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普卫|PWP】Initiation

Work Text:

大卫承诺在普雅18岁生日时要送一个很特别的礼物给他。
普雅来到微信里大卫发给他的房间号——其实就是大老师本人的房间——不过这让普雅松了口气,既然是在大卫自己的房间应该不是什么很恐怖的恶搞吧。他推开门。
浴室里有人在洗澡,雾气从门缝里溢出来,空调开得有些冷,书桌上平时摆得整整齐齐的书和笔都不见了,床上的被子倒是一如既往的没叠。普雅在床边坐下,便听到浴室里水声停了,啪嗒,浴室门开了,雾气逸散,大卫裹着睡袍走出来,白色丝质睡袍边缘有些沾湿出现的水迹。
晚上好。普雅问好,控制自己尽量不去看大卫胸前的十字架指引看的地方,眼神无处安放只好绕了一圈盯住大卫的脸。
大卫倒是坦荡荡,靠在墙边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你知道你的礼物是什么吗?”普雅摇摇头。
俄罗斯人走到普雅面前,“为了庆祝你今天成年,你的礼物就是我呀。”
???普雅脑内三百个问号还没有打完大卫就已经握住他的手,不、不是、这?这什么意思?生日当天我最喜欢暗恋已久的哥哥说要我上他是什么样的体验,普雅觉得现在自己的经历已经奇异到可以去知乎谢邀了。别误会普雅感情上当然是非常乐意的,但是他理智上怀疑这是个恶搞,而且是美国人想出来的那种。大卫有点不耐烦,“想什么呢!干不干不干拉倒。”他伸手就要去解腰带,普雅赶紧按住他,“可是你声音都在抖啊,你……你确定这不是恶搞?”“你——谁会那这种事情开玩笑啊!”大卫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我是认真的想送你一个礼物。不要拉倒。”他小声嘟囔。
大卫语气里的委屈简直全被他抖出来洒在地板上了。普雅终于明白了大卫的心意——原来哥哥也喜欢我!小男孩也不怕了,大大方方地承认——“我也喜欢你哥哥!”他抱住大卫。大卫为小男孩的一惊一乍翻了个白眼,耳根却红了一片。
Comeon——不知道谁说——来吧。 丝绸落在地上,露出十字架指引的一切。他们拥抱着摔进从来不叠的被子,一个吻接着一个吻,歌里怎么唱的来着?Kiss is not enough here。普雅也不会亲吻,他简直把大卫的嘴唇连着下巴都舔了一遍,大老师实在受不了,指尖按住他的嘴唇说我来,说罢含住少年的嘴唇,舌尖撬开嘴巴描摹唇齿,舌尖相触交换津液,食髓知味的少年用了点力气反客为主,虽然技术生涩但胜在天赋异禀——他沿着嘴角的液体亲吻到脖颈,停在十字架以上。
十字架。
大卫摘下它,按了按普雅的脑袋示意他继续,“只是一条项链,又不是锁链。”
普雅继续亲吻,他在大卫胸口流连,俄罗斯人最近做了点健身,胸肌柔软又有弹性,灼热的呼吸扫过胸口,粉色的两点挺立起来,普雅咬啮周边的皮肤,却偏偏碰不到那一点,大卫难耐地扭动着,伸手想要自己来却被普雅按回床上,他只好出声求男孩照顾一下两点,并且在普雅含住乳尖的时候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粗砺的舌面碾过乳头,男孩吮吸啃咬粉色的一点,发出喝奶般的水声,这太超过了。大卫咬着下嘴唇也难掩惊叫,他扭动着,蹭到了男孩已经半挺立的阴茎,两人的阴茎蹭在一起。大卫想起来也许应该先照顾一下小家伙,于是他拍拍普雅,把小男孩翻过来给他做口活。亲吻前端,舔舐、舌尖描摹形状,再整根含住——标准得像教科书。大卫停下来看着他——嘴里还含着他的阴茎。普雅有点晕,光大卫的眼神就让他硬得发疼。大卫吞吐着给他来了个深喉,普雅忍不住伸手抓住大卫的头发,挺着腰把自己往大卫嘴里送,大卫被呛到,眼睛泛着泪花抬头,普雅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赶紧放开大卫。大卫还安慰他没事的,忍不住很正常,说罢开始给自己做扩张,他坐在普雅腿上,所以普雅看不到他在干什么,只是本能的顺着脊柱摸下来正好摸到大卫的手指在穴口进出。弟弟就抬头问大卫,我可以试试吗?虽然交给新手不太放心,但是谁能拒绝普雅的眼神呢?于是大卫转过去,趴在床上,握着普雅的手教他怎么给自己做扩张。普雅的手指要比他的长一些,于是他退出来,让普雅发挥,普雅伸进三根手指在里面抽插,他好奇地左右抠挖,碰巧擦过前列腺,大卫的腰一软,像猫咪一样翘起屁股。
我猜你已经准备好了,普雅说。
大卫没有回答,因为他的男孩已经把阴茎顶在入口处了——这个时候的男人听不到拒绝——而且他也确实准备好了。扩张做得很到位,进入的过程还算顺利,普雅缓慢地抽插。经过刚才的快感,这个速度的抽插简直犹如隔靴搔痒,当然普雅是故意的,因为他发现大卫难耐的表情特别漂亮,眼里写满欲望,着迷的看着自己,嘴巴微张着,像个色情版的洋娃娃。普雅抱住洋娃娃,舔弄他的耳朵,左手揉捏着乳头,右手握着大卫的右手不让他去摸自己。男孩在大卫耳边说一些不知道从哪学来的下流话,对此大卫尚且接受良好。普雅一下一下抽插得很慢但是很深,每一下都撞得大卫惊叫,他抓着大卫的手放在腹部,他说哥哥你感觉得到我在操你吗,哥哥你喜欢我的阴茎吗,大卫简直要揍他,可惜抬手又舍不得,只好咬牙切齿地威胁他,可是说起来到底是人家的刀捅在你洞里,怎么威胁都显得没有威慑力,最后便只是瞪了他一眼。普雅倒是十分受用,大卫眼眶泛红还含着泪花,这一瞪眼倒更像是抛媚眼。他继续说,阴茎在前列腺附近打转,大卫梗着哭腔骂道操你的,别逗我了求你快点。普雅这才加快速度,两只手都去照顾大卫胸口两点,肉刃在大卫身体里进出,囊袋简直也要撞进去似的,谁的大脑都不思考,只是想着做和爱。普雅一边操着大卫,一边喊哥哥,如果我射在里面你会不会怀孕,他去舔大卫的乳头,说哥哥给我生个宝宝吧。大卫听着好像普雅真的是他弟弟一样,甚至开始担心孩子生下来有没有奶水。
大卫先射了,精液蹭的到处都是,普雅沾了一些抹在他嘴唇上,再和他接吻,用他教的方式,含住嘴唇,舌尖描摹唇齿。普雅又在锁骨上留下很多印记,证明这是他一个人的洋娃娃,接着冲刺几下,射在大卫身上,有几滴溅到他脸上,他伸出舌头舔掉了嘴唇上的白点。
他们又捧着脸亲吻。昏暗的灯光下,那条项链放在古兰经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