能会有共通的兴趣可以一起做。

「读书吧,」Mira答,「蛮常看到他在看书的,大半是小说之类的文学著作。」

「这...」Buck抓头,他并不是个时常看书的人,正确来说大学毕业后就不怎么碰了。对他而言,打猎或木工等体力活动显然有趣的多。「难道要我送书吗?」

「要说的话,我或许有个点子。」Glaz突然开口,「这周六早上可以在宿舍区大堂找我,我有个东西想给你们看一下。」他对Buck跟Mira说。「也可以把Jackal邀过来。」

「哦,我知道是什么!」Tachanka咧嘴笑着,「不过我要卖个关子。那我们回宿舍去了,晚安啦!」他随即拉着狙击手离开,留下两人大惑不解的楞站在原地几秒之后,他们也只好互相道晚安并各自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