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BO生兒育女三十題- 5.壓抑過久後的一次性愛】

Work Text:

  回程的路上,孟少飛都沒什麼說話,照理來說,懷孕期間是不會有發情期的,那剛剛近似發情的敏感是怎麼回事?
  “就因為摸幾下就快搭帳篷這件事真的太丟人了,絕對不能讓唐毅知道!!”緊閉眼睛搖搖頭,想散去剛剛羞恥的記憶。
  一旁的男人注意到了,覺得有點可愛,孟少飛用手保護著腰際,反而是這個奇怪的動作讓唐毅有些好奇。
  車子慢慢停進車道。
  「怎麼了?」唐毅的右手輕輕扶上他的腰,只見少飛顫了一下,剛剛保護那麼久,就是怕唐毅這樣一聲不響的摸過來。
  「沒事……」孟少飛撇過頭,潮熱感在臉頰打轉。
  「真的?」唐毅的手上下游移,惹得孟少飛忍不住悶哼出聲。
  停下手上的動作,唐毅知道孟少飛敏感帶本就在腰際,沒有其他想法,就想逗弄一下他。
  只留下一聲壞笑就想離開,孟少飛不允許。
  副駕上的人伸手扯住他的領帶,向他索吻,讓兩人的唇舌交纏在一起,孟少飛一向直來直往,他只用身體吐露他真正想要的東西。
  唐毅鬆開嘴,看著在副駕駛座喘氣的人,情欲和欲望模糊了兩人的雙眸,點燃車內的空氣。
  「你明天不想上班了?」
  「沒關係,請假就行」唐毅那句話讓孟少飛確定自己的確是勾起他的欲火了,反正他也不怕,拉著他的領帶,讓他離自己近點,鼻頭輕輕的磨蹭,唇瓣像是要觸碰到似的,故意玩著欲擒故縱。
  「我本來想說送你回來後就回去處理公事的……」唐毅每份鼻息都在勾動孟少飛的心,好近,好清晰。
  「看來這下沒辦法了」唐毅強烈的吻了下去,這個吻充滿占有和渴求,讓孟少飛逃也逃不掉。
  「我們……先上去吧……」
  *
  「哈阿……」唐毅先是扒光了孟少飛的上衣和褲子,往腰際突襲,再來在肚臍前畫了個圈,比起儀器在上面滾動的觸感,一雙有溫度的手更讓人興奮,最重要的是,那個人是唐毅。
  少飛解開唐毅的襯衫,西裝外套早已躺在地上,就只有在這個時候,再貴的西裝都現得一文不值了。
  信息素參雜在一團,櫻桃的甜味和紅酒的香牽動彼此的身體,越來越近。
  孟少飛翻了個身,把唐毅壓在身下,漂白的古銅色胸肌和腹肌一覽無遺,少飛情不自禁低下頭吻了幾口,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正在解開唐毅的皮帶,手指時不時輕觸對方的炙熱。
  因為剛剛幾個動作和氣味,褲底早就濕成一片的孟少飛扭著腰,好不容易才扒下唐毅的西裝褲,卻又被翻過來。
  「你確定真的可以?」畢竟懷著孕,要做這種事總是會有疑慮和風險的。
  「嗯……只要……」少飛雙手摟著他的後頸,把他向自己拉近,向右耳吐露了幾個字,便脫去自己和他身上最後一件布料。
  “不插進去就行”
  *
  喘氣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在唐毅身上扭動身體的孟少飛,狡猾的想用費洛蒙隱藏住自己性欲很強的事實。
  其實孟少飛一直很愛玩騎乘位,一次就能插到深處,而且還能看到自己男人高潮的臉,就因為這樣讓孟少飛愛不釋手。
  唐毅的炙熱前後磨擦著濕潤的穴口,孟少飛分泌出的愛液像媚藥一樣的勾動著唐毅,他壞心的摸上身上人的腰間,這次的觸摸更大膽,不只是玩弄、逗弄這麼簡單,他就是想把孟少飛搞得一蹋糊塗。
  「啊嗯……唐毅……」酥麻的感覺直衝腦門,孟少飛已經無法思考了,只知道喊他的名字。
  唐毅從床上起身,在他的身子上加以啃咬,從頸部慢慢往下,咬住因漲奶而顏色變深的乳頭,牙齒輕輕的磨擦,再用舌頭舔舐。
  「嗯哼……」舒服的感覺讓他即近攤軟,少飛停下身下的動作,抱著唐毅,搓揉他後頸的髮絲,任憑他在身上所有位置留下痕跡。
  唐毅偷偷握住少飛的硬挺,開始上下套弄,嘴上的工作依舊,感受到孟少飛的喘聲越來越快,接著在唐毅手裡釋放。
  「哈啊……哈啊……哈啊……」把頭抵在唐毅肩上大口喘著氣,直到感受到身下那人還是硬挺的狀況,他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自己去勾引人家的,最後又只有自己爽。
  「我……我來幫你吧……」孟少飛害羞的低頭,看著唐毅的碩大。
  唐毅低頭笑了笑,像看著一隻傻羊呆呆的走進虎口,他把孟少飛放在床上,蓄勢待發抵在他的股間。
  這和孟少飛想得不一樣,因為平常都是唐毅用嘴幫他的,本來以為這次自己提出邀約,他可能會很驚訝的答應,但這都沒關係了,只要唐毅高興就好。
  唐毅輕輕用手掰開臀瓣,在穴口來回磨擦,一副隨時要插進去的樣子。
  「唐毅……不行……」聽到了他想得到的回應後才停下,將自己埋入孟少飛的雙腿之間,拍拍他的屁股,讓他夾緊點。
  雙手扶著他的腰,在雙腿間抽送,任憑性器蹭過會陰和陰囊,孟少飛無力支撐身體,翹起屁股,只能發出好聽的呻吟,這時的他,浸泡在情欲的海無法自拔。
  不過一會,唐毅在少飛腿間留下白濁,再次被點燃欲火的孟少飛也射了出來,唐毅心滿意足的吻了一下孟少飛,把他抱起,前往浴室清洗。
  孟少飛把臉埋進唐毅胸膛,感受慾望過後的汗水味,並不是這次的經驗不舒服,也不是沒讓他爽到。
  只是沒做到徹底,他還是有點欲求不滿。
  當然,這也是絕對不能讓唐毅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