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三谢乐/三谢水仙][完结]盛宴

Work Text:

屋外,阳光明媚。
屋内,却一片糜烂。

在如此美好的天气,没有外出进行积极向上有益心身的活动,而是在屋内白日宣淫,只能感叹不愧是年轻人,就是把持不住。

乐无异看着围着他的三个长相相似的前辈,其中一个还是他认识很久仰慕已久的大哥哥,脸色涨红,颇有些不知所措。

 

乐无异最早认识的是谢衣,那是他认识很久也追随很久的邻家大哥,在他还在对谢衣感情朦胧的时候,却意外得知谢衣已经有在交往的人了。

后来那人乐无异见到了,他叫初七,明明毫无血缘关系,却跟谢衣长得很是相似——除了他眼下的红色胎记。

曾经乐无异想去找谢衣的时候,却在门口听到了里面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顿时让未经人事纯情的乐无异如遭雷劈一般愣在了原地,一边无法制止的想象着里面的景色,一边无法控制的硬了。

正当他醒悟过来红着脸拖着沉重的脚步想要逃离的时候,谢偃出现了。

乐无异那一次便是被谢偃带走,然后在谢偃的抚慰下泄了出来。

之后的时间里,乐无异跟谢偃约会过几次,是真的很单纯的约会,并不带任何情色,只是谢偃有时会挺喜欢调戏脸皮薄的乐无异,看他脸红耳赤目瞪口呆的样子,心情很是愉悦。

然而等二人渐渐的熟悉了之后,某次谢偃还是忍不住跟乐无异做了。

面对着那张跟谢衣相似度极高的脸,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被体贴呵护得有点春心动的乐无异自是无法拒绝谢偃的行为,于是乐无异就这样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据说谢偃之前是初七的情人,但如今这两个人仅仅是朋友关系,已经不会再滚到一起了,而最初得知谢偃和初七的关系时,乐无异还曾在心中感叹过,大人的世界真是复杂——完全不知道,还有更复杂的是,说是说谢衣和初七在交往,但其实谢偃和谢衣也有做过,而且当时初七是在场的,那场情事到最后还发展成了3P。

当时的乐无异从未没想到,如此复杂的大人世界,会有自己也加入的一天。

 

此时乐无异倚靠在谢偃的怀里,谢衣在乐无异的正前方,正一颗一颗的解开乐无异身上衣衫的纽扣,初七坐在旁边,眯着眼睛看着乐无异。

从被这三人带上床开始,乐无异脸上的绯色就从未消退过,此时的他心中即使害怕又是期待,可一想到被这三个人进入,乐无异就一阵紧张。

喵了个咪的!所以说这复杂的大人世界为什么他要加入啊!

乐无异的脑内弹幕还在不断刷屏,谢衣已经解掉了所有扣子,把乐无异的衣衫脱掉,露出了精致嫩白的上半身。

初七看得眼神微暗,没想到这少年的身材竟然比谢衣还要引人;谢衣伸手在乐无异身上轻轻抚摸着,瘙痒感顿时惹得乐无异打了个颤。

谢衣稍微侧头,示意初七过来,初七点头,对乐无异伸出了手。

初七微凉的手触碰着乐无异的身体,乐无异有些不太适应,初七的体温比常人略低,而他的手指还抚上了乐无异左胸的小点上,与此同时,谢衣把头低下去,张嘴含住了乐无异右边的乳尖。

乐无异头皮有些发麻,而被他靠着的谢偃此时只是看着,并没有任何行动。

初七用手把玩了一会儿,也把头俯过去,啃咬上乐无异的左乳尖。

胸前被一左一右的夹击着,乐无异不自觉的透漏出一丝呻吟,谢偃笑了笑稍微低下头,细细的亲吻便落在了乐无异的左耳上。

被这样对待着,乐无异很快就被挑起了情欲,原本软绵绵的下体开始充血变硬,谢衣腾出手,把乐无异的裤子也扒下,握住了乐无异的那物,开始细细的逗弄。

“唔~”下身、胸前、耳边三处夹击,乐无异再也忍不住哽在喉咙的呻吟声,他的身子因情欲而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漂亮的粉色,看得三人眼神一暗。

谢衣技巧性的快速的抚慰着乐无异的那物,而乐无异此时所有的呻吟都被谢偃封在了口中,初七看着乐无异动情的样子,手下对那对乳尖的逗弄越发磨人,然后,他转头又看了看那边帮乐无异抚慰的谢衣。

乐无异终于泄在了谢衣的手中,谢衣就着手中的精液,把手伸到乐无异的后面小穴中,开始扩展工作。

异物被入侵,乐无异先是瑟缩了一下,然后又尽可能的放松了自己,初七伸手去沾染了乐无异身上的精液,然后去开拓另一个人的密穴。

正在进行扩展工作的谢衣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异物入侵,顿时手下动作一顿,转头看过去,眼中尽是对初七突然袭击的不满。

初七用眼神示意他专心自己手下的工作,这态度,明摆着就是不会放过谢衣了。

谢衣无声的叹了口气,转过头来,努力的忽视着身后被手指逗弄的微妙快感,集中注意力帮乐无异做扩充。

谢偃终于放过了乐无异的嘴,抬起头便看到这样一幅接龙一般的情景,不由的轻笑了一声,伸手逗弄着乐无异,分散他的注意力。

谢衣努力强忍着体内敏感地带被扫过的快感和差点冲口而出的呻吟声,给乐无异开拓的手已经有点儿颤抖了,乐无异似有所感,终于往谢衣和初七那边瞥了一眼,然后……

谢衣以他5.0的视力发誓!他绝对看到乐无异笑了!!!

 

有些郁闷的谢衣努力的寻找着乐无异体内的敏感点,然后狠狠的刮过那个地方,原本还在偷笑的乐无异瞬间脸色一变,一声呻吟声悴不及防的泄露了出来。

初七见状挑眉,恶劣的在谢衣的敏感点上同样狠狠的刮了一下,刚还有些得意的谢衣瞬间同乐无异一样哼了出来。

谢偃满眼的笑意,伸手接替了谢衣的开拓工作,在谢衣抽出了手指的瞬间,初七扶枪直入,谢衣瞬间抓紧了身下的床单,控制不住的叫了出来。

与此同时,谢偃抬起了乐无异的身子,从后面进入了他。

两个被进攻的人呻吟声交替相融着,就如同两件乐器在合奏似的,婉转悦耳,听得正在律动的二人更加卖力的抽插。

等谢偃和初七皆射出来了,谢衣和乐无异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尚未回神,喘息了一会儿,谢衣爬了起来,也不管自己身后一动便溢出的属于初七的精液,缓慢的靠近了乐无异。

谢偃也退出了乐无异的身体,扶着乐无异发软的身体,看到谢衣靠了过来,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谢偃离开了乐无异的身后,让乐无异整个人躺倒在床上。

乐无异才刚回过神来,就被谢衣按着深吻,谢偃和初七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谢衣在与乐无异的深吻中,下身的欲望很快又重新胀起,然后就着乐无异后穴中还残留的谢偃的精液作为润滑,直接冲了进去。

谢衣之前咱帮他扩充时便已经找到了他的敏感点,此时他按照记忆,几下就把那个点找了出来,乐无异再次深陷情欲中,不知觉的伸手揽住了谢衣的脖子。

谢衣还记着之前乐无异笑了自己,此时更是恶劣的碾压着那处地方,乐无异被顶得叫不出声来,只能徒劳的张着嘴喘息着。

这样一幅糜烂的交合场景,让一旁看着没有任何动作的谢偃和初七又开始硬了。

等到谢衣也释放在乐无异的体内,然后缓慢的退了出来的时候,一旁的两个人再也按耐不住,上前把那两个人按在床上,然后迅速的从后面进入了他们的那处销魂窟。

只不过,这次是谢偃按住了谢衣,初七按住了乐无异。

乐无异和谢衣并排着一同被反身按在床上,一侧头便看到了对方的脸上有着跟自己相似的表情,身后的谢偃和初七毫不留情的抽插着,丝毫不给谢衣和乐无异喘息的机会。

谢偃还好些,因为之前曾跟谢衣做过,一进入便能找到谢衣的敏感点;初七就要稍微落后了,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进入乐无异的体内。

不过初七也算是经验丰富的人了,乐无异体内的敏感点很快就被他找到,然后开始冲刺。

呻吟双响炮再次交融着响起,似乎是嫌自己的声音过于羞耻,还让身后的人更加兴奋,谢衣不甘心的稍微移动着身体,把头凑到乐无异那边,伸手按着乐无异的头,与乐无异深吻起来。

二人唇齿间激烈的纠缠着、吸吮着,那些羞耻诱人的呻吟声便全数堵在了他们的喉咙内,室内顿时安静了不少,只有肉体与肉体的撞击声、身后进出和唇齿间吸吮的水渍声、四人沉重紊乱的呼吸声,却也让人听得面红耳赤、兴奋不已。

 

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被他们四个耗费掉了,乐无异和谢衣纷纷累得动不了直接睡过去了,初七和谢偃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人抱一个去给他们清洗身体。

那张被他们用了一个下午的床,此时是各种凌乱不堪,只能换个房间给这两个已经睡着的家伙休息,由于房间不多,谢衣和乐无异被放在一张床上。

谢衣稍微半醒了一下,迷糊的把身旁的乐无异抱住,乐无异也顺势在谢衣的怀中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继续入睡,二人相拥而眠。

等初七和谢偃收拾好隔壁房间的床后,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

幸好床还够大,在谢衣和乐无异缩在一起之后,空出了的空位也够睡两个人了,谢偃和初七各自洗了个澡,一同爬上了床,一人一边的揽着中间的人,一同入睡。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此时四人已然熟睡,只是按照他们先前的疯狂程度,看来是要睡到明天天明才能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