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蝙蝠侠中心|CP绿箭】归心似箭

Chapter Text

上:

 

布鲁斯·韦恩,托尼·史塔克,还有奥利弗·奎恩……这三个人尽皆知的有钱人,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他们的相识起源于一场贵族间的社交宴会。

那时他们还只不过是三个刚一米出头的小萝卜头,却已经会学着大人们的样举着手中的果汁冒充酒类饮料,互相夸张的碰着杯,然后因为一些自己也不怎么懂的事情被逗的咯咯直笑。

小孩子们的友谊有时候来的就是如此简单,更何况地位相似的家庭背景也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凑成堆。

相对于托尼的调皮,奥利弗的顽劣,布鲁斯却是这三个小孩子里更显得懂事稳重的那一个。而就是因为这点,也让另外两个小孩更喜欢在玩乐间以逗弄布鲁斯为游戏目标。

“Brucie。”他们这么叫他,然后嘻嘻哈哈的看着布鲁斯在一旁跳脚。

“不许、这么、叫我!”小小年纪的布鲁斯嘟嘴,眼神却快乐。“那听上去像个女孩子!”

然而幸福的时光对于某些人来说是那样的弥足珍贵,在布鲁斯·韦恩十岁那年,随着一声无情的枪响,他的童年就这么被迫提早结束了。

在韦恩夫妇的葬礼上,穿着一身黑色正装的两个小孩看着低着头的布鲁斯,他们想安慰他,但是小小年纪的他们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最终,奥利弗和托尼只是无措的走上前,学着大人们的样子一人一边搭上他的肩膀。“Brucie。”他们犹豫的喊……而布鲁斯·韦恩没有任何回应。

 

时光荏苒,韦恩家的悲剧也逐渐被人们遗忘在历史的角落里。在这数年间,奥利弗和托尼虽然也会时不时的来探望布鲁斯,但他们都感觉得到,他们的这个童年玩伴,从来没有从那年的阴影中走出来过。

又一次,终于看不下去的奥利弗在三人的例行聚会中忍不住说,“你不该再这么一直消沉下去了,布鲁斯!那么多年了,你瞧瞧曾经在哥谭辉煌无比的韦恩家族,你有再关心过他分毫吗?你对得起你父母曾对他付出的心血么?”

“你懂什么!”韦恩回呛回去,“哥谭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韦恩家的继承人,他已经太过腐败黑暗了……他需要一点更强有力的东西来唤醒他。”

“那也不是靠你一人能够改变的。”奥利弗回嘴,“你应该想想自己,你有为你自己的未来打算过吗?还是你准备就这么一辈子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这不关你的事。”

随着一声砸门声与奎恩忿忿离去的脚步声,窝在一旁啃阿福送来的点心的托尼叹了口气。“你知道Oli只是关心你,是吧?”他慢吞吞的说,“你这话可是有点伤他心了。”

“我知道,只是……最近我的压力有点大。” 布鲁斯揉了揉眉角,他在托尼好奇的眼神里比划了一个保密的手势,无奈的开口:“就只是,帮我去和他说声对不起,好么?”

“要说你自己去说,Brucie。”托尼贼笑着摇头,“你们两个蠢货,竟然忽略了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

“什么事实?”

在布鲁斯不明所以的询问眼神里,托尼只是笑嘻嘻的,同样回给了他一个保密的手势作为报复。

 

在这天之后,奥利弗终究还是没有等来布鲁斯的亲自登门致歉,相对的,他只是收到了一封来自于韦恩家族的来信。

正在气头上的奎恩瞪着那封信许久,然后将它丢在了桌子的一角决定无视它。

“除非那个混蛋亲自来道歉,否则别指望我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他。”他小声嘟囔。

然而近一个月过去,除了那封无数次被奥利弗拿起又放下的来信,韦恩却像是人间蒸发了般的再没有联系过他。

终于有一天,实在受不了煎熬的奎恩瞪着那封信——毕竟他从不是一个耐心好的人——还是忍不住下手拆开了它。

Oli,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启程去追寻我心中的道路了。
归期不定,勿挂念……以及,对不起。
Yours Brucie

 

奥利弗怔怔的看着这寥寥数笔的来信内容,半晌后,他终是挫败般的跌坐在了椅子里。

冥冥之中,他早就有预感这一天会来到的,只是没想到,当这天真的来临时,他内心中的那股彷徨失措竟比他想象中的要来的强烈的多……就好像他要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等你回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奎恩捏着那份信,咬牙切齿又惘然若失的说。

 

几年的时间就这么一晃眼的过去了,奥利弗·奎恩迎来了他的二十岁生日,而托尼·史塔克,也因为一场绑架案,成为了现在家喻户晓的钢铁侠。

在这个奎恩夫妇为他儿子举办的盛大庆生宴中,这两个有钱人家的小王子,却是偷偷的躲在阳台的一角,一人捧着一杯低度数的酒精饮品,无视外面的热闹独自闲聊。

“怎么大好的时光不去陪你的女朋友?”托尼揶揄的问。

“只是女伴。”奥利弗纠正他,“你懂的,必要社交的那一套。”

奎恩瞥了幸灾乐祸偷笑的史塔克一眼,反唇相讥,“那你呢,怎么不去陪你的女朋友?”

“你指哪一个?”托尼无辜的反问他。

奥利弗:“……”

但当两人聊到某个他们共同的朋友时,闲聊间的气氛却明显不复之前的轻松舒缓了。

“你说,Brucie现在究竟在哪个地方逍遥自在呢?”

奥利弗瞪了托尼一眼。

“……说好的不谈论那个混小子的,你忘了吗?”

“OK,OK,我的错。”托尼立刻举手道歉,但手指却在空中贼兮兮的比划出了一个双引号:“毕竟你还对他念念不忘呢。”

奥利弗为了这个比喻立刻又瞪了托尼一眼。

 

“我是不是听到有人在讨论我?”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阳台上的两人一大跳,史塔克下意识的都要启动Jarvis的防御系统了,但是在看到阴影中走出来的那个人影时又顷刻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来人一袭破衣,脸上满是胡渣,浑身上下凄惨的连街边的破乞丐都不如,然而藏在这肮脏之后的那双明亮海蓝色眼睛……

“brucie?!”奥利弗和托尼异口同声的惊讶大喊。

“是我。”

这个哥谭的王子,布鲁斯·韦恩,他掀开了遮住自己小半张脸的破烂兜帽,走上前给呆愣住的两个好友一个久违的拥抱。

“我回来了……想我了吗?”他说,“另外,生日快乐,Oli。”

 

随着韦恩家族的继承人戏剧化回归的爆炸性新闻在哥谭当地以及其他地区的媒体界面上蜂拥播出的时候,当事人布鲁斯·韦恩却在苦着脸的遭受他唯二两个发小的轮番斥责。

“不声不响,就这么消失了那么多年!”奥利弗瞪眼。

“抱歉抱歉。”

“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竟然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一个!”托尼生气。

“我去的地方很多都没有通讯设备……”

“阿尔弗雷德的秃顶你起码要付百分之八十的责任!”奥利弗指责。

“喂喂——我离开之前阿福的头发就已经是那样了好吗。”

“我被一群人绑架到鸟不拉屎的地方时,差点就没能活着回来,你知不知道你很可能连见我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捞不着?!”托尼痛心疾首。

“对不起,托尼……你胸口的这个装置……你现在还好吗?”

“死不了……而且Oli这几年想你想的天天夜不能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托尼责备。

“托尼——?!”奥利弗喊。

 

被史塔克这么一打岔,二对一的批斗大会终于是以集体笑场落下帷幕。

闹够了的三个人团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布鲁斯笑着摇了摇头,终于正色说道:“对于我的不辞而别,我感到万分抱歉,也一直很内疚让你们担心了那么多年……但我那时必须要离开哥谭,我有一定需要寻找的目标……我怕你们知道了,会想尽办法挽留我,而我——”

奥利弗打断了布鲁斯的独白:“那你找到你的目标了吗?你现在又回来了,回到了自己的领地……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找到自己心中想要追寻的道路了?”

韦恩沉默。

“我……不知道。”在两个好友的注视下,他最终开口,“我以为我知道要怎么做……然而到头来我却发现我错的离谱,我挥霍了我家族的事业,然而这场仗却打的一事无成。”

布鲁斯握紧双拳,瞪着虚空的一点。“对于哥谭,我依旧还是毫无建树和帮助。而对于深入此地的黑暗和罪恶,我却仍像是八岁那年掉入蝙蝠洞时一样无助。我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个逆境,我害怕自己终究还是改变不了它,拯救不了它,就像是那时候害怕蝙蝠从我的周身群穿而过——”声音戛然而止。

“……布鲁斯?”

“蝙蝠。”

“什么?”

“是的……我知道我该如何做了。”有着海蓝眼睛的男人突然站起了身,他对着另外两个一头雾水的发小缓缓说道,“我将化身蝙蝠。”

 

托尼和奥利弗是在不久之后才终于理解那句‘我将化身蝙蝠’究竟是何含义的。

望着新出现在哥谭黑夜中的,那个名为‘Batman’的‘怪物’四处打击罪犯的热门新闻,奥利弗沉默,担心布鲁斯的安危却又不知能说什么。

阻止他以身犯险?他们都知道谁都不可能劝的了下定决心的布鲁斯·韦恩的。

想办法一起帮忙?一无所长的他根本就心有余而力不足……去了也只会帮倒忙。

相对于纠结的奎恩,托尼却直接的多。

钢铁侠在看到新闻的第二天便直接飞去了哥谭,金黄配色的铠甲在哥谭的黑夜里将藏在阴影中的蝙蝠侠照的熠熠生辉。

但是托尼却从布鲁斯那里直接收获了三个‘不’。

“亲爱的,你有没有兴趣加入复仇者联盟?你知道的,最近入驻到我大厦的那群——”

“不。”

“好吧,看你也不像是喜欢群体活动的类型。不过对于你现在的这份——爱好——我想我和J也可以帮忙。”

“不。”

“拜托,Brucie,我只是……”

“停下,钢铁侠。”彼时将自己包裹在一身漆黑铠甲里的男人从白色护目镜下平静的望向对方,“不要在任何时候泄露我的身份,以及哥谭是我的领地,你应该离开了。”

 

“你能想象吗,Oli,他竟然就这么冷冰冰的把我赶走了!”隔天早上,失眠了一晚的奥利弗打着哈欠迎接了一个同样有着一双黑眼圈的托尼·史塔克,后者在前者刚开门的下一秒就开始了他的碎碎念抱怨。“他竟然还叫我Iron Man!你说他是不是外出散心的这几年把自己散成了精神分裂?”

奥利弗唔唔嗯嗯的应付着,睡眠不足的他在闭着眼给两人各冲了杯难喝到想吐的咖啡后才回过神来托尼究竟说了什么。

“……你去找过布鲁斯了?”

“是啊。我还想着给他帮忙来着。”托尼抬手押了口手中的咖啡,但下一秒就立刻将它吐的遍地都是:“呕——抱歉,但这实在是太难以下咽了!”他吐了吐舌头,将那杯糟糕物又扔回了桌上:“我知道Brucie这几年在外肯定是经历了一番艰苦的磨难,才最终决定回到哥谭开始他的‘大业’。”

托尼指手画脚的说:“我也知道他很聪明,不亚于我的聪明——嘿,别翻白眼,我们俩的智商可是经过科学验证的——但你看,既然现在Brucie和我走上了一条类似的职业规划,本着发小的情分和同行互帮互助的原则,咱们组个什么队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就像是……‘铁蝙蝠’组合之类的那种。”

“很不错的名字。”奥利弗心不在焉的应了两声,他喝着属于自己的那杯咖啡,细微的苦涩在他嘴角边蔓延。布鲁斯也好,托尼也好,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们自身也有能力去实现自己的计划。而反观自己呢?胸无大志,一事无成,毫无建树,还……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当然。”奥利弗收敛心神,他看向史塔克,平静的说:“但你也知道布鲁斯的,其实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再没有从那个噩梦中走出来过。他陷入孤独,享受孤独,并且拒绝从那里面走出来一步……托尼,我们帮不了他。”

“……我知道,”托尼叹了口气,他心烦的扒了扒自己的满头乱发,别过脸小声嘟囔。“我就只是……总不死心的想再试试。”

“我们救不了他,至少现在的我们,还做不到。”

两个人沉默。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