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沈谢】爱的故事(下集)14

Work Text:

14
“今晚就到这里收工,大家辛苦了。”
当清和终于叫停时,连工作人员都松了一口气,大家一起为了这场戏熬至半夜,都有些生无可恋,听到导演放行纷纷鸟兽状散去。谢衣这场戏NG多次,几乎要瘫软在休息椅上,将发套放在了一边。
“今天状态不大好?”
“可能是吧,不好意思……啊,谢谢。”
谢衣直了直身体,接过对方递来的饮品,杯上冒着热气,又有巧克力的甜香。沧溟毕竟是前辈,连累对方多次NG自己也不曾预料,不想看似高冷的她还要过来安慰自己。
片场的灯暗了不少,工作人员正在抬着器械慢慢离去。
沧溟不曾用假发,发辫全是靠真发编成,此刻在夜风里乱了些许,乌发散在风里有别样的风情,谢衣侧头望着她,想起她当年第一次到沈家大宅做客的样子与现在并没有什么变化,而那时拘谨的反而成了沈夜。
自己当时心中还颇为吃味,怕沈夜因恋爱结婚而冷落了他,然而那场相亲最终并无什么结果,以沧溟与家中大吵一架,离家出走投考演艺学院的摄影系作为结束。
“在谈恋爱?”
谢衣从热巧中抬起脸来,他的脸颊被热气蒸出了温柔的粉红色,纸杯被他捏出了明显的褶皱,然而他看了一眼身边人,又赌气似的回答了一声,“嗯。”
“怪不得和我找不到感觉了。“她击了一下掌,却并没有问谢衣的对象是谁,“对了,最近阿夜如何,流月的情况最近似乎有些缓和。”
大概是因为流月的总裁被和你说话的这个人包养了吧……谢衣有点心虚。
“流月的新产品已经投产,现金流问题暂时解决了。他……沈先生前段时间很辛苦。”
沧溟笑了一笑,“出国之前我想,如果让我来接那个位置,第一件事可能就是将公司分拆卖掉。落后的产业不适应于这个时代,不应强求。”
“现在我有些想法改变了。”她转过头来,戴上了自己的口罩,似是要离开的征兆。
“流月不是我一个人的,阿夜的执着多少有些道理,他也帮了更多的人。“她揉了揉谢衣因为摘下头套而凌乱的头发,
“谈恋爱要加油呀。”

清和的画面追逐唯美,因此放弃了原有的影视城,而是自己另建布景,也因此《尽日飞花雪》的外景地要偏僻不少,他原本想到可以趁休息日回家和沈夜沈曦小聚的念头也彻底打消。

昨夜通宵拍摄至早上八点,谢衣却因为和清和又讨论了一阵剧情,吃过午饭才察觉困意,回到酒店换过衣服便入睡了。
或许是因为拍戏时的神经紧张,又或许是身体疲惫,谢衣的睡眠质量有所好转,他醒来的边缘他似乎又回到了静水苑,他与沈夜都未入睡,他想要偷偷看沈夜的平板上的内容,却被对方敲了一下头,让他快去睡。
他不情不愿的从梦中睁开眼睛,却仿佛坠入另一个梦境,身边穿着风衣坐在书桌前,幽深蓝眸望向他的,不是沈夜又是谁呢?
“你怎么来了?”
“这附近有一块地流月有兴趣,我过来看一看,而且我答应了你来探班。”
沈夜见他仍面色惊疑,以为他怕被外人知晓影响声誉,又解释道,
“放心,你的经纪人为我找了酒店的另一个入口,进来的时候没人看到。”
他却不知道,谢衣恨不得被人拍到,即使是两个人的名字并列在一起,他亦有种说不出的甜蜜。

谢衣摇摇头,掀开被子坐起,若是早知沈夜过来,他一定不要睡的这样熟了。
“我听经纪人说,你今天没有戏,看来是我来的不巧。”
沈夜的音色里带着浅浅的遗憾,他不大严肃的时候声线反而更加诱人些,谢衣心中一跳,却忽然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你什么时候离开?”
“今……”他看到谢衣的眼神,顿了顿,“明天早上。”

于是原本的探班日程却像是换了个地方的静水苑日常,谢衣对着剧本不断研读背诵,而沈夜不时接起电话,又打开电脑发了几封邮件。
“最近拍摄有些不顺利。”
“嗯?”沈夜坐过来,谢衣的剧本花花绿绿做了不少标记,这一行却仿佛被手指抚弄了很多次,字都有些模糊了。
“他将鲜花别于她的头上,她扬起头来,眼中是阳光的样子,他不禁倾身上前衔住她柔软的唇尖,世界仿佛旋转的火焰。”
谢衣慢慢的读着,他音色清亮,像是春日里潺湲流过的溪水,又接了些新落的花瓣。
“是吻戏?”
谢衣点点头,又似乎有些为难的垂眸。
清和的注释很是严谨,男女主角的手部动作,位置,表情全部安排的妥当,在这个情节中并没有给他们什么发挥的空间,而细致的讲述谢衣再次看仍觉脸红。
“找不到感觉?”
沈夜挤在他的身边,声音更近了些,或许是谢衣的错觉,沈夜的声音更低了些,近乎气声。谢衣心中的自制力像弦一般崩断,他模仿着清和的角度缩短了两人的距离,吻了上去。
沈夜似乎是有些震惊,初时并未作出回应,然而也未曾推开谢衣,两人失去平衡倒在床头,谢衣吻得不大得其法,却仍不忘心中默念清和的指点,将半张脸侧了过去。
他睁开眼睛,面前却是谢衣紧闭着的眼睛,他面色薄红,显然是呼吸不及,沈夜的手也并未遵循女主角的规则,抱住了他的肩膀反客为主,谢衣的唇温度有些上升,在含吮之间他撬开贝齿,侵入谢衣的口腔,想要探寻的更深。

谢衣抖了一抖,他被吻得思绪空白,似已经忘记自己仍在工作,但他很明显的感受到对方身体的变化,当然,还有自己的心跳送来的下身的热度。
他仍保持着唇部的相连,碰开了沈夜的皮带扣,让那人的欲望无从遁形。

沈夜与他对视一眼,便明白谢衣之意,任由他顺从的趴伏过来,在床头上抓了乳液递了过去。
谢衣叹息了一声,便容纳了那人的巨物,他们的初次自己意识不清,然而这次有了些意识却未觉疼痛,两个人深重喘息连绵,沈夜并未问他什么,仅凭他的反应来进行后续动作,他迷乱的抬起腿来适应对方的入侵,而敏感被不断的顶撞却让他几乎失力,只能如热巧一般融化在沈夜的怀中。在床单的摩擦与后穴带来的连绵快感中他达到了失神的高潮,沈夜不久亦释放在他腿间,他在汗水与泪水之间迷蒙的呼吸,下身短暂的失了知觉。
他睁开眼睛,沈夜的手仍放在他的腰间,他顶着黏腻的汗意微微转身,用唇轻轻的擦过了对方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