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景毛

Work Text:

景毛巷战part I

夜店小王子G学长x夜店打工(送酒)男大生M

 

>>>

 

又来了。

 

有道视线始终对准着他,让宫野不堪其扰。

 

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伸来的手碰到了他的臀部,他躲闪着撞向了擦肩的客人

"抱歉!"

他端着酒杯的圆托盘差点脱手飞出,他不停鞠躬对着客人道歉。

 

 

"哈......"

宫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关上了置物柜的门板。

 

夜店里浓墨重彩,宫野却纤尘不染。

 

雪白的毛衣滚着几道深蓝色波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樑,他挎着后背包推开夜店后门。

如同重获新生般使劲呼吸着,深夜的凉风吹着一头微卷的棕发,宫野离开打工的地方往租屋处走去。

 

又是那傢伙?宫野停下脚步左顾右盼,平常只要走出店里对方就找不到他了,这次为什么跟了过来。

 

"滚出来。"

宫野皱眉,不悦的声音有些颤抖。

 

"ma......mamo酱...嗝...嘿嘿......"

电线杆的阴影下走出一个比他矮小的男人,浑身酒气,还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兀自笑着。

 

宫野几乎下意识的拔腿狂奔。

 

"糟了!"

宫野拐进了一条死胡同,惊恐的回过头对方就站在他身后。

 

"喂...变态跟踪狂......不想挨揍就给我闪边去。"

竭盡全力装出兇狠的模样,宫野慌张的语气却卖了他。

对方还在慢慢逼近,宫野的后背撞在砖墙上,背包已经不知道被甩去哪里了,当真是手无寸铁。

 

"呃啊啊----"

宫野往对方脸上招呼的拳头被轻松的扛了下来,还被扭住手腕压到了墙上。他觉得自己的手腕快要脱臼了,完全不敢挣扎,浓浓的酒气喷洒在他颈后,那一小块皮肤唰的变红,意外敏感的反应让对方笑了一声接着更加贴近宫野的身体。

 

"啊!唔......"

宫野的耳垂被对方含进口腔的时候,喉头里不自觉的呻吟出声,下一秒马上把自己的嘴堵了起来。

因为他一出声,对方的手上就会立刻用力,并且膝盖从他后方蹭弄着他的分身,宫野睁圆着眼,嘴巴被自己捂的死紧只能洩出模糊的呜咽声。

 

对方的手伸进了他的裤腰,滑进臀缝,宫野拼命的摇着头,求对方住手,眼眶蓄满了泪水,月光亮晶晶的缀在他眼角。

 

对方埋在宫野颈间深深的吸气,胸膛贴着他的后背,宫野已经惧怕的满头大汗,夜里的风吹在身上让他狠狠打了冷颤。

 

后穴里探进一根手指时,宫野突然绷紧了浑身的肌肉,手腕不知什么时候被放开的,但是宫野却喊不出来,声音被锁在喉咙底下,只能无助的张着嘴,任对方毫无节制的加入手指。

 

鼻间充满陌生的气味,宫野纤细的手腕并在一起被拉到头顶上固定,面对着砖墙连对方的脸都看不见,憋的通红的双颊尤其眼角的一抹红最甚,眼神如同失明般毫无焦距,只有裤子滑下大腿的时候突然剧烈的挣脱起来。

 

宫野的膝窝被蛮力一頂,马上软了脚跪到地上,他以跪坐的样子大张双腿,对方就这么挤进他股间,不断分泌液体的顶端刺进了他的直肠,宫野惊呼着,早已冷汗直流,重复急切的换着气,还未开拓过的禁地不肯接纳来意不善的入侵者。

 

对方就却不知疼痛般强行闯入,进行殖民,大规模的掠夺之后是肆意纵火,激烈的冲撞让宫野觉得自己要被捅出一个大洞来。

 

不经意漏出的如同泪滴碎片般的鼻音,模糊了意識,也伴随着异样侵入感的缓和,章鱼触手般的黏腻的臂膀绕住了宫野的腰,从肚脐眼周围遊走到人鱼线分明的轮廓,继续到诱人的腰侧曲线,最后贴上了凹陷的腰窝,对方像是要把整个人都塞进宫野体内一样,不停乱无章法的进行抽插,肠壁上被发掘的一处软肉受到多次摩擦以后,让他的分身颤巍巍的立了起来,宫野无法控制的,晃动着,颤栗着,呻吟着,白浊射在了墙上,他的后穴里也被迫灌满了对方的体液。

 

宫野嘶哑着嗓子求救,泪水始终没有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