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鲸雷

Work Text:

【超兽】异兽传
鲸雷
青年的后穴湿漉漉的,鲸鲨很轻易就能将手指插进去。但也仅限于手指了,鲸鲨想,他还是不会给自己好好拓张。青年的皮肤有着瓷器一样的光泽和质感,又软软的,让鲸鲨爱不释手。眼下他一边帮泰雷继续拓张一边品尝着他的皮肤,玩得不亦乐乎。

泰雷可就没有鲸鲨这么愉悦了。后穴传来的刺激让他轻轻颤抖着,男人的舔舐也让他觉得很痒――一切都像一场漫长的折磨。“快点。” 他出声催促道,动了动腰提醒还在玩他前列腺的鲸鲨。男人却是在他臀上轻轻地拍了拍就了事,接着玩弄泰雷的后穴。他收缩了一下穴口,把男人的手指留在体内,却惹来男人在臀尖的轻咬。 “別撩我,嗯?” 说着,男人还在咬痕处吹了口气。

现在到底是谁撩谁啊!泰雷不悦地回头,却看见了鲸鲨的勃起。男人硬了,而他现在才发现,泰雷久违地感觉到自己脸在发烫。男人却好像发现新鲜事物一样吹了个口哨,然后用自己的下体去蹭泰雷的臀部。当然,手上也没闲着,继续拓张。泰雷自暴自弃地把脸埋进枕头里,只剩腰还在配合着鲸鲨。

等到两人终于结合时,泰雷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了。男人摈弃一贯大开大合的作风,难得轻柔地帮助泰雷适应一切。前不久泰雷才把这具一平的身躯同化完毕,他还不想让处于自愈低谷期的青年受伤。

鲸鲨难得一见的温柔让泰雷很受用。他回过头想看着男人的脸,就被先发现的男人掐着下巴来了个深吻。吻毕,鲸鲨整根抽出,把泰雷翻过来后猛地进入。“啊…” 泰雷没忍住叫出了声,努力地平复自己紊乱的呼吸。鲸鲨舔上青年鼓动着的脖颈,开始抽送了起来。

太久没体验过情欲滋味的青年无措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只好在心里唾弃着又被男人带跑偏的自己。“专心,” 男人轻喘着提醒道,用一记深顶唤回了泰雷的意识。泰雷眨眨眼,然后用腿环上了男人精壮的腰。鲸鲨心领神会,用手轻抚着身下人的侧肋和腰部。青年长呼了口气,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来。

两人在床第间都不是什么话多的,向来都习惯于沉默着过完这一段时间。只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泰雷突然想说点什么。他睁开眼盯着身上男人那双海蓝色的眼睛,轻声唤道:“鲸鲨、鲸鲨?” 那人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就埋头在泰雷的胸前舔弄了。“你、你离发情期还有多久?” 鬼使神差的,泰雷问了这个事。鲸鲨被他逗笑了:“怎么,想安排下一次的姿势吗?” 他笑起来时带动了两人相连的部分,惹得泰雷直呼痒。

时间其实也不早了,只是鲸鲨仗着考试季刚结束自己有假期,就这么折腾明天要陪三五好友出游的泰雷。可不是折腾么,不在发情期的鲸鲨族敏感度低得可以,真要做完一整套可得花上至少四个小时。这样的情事经历绝对算不上享受,可惜现在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泰雷似乎有点忍不住了,再次提醒男人快点。鲸鲨挑了挑眉,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青年倒吸一口凉气:“不是说这个!” 鲸鲨可不管,低头用嘴堵住了青年的抱怨。他知道这个人在床上口是心非得很,分明就喜欢还要说难受。这不,人已经舒服得迷糊起来了。

泰雷觉得自己快要飘起来了,穴道中敏感的腺体被压迫着、摩擦着,身侧的敏感点也被很好的照顾到了。他抬手搂住了鲸鲨,想要离身上的人更近一点。鲸鲨听着他动情的喘息,心情大好地将他的手拉到了自己的敏感点――后背。泰雷却好像被什么东西烫到一样抽回了手,整个人都绷紧了一瞬,就这样泄了出来。

那一瞬间,泰雷好像看到了鲸鲨超兽的呼吸孔。

是了,他有什么资格躺在鲸鲨的身下?他差点杀了自己的伴侣。

鲸鲨看着现在的泰雷――怅然若失,跟决战那时一模一样。当时泰雷如果没有打偏的话,他可能就不会以人质的身份随着玄武号返回冥界,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他在一平找到泰雷的投影后就把人接到了自己的身边养着,直到同化开始,直到同化结束,甚至还打算养到一切完结。他想这样告诉泰雷,他没事,他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可哪怕过了近十年,哪怕他再和以前一样对他,他都没有办法让泰雷意识到那场噩梦的结束。他还是和在玄武号上一样,六神无主。

不过泰雷登上玄武号后是真的多灾多难,先是因为险些杀了伴侣而出现了反斥症状,然后是被身为人质和伴侣的自己使唤得脚不沾地,再到四平五平和夜凌云冥王他们对峙,最后直接被送到了十万年前来了一场毁三观之旅。没有人来问过他的反斥到底好了没,也没有人关心过因为险些杀了伴侣而后怕的他。

鲸鲨想着,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让他想要安抚泰雷,想要亲吻泰雷。当然,他也这么做了。他舔舐着泰雷的唇:“泰雷?泰雷?” 看到青年琥珀色的眼睛逐渐有了焦距后,他把人抱起来安抚道:“我在呢,泰雷。” 说着,又把自己往更深处挤了挤。

泰雷一回过神就被人毫不留情地顶进了穴道深处,那销魂滋味让他忍不住呜咽起来:“轻点,要破了…” “我在呢,不怕。” 男人像是没听到一样逐渐加速,一直加到了他平时一贯的速度才作罢。这招倒是管用,至少泰雷已经没功夫想别的了――他现在喘气都喘不过来。

也许不论再来多少次泰雷都无法完全适应男人的风格吧,既喜欢直击弱点又迅猛难当。沉默惯了的雄性金象在与他上床之前可从未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有这方面的经历,毕竟保守的白虎族师傅可没有告诉过他两个男人之间还能行房事。

当下这场情事已经持续了很久,空气中除了情欲的味道还有酒精味。拜某只神志不清的鲸鲨男人所赐,金象青年被喂了不少酒。逐渐清醒的鲸鲨吻上了逐渐迷糊的泰雷,两人恨不得长在一起似的粘着对方,互啃得不亦乐乎。

鲸鲨像是终于忍不住了一样结束了这个吻,把泰雷的腿挂在自己肩头,俯身冲撞了起来。泰雷轻轻绷脚,用脚趾摩挲着鲸鲨的后背――也就只有这时他才能放弃一切过往沉迷于当下。终于被爱抚敏感点的鲸鲨律动得更加卖力,鼓励着犹豫不决的青年。泰雷动了动腿,让整个脚掌都贴上了伴侣的后背。

恍惚间,他听到了男人低沉的嗓音,用三平的话对他呢喃着――我爱你。一切的愤怒悲伤迷茫犹豫都变得毫无意义,他久违地流下了眼泪。他开口喊着男人的名字,直接诉说着自己的欲望。他渴望伴侣的亲吻,渴望伴侣的拥抱。鲸鲨激动地给了他一个拥吻,把人送上了情欲的巅峰。

最终这场情事还是结束了。

变出了鱼尾的鲸鲨趴在浴缸里回味着青年的味道,笑着看一旁清洗自己的泰雷。筋疲力尽的金象在流水的冲洗下掉了一点沙子,但又被他自己及时地收了回来。元素体在这种时候就不太方便,流失的元素很难补充。他看着泰雷皱眉,然后把自己变成了一头小土象。

“泰雷,” 鲸鲨笑得有点诡异,“帮我按个摩呗?” 泰雷瞪了他一眼,然后缓缓走过去道:“抬腰。” 鲸鲨听话地把尾巴搭在浴缸边缘,任由金象在自己的腰部踩来踩去,还主动把后背抬到了象鼻子下让人碰。

泰雷把鼻子伸了过去,却没有按摩,而是缠上了鲸鲨的肩。浴缸里的大鱼听见他的吸气声,心里暗道不好,下一秒就被金象整个拖出了浴缸。泰雷笑了笑,说:“浴缸太小了,不太方便。” 鲸鲨茫然地趴在地上,刚想变回人腿就被泰雷踩住了。青年笑道:“你跑什么,不是要按摩吗?” 不他不是要跑啊,鲸鲨心里有点犯怵。他现在就像菜市场里面的鱼一样趴在地上任人摆布,怎么看怎么不对吧?

其实鲸鲨的鱼尾与一平的鱼不太相似。他的尾巴上没有鳞片和半透明鱼鳍,有点像一平的鲸鱼尾巴。泰雷用脚摩挲着,感受脚下皮肤的光滑质感和皮肤下肌肉的强健。他的鼻子按上了鲸鲨的后背,时不时蜷起来捶一捶。鲸鲨半兽化时皮肤看起来很嫩,嫩得让他下意识地把鼻子和脚掌的地方变成了瓷质皮肤。但泰雷还是不放心,开口问道:“会不会磨到?” 鲸鲨摇摇头,享受着舒适的按摩服务。

等到两人躺在床上时,已经过了半个钟头了。泰雷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全然忽视了刚收到短信的手机。鲸鲨拿起来看了看,是火麟飞发来的,上面是明天出游的集合时间与地点。他想了想,给那头发了一条请假短信。发完后他把手机随意地扔在床头,抱着泰雷笑得心满意足。

第二天,泰雷仍是被生物钟早早叫醒。鲸鲨却是起得比他还早,已经煮完并在厅里开始吃早餐了。泰雷在床上躺了一会,等着迟钝的大脑慢慢列出代办事项。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开屏一看,是火麟飞发来的短信。他看着鲸鲨代他发的请假短信,心情大好地笑了。但看到火麟飞说大家都很担心于是决定组团来看他的消息后,他麻利地弹起来撤走了身下一片狼藉的床单。动作之大,甚至把枕头和被子全都甩到了地上。

厅里的鲸鲨听到动静,匆匆赶来问怎么回事。他把人往外推道:“火麟飞他们要来,去找张床单,把房间收拾一下。” 鲸鲨瞬间板住了一张脸。泰雷见状,补了一句:“冥王和雪皇也要过来。” 鲸鲨这才不情不愿地过去找床单。

龙戬他们按门铃时,那条床单刚好在洗衣机里脱水。鲸鲨也刚收完房间,在厅里准备泡茶。泰雷冲过去拉开了门,看见一票队友站在门外看着他。“泰雷?你不是不舒服吗?” 风影疑惑地问道。风耀隐秘地拉了拉妹妹的衣角,示意她噤声。火麟飞貌似明白了什么,脸上有点发红,用手肘捅了捅背后发动冥王一干长辈过来的狮王。狮王轻声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却是让人脸更红了。龙戬倒是很淡定,问起了泰雷的身体状况。冥王看到了泰雷身后正着往大门走的鲸鲨,点头打了声招呼,鲸鲨也点头回礼。

泰雷这才反应过来要请人进去,结果一回头就撞上了鲸鲨。鲸鲨也不客气,伸手就勾住了青年的腰往怀里带。风耀啧了一声,伸手捂住了妹妹的眼睛。同样这么做的还有冥王,他捂住了天羽的眼睛。刚想这么做的雪皇看了看冥王,默默把手收了回去。泰雷一恼,伸手在男人心口咚的捶了一下。“噗。” 夜凌云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

向来安静的房子热闹起来没有半点违和感,仿佛本来就该这么热闹一样。青年们在厅里玩起了狼人杀,长辈们留在一边商讨今后事宜。

鲸鲨抽空往泰雷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却正好撞上泰雷的目光。人群中的金发青年笑了,好像得到了全世界一般满足 地笑着。鲸鲨也笑了,他知道,泰雷 终于梦醒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