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顾长】游龙戏珠

Work Text:

——嫁嫁嫁——

“师兄,我们先回去…”长庚红着脸轻轻推拒着在他颈间乱蹭的人,顾昀听出身下人抗拒意识薄弱,黏黏糊糊地吻了一下长庚泛粉的颈间,用牙尖剐蹭着长庚微微滚动的喉结,意味十分明显,就在这做。

长庚被顾昀衔住略显脆弱的要害,不自主地仰了仰头,视线触及微风晃动的树梢,羞耻地呜咽了一声。这青天白日晴空朗朗,还是在不知道哪的荒野郊外,怎么能就这样在这…

长庚捉住顾昀解他衣裤的手,小声道:“师兄,此番下山除妖,师傅叮嘱过要我们早些回来…”顾昀挑了挑眉,松开了长庚。长庚略松了口气,正准备整自己的衣冠,就被顾昀一把摁倒在了草地上。

顾昀利落地解了自己的头绳绑在了长庚的手腕上,从腰间的乾坤袋中抽出个符用灵力融进了绳子里,扣住长庚的手腕,压到了长庚上方。

长庚瞬地睁大了眼睛,顾昀平时是对他流氓了一点,但也没流氓成这样!长庚挣了挣手,只恨自己学术不精,一时疏漏分神,又让顾昀扒下了他的里裤。

顾昀抬手隔着下摆碰了碰长庚挺立的性器,戏谑地抬眼看着长庚,“这不是挺期待的么?”长庚稍微抬起一点就能看见被顶起的下摆,羞耻地别过头,颤了下。

顾昀挑起挡住一番盛景的下摆,领到了长庚嘴边,“咬着。”长庚颇为无奈地想:撩到一边不就得了。最后还是敌不过顾昀,张嘴咬住了一小块。

顾昀顺势沿着长庚咬着衣料的缝探进去一节指尖,蹭了蹭卷缩的软舌,搅了搅又抽了出来。曲起搭在顾昀身侧的腿微微抬起沿着顾昀的腰蹭了蹭,催促的意味明显得不行。

顾昀伸手从乾坤袋里拿东西的时候,顺手揉了一下软弹的大腿内侧,揉得身下人缩了缩腰身合拢了腿,却被顾昀卡住,又拨开。

顾昀挑开玉瓶的盖儿,敛了自己的挑花眼撩了个眼神抛给喘息的长庚,开口道:“我们今天玩点带花样的。”长庚难耐地想磨蹭吐水挺立的性器,接了顾昀的眼神意识到不对,缓缓抬了眼去看顾昀要干什么。

长庚看了看顾昀手里裹着玉露的细长物什,并不知道顾昀要玩什么花样,略显紧张地又想拢腿。顾昀哪肯,伸手按了长庚一个门户大开,撑起的下身卡在长庚腿间,跪坐分开的腿垫在长庚臀侧,将长庚的下身微微撑起。

长庚一时被固得不得动弹,无措地挺了挺上身,咬住的下摆已经被唾液沾湿,含在半开的唇瓣间要落不落的。

顾昀收了玉瓶,一手磨蹭着长庚涨红的茎身,拇指摁在性器头部,沾着腺液在顶部打圈,时不时摁压着顶部的小眼。

长庚咬紧了衣料,难以抑制地轻喘呻吟从缝隙里断断续续地吐落,微微红了眼眶,刚想呼出的热气压在胸口,屏息了一会又受不住地呼出,气息乱得不行。不一会就面色泛红,眼中蒙蒙。

顾昀看着长庚微微挺动的腰,试着缓缓向小眼里探进一小点食指尖。长庚先是有些疼,含着小声的痛呼呜咽了一声,渐渐适应了顾昀的动作,朦胧着眼睛迎着顾昀的手,长庚迷糊间好像明白了顾昀是要干什么。

“啊!子熹…唔疼!哈啊…”长庚猛地睁大眼睛,泪水立刻凝成珠滚落到发间,腿根略微抽搐地想合紧。

顾昀撑了撑长庚的腿,另一只手中的细长物什已经入了小眼里,被吞了一半儿。顾昀用指腹蹭了蹭顶部的小沟,故意略带疑惑,“疼么?那怎么更硬了…”长庚含着眼泪迷茫地摇了摇头,性器被撑得发胀,除了开始的刺痛确实有了别的感觉。

顾昀就着物什上满根的玉露小幅度地抽插,长庚慢慢回了神,带了点意识,含糊地念了声“好冰”,就震惊地又睁大了眼。“…这是寒玉!这可是师傅予你修炼的,师兄你怎么能拿它做这种用处…”

顾昀笑了一下,压低声音道:“我这不就是用来修炼的么?”说完就把细长的玉柱整根插了进去。

“!唔啊什么!…哈啊…”过激的快感猛地窜过脊骨,长庚当时就仰头抵着草地哭了出来,白玉发冠被抵得松了松,长发半散着落在地上,腰身无助地挺了挺,小腹微微抽搐,却被堵着射不出来。

顾昀挑着长庚混乱迷糊的点,开口诱哄,想让长庚说几句荤话,“已经射了么,告诉师兄,舒服不舒服?”又抵着玉柱向里摁了摁,玉柱另一端抵在腺体上,过于直接的快感让长庚有些迷乱,下摆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舌尖抵了了出来。

长庚带了点哭腔含着蜜糖似的甜腻低吟,“已经唔哈…好…舒服…”长庚泪眼朦胧眼神涣散地望着顾昀,下意识地回应出声,软红的舌尖有一搭没一搭地探出,随着长庚一起一伏地胸膛,挺立的乳尖磨蹭着柔软的里衣。

顾昀忍了忍额间的青筋,声音低哑得不行,“想不想再舒服一点?”顾昀缓缓抽出玉柱,又倏地摁进去。长庚压着气息哽咽了一声,眼泪粘在翘长的眼睫上,半睁着眼,透过水光模模糊糊地看向顾昀,不甚清醒地喘息,“想…唔,子熹…师兄…”

顾昀自个儿忍得也不好受,下身胀得发疼。顾昀一手点在玉柱上轻轻搅动,一手从乾坤袋里又摸出个物什,伸手探向长庚已经湿哒的后穴,抵着柔软的穴口填了进去。

“唔哈!撑…唔酸…”长庚皱着眉含着不大不小的珠子,珠子滑得很,被穴肉裹吸着推来推去。顾昀探了一指进去抵着珠子,熟稔地推向那处突起,搅着玉柱的手顺势向下一摁。长庚眼前一黑,前后快感猛地炸开。

“!不要!放...唔放开…”长庚噎着气吐出几个字,仰着头手肘分开抵在草地上,手肘被印得翻红,整个人差点弹起来,被顾昀箍得又压了下去,下身却因被顾昀撑起,曲起绷紧的腿艰难地用脚趾抵摁在草地上蜷缩着痉挛。

顾昀装作没听懂,摁着长庚性器顶端小眼的手又向下摁了摁,“不要放开?这么喜欢?”长庚眼底含着水汽,无力地晃了晃头,“想射…抽出来…”顾昀解下裤子,胀得紫红的孽根压着长庚柔软的会阴磨蹭,坏心眼道:“说点好听的,就让你舒服。”

长庚从小就一副过于成熟稳重的样,开上几个玩笑撬他几句荤话比飞升还难,不过肏熟了也就什么都能说出口了。顾昀压着上挑的眉,免得过于得意忘形被自家心肝儿看到记仇。

长庚泛起片红的脸上显出几分羞耻,说什么好听的,长庚压下羞耻地想了一会觉得还是做不到。顾昀看着长庚略带犹豫的神色,暗道:还是肏得不够熟。一手抵着珠子摁在突起上,另一只手大开大合地抵着腺体在小眼里抽送。

“!咿!子熹!师兄!相公唔哈…求你…”长庚合腿圈住了顾昀的腰,哭着稀里糊涂地什么混称都喊了一遍。顾昀勾了嘴角,一下抽出堵着小眼的玉柱,就着泛水的后穴撞了进去。积压许久的浊液顺着喷出,落在了长庚上身穿得完完整整的衣衫上。
师兄昀x师弟庚

车技不好,非常ooc,慎入。

——嫁嫁嫁——

“师兄,我们先回去…”长庚红着脸轻轻推拒着在他颈间乱蹭的人,顾昀听出身下人抗拒意识薄弱,黏黏糊糊地吻了一下长庚泛粉的颈间,用牙尖剐蹭着长庚微微滚动的喉结,意味十分明显,就在这做。

长庚被顾昀衔住略显脆弱的要害,不自主地仰了仰头,视线触及微风晃动的树梢,羞耻地呜咽了一声。这青天白日晴空朗朗,还是在不知道哪的荒野郊外,怎么能就这样在这…

长庚捉住顾昀解他衣裤的手,小声道:“师兄,此番下山除妖,师傅叮嘱过要我们早些回来…”顾昀挑了挑眉,松开了长庚。长庚略松了口气,正准备整自己的衣冠,就被顾昀一把摁倒在了草地上。

顾昀利落地解了自己的头绳绑在了长庚的手腕上,从腰间的乾坤袋中抽出个符用灵力融进了绳子里,扣住长庚的手腕,压到了长庚上方。

长庚瞬地睁大了眼睛,顾昀平时是对他流氓了一点,但也没流氓成这样!长庚挣了挣手,只恨自己学术不精,一时疏漏分神,又让顾昀扒下了他的里裤。

顾昀抬手隔着下摆碰了碰长庚挺立的性器,戏谑地抬眼看着长庚,“这不是挺期待的么?”长庚稍微抬起一点就能看见被顶起的下摆,羞耻地别过头,颤了下。

顾昀挑起挡住一番盛景的下摆,领到了长庚嘴边,“咬着。”长庚颇为无奈地想:撩到一边不就得了。最后还是敌不过顾昀,张嘴咬住了一小块。

顾昀顺势沿着长庚咬着衣料的缝探进去一节指尖,蹭了蹭卷缩的软舌,搅了搅又抽了出来。曲起搭在顾昀身侧的腿微微抬起沿着顾昀的腰蹭了蹭,催促的意味明显得不行。

顾昀伸手从乾坤袋里拿东西的时候,顺手揉了一下软弹的大腿内侧,揉得身下人缩了缩腰身合拢了腿,却被顾昀卡住,又拨开。

顾昀挑开玉瓶的盖儿,敛了自己的挑花眼撩了个眼神抛给喘息的长庚,开口道:“我们今天玩点带花样的。”长庚难耐地想磨蹭吐水挺立的性器,接了顾昀的眼神意识到不对,缓缓抬了眼去看顾昀要干什么。

长庚看了看顾昀手里裹着玉露的细长物什,并不知道顾昀要玩什么花样,略显紧张地又想拢腿。顾昀哪肯,伸手按了长庚一个门户大开,撑起的下身卡在长庚腿间,跪坐分开的腿垫在长庚臀侧,将长庚的下身微微撑起。

长庚一时被固得不得动弹,无措地挺了挺上身,咬住的下摆已经被唾液沾湿,含在半开的唇瓣间要落不落的。

顾昀收了玉瓶,一手磨蹭着长庚涨红的茎身,拇指摁在性器头部,沾着腺液在顶部打圈,时不时摁压着顶部的小眼。

长庚咬紧了衣料,难以抑制地轻喘呻吟从缝隙里断断续续地吐落,微微红了眼眶,刚想呼出的热气压在胸口,屏息了一会又受不住地呼出,气息乱得不行。不一会就面色泛红,眼中蒙蒙。

顾昀看着长庚微微挺动的腰,试着缓缓向小眼里探进一小点食指尖。长庚先是有些疼,含着小声的痛呼呜咽了一声,渐渐适应了顾昀的动作,朦胧着眼睛迎着顾昀的手,长庚迷糊间好像明白了顾昀是要干什么。

“啊!子熹…唔疼!哈啊…”长庚猛地睁大眼睛,泪水立刻凝成珠滚落到发间,腿根略微抽搐地想合紧。

顾昀撑了撑长庚的腿,另一只手中的细长物什已经入了小眼里,被吞了一半儿。顾昀用指腹蹭了蹭顶部的小沟,故意略带疑惑,“疼么?那怎么更硬了…”长庚含着眼泪迷茫地摇了摇头,性器被撑得发胀,除了开始的刺痛确实有了别的感觉。

顾昀就着物什上满根的玉露小幅度地抽插,长庚慢慢回了神,带了点意识,含糊地念了声“好冰”,就震惊地又睁大了眼。“…这是寒玉!这可是师傅予你修炼的,师兄你怎么能拿它做这种用处…”

顾昀笑了一下,压低声音道:“我这不就是用来修炼的么?”说完就把细长的玉柱整根插了进去。

“!唔啊什么!…哈啊…”过激的快感猛地窜过脊骨,长庚当时就仰头抵着草地哭了出来,白玉发冠被抵得松了松,长发半散着落在地上,腰身无助地挺了挺,小腹微微抽搐,却被堵着射不出来。

顾昀挑着长庚混乱迷糊的点,开口诱哄,想让长庚说几句荤话,“已经射了么,告诉师兄,舒服不舒服?”又抵着玉柱向里摁了摁,玉柱另一端抵在腺体上,过于直接的快感让长庚有些迷乱,下摆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舌尖抵了了出来。

长庚带了点哭腔含着蜜糖似的甜腻低吟,“已经唔哈…好…舒服…”长庚泪眼朦胧眼神涣散地望着顾昀,下意识地回应出声,软红的舌尖有一搭没一搭地探出,随着长庚一起一伏地胸膛,挺立的乳尖磨蹭着柔软的里衣。

顾昀忍了忍额间的青筋,声音低哑得不行,“想不想再舒服一点?”顾昀缓缓抽出玉柱,又倏地摁进去。长庚压着气息哽咽了一声,眼泪粘在翘长的眼睫上,半睁着眼,透过水光模模糊糊地看向顾昀,不甚清醒地喘息,“想…唔,子熹…师兄…”

顾昀自个儿忍得也不好受,下身胀得发疼。顾昀一手点在玉柱上轻轻搅动,一手从乾坤袋里又摸出个物什,伸手探向长庚已经湿哒的后穴,抵着柔软的穴口填了进去。

“唔哈!撑…唔酸…”长庚皱着眉含着不大不小的珠子,珠子滑得很,被穴肉裹吸着推来推去。顾昀探了一指进去抵着珠子,熟稔地推向那处突起,搅着玉柱的手顺势向下一摁。长庚眼前一黑,前后快感猛地炸开。

“!不要!放...唔放开…”长庚噎着气吐出几个字,仰着头手肘分开抵在草地上,手肘被印得翻红,整个人差点弹起来,被顾昀箍得又压了下去,下身却因被顾昀撑起,曲起绷紧的腿艰难地用脚趾抵摁在草地上蜷缩着痉挛。

顾昀装作没听懂,摁着长庚性器顶端小眼的手又向下摁了摁,“不要放开?这么喜欢?”长庚眼底含着水汽,无力地晃了晃头,“想射…抽出来…”顾昀解下裤子,胀得紫红的孽根压着长庚柔软的会阴磨蹭,坏心眼道:“说点好听的,就让你舒服。”

长庚从小就一副过于成熟稳重的样,开上几个玩笑撬他几句荤话比飞升还难,不过肏熟了也就什么都能说出口了。顾昀压着上挑的眉,免得过于得意忘形被自家心肝儿看到记仇。

长庚泛起片红的脸上显出几分羞耻,说什么好听的,长庚压下羞耻地想了一会觉得还是做不到。顾昀看着长庚略带犹豫的神色,暗道:还是肏得不够熟。一手抵着珠子摁在突起上,另一只手大开大合地抵着腺体在小眼里抽送。

“!咿!子熹!师兄!相公唔哈…求你…”长庚合腿圈住了顾昀的腰,哭着稀里糊涂地什么混称都喊了一遍。顾昀勾了嘴角,一下抽出堵着小眼的玉柱,就着泛水的后穴撞了进去。积压许久的浊液顺着喷出,落在了长庚上身穿得完完整整的衣衫上。

顾昀扣住长庚上挺的腰,抵着珠子摁碾在突起上,伸手隔着衣料磨蹭着乳尖,故意延长着快感。过于绵长的快感让长庚有点受不住,腰部有些发疼,长庚勉强撑开湿哒哒的眼睫,无声地控诉顾昀。

顾昀一脸无辜,手上的动作逐渐加重,微长圆润的指甲搔刮着乳尖,难耐的酥麻感加重,加上顾昀刻意地抵着敏感点轻碾,不满的疼痛感愈演愈烈。

“唔呃!师兄,子熹……我疼……”长庚服软似的用腿勾住了顾昀的腰,可怜兮兮地出声,脸侧的发丝凌乱地贴在唇边,缓慢聚焦的眼睛软唧唧地看向顾昀。

顾昀眼角瞥见一点,心底倒吸了一口气,就这样自己就心软了一半。顾昀面上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嘴角含着笑,抬手把贴在长庚脸上的发丝捻开。

“来猜个词怎么样,猜中了师兄就奖你。”

猜词?猜什么词?长庚动了动被绑住酸软的手腕,叹道,肯定没什么好事,也不是那么好……!呃唔!

顾昀狠狠抵着珠子凿了一下蠕动的内壁,眯着眼靠到长庚耳边,带着笑意低声道:“猜吧……”长庚从刚刚的快感缓过神来,略带迷茫地望向顾昀,猜什么……!猜……这个?!

长庚一下子想到什么似的,原本只是泛粉的脸一下子烧得通红,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一脸良善的顾昀,咬紧的牙关被磨得咯吱一声。顾昀缓缓解开长庚的上衫,把动不了手的长庚剥了个干净,慢条斯理地摩挲着手下的肌肤。

“想到了不是?想到了就说,师兄自然不会为难你……”顾昀讲得好一副良师的假话,身下恶劣地抽出,抵在穴口磨蹭。长庚被磨得受不住,松开嘴断断续续地喘着气,狠命压着想要迎上去的腰。

长庚侧过脸让碎发遮住自己的神色,小声说了几个字,顾昀直起身子,把长庚从草地上抱起来,抚开长庚的碎发,长庚含着泪满脸绯红地不敢看顾昀。

“乖,再说一遍……”

长庚颤了一下,断断续续像是从骨头缝里带出来的羞耻。

“……游龙……戏…珠,唔啊!……”

顾昀听到了满意答案,干脆利落地让长庚领了奖,顾昀解开长庚手上的束缚,身下大开大合地凿进吐水的穴口。长庚酸软的双臂无力地环住顾昀的肩,像是不愿面对什么,把自己自暴自弃地埋在顾昀颈窝,细小地呻吟因为这个位置能清晰地落入顾昀耳中。

顾昀另一只手里捏着细柱眯着眼喃道:“……自然是用来修炼的……”说完就握住长庚的性器送了进去,注入了灵力。

长庚猛地打了一个颤,灵力顺着筋脉游走,让原本就激烈的快感变得更加惑人,顾昀毫无预兆的这一动作就像惊雷一样,炸得长庚一个猝不及防,积累了许久的快感轰地炸开,漫在身体各处,长庚的眼泪一下就溢满了眼眶,哆哆嗦嗦地咬住了顾昀的肩膀,连不成声地呜咽呻吟。

顾昀伸手蹭了蹭长庚的尾骨,又引得身上人一阵颤抖,顾昀故意一遍顶弄一遍拖长声音道:“长庚,静心,双修之法都忘了?”长庚脱力地任由顾昀动作,“……你倒是慢一点让我调理,唔哈!不行!呃子熹!”长庚带着哭腔哑声道。

顾昀一脸叹息,“看了来师弟是都忘了,没关系,师兄慢慢教你……”顾昀抬手引着灵力流过筋脉,指尖有意无意贴着肌肤划过。长庚根本受不住夹杂着快感的灵力疏通筋脉,不像是修炼,倒像是剧毒。更何况顾昀的身下的动作从刚刚就一直没停过,酸麻不已。

长庚伸手握住了自己性器里的细柱,想拔出来,可微微一动就是一阵难以承受的快感,长庚没办法,抬头吻住顾昀的唇,伸手握住了顾昀的手腕。

顾昀看见长庚泛红颤动的眼睑,有些心疼,是有点过了。顺着长庚的意思一下把细柱抽了出来,另一只手摁住了长庚的后颈,加深了这个黏黏糊糊的吻。

白浊溅上了顾昀的外衫,顾昀离开了长庚的唇,心疼地舔吻着长庚的眼睑,长庚靠在顾昀身上,迷迷糊糊地叹道:“……太过了……乱七八糟的……”

顾昀满脸的笑意,别有意味:“……该叫的都叫了,不过若是长庚平时也这么叫我,我会唔……”

长庚抬手捂住顾昀的嘴,半张脸都黑了,抬眼却看见了自己手上的浊液,慌忙把手挪开,顾昀一脸无所谓地捉住了长庚的手,从指尖到手心都舔咬了一遍。

“所以回去再来一次么。”

——咕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