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愧疚

Work Text:

  多年以後。

  天渣已滅。

  三王也從時光的流逝中在不同的時間重塑了真身,凱莎回到了梅洛天庭,涼冰回到了昆薩,她們都是天使,唯一的不同在於,涼冰雖還是天啟王,可她也是隨心所欲的惡魔之王。

  最後重塑真身的鶴熙站在宇宙中,眺向遠方。
  

  此時,涼冰正在曾經在惡魔一號給薔薇建的咖啡廳,坐在靠窗的位置,喝著醫用酒精。看向無際的星空,不知在等待什麼到來。
  

  

  

  自從涼冰回來後,她從來也沒有問過杜薔薇拿回實權,反而是悠閒的到處閒逛,似乎是默認杜薔薇繼續管理昆薩跟魔人們。

  杜薔薇無數次想到涼冰面前問她為什麼。

  ——為什麼不來找她。

  ——為什麼不來拿回權利。

  ——為什麼要對她許下唯一的諾言。

  ——為什麼要為了救她犧牲自己。

  還有很多為什麼她都想問涼冰,都在看到涼冰的身影就戛然止步,甚至不敢與她對視就轉身離開,不知道是怕聽到什麼回答。

  老一代的魔人都知道,涼冰深愛著杜薔薇,而杜薔薇對涼冰的感情都在那一場讓人心碎的戰爭中短髮明志,但是從來沒人知道杜薔薇真正剪掉短髮的含義。

  這個問題,杜薔薇無數次的問自己。

  那個舉動是真的在涼冰的離去才發現自己的感情,亦或是...愧疚。

  杜薔薇像平時一樣弄完了事物就去咖啡廳,剛對服務員說一杯咖啡,就瞧見涼冰看向她,隨後只聽見涼冰輕聲的歎息,對她說:「薔薇,過來坐吧。」

  

  

  

  「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涼冰依然那麼貼心,一直都在考慮著她的感受,也了解她的性格,才會那麼詢問。

  涼冰也很有耐心,她不逼問,而是給杜薔薇梳理好自己的情緒。

  「你...為什麼不要回你的位置...」

  「沒必要,更何況那群孩子都聽你的話,如果我拿回位置的話,豈不是要被謀反。」

  「可是他們都希望你...當回他們的女王。」

  「薔薇,希望跟實際是兩回事。」涼冰喝一口醫用酒精,繼續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眼界放大一點,不要總是局限在別人想怎麼樣,你要記得,現在你是魔人之主,而魔人文明主張的便是墮落與自由,你認可我那部分學說最重要的就是沒有禁忌,我希望在未來你能做到這點。我想一下,用你們地球人的話說,只要不觸碰到你的底線,就跟著你的心走。」

  杜薔薇知道涼冰說的都有道理,可是她始終無法做到像涼冰那麼隨心所欲。

  「那...你回來後,怎麼不來找我...」

  涼冰聽到杜薔薇的提問笑出了聲,望向她的眼神跟以往一樣,充滿著無奈與寵溺。「明明是你看到我就跑了,我怎麼找你。」

  自知理虧,杜薔薇低下了頭,有些慌亂的抿了口咖啡,那時剪短的頭髮已經長了回來,擋住了她那微微泛紅的耳尖。

  「...那天...你為什麼要救我...」

  明明那個時候涼冰擁有足夠的時間逃出去,為什麼要為了救她而犧牲自己,她真的想不通。

  不知過了多久,杜薔薇都沒聽到答案,她抬起頭,只見涼冰深深的看著她。

  「薔薇,在你眼裡我是個會為了情愛就犧牲自己的人嗎?」沒有等杜薔薇的回答,涼冰搖晃手中的瓶子又繼續說。「黑洞並不會因為一個人被吸進去就消失,必須要有足夠的能量與之抗衡,更何況還是華燁製造的人工黑洞。就算我逃了出去,你被黑洞給吸進去,它依舊會擴散,昆薩會不復存在,在昆薩之外的天使也會被吸進去,如果不阻止那個黑洞,宇宙又會面臨大劫難,所以...」

  「所以...於公於私,救你並不是唯一原因。」

  杜薔薇愣住,自嘲一笑。

  是她把涼冰想得太單一,以為涼冰愛她,為了彌補她,才來救她,可她還是忽略昆薩以及天使的問題,就如涼冰所言,就算不來救她,黑洞也不會因為吸了她就消失,只會讓她成為不必要的犧牲品。那麼多年過去了,她的眼界依然沒有達到神的角度看待,即便她已成為了已知宇宙所知的時空神。

  杜薔薇會那麼想是因為看到了涼冰的日記,局限了思路,以至於讓她覺得涼冰只是因為愛她才那麼做,她問過彥,天使的唯一諾言是什麼。

  天使唯一的諾言,是對其愛人的宣誓。

  彥是這麼回答的。

  得知日記中所說的諾言後,杜薔薇是驚訝的,無措的,也有點恐慌。她沒想到涼冰對她感情已經那麼深了。

  努力讓千般思緒平復。

  回想起跟涼冰相處的細節,或許她從來沒真正了解過涼冰。一直以來她都知道涼冰喜歡她,甚至愛她,她知道自己每次都在言語中傷害涼冰,涼冰總是不多做反駁,她懂這是她恃寵而驕的表現,而涼冰向來明白杜薔薇就是要傷害她的心,只是後來心痛變成無盡的無奈。

  直到涼冰就在眼前消失,杜薔薇的心覺得被什麼堵住了。她清楚這是愧疚和懊悔,也有撕心裂肺的痛,為什麼要等到失去了才懂,為什麼之前有機會的時候什麼都不說,傷了涼冰的心,也傷了她自己。

  

  杜薔薇感覺喉嚨有些乾澀,啜了一口咖啡,繼續自己的問題。

  「那...那個誓言...」

  還沒說完就聽見涼冰輕笑了幾聲,她撐著下巴,饒有興致的看著杜薔薇,眼中閃過幾個不明的情緒,快得讓杜薔薇抓捕不到。

  「那段誓言,是我單方面,你可以無視。」

  「我怎麼可能無視!」

  「那,薔薇你想怎麼樣呢?」

  「我...」杜薔薇張了張嘴,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盯著涼冰,她想知道涼冰希望她怎麼做。

  
  現在涼冰回來了,那份愧疚和懊悔的情緒再次充斥她的心,只要涼冰想要,她就一定盡力做到。

  「薔薇...」涼冰苦笑的搖了搖頭,再次看向杜薔薇的眼眸滿是疼惜地看著她,「我知道我跟黑洞消失之後,你短髮明志,在地球上來說突然剪髮都是在情感上發生了突變,但是按照我對你的理解...」涼冰眼色柔和了下來,又有些無奈的看著她。「...你剪髮更像是決定做了什麼,譬如承擔惡魔之王這個位置,你認為我為你犧牲了,所以你必須做什麼,因為你愧疚了。」

  「可是...」

  「薔薇,你對我什麼感情。」

  「我...」

  「薔薇,你跟我之間仍然有隔閡,不再是殺父之仇,也不是破壞國土,是你認不清自己想要什麼,那一天我懂你要說什麼,你或許對我有那麼一點喜歡,或許只是對我的依賴,我是救過你,也傷害過你,你說過要為內心而活,但你總是愛束縛自己。」

  「......」

  「在這場追逐的感情中,我們都需要時間冷靜下來思考。」涼冰呼了一口氣,輕笑了幾聲。「我喜歡,不對,我愛你,我不後悔愛你,但是我不希望你是因為我救過你,我對你好,你懷著愧疚的心跟我在一起,我也不希望我們兩人在一起是痛苦的。」

  杜薔薇沉默了。

  涼冰說的沒錯,她一直在束縛自己,不管是開始還是後來。

  起初,她對涼冰的感情是模糊不清,相繼而來就是身份、仇恨出現在她們之中,再有一些不如意事發生,使她無法原諒涼冰,就頂多不恨她。

  時間過去那麼久,她也想了很多,現在她對涼冰是什麼樣的一份情感她也說不準,早已不是純粹的。

  有恨嗎?

  有。

  有愧疚嗎?

  有。

  有喜歡嗎?

  有。

  有愛嗎?

  不知。

  

  

  

  在宇宙中漂浮的她們並沒有時間觀念,也許只是幾分鐘,也許過了幾個小時。

  涼冰拿起手裡的瓶子,透過透視玻璃看向坐在對面的杜薔薇。

  她不需要杜薔薇的補償,也不需要杜薔薇的自我感動的付出,這只會讓她無奈,她也沒有那麼卑微的委屈自己,她只想要杜薔薇單純的愛,可是她們之間是不可能發生的。

  她是愛薔薇,但她的心也會累。

  

  在平靜無聲的環境出現了椅子在地上摩擦的聲音,涼冰從原本的位置站了起來,在離開前留下了充滿自嘲的一段話。

  「薔薇,你需要我嗎?不對,我重新問一遍,你需要的是涼冰還是莫甘娜?」

  

  

  

  我...需要涼冰還是莫甘娜?

  她不清楚。

  就像以往一樣,涼冰總能一針見血發出的問題,這讓她無法反駁,無法正確思考。

  涼冰和莫甘娜是同一人,但杜薔薇一直認為,作惡的是身為惡魔之王的莫甘娜,一旦事情順著她的意思,莫甘娜又變成了涼冰。

  活了上萬年的人,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是那麼刻板的一個人,真是可笑至極!

  她需要涼冰,也僅僅是涼冰,那個總是寵她、愛她、包容她所有任性的涼冰,能讓她依靠的涼冰,而她...不需要莫甘娜,即便她已經不恨了。

  而她需要涼冰的最大原因就是補償和救贖自己那一點罪惡感,杜薔薇不屑的自嘲笑了,如果是以這樣的態度跟涼冰在一起,也未免對涼冰太不公平。

  可她在之前沒有自省,還不以為然,甚至還覺得理所當然。因為涼冰愛她,她覺得涼冰一定會接受,便沒有站在涼冰的角度思考。

  涼冰說得對,若是這樣的態度跟涼冰在一起,那只會讓她們都痛苦。連在這種時候,涼冰都能站在她的角度思考,真是個狡猾的溫柔,這讓杜薔薇更鄙視自己。

  啜完最後一口咖啡,不再留戀的離開了咖啡廳。

  

  

  

  

  這一天,涼冰又在悠閒地利用蟲洞的在宇宙溜達。

  起興之際,剛好看到一個美麗的星球,正想用蟲洞把自己傳送過去就感受到了有個視線盯著她,明銳的回過頭看。

  眼前的人一步一步的走近她,微微俯身在她身邊,用曾經在她耳邊溫潤磁性的聲音對她說:「涼冰,你還欠我一個解釋。」

  涼冰挑眉,勾起那不可一世又自信的笑容。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