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聽覺動物

Chapter Text

李鍾勛很理所當然的是從音樂喜歡上Kevin Oh的。

同樣作為音樂人,他理解了來到這裡的每個人都是追求更好的東西——更好的同伴,更好的創作更多的類型看見更多更多的事情,以此為養分成為更好的人。

初選那天的味道很混雜,太多人進出攝影棚了,基本上並沒辦法記住誰是什麼的味道,而就像所有言情小說的劇情一樣,李鍾勛獨獨記住了Kevin Oh的味道。當然他那時還沒意識到那是誰的味,只記得依稀有個很好聞的氣味,接著就也沒再多注意。

第一輪組隊之後他更加的確認Kevin Oh是他喜歡的人——帥氣,聲音好聽,人溫柔有靈氣,也不會過於無聊呆板,他就像夢中情人那樣美好。而說來有趣的是,彼時他一直認為Kevin Oh跟他一樣,是個Alpha。

那時候他一直把這樣的心情歸類在「欣賞」沒想到這樣的愛慕是該以愛情訴說的情感。甚至刻板的認為同性別難以戀愛,話又說回來讓他認識到自己對Kevin Oh的愛戀其實也跟知道他的性別沒有太大的關係。

開始依賴Kevin Oh每一則訊息,等待著KaKao上跳的通知,帶著期待打開手機,聽著他發過的歌,在節目裡的音源,他拿得到的demo帶或練習時的錄音,他想,他是喜歡上他了。

Kevin Oh一向不排斥讓參賽者到自己家裡,反正他一個人住,不會打擾到人,也夠大,待得太晚也可以在沙發上小睡,不介意打地鋪的話躺在地上蓋條棉被也足以度過一個晚上,隔天早上還有Kevin Oh為你煮的熱咖啡,多麼愜意。

再不動起來就要來不及了,等節目結束之後他就沒有那麼完美的理由每天把Kevin Oh約出來見面,三不五時就丟一條訊息等著他回覆,在私人頁面裡問他到哪了,要不要開車去公司接他到練團室。

說起來,他們跟DPole還是有點尷尬的關係。

李鍾勛跟崔永鎮上一輪就合作過了,崔永鎮的個性本來就很好相處——隨和、溫柔,參與度高,他們個性也像,DPole就有些不同了。先前跟他們沒有多大的接觸,沒有同組過更不是長論在一起的同一群人,而無奈在短短的時間內這個組合必須表演一首重新編曲的舞台。

「鋼琴吧,鋼琴。」Kevin Oh看向DJ:「如果 DPole彈了鋼琴,這是大家沒有見過的,應該會很有趣。」

四個人以這個狀態來說有些少,李鍾勛想,理想狀態要是再有個中頻會好一些,Kevin Oh的吉他要填滿這個舞台有點不足,也是,如果DPole可以彈琴不錯,他們也多一點旋律。於是他贊同了。

 

「湊合小隊 崔永鎮:鍾勛留下來跟Kevin哥對吉他了!」

 

為此,他們花了很多的時間跟DPole對他的鍵盤旋律,討論該用怎樣的風格配上什麼和弦,了解彼此喜歡的音樂類型。

「鍾勛呢?鍾勛喜歡的音樂是怎樣的音樂?」他看向他,這麼問。剛才去咖啡店裡買的冰美式放在角落的小桌上,因為隔了太久杯子上的水滴留下來在桌上留下一個水灘,李鍾勛拿起來喝了一口,連包在外面的杯套也有點濕了。

「我想是可以凸顯Bass的音樂吧?」崔永鎮猜測,上一輪組隊時他知道李鍾勛真的非常喜歡他的樂器,四根弦的最棒了這麼宣揚不是嗎?

「當然了,如果可以彰顯Bass的魅力那是最棒的,但我想不論怎樣的歌曲都有該凸顯的部分……不管是不是Bass,如果是Vocal或是什麼,只要凸顯的好,我覺得那就是好的音樂。」

我啊,想要做出可以凸顯Kevin哥聲音的音樂。

當事人聽到笑了出來:「不是,在問鍾勛喜歡的音樂啊。」說著伸手拍了拍他的背。李鍾勛搖搖頭:「我喜歡哥的音樂。」

得了,崔永鎮在心裡偷偷嘆了一口氣,沒救了,這戀愛的酸臭。

 

「湊合小隊 Benji:很好!朝著原計畫進行!」

 

裴濟旭把手機收起來,面對安重載朝他瞪過來的眼神有些招架不住。

「怎麼了?」他尷尬地問。

「討論時期除了找資料不可以使用手機。」他指向他的手機,接著搖了搖他纖長的食指:「從實招來,剛才在做什麼?」

「在和永鎮同志確認作戰計畫。」

「你先顧好你自己吧,Bass練好了嗎?我晚點要驗收喔。」安重載一面說一面拿出了手機:「看來我該約鍾勛小朋友好好聊聊。」

「啊,剛才去外面的時候有遇到他。」黃珉渽插了句話:「還是這段我來處理一下,哥你有什麼想說的去找他說一會兒應該也沒關係?」

「也不是多大的事。」安重載聳聳肩,「我晚點再去找他就行了,我們先把這裡處理完。」

愛情和工作自然是工作擺在前,尤其這愛情還是別人的愛情。

 

「與你一起❤️ Kevin:我覺得鍾勛在追我,怎麼辦?」

「與你一起❤️ 梁智完:答應他。」

「與你一起❤️ Isaac Hong:在一起。」

「與你一起❤️ 李羅宇:雖然有點不知道在做什麼,但是在一起。」

 

第四輪評價過後,李羅宇組總被戲稱為全Super Band中最香的一隊,在剩下的參賽者中剩下的Omega數量不多,而在這隊裡就聚集了三個,而剩下的人中不過就加上夏賢尚,總共四個Omega罷了。

於是當初為了組隊而創的群組理所當然變成了Omega們交流情感的地方,反正李羅宇也不是太在意他們在他面前聊起發情期的事。

Kevin Oh在更早之前就多少有點意識到李鍾勛對自己的情感,只是躲著假裝不知道,若即若離的閃避著。在他的體質之下他不喜歡和Alpha靠得太近,可是又捨不得推開李鍾勛。他用著之前在美國時解決發情期的辦法,在做好避孕措施之下找一個固定可以為自己標記的人,排除了愛情只有單純的肉體關係,簡而言之就只是個可以一起打砲的朋友,簡稱砲友。

這是群組裡的人都知道的事,而身為保守派的Isaac在得知這件事之後震驚了好段時間。無法想像能夠與同性維持這樣的關係——還是這麼常見到面的朋友。

「我們看得很開,沒問題的。」Kevin Oh聳肩向他解釋:「發情期果然還是找個Alpha打一砲最舒服了。」

而且嘛,我的身體對藥效反應很不好,即使吃了藥遇到信息素還是抑制不了,這種生物原始的方法才有用。

「能找到這樣的朋友也是很不容易,哥辛苦了。」梁智完握了他的手輕聲說了一句。

 

「與你一起❤️ 梁智完:哥如果找到可以交往與做愛同時解決的對象這樣不是很好嗎?鍾勛也是Alpha吧」

「與你一起❤️ 梁智完:所以很適合啊,為什麼不答應?」

 

為什麼?Kevin Oh也沒有想清楚,只迷迷糊糊的覺得自己不該這麼快的就答應,又單純的覺得這樣模糊不清的感覺很煩人。

一日拖過一天,在面臨了錄影時間他知道自己的發情期要到了。幸虧他是那種週期相當規律的類型,只要仔細算好日期,記錄每一次發情的時間就可以算出來下一次來的時間。

他撈出手機點開了kakao頁面。

 

「Kevin Oh:你這幾天有空嗎?」

「Kevin Oh:晚上」

「重載:明天應該可以抽空」

「重載:要約?」

「Kevin Oh:嗯」

「Kevin Oh:來我家」

「重載:你去找鍾勛啦」

「Kevin Oh:……」

「Kevin Oh:不是,現在還沒到這個階段」

「重載:給他一個機會啦」

「Kevin Oh:問題不在這裡」

「Kevin Oh:我又不是為了跟他打砲」

「Kevin Oh:這是另外一個層面的問題」

「Kevin Oh:不是在這方面給他機會」

「重載:你好嚴肅」

「重載:所以真的是在思考這件事吧」

「重載:那就好」

「Kevin Oh:好什麼」

「重載:我可怕鍾勛沒有機會了」

「Kevin Oh:你不要想太多」

 

通常做完愛,替Kevin Oh暫時標記完之後安重載會在他家待完整個晚上。對於Omega而言算是一個很溫柔的舉動,即使只是暫時標記,溫存完馬上回到一個人孤單的狀態相當不好受。Kevin Oh的床挺大的,睡了兩個男人也不會太擠。安重載幫他蓋好棉被,把剛才弄亂的環境整理了一下才重新躺回床上。

「謝謝你。」Kevin Oh看了他一眼,發情期來之前就標記好的話至少之後能夠舒服一點,對於其他人的信息素也不會那麼敏感。當初刻意找參賽者當砲友一方面也是希望可以用他信息素的味道幫自己當作擋箭牌,至少自己是Omega的事實不會太快被發現。現在的性別平權再徹底,第二性被發現終究不太方便——況且在韓國多少還是有些歧視,而他並不想因此惹上什麼麻煩。

「小事。」安重載衝著他笑:「反正跟你做愛也挺舒服,算是種享受?」

「你不要調戲我了。」Kevin Oh因為情事後體力耗盡有些虛弱的看了他一眼:「又不好玩。」

嗯,安重載故意拉長了尾音:「挺好玩的。」看Kevin Oh不太想理他了,安重載也跟著躺了下來,拍拍他的肩膀:「希望這是最後一次。」

對方沈默了很久,久到他以為他沒有要理會自己了,閉上眼睛準備休息,才聽到Kevin Oh低低問了一句:「最後一次什麼?」

「你明明知道是什麼,也知道我在指什麼。」他回答。

這次Kevin Oh是真的沒有打算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