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聽覺動物

Chapter Text

安重載的味道是相當濃烈的類型。

儘管表演時基本只有評審在台下,當時表演Smooth 還有Sucker兩個舞台時連同樣身為Alpha的李秀賢也忍不住說了把他們稱為壞哥哥隊。信息素的操控對他們而言也是表演的一部分,而安重載和李時榮絕對是在這方面的強者。

相對於他們強烈的味道,李鍾勛本人的味道倒不像個性或是他所彈奏的Bass那樣鮮明。被擁抱的感覺彷彿躺在剛洗好的一床柔軟的棉被裡。

Kevin Oh想過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如此輕易地接受了李鍾勛的擁抱,任他的味道留在自己的衣服上,對於在他離開了自己房間之後依舊充斥在空間裡,好像也不是那麼不喜歡。

 

「AfterMoon Kevin Oh:明天大家加油」

「AfterMoon 李鍾勛:好~」

 

錄影的那天安重載刻意繞了過來,捏捏他的手問他是不是一切安好的時候他莫名的覺得有些安心。

「其實你已經習慣了鍾勛的信息素了。」安重載突然說道。

Kevin Oh愣了幾秒:「怎麼說?」

「我的味道在你身上已經淡了很多。」他說:「我的味道一般都是很重的。」說完玩笑似的戳了一下Kevin Oh的胸口:「下次找他吧,我是認真的。」

「下個月再說。」Kevin Oh真心想結束這個話題,雖然現在他們待的待機室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但不能保證下一個人進來的會是誰,又或者會在什麼時候。

安重載聳聳肩,「你們準備得怎麼樣?」化妝師走了進來,應該是他們到的太早了,其他人這才陸陸續續的走進來,把樂器很隨性的放在角落之後聽化妝師一個一個喊名字過來化妝整理。

「還行吧。」Kevin Oh隨口應了句。

一組組人聚到一起聊著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今天不是會有觀眾嗎?」忘了誰說了一句,接著引發眾人一陣驚呼:「啊啊啊不要說,好緊張——」

「以防萬一,」有個工作人員好心的提醒,「錄影的時候人比較多,Omega們記得要做好預防喔。」

「我已經吃兩倍藥了。」夏賢尚無奈地對上魯政勛擔心的眼神表示。

一方面也是因為這樣Kevin Oh才特別提早找了安重載幫他做完臨時標記,在這種環境裡Kevin Oh的體質其實非常的不方便,又或者說他要當藝人的話在這種狀況下活動都是綁手綁腳的,找了砲友真的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了。

他們做好了造型又接著往後台回去,這次的上台順序是他們自己抽出來的,每個人都知道也自己先做好心理準備要什麼時候上台,狀態可以稍做調整——然而在真的上台前還是會緊張也還是會緊張。

觀眾說多不說,說少也有幾百個人,即便以一般的比例去算Alpha的數量也不會少到哪裡去,節目組這樣的提醒很合理而且必要。「如果有人沒有帶到或是不夠的話也可以來找我們拿。」還特別貼心的補充了一句。

「哥你還行嗎?」畢竟對方也是Omega,又是心儀的對象這樣的關心應該是合理的。李鍾勛想著,覺得自己底氣十足便靠過去小聲問了一句。

「我沒問題的,之前已經做好預防措施了。」Kevin Oh簡單的回應:「你呢?會不會緊張,第一次以這樣的成員在觀眾前面表演?」

「因為有哥在,」李鍾勛看向他:「所以不會緊張。」

他承認這是違心之論,再怎樣身經百戰的樂手都會因此而緊張或是興奮,舞台上的氣氛和舞台下中就宛如兩個世界,他知道每個人都有舒緩自己情緒的方法,熱手,做點簡單的運動,或是去抽一根煙,他一邊說一邊做起拉筋的動作,Kevin Oh看了笑了起來:「還是緊張吧。」

沒事的,緊張是很正常的。

 

「湊合小組 崔永鎮:(照片)」

「湊合小組 崔永鎮:(照片)」

「湊合小組 崔永鎮:(照片)」

「湊合小組 崔永鎮:(照片)」

「湊合小組 崔永鎮:(影片)」

「湊合小組 崔永鎮:剛剛」

「湊合小組 Zai.ro:他們還沒在一起?」

「湊合小組 Benji 已將 Zai.ro 改名為 Zai暴君 」

「湊合小組 崔永鎮:應該是還沒」

「湊合小組 Zai暴君:濟旭,這是什麼意思?」

 

照片裡是在準備時,身為第一組的Hoppi Polla表演剛結束,After Moon正在後台慢慢的熱手準備,因為舞台服裝的關係,後台冷氣開得強,剛才等得太久手有些凍僵,這幾乎是所有樂手都會有的困擾,所以或多或少會提前準備,做些運動或是摸摸樂器之類的。

照片顯然是偷拍的,因為對焦不好又拍了幾次,在晃動中可以看到Kevin Oh握著李鍾勛的手,看來是在替他暖手,大概最後是放棄拍照了,錄了一整段的影片。

影片裡面並沒有聲音,最後看到Kevin Oh雙手握著李鍾勛的手,往嘴邊湊了過去,影片就斷在這裡。

 

「湊合小組 申光一:HD please」

「湊合小組 崔永鎮:不行哈哈哈哈這樣太明顯了」

「湊合小組 崔永鎮:我們靠太近了」

「湊合小組 Benji:感謝前線!」

 

他們熱了手,把樂器放在後台準備好站上舞台門後,聽到全炫茂正在主持的聲音,旁邊戴著耳機的工作人員對他們提醒說再一分鐘登台。

造型師慌慌張張跑過來再一次確認了他們的髮型沒有亂,伸手調整了一下他們的衣領,妝沒有花,總管向前要他準備離開,接著開始倒數。

全炫茂喊了他們的團名,「一號機cue。」眼前的LED螢幕緩緩升起,舞台上的燈光照到他的眼裡時,李鍾勛突然覺得沒什麼好怕的。

他想跟這些人一直一起玩團,如果是跟他們自己好像無所畏懼,一切都很好。

他的狀況很好,跟崔永鎮也很合得來,DPole意外的好相處,而Kevin Oh。

跟Kevin Oh在一起他就覺得很幸福。

在他得知Kevin Oh的味道之後特別花了時間去找類似的香水味,噴在自己枕邊像個跟蹤狂,但這味道確實給了他安心。Kevin Oh就站在他旁邊,他好聞的味道清晰地傳了過來,他聞出裡面依舊混雜著熟悉的Alpha味道,但心思不容許他太在意。

從他有印象開始,一直記得Kevin Oh身上有這個味道,一開始很明顯,今天聞起來要淡了不少。那是一種帶一點煙燻味道的酒,而Kevin Oh的味道則有如高級甜白酒高雅而清甜,即便他想他並沒有朝過如此高價的飲料。

他曾經很介意自己的味道並不是那麼強烈,在他小時候的刻板印象裡覺得搞搖滾的人味道都該強烈而明顯,不像他的如此日常,直到有一次Kevin Oh抱著他時說了句「鍾勛的味道很令人安心呢」,他突然覺得這種味道好像也不錯。

也許是從那時候開始喜歡上擁抱的,想讓自己的味道沾染上Kevin Oh的身體。After Moon的其他人都是Beta,連指派到他們組的導演也很貼心的請了一位Beta。

沒有人發現他的陰謀,可能除了Kevin Oh本人,也可能只是他一廂情願的以為這些心思足夠隱密。

 

「湊合小隊 崔永鎮:我覺得鍾勛特別喜歡抱Kevin哥只是喜歡把自己的味道留在哥身上而已」

「湊合小隊 申光一:禮讚哥我也是一樣的心情喔,想把我的味道留在你身上>///<」

「湊合小隊 辛禮讚:醒醒吧你又沒有味道」

「湊合小隊 Zai暴君:啊難怪」

「湊合小隊 Benji:難怪什麼?」

「湊合小隊 Zai暴君:平民你不需要知道」

「湊合小隊 梁智完:味道變淡?」

「湊合小隊 Zai暴君:回覆 梁智完:你怎麼會知道?」

「湊合小隊 梁智完:回覆 Zai暴君:(噓)」

 

他們的舞台分數不太好,所以隔天碰面的時候大家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自作曲?」Kevin Oh提出了一個意見。

「我也這麼想。」

這個主意很快定了下來,以防萬一他們還是選了一兩首可以cover的曲子。「不行,」Kevin Oh搖搖頭:「我覺得要做出真正屬於我們色彩的曲子,一定得是自作曲。」

「我覺得哥很擅長做出屬於自己的色彩的編曲啊。」崔永鎮說。

「嗯,」DPole點點頭:「但是我不反對自作曲喔,感覺這樣可以更發揮我們每個人的能力。」

「我們還是先以自作曲為首要目標吧,真的行不通再來用B方案。」最後Kevin Oh下了結論,伸手拿起立在一邊的吉他很是隨手的彈撥幾聲。

即使沒有曲子能練他們還是會碰面練團,隨便拿幾首歌來練手,接著約了時間一起去到Kevin Oh的家。

李鍾勛在咖啡店裡多買了一杯咖啡。

「給Kevin哥的嗎?」崔永鎮問。

「是啊。」李鍾勛回答:「聽說他喜歡這家的冰美式。」

「誰說的?」DPole好奇的探頭過去問,李鍾勛抓了抓頭回答:「Benji哥。」

崔永鎮隨口應了句:「啊原來啊。」心想果然是群組創辦人,這助攻得可俐落了,看著李鍾勛拎著裝了咖啡的小提袋,身後背著Bass袋和背包,崔永鎮倒是簡單輕便的只背了平常背的後背包就出門了,原本想說要不要開車來,但最後還是搭了地鐵過去,反正Kevin Oh的家交通挺方便的。

 

「湊合小隊 Benji已將 梁智完 改名為 占星女神」

「湊合小隊 占星女神:……」

「湊合小隊 Benji:來幫他們算一下啊!」

「湊合小隊 占星女神:問一次30,000元」

「湊合小隊 Benji:女神不該為人民服務嗎!」

「湊合小隊 占星女神:女神只為韓幣服務」

「湊合小隊 占星女神:這價錢已經是友情價了」

「湊合小隊 Benji:我就不信你幫河鎮算也是這價錢」

「湊合小隊 占星女神:我跟他又不是友情」

「湊合小隊 Isaac Hong:好閃」

 

After Moon除了DPole的工作室、練團室,最常去的地方就是Kevin Oh的家。畢竟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幾個人熟門熟路的按了門鈴等在外面直到主人打開門讓他們進來。

「Welcome。」Kevin Oh一樣笑著對他們說。即使在Super Band加上廣播節目這樣繁忙的行程下他的家裡依舊乾淨整齊,只有裡面那張小桌上堆了幾本筆記本跟明顯劃記過的紙張:「我自己有先做了一點準備,當然你們還是可以提意見,有什麼想法也可以說出來。」儘管我是FrontMan但希望盡力爭取做出每個人都滿意的音樂。

「我有先寫了一些旋律。」李鍾勛說,從包裡拿出筆記本,上面是簡單畫著的節奏搭上潦草的數字——很符合李鍾勛個性那樣的,看上去簡單卻是意外很細膩的旋律。

「原來鍾勛的取向是這樣的嗎?」Kevin Oh看向隊裡最小的弟弟,沒忍住笑著問了句。李鍾勛搖了搖頭:「不……是想著哥唱這樣的曲子會很好,才這樣寫的。」

「那我們就都先看一看?」Kevin Oh提議,拿起放在旁邊的吉他:「啊,還是鍾勛來唱,不是說要當主唱的嗎?」

「噢,那永鎮哥要跟我合唱才行。」李鍾勛也不脫推,接過Kevin Oh的吉他抱在懷裡,刷了和弦:「還沒有歌詞……我就先隨便哼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