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青果

Work Text:

Samuel总喜欢把Hugo叫过来,坐在他身边,短裤下细长,苍白的双腿安静地搭在深红色缎面的沙发上。
整个冬天这座小房子里都烧着壁炉,Samuel喜欢让Hugo坐在最暖和的位置,看着苍白的膝盖一点一点染上粉色。
Hugo有一双极漂亮的腿。匀称,细长,苍白,平时不小心磕碰的青紫痕迹。十四岁少年能拥有的最好看的一双腿。
Samuel就坐在他身边,伸手按上那些青紫痕迹。
Hugo会吃痛地往后缩,但是那只干燥滚烫的手掌牢牢按住他精巧的膝关节。一只手就可以全部按住。
刚来这的时候,Hugo还会使出那一套小伎俩,蓝眼睛里含了泪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单薄的双唇抿得紧紧的,一句话不用说就足够可怜了。Samuel当然不会上当。
他只会逼近了,贴着他的额头,盯那双蓝眼睛的深处,挖掘出被Hugo藏起的狡猾、冷静的光彩,看到他这幅身体里不属于十四岁的灵魂。
“小骗子。”Samuel按着他的后颈压向自己,鼻尖顶着鼻尖,用暧昧的气音说话。
Hugo把眼泪收了,他知道这套不好使了。
他微微眯起眼睛,语气老成:“Samuel,你是不是想睡我。”他按住了Samuel轻轻抚摸他短裤边缘的手。
这才是在鱼龙混杂的火车站,靠偷窃逃跑活到十四岁的Hugo。
Samuel笑了,带着一点点奶音,听起来比Hugo更孩子气。
“你说呢?”他抽出被Hugo压着的那只手,顺着毛衣下摆摸进去。
屋子里一直很热,就算Hugo一直穿的是开领外套加薄薄的毛线衫,没有暴露于空气的皮肤也出了一层温热的汗。Samuel摸上去,倒比平时细腻了很多。
Hugo并不理会正在自己身上缓慢游走的手,他扯了扯Samuel故意蓄的胡子,让他看着勉强像个二十六七岁的人了。
他懒洋洋地向后靠在Samuel的怀里,揪胡子的力度却不容忽视,仿佛这是个玩具。
Samuel低头吻了吻他没什么血色的嘴唇,用力咬了一口,想把脸上的痛感转移似的。Hugo的嘴唇上端立刻出现了渗着血的暧昧痕迹。像破了个口的白桃。于是Samuel继续细细密密地吻他,舔过自己制造的伤口,直到血腥味停止。
Samuel向下吻他细白的脖颈时,Hugo就一点一点舔他垂下的眼睛,感受薄薄的眼皮下不停转动的眼球,微微搏动的血管。危险,又很有意思。像他们现在不伦不类的关系。
Samuel带着他各处旅行,对正经的绅士介绍Hugo,“是我年纪最小的弟弟”;对着酒气熏天的混蛋经销商,就搂着Hugo坐在自己腿上,亲密地吻他,“是我的小夫人”。
Samuel喜欢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留下痕迹,脖子,锁骨,胸骨,胳膊,手指端。热切得像个没开过荤的愣头青,张扬地标记自己的猎物。Hugo就伸手同时在他背上和耳后留下同样醒目的抓痕,深得抓出血来,还要挨着他的耳朵细细地吸气喘息。气息里全是青涩的果子气味。Samuel把他从春天的枝头扯下来,捧在手心捂熟了他,他看着仍然是青果子的模样,内里却开始变得甜腻。
有时候他们用双腿解决,Samuel一边在他并得紧紧的腿间耸动,一边不忘照顾他粉色的小东西。但事后Hugo会抱怨大腿处蹭破了皮,还不如直接插入。他那身灰扑扑的皮肉,被Samuel捡回来之后,用绸缎,牛奶,时令鲜果,各色精细美食滋养着,他本就长得好看,穿上定制礼服看着也是个贵少爷了。除了第一次是Samuel喝醉了没忍住给他开了苞,痛得Hugo抓烂了他半个背,蓝眼睛流了一晚上的泪,也骂了一整晚,第二天成了肿着眼睛的小哑巴。后来的床笫之事,Samuel躺平任Hugo指挥,他说插入就插入,他说骑乘就骑乘。Hugo坐下来的时候,眼里一直含着摇摇欲坠的泪珠,Samuel忍不住想起身为他舔去,但Hugo尖叫着死死压着他的肩膀,一口气往下坐到底。那两滴泪最后落在Samuel的心口上。
Hugo动了一会就没力气,懒洋洋地窝在Samuel的胸前,在下面的就明白到自己出力的时候了,翻了个身,把那两条腿盘在腰上,克制地动起来。男孩子的身体像春天的柳条,细瘦又柔韧,得了趣之后,不用Samuel去拉,Hugo自己把两条长腿架到他的肩膀上,弯出一个方便动作的弧度,Samuel只需要全力使出技巧来讨小情人的欢心。情事到最后总会失控的。男孩子承受不住太多的快感,搭在肩头的线条流畅的一小截小腿首先开始痉挛,然后是搂紧了Samuel肩膀的手指控制不住地抠进肉里,最后是被汗打湿的黑发里漏出布满情欲的蓝眼睛,蓄满了汗和泪,滚落在升起一层一层嫣红的脸上。他这时一定要说些“先生,求你了,停一停”之类的讨饶的话,可是Samuel知道这都是小骗子违心的假话,只是被他带着哭腔的哀求声撩拨得更快速地挺进耸动,最后在Hugo的尖叫声和咒骂声中灌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