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公一X双一(五)完结

Work Text:

以目送玲子登机为片尾,公一结束了这段平静又荒诞的爱情,然后用更加平复的心情来面对即将开学后的考试。
在几乎没有打扰的环境下公一静心复习了两个月,也顺利结束了高考。被录取的大学是稍稍远离家乡的城市,虽然父母舍不得,但也为能够出人头地的公一感到高兴。
春假期间的家庭氛围并没有因为长子即将步入大学而变得欢快,当初母亲得知公一是因为恋爱而心神不宁时,马上为他创造了解决情感问题的条件,但自入冬以来他和双一兄弟俩的情况一直没什么好转。
不再捣乱或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而是把自己独自闷在屋里的双一让家人颇为担忧,虽然孩子变得乖巧了是件好事,但对于双一,反而觉得他“不正常”了。
父母也曾单独把俩人叫来谈了几次,但他们都以避重就轻的态度敷衍了过去,所以这个问题持续困扰着夫妻俩。
然而对于双一来说,因为上一次疑似吃醋的行为和暧昧的性爱,让他开始自闭的怀疑起人生,每天在房间中一回想起那天和公一拥吻着做活塞运动,就满脸通红的想着怎么诅咒他,但最后也没下得了手。
“孩她妈,帮我准备一下换洗衣服,我想待会去泡个澡。”爸爸坐在榻榻米上望着电视,惬意的享受着美好的下午茶。
“双一刚刚进去,你再等等吧…”
“这样啊…哦!对了!”爸爸突然想到了什么,睁开了半眯着的眼睛,“互相搓澡的时候谈心,最容易解开矛盾了!”
“老公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好不好,吓死我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妈妈用略有责怪的眼神望向他。
“说曹操曹操到。”爸爸对经过客厅的公一招了招手。
“怎么了爸爸?”
他一起身便推着公一往浴室的方向走:“爸爸知道,男人嘛,有的时候耻于开口,你和双一闹别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孩子的变化吓得妈妈和我以为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正好现在他在里面,你也进去洗洗,互相搓搓背什么的,这时候最容易说心里话,稍微谈一谈矛盾就解开了嘛…”
“等等爸爸,我这样进去不太好吧…诶!?”还没等公一拒绝,爸爸就打开了浴室的门把公一推了进去,顺便警告他不要马上出来。
“相信我老婆,这兄弟俩明天就能和好!”妈妈对着一脸得意走回客厅的爸爸翻了个白眼。
“你进来做什么,给老子滚出去!”双一阴沉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公一无奈的叹了口气:“爸让我进来帮你搓背。”
“不需要,那老头子真爱多管闲事。”
“怎么能叫爸爸是老头子…我以为这两个月你终于变得乖巧可爱了,没想到还是这么恶劣。”
“你是特地来说教的,还是来重新建立大哥威风的?”双一嘲讽的冷笑了一声。
“咳,嗯…我一开始就说了,爸让我帮你搓背。”公一渐渐走近坐在浴池中的双一。
“所以是来向我证明你是个听父母话的好孩子?”双一在嘴上的气势没有输,但身体却因为公一的接近向后靠了靠,随后因突然贴到冰冷的墙面而刺激的一激灵。
公一走过去把水中的双一拖了出来,强行按在了小板凳上,自己也坐在他的后面开始帮他搓背。
“你这只会实行暴力的家伙!”双一向来讨厌他对自己使用强硬手段。
“我可没有伤害你,只是一片好心的帮帮忙。”二人都沉默了一阵,搓好后公一拉起他开始冲洗身体,“对不起…”这句打破寂静的话语让双一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他选择先保持沉默。
“虽然我觉得那种事情还是不要提的好,但还没有向你道歉。事情发生之后我因为自己的胆怯不敢面对,一直在选择逃避。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影响也很大,爸爸妈妈不知道缘由,但一直很担心你。只能在他们面前撒谎掩盖事情真相的我,每次都觉得十分愧疚…”
双一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公一的认罪演讲:“别一直在那儿自说自话了…”
原本背对着他的双一,转身将那个低着头说个不停的人压在了墙上。
公一偏过头垂眸看着地:“我马上就离开这里了…就算你不原谅我也没有关系,等开了学,我就会从你眼前消失…”
“本大爷告诉你,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整你,只要你出糗了本大爷就很开心。包括你对玲子发情的事,也是老子下的咒,虽然不小心把自己也牵扯进去了,但你因为对老子下手而表现出来的效果好像比对那女人动手还要好。看到你那么痛苦我都快要笑死了,身体上吃的亏根本不算什么!”双一用胳膊撑在公一两边的墙面上,用言语刺激着他,想要看到他更多震惊又不知所措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
公一的反应让他很满意,他继续挑衅着对方:“你以为跑到外地就可以脱离我的整蛊吗,别小看老子了!”双一的手抚上对方的下体,踮起脚对着公一的耳边轻声说道:“我要让你在远离我的地方也被愧疚心和背德感折磨的想死。”
“别胡闹了!”公一大声的吼道。
“喂…会被爸妈听到的。”双一责备的埋怨道,然后用充斥着怨念又略带笑意的眼睛透过盖在脸上的头发看着他:“虽然一直抗拒,但不停在享受的人是你吧?”
“…我很担心你,我怕我之前做的事情会对你造成很大伤害,我实在想不出除了让你开心外任何其他的方法来弥这个过错…但是这种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们是兄弟啊!”
双一被眼前这个还在试图教育自己并且小看自己的人激怒了,就在愤怒要支配双一的理智让他做出什么举动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什么冷静了下来。
身为咒术师的他,只有他玩弄别人的份,然而自己一直以来却被眼前这个人牵着鼻子走,被诅咒的像是自己一样,这简直是耻辱!
乱伦也好和同性做爱也好,这种小事不过是整蛊的调味品罢了,对于双一来说和以往诅咒别人要做出的必要“牺牲”没有差别。被认为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受到很大的伤害,让双一觉得十分愤怒。
眼下,他需要调整好心态,毕竟,他才是提线木偶的操纵者。
“别怕公一,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我就能原谅你哦,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我就能原谅你……”双一重复的念着,细碎的轻语魔力般的让公一慢慢停止了思考。
现在,提线木偶的线又回到操纵者的手里了
双一环过对方的脖子,直视着他的眼睛:“把嘴张开…”双一轻生呢喃道,公一眼神空洞的望着某一处听话的微微张开了嘴,当柔软的唇瓣贴上来,滑嫩的舌头侵入到口腔的触感传入到大脑时,公一呆滞的表情才有所变化。
公一想把他推开,但却控制不动自己的身体。生涩的技术证明他并不擅长接吻,之前虽有亲吻过彼此的肌肤,但比其还要暧昧唇齿交融是一直没有跨越的界限。
双一单方面的亲吻着他,笨拙的动作唤醒了还未完全从呆滞中缓过来的公一。
公一推开了他,保持着一个可以完全看清楚对方的距离。捧着他的脸紧锁着眉头就这样瞧着他,双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感觉在思考着什么痛苦的事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突然公一扶着他的脑袋,把自己和双一的额头贴在了一起。
“对不起……”他低声说着,然后用沙哑的声音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这家伙…怎么回事?诅咒失效了吗,本大爷怎么会失手?…这是…什么?’温良的液体滴在了双一的眼睑下方,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什么啊…这家伙哭了吗?咒语让他的情绪失控了?看来是我大意……!’
代替紧贴的额头,接下来贴紧的是彼此的双唇,公一的舌头轻易探入了还在震惊的双一的口中,现在换成双一开始挣扎了,但不一样的是他推不开紧搂住他的公一。
眼看双一就要呼吸不过来了,公一松开了他,喘息之余,再次用复杂的表情看着双一的眼睛,双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觉得自己内心有什么动摇了。
公一又把双唇贴了上来,没有经验的接吻被带着情绪的公一搞的十分激烈,双一的脑袋晕晕乎乎的,赤裸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对方,轻易就能感受到那人剧烈的心跳,他不知道他孤注一掷的行为是为了什么,他只知道之前一直在抵触和妥协间犹豫的大哥现在变得主动又疯狂。
愈见浓郁的荷尔蒙敲响了极限值的警钟,但沉迷情感与欲望的两个年轻人怎么可能就此收手。环绕在他们身体周围的一层东西好似要破了,那是什么?屏障,牢笼,还是枷锁?
激烈的拥吻更像是抵抗,抵抗一直以来束缚在自己身上而不能敞开心扉的那层隔阂,在暧昧气息的催化下终于打通了一个能暂且同时包容这两个人的空间。
双一最讨厌这样的气氛,因为陌生,所以让他有些害怕,而且他愈发清晰的感觉到他逐渐失去了操纵者的主控权。然而提线木偶师的工作不仅仅是操控那些木偶,只有当自己身心都陷入了小人们所演艺的世界中,才能呈现最精彩的故事。
接下来的他需要配合自己的“木偶”,带入真情实感的落下这一幕。对于做爱,则需要彼此情感交融,起码暂时卸下隔阂和枷锁,就能得到至高的愉悦。
沉迷在拥吻的二人愈加躁动不安,搂住双一的大手开始在细嫩的肌肤上上下游弋,大拇指轻轻滑过早已挺立的乳尖,突然被触碰敏感部位的人断开了这个持续已久的吻,开始大口的索取着周围的氧气。
趁双一别过头努力呼吸,公一吻上了他的脖颈,偶尔轻轻吸吮留下浅浅的吻痕。“等下,好痒…”双一话音刚落就被在脖子与肩膀的交界处咬了一串牙印。
“唔,痛…”。
“……对不起”气血方刚的年轻人终是被情欲控制了理智。
公一伸出舌尖舔去了从牙印上渗出的一点血丝,像犯错的小猫一样来回舔舐他的伤口以弥补刚刚的过错。
双一揉了揉公一头,暗示这个委屈的“成年小猫”可以停下了。公一转身身把双一按在了墙上,因为自己之前一直靠着,就算双一赤裸的背部贴在上面也不会觉得十分冰凉。
他从上到下的亲吻着双一,中途逗弄了一会乳珠,又顺便捏了捏腰上的软肉,然后来到微微凸起的小腹,吻了一下便将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双一整根含入口中。
机智的双一在发出声音之前捂住了自己的嘴。他一手捂着一手抓着公一的头发,也不知道是拒绝还是想让对方更进一步。
“够了…要射…啊哈…”公一含着它吞吐了一阵,因为没有听话的停住,双一就这样在他嘴里射了出来。
公一把少年积攒过的粘稠精液吐在了手上,起身抬起他的一条腿,用手中的液体代替润滑剂,涂进了后穴。
双一以这样羞耻的姿势完成了扩张,保持着一条腿站立一条腿被抬起来的动作把双一累的够呛,一直紧绷着肌肉保持平衡让扩张也进行的不太顺利。
随后公一直接把双一的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双一的背虽然靠在墙上,但也几乎没有支撑的悬空着,他只能紧搂着公一的脖子好让自己更安全一点。
在双一还紧张的考虑悬空后的平衡问题时,公一借机顶了进去,但这样的姿势和双一紧绷的身体让进入的过程有点困难。
于是公一吻了上去,他觉得这样能让对方放松下来,可双一甚至有点抵触,他怕从他的口中尝到自己精液的味道。
这样持续抽插了一阵,公一不得不决定换个姿势,他把双一的双腿放了下来,让他转过身去用手撑着墙面。
“我想这样能轻松一点…”
“喂…我可没同意…!”
以动物交配的体位公一再次挺入了双一的体内,然而比刚刚更加羞耻的姿势并没有让双一放松下来。
“只能拜托你稍微忍耐一下了…”公一说着开始亲吻被墙面压出红印的后背。
双一因过于羞耻而差点忍不住叫出声的口中被之前的唇舌代替塞入了两根手指,淫乱的津液顺着嘴角滑落至脖颈,留下了一串明显的痕迹。
公一紧贴在双一的背上,双一觉得对方的体温高的到发烫,他的耳边也尽是湿热的吐息和粗重的喘息声。听着对方低沉的呻吟让双一的情绪也愈发的高涨,公一也好似体会到了他的情绪,塞入口中的手指,开始揉搓起乳尖,另一只手套弄起身下的欲望,双一不得不咬紧要关来抑制呻吟。
在一阵有力和高速的进出下,公一及时打开了花洒,极速的水流拍打地面的声音,掩盖了两重不同的呻吟。抽出欲望的瞬间,浓稠的精液从红肿的穴口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公一托着双一勉强支撑住的身子把里外都清洗了干净,面对这样疲惫又瘫软的身体,无论眼前的景象多么淫乱,公一也不敢再做什么了。
抱着清洗过后就昏睡过去的双一走出了浴室,公一完美的闪避了来自父亲的质疑三连,把怀里的人放在卧室安顿好,远处则一直传来父亲的声音:“谈的怎么样啊公一?双一怎么睡着啦?是不是泡的时间太久了?”公一撩开粘在双一脸上半湿的头发,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便向屋外走去,“已经没事了,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