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B系列

Chapter Text

会开到一半,你就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把门摔至砰砰作响,玻璃咯吱压抑的清脆响声吓得一众Beta员工半个屁都不敢放。

操,他妈的真让人上火。

企划案一周前就交稿了,Alpha和合作公司都交接完毕,可直到动工前一天上头的老总忽然否决了提案并狗屁不通指点迷津一样的要求一番,还让你们三天后就得重做一份出来。Alpha当场就黑了脸,奈何CEO是个俄国佬,脾气又死板又爆燥,软理硬理都听不通。

还是下属看你脸色匆匆召开会议看过员工们的备用方案。结果一个比一个狗屎,到最后你气的当场把方案拍地板上,踩着高跟鞋摔门而去又找了个公司里带绿化的角落抽烟。

你虽然经验足,也是公司里老人但输在太过年轻论职位也还是个分公司副总。Alpha猛吸一口烟,把气渡到肺里,焦躁的烟草味信息素蔓延开来又顺着鼻腔一点点喷出。满嘴燥苦,口红印抿在烟嘴,心情也没有好上半分。

Alpha生平就没遇上什么槛,读书时名列前茅大学也是保送,工作后虽然要面子没去家里公司接权但也是顺风顺水,没几年下来就升到副总的位置。一众Beta眼红却又因为你风风火火地工作能力不敢有异议。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你他妈是个Alpha。

命运的天平几乎是一分化就彻彻底底压倒在你这边,Omega们讨好的媚眼、Beta妒忌的冷眼…即便是强调ABO平等的今天,你依旧强硬的挤掉辛辛苦苦大半辈子的Beta老员工接下新一任的副总。并且,你理所应当的不以此为耻。

黑墙瓷砖被烟喷的雾气缭绕,都快分不清是你的信息素还是二手烟的味道。下属走进的时候本能的被呛到,星剑一般的眉毛皱起,哪怕有不满也没动弹。西裤矗的笔直站在你面前,一九三的大高个黑压压就挡住唯一一扇玻璃窗前的光源。alpha没抬头,自顾自抖动红指蔻,把烟灰落在他黑漆皮鞋上。

“副总,回去吧。” 沉默了半响,下属说到。

下属是你半个助理,工作能力很强。跑前跑后半夜随手一个电话就能叫到那种,跟了你小两年也算忠心才敢在这种时候出来找alpha。

“ 滚 ” 你抓头发,半个眼神不给他。

下属还是没动,下属充满刚毅线条的脸庞微微垂下,那双熠熠有神的黑瞳直视你。他手里还揣了一个蓝色硬皮文件夹,黑西装刻板而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个年轻领导下来视察,他又说了一遍,“ 回去吧副总,都在等您。”

烟头被你狠狠掐在地上,alpha抽出他手里的文件夹一脑袋砸在下属额角。麦色皮肤顿时出了细密的血珠。鲜红一滴一滴渗入他眉角额心,那么棱角分明一张脸凭空生出几分美艳。他扭过头,看不出是怒是惊。

“ 我让你滚,听见没!”你已经开始不耐烦,葱郁地手指又要去夹下一根烟。可却是没了火怎么也点不着,心里的烦躁感更为加深,面色不善地瞪着面前不知好歹的人。

僵持太久你都怀疑下属是否要立在这儿成为一根石柱。可他微微颔首血也没擦,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弯下腰膝盖半蹲。毕恭毕敬地为alpha双手点火。

角落里静悄悄而下属的声音沙哑。

“不滚,您生气就揍我,有火就操我。直到您舒心为止,我都不滚。”

......

烟草被点着,从红唇里冒出一缕浓厚的白烟。你冲他吐烟圈,于是下属的脸在忽明忽暗下显露出来,那是一张成熟男性的脸,鼻梁高挺眉眼如剑,黝黑的眼眸里深沉而寂静。他的皮肤是晒过后的浅棕,搭配上垂落的黑卷发。让人联想到皮质沙发、太阳下的沙滩和咖啡豆的香甜。

他可真像个Alpha啊。

Alpha眯起眼睛,哪怕是踩着高跟鞋也到不了下属的鼻尖。

——等等。哦,你想起来了。

你的下属是个O,那种皮厚耐操的男性Omega。

虽说你的私生活混乱,但兔子不吃窝边的道理也还是懂的。而且想靠卖屁股上位的O不在少数,娇滴滴的女Omega、漂亮白净的男O……可你从来没注意过自己身边还窝着这么一只伺机而动的狼狗。

Alpha总算在下属静默地目光里开口搭理他。“ 他们让你出来的?”

下属当然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么多Beta,也只敢送一个Omega出来帮你泄火。下属摇摇头,
蹲下捡起文件夹。“ 我自愿的。”说这话时他额角还在往外冒血,都快滴到左眼里去。

下属人高马大的就那么蹲在你脚下。他紧绷的下颚线离Alpha短裙包裹的边缘很近,可甚至再低下头一点又能吻到你红色高跟鞋尖。

Omega惯用的色诱伎俩,你冷笑。

“别捡了。” Alpha一脚把文件夹踢到绿化边,又用鞋尖去勾Omega下巴。他的颈脖连带喉结连贯成一道性感的线条,就那么上下起伏,有意无意的试图挑拨你的欲火。

“ 想挨操?”

下属仰起头俯视你,漆黑一团的瞳孔聚焦升温,他抿嘴点点头。

Alpha一巴掌扇过去,“啪”的清脆一声。长指甲划过嘴角,留下难看的红印也抹干净半手血。

被扇歪了头,他依旧没有反抗或是半点零星生气的意味,像是一片毫无波澜的海包容你一切的暴行。

“ 我不上别人的omega。”

烟草味的信息素缓慢在空气里释放,Alpha口是心非的默许下属的勾引。

“ 我没有被标记过。”

他这么说着慢慢侧过颈脖,露出干净微胀的腺体,淡淡的苦咖啡味压抑着暴露在烟草里。没有你的指令,下属不敢释放信息素。他只能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等待着主人的施舍和命令。

你就这么睥睨的看着他,尖锐的红鞋尖顺着那性感的喉线探入白衬衫领,麦色胸脯鼓鼓地似乎艰难地迎接Alpha的到来。下属的呼吸变得浊重,他低下头那灼热的吻就落在你脚背。

这个骚货,你扯扯嘴角。

“ 转过去,趴在栏杆上。自己把裤子脱了。”

他缓缓站起身,脸颊通红又血迹斑斑。像是为了实践自己的诺言,下属很快的解开皮带,背对着Alpha露出那早就湿的一塌糊涂的黑色平角内裤。肌肉鼓鼓囊囊地包裹在底下,勾勒出屁股优美的线条,和大腿根相连的部分明显看得出微翕的穴口。臀部挺翘而健康,看起来像某种软质磐石、摇摇欲坠。

你不抽烟了,转而欣赏眼前的美景。方才的烦躁也丢到九霄云外,却涌上施暴的欲望,想要在他臀部狠狠咬上那么一口,咬出血、咬的Omega发出难耐的喘息。而Alpha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反抗的。

“ 您来吧,我准备好了。”说着他撅起屁股,沉下腰。

下属平日里见谁都顶着一张禁欲脸的冷淡,信息素更是发清苦。Beta 们不止一次在他背后议论纷纷,说他是个没人要的Omaga。而Alpha才发现他有多骚,黑西装下是饱满颤栗的乳头、暗粉薄唇叹出迷离的雾气就连信息素也变为浓郁香甜的咖啡味。

Alpha的大脑充血,生殖器早就硬的发烫,蠢蠢欲动的在紧身裙内来回摩擦。

下属嗅到你的信息素,他僵硬地把腿分的更开,又用手把持在穴口之间。撩拨开自己湿出一片痕迹的布料,那暗粉色一张一合流着水的嫩肉就暴露在你眼前。Omega像个站街婊子一样,在Alpha注视下,不熟练地、紧张地微微晃动屁股。

你几乎可以确定他是第一次这么勾引人。而大脑里所有理智都在劝你,不能在这儿,这个时间,这个错误的地点和自己的下属来上一发。可Alpha的本能让你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

阴茎插进的时候几乎是瞬间被湿滑软嫩地穴肉簇拥着包裹。你们同时发出满足的感叹。

Omega的里面和他硬朗壮汉的外表截然相反,甬道热情而贪婪的吸附你的生殖器。每一下收缩和挤压似乎都要把你榨出精液,浓郁诱人的信息素像是有人失手打翻了一杯浓缩咖啡。下属低低喘息着,他趴的更低来方便你以骑乘的姿势撞击、深入自己体内。

“ 是不是早就想被我这么干了?嗯?”

风从没关上的半截玻璃窗里溜进,把文件夹吹的散落一地。下属颤了颤,似乎是想起自己来这儿的初衷。于是他动了起来,精瘦的窄腰自上而下的画着圆圈,圆滚结实的臀部挨着你的下体吞吐阴茎。

白衬衫变得皱巴巴,Alpha喉头泛紧,心间躁郁。那是和方才完全不同的感觉,是征服欲的作祟、是作恶心的驱使——你想听下属的沙哑撩人呻吟,想看他放荡发春的神情,也想欣赏他失神
难耐的模样。

于是你把手从他衣摆探入,寻着鼓凸有致的腹肌感受掌心滚热起伏的呼气。Omega的肩膀宽阔,你骑着他、压在他身上,像坐在黑色马匹上。而下属丝毫没有因为两个人的重量而抖动。

“ 哈…!”

这声呻吟来的迟缓而漫长,下属声线较粗。让你想起他平时一板一眼向你汇报工作时的样子,剑眉平铺、乌瞳专注。而此刻Alpha把这一切都捏的粉碎。

Omega西装散落,领带凌乱无序的耷拉在光裸地胸口。而饱涨成粒的乳头被你用指甲掐的充血,好似下一秒就会有乳汁滴出的错觉。

半刻过后他马上死死抿唇,锁紧眉头,不让任何喘息泄漏秘密。

可你接着故意重重的一撞,顶开层层软肉包裹着的生殖腔口,那儿并没有打开。下属被蹭到一个头,立马本能的弓起腰,健壮有力的腿差点无法站稳。

Alpha连带着晃了晃,却立马被扶稳。

“ 抱歉。” 他喘口气,蒸腾的汗水从眉梢混着血珠从棱角分明的脸掉落。无声无息的就像咖啡蒸腾的氤氲,却反而燃起你更为热烈的欲火。

操一个比Alpha高大两倍的男O就是很爽,尤其是这人还是看你眼色的下属。你一把握住下属半勃起的阴茎,在他沉重喘息声里不管不顾的快速撸动起来。又一边用龟头研磨那一点,企图操开紧闭的生殖器腔口。

Alpha将自我献祭的下属玩弄在灵魂游荡边缘,任凭快感将他勒死、将他自我泯灭。似乎你能从中得带点什么一样。你俯在omega耳边,堪堪勾住他领带。

“ 叫出来,让会议室那些人听到。让他们知道我在操你。”

走廊很空,整个角落都是性交的信息素味。但一般Beta闻不到,也没人会路过这儿。可声音不一样,它会传播,会感染,会顺着回廊徘徊到那些Beta耳朵里。

他似乎清醒了半秒,或许是额角依旧作痛的伤口,也或许是你用力到快要把他勒窒息的领带。

下属暗着嗓子问到,“ 这样能让您消火吗?”

你愣了愣,点点头。

Omega微微向后侧过头,露出明显的方颚角,那像干净利落的雕刻工艺。此刻却因推挤的快感无奈的肿胀。下属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却在眼尾留下干涸斑驳的红色痕迹。这让Alpha感觉自己像个该死的奴隶主,手握鞭子一下下抽打着、奴役着Omega。可他并不是无辜到不心甘情愿。

下属动动睫毛,被砂石磨砺过的粗重呻吟便从你身下飘荡而出。那像一团滚热的雾气,撞击着你
心脏,静默地吞噬着烟草味。不算悦耳,却让你头皮发麻,促使Alpha下身的抽插更为猛烈。

而即便这样也没能撼动Omega过于坚硬的身躯,只有臀部肌肉稍稍晃动,在交孃的地板处淌出一片滑腻的淫液。你们都不在发情期,可只觉身体像是被信息素操控,大脑只剩下操干这唯一的念头——

操进Omega的生殖腔,搅烂他,堵住那个流水的屁股。

下属的浅棕色皮肤泛红,黑瞳也微微有了失焦。
他很明显是要达到高潮,叫声也变得口渴般断断续续。

你深呼吸一口气,最后用力一顶接着快速的拔出生殖器。没了阴茎堵着的穴口流出混合的乳白色液体,它被干的合不上口只好翕动着发颤。

下属转头,他面色潮红,似乎是在情欲的高潮被人硬生生捏断喉咙。Omega不明所以的看着你。

Alpha头皮发麻,大脑紊乱,而烟草味浓的呛鼻。
你强忍着想要标记他的冲动,死命咬着嘴唇。

“ 过来,帮我口出来。”

他有一瞬间的空白,接着慢慢跪下,吐纳着浓郁咖啡香甜的气息就逐渐附在阴茎上。下属弯着腰,下半身夹紧双腿发抖,他似乎要靠着你的信息素来到达高潮。

Alpha可没那么好心。

你揪着他的后脑勺,在Omega嘴里重重的抽插几下。顾不上下属生理性的哽咽,又将他推倒在地,挤入他两腿之间,发狂一样操了起来。

下属的眼睛是湿漉漉的黑,他的瞳孔收缩又放大宛若薄暮入夜的色彩斑斓。却仔细望去什么也没有,还是那一摊波澜不惊的海水,仿佛你做的一切都是胡闹。

Omega的高潮来的又凶又猛,他不断剧烈收缩着穴肉,喘息也高亢起来也只是比平常略大一点。下属下意识的侧过头,露出那在皮肉包裹下肿胀发红的腺体。咖啡味不断骚扰着你,仿佛在无声的呼喊。

———标记他啊……快标记他……

Alpha沉浸在强烈的余韵中,高跟鞋被动作带去一只和那份可怜的文件一起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你终于回过神,恋恋不舍的拍一把下属紧俏的屁股。接着站起身,像个混蛋那样抽出疲软的阴茎。

“ 消火了。” Alpha说。

Omega下身泥泞不堪,内裤甚至被磨成一条干巴巴的细缝就那么蜷曲在股间。衬衫和领带更是皱巴巴,沾满Alpha侵略性的味道。

下属愣了半秒,就立刻站起身整理自己,脸上潮色未退。他像是注意到什么又蹲下身捡起高跟鞋,套在你的左脚。

沉默了片刻,他说。

“ 回去吧,副总。”

Alpha好暇以待的抱臂看他慢慢收拾地上的文件。下属最终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又回到起点。

他是不是真的犯贱?

你不接他的话,“ 是不是以后我生气就给揍,有火就让操?”

下属屁股还在抖,他点点头。

“ 那平时呢?不让上?”

“ 都让。”

你像个变态一样满足的笑了起来。

去他的俄国佬,去他的方案,去他的开会。

还有什么比得到一个随时撅着屁股让操又省心能干的Omega快乐。

Alpha接过他手里的文件夹,仰头摸摸那张发肿的英气脸蛋。

“ 回去吧,告诉手下的人备用方案就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