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ummer Rain

Work Text:

 

 

王一博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也总能知道别人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他靠在沙发上,姿势放松,半眯着眼看向手里的酒杯——格兰花格1997年单桶——醇厚的琥珀色液体在灯光下安静又漂亮,很是不错。

送他这瓶酒的人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温柔含水的眼睛里藏有很多话,笑起来微抿的嘴唇似乎也关着不少小秘密。

'也是安静又漂亮的,'王一博视线从肖战身上扫过又收回,多了几分研究手里这杯酒的兴趣:'生日礼物选得…跟本人很像啊。'

窗外不知何时落起了雨,无人说话,雨声舒缓,王一博很满意现在的氛围,他慢悠悠喝着酒,挺长时间后才忽然意识到身边这人也捧着酒杯喝了不少。

'战哥不是酒量不好么?'王一博漫不经心地想,几秒后,他睁开眼,认真看了肖战一眼,皱眉:'好像真的醉了。'

漂亮的人醉酒也是美的,肖战仰着脸朝王一博傻乎乎地笑,微微喘息,面色酡红一片。

王一博被他笑得心里起火,他暴躁地闭了闭眼,准备起身离开。

肖战却忽然靠近,一把拉住他,颠三倒四撒着娇:

“唔…一…不是,王,王老师!你为什么喜欢骑车呀,嘿嘿,皮衣!性、性感…”他不好意思地笑笑,低头蹭上王一博的肩膀,小声继续:“喂,骑车到底会不会引发那种冲动啊…”

王一博闻言挑眉,姿势没变,微微垂眼看某人借酒发痴耍赖,映在眼中的景象却没有进入心里。

他在回味全身包裹在皮衣里,骑上摩托的感觉:身体趴伏在钢铁野兽上,脚下用力,大腿夹紧野兽的躯体将它驯服,握住把手就能掌控它,轰油门带起的来声浪凶悍又性感,油缸还会细微而规律地震动着裆部——然而骑在摩托车上时他并没有心思去仔细体味这些,只是全然沉浸在速度和每个急转弯带来的滚烫刺激感中,下了车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浑身被汗湿透,甚至连内裤都被兴奋时分泌的略带腥味的淫液打湿了。

他喜欢骑摩托的感觉,喜欢成功控制了脚下滑板的那些个瞬间,喜欢跳舞时点燃舞台占据观众的心;他不喜欢自己化妆,却享受别人为他化妆:红色眼影也可以是男人的盔甲。

他轻声嗤笑,放下酒杯,抚上了已经蹭到他怀里那人的黑发:“肖老师啊…都说喝酒上脸的人酒量大,你是个例外啊。”

肖战闻言在他怀里扭了扭,朝他颈窝靠过来。王一博啧了声,头微微一偏,躲了过去。

眼尾红红的男人顿了顿,歪头看他,神色天真。

然而他看到的是王一博眉眼间挂有几丝不满,肖战心里有点儿慌,他条件反射性的眨眨眼,微微低头,眼睛睁大看着地面。

王一博无法抑制地感到心疼,他轻声叹口气,伸出右手揽住了怀中人纤细的腰。

肖战依然低着头,睫毛颤抖,怯生生地抬眼看他,脸颊偷偷上扬。

王一博感受这具温热的身体,手痒痒的,仿佛回到了第一次骑摩托轰上赛路的那天,直到握住了油门才觉得满足,他享受着摩托给他带来的快感,那是他的天赋。

现在,他再次觉得手里空空的缺了点儿什么,他想握紧什么,他想…想掌控怀里这个人。

忽然间的福至心灵,他好像明白了肖老师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王一博收回握在肖战腰上的手,搭到沙发背上,身体顺势往后靠,肩背直挺,嘴角轻勾,抬着下巴睥睨他。

良久。

肖战身上游刃有余的感觉消失了。

王一博扯起嘴角,嗤笑:“想玩儿那种特殊的就懂点礼貌。”

肖战慌乱低头,此刻的真实可比之前的装模作样可爱多了。

王一博却发现自己开始觉得满意了。

他开口,声音冷漠:“去客房洗澡吧。”

肖战打了个哆嗦,不可置信地看向他。王一博轻哼了一声,伸手握在他的下巴:“你不打得就是这个主意?怎么,还不许由我来开局了?”

肖战闭上眼睛,艰难摇了摇头。

王一博笑容加深:“很好。洗好了就去主卧等我。”

说完自己站起来,回卧室洗澡了。
—————————————————————————————

 

跪在地上的男人有张漂亮的脸。臣服而诚实的姿势让他那张脸更加诱人了。

窗外雨声渐大,给房间里的气氛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危险感。

王一博擦着头发在床边坐下,脚随意翘到浑身赤裸的男人肩上,抬起下巴眯着眼打量他的脸:

有点紧张但是面部肌肉松懈,没有在镜头和粉丝面前那种时时刻刻不忘表演的成分在。

很好。

王一博笑着叹了口气,大脚趾点点他的脸,开口道:“我真替你累啊,肖老师。”

肖战难堪地闭上眼,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

王一博哼笑,抬手捂住他的眼,温柔安慰他:“我懂,我都懂。辛苦了,你做得很好…“

肖战呜咽了声,在他手心里乱蹭,像只终于找到了主人的小狗。

但是王一博却退开了,肖战跟着向前,急切地四处乱拱,嘴里还哼哼唧唧的,好笑又可爱。

王一博看得心软,递给他一只手。

肖战闭着眼睛,湿热的舌头软软地舔上他的手心,喉咙深处呢喃着:“主人…”

“这么容易就开口了啊,”王一博轻笑:“那就直接订规则吧。”

肖战身体微不可查地一僵,他放软了嗓子捧着王一博的手撒娇:“可是,可是主人都硬了啊… 小战也硬了嗯——哈,想要…”

王一博顿了顿,收回了手,眯眼打量他。他面无表情地扫过肖战潮红的脸,赤裸的身体,硬得流水的阴茎,肖战随着他的眼神颤栗,想要无条件服从他的一切决定。

他暗暗下定决心,如果王一博再问一遍他就立刻同意。

可是王一博没有再开口。他也没让肖战再次开口。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肖战嘴里轮流着塞满了王一博的手指,阴茎,甚至是脚趾,他努力用唇舌取悦他选择的却没勇气定下来的主人,任口水流得到处都是。

他的主人很冷漠,自始至终只用了脚来碰他的下半身。

他的主人也很温柔,让他在射出来那刻爽得失了神,结束后抱着他泡澡,又搂着他入眠。

肖战默默听着窗外的雨声,再一次后悔没有听从主人的命令。

夏天的雨将伴着他们入眠,明早也会温柔地喊醒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