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白】Perfume(middle note)

Work Text:

(4)
柑橘和梅子的浓郁气息让人联想到皇宫花园里的盛宴,年幼的王子奋力踮起脚尖,还是够不到长桌中央最漂亮的那颗草莓,他有些着急,用力揪住桌布向前探身。

桌布向一侧滑去,一只盛满葡萄酒的高脚杯,眼看就要掉下去。

白起猛地睁眼,发现自己被捆住手脚,四周仍然漆黑一片,寂静无比,鼻间飘过淡淡的麝香,似乎在掩盖着什么气味。

他闭上眼睛细细识别,突然红了耳尖。答案在潜意识里蠢蠢欲动,他极力去想一些不相关的事,试图不让它从脑海中冒出来。

一声呻吟从前面传来,白起身体一颤,这时,四周冒出星星点点的橙色荧光,如同烛火一样,忽明忽灭。

他向前看去,一位金发少年一丝不挂地躺在黑色的天鹅绒上,他白皙的脖颈上戴着暗红的项圈,白大褂男正抓住他的左手,同时舔舐着他的胸口;皮夹克男一手掰过他的腿,吞吐着他的下体 ;眼镜男按住他另一条腿,在他的身后挺入;银发男抬起他的脚,一点点吻过。

少年面色红润,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白起一脸惊恐的表情,低低的笑了:

“他就是姐姐说的那个‘引导者’?”

白大褂男停了下来,他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随后肯定地说:

“是的。”

“处男的话,没经历过的事还挺多的,”少年盯着白起,“都是evoler,那我的evol就没有用了,不过……”,他咬下右边的手套,“我的味道,说不定能吸引到你。”

橙皮的苦与凉星星点点袭来,如同坠落天幕的流星,紧接着,红石榴糖浆倾泻而下,玫瑰和小雏菊的气息散落其中,末了,是龙涎香和琥珀组成的温和气息,微微带甜却难以捉摸,带着些许挑逗的意味。

被这气息所环绕,白起有些失神,但他并不是为这丰富的主体所吸引,而是从贯穿始终的基调中,辩识出某种熟悉的味道。

就像与她在走廊擦肩而过的瞬间,白色长裙带着橙花的香甜,悄悄掠过他的裤脚。

“哥哥?你还满意吗?”

白起回过神,发现腿上的束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少年趴在自己双腿之间,薄薄的唇瓣触碰着腰间皮带的金属,浅蓝的眼眸偷偷瞄向自己,纯洁却又注满欲望。

青年没有回应,少年所散发的气息,似乎有不可抗拒的力量,控制住他的思维。

“看来哥哥是喜欢我的,”少年开心地笑了,露出尖尖的犬齿,“回报的话,我想……”

皮带被他用嘴解开,少年咬住拉链一格格下滑,随后叼住内裤边缘,将青年的下体暴露在外。

“我想让哥哥喂饱我。”

白起瞪大眼睛,拼命想移动身体,但现在他除了眼睛,浑身都无法动弹。

少年轻轻一笑,吻了吻前端,随后一口含了进去,舌头紧跟着缠绕上来,是温热柔软的触感。

不断的吮吸与舔舐中,白起感到自己有了反应,体温在不断升高,所有的热浪,都开始向那处汇集。

察觉到口中之物的变化,少年便用力回吸,舌尖一次次划过顶端,每刺激一下,青年就更加紧闭双眼,记忆中的那些夜晚,一个个浮现于脑海之中。

少年贪婪地吞咽着,粘稠的液体顺着嘴角淌下,他发出满足的喟叹。左边的手套落下,金色的蝴蝶从茧中展开翅膀,温暖的咖啡与豆蔻,点缀于紫色薰衣草的甜蜜气息之中。

“完成了。”白大褂男托起蝴蝶,看了青年一眼,“他也在今天完成,谁先?”

“我。”

白起抬头,是一双相似的金色的眼瞳。

(5)
“哥,最近过得如何?”

白起斜倚在银色皮革沙发上,木门外,是响亮的的乐队演奏和嘈杂的欢呼。

“我特地给你造的场景,怎么样?有没有一点像过去,我们晚上翘课去地下音乐会的样子?”

“你……”白起欲言又止,现在这副模样,以及刚刚经历过的事,让他暂时无法思考。

弟弟身上,若隐若现的常春藤、紫罗兰和薄荷,营造出清凉的皂感 。

“哥,我知道你的秘密。”

话锋一转,他坏坏地笑了。

干净清新的气息里,蔓延出朗姆的韵味,带着醉人的魅惑感。

“过去你在家里的时候,晚上睡觉,如果锁门,那就是你自己要做了。”

凌肖将青年禁锢于双臂间,挑起他的下巴,青年有些不知所措,耳尖又开始泛红。

“可惜家里的墙壁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你的喘息声,有时候会漏过来。”

随后,凌肖抬高青年的一条腿,另一只手撩起衬衣,埋首去啃咬他的小腹,青年惊恐地挣扎不止,却被掐住喉头,随后,一股电流顺着脖颈滑至胸口。

青年不敢再动,他知道弟弟的evol是随着情绪而起伏的,现在,弟弟似乎有些烦躁,电流四处蹿动,间或在半空擦出一星火花。

“哥,你能懂我听到你声音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吗?”

他将青年的腿几乎压到头顶,这让青年感到疼痛不已。

“我无数次想打开你的房门,掀开被子,看你享受的表情,”他将手伸入青年的裤子,“然后,让你在我的身下,哭出来。”

白起的大脑一片混乱,在他的印象中,离家之前,和弟弟的关系一直不错。弟弟成绩优异,尤其是数学,每次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数学试卷,都会笑着说,要是他们中和一下,哥哥就不会不及格了。

“那天晚上,我差点就破门而入了,”凌肖握住青年的下体,“你一直在低吟,不过,即使你把声音压的再小,也是挡不住的诱人。”

“但你最后,叫的是别人的名字。”

他凑近青年耳边。

“还是老板以前用过的名字,你说巧不巧?”

白起注意到,周围的气息渐渐转为一种特殊的甜味,像小时候他们吃过的甘草糖,紫罗兰散发出幽幽的香气,和脂粉有些类似,这些味道,均来自弟弟的右手。

“你走神了,哥。”凌肖手头稍微用力,同时指尖释放出电流,青年耳尖发烫,又尝试着挣扎一下,反被狠狠捏了一把,疼痛裹挟着快感袭来,青年几近失去神志。

“只有那一次,我在你房门口,听你一边喘息,一边重复那几个字。”

“之后我察觉,我的下面有点不对劲,”他靠着青年的另一条腿轻轻蹭动,“大概就是现在这样。”

透过牛仔布料,白起触到了某个热物,他的大腿抖了一下,向后退去,凌肖见状,干脆坐到他的腿上,强行将他的裤子褪下一半,随后一只手环绕至他的背后,两人的距离,约莫剩下两厘米。

“你想怎样?”白起别开头。

“最后我坐在你的房门口,和你做了一样的事。”凌肖没有理会白起的质问,反倒将舌头伸进他的耳朵里,醛与皮革的气息,一下子浓烈起来。

“理智告诉我,对自己的家人有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凌肖看着青年紧闭双眼,满脸通红且气息不稳,嘴角无声地上扬了一个弧度,“但命运还是让你落到了我的手上,哥。”

手指悄悄划过尾椎,向下移动。

“哥,既然成为了老板心仪的‘原材料’,那我就有义务好好‘开发’你。”凌肖甩开左手手套,顿时,香草和没药组成的浓郁气味将青年包裹其中,如同媚药般的气息将他熏得晕晕乎乎,眉头舒展开来,青年的全身,处于放松的状态。

随后,一只手指猛地探入青年身后。

但他毫无反应,失神的双瞳没有焦点,就如同被控制住的布偶,任人摆布。

只有淹没在嘈杂环境中轻微的喘息声,似散入迷雾中的一缕青烟,再也找不到踪迹。

见他适应得不错,凌肖又加了一根手指,同时在里面不停搅动,青年动了一下腰,发出断续的哼哼声,接着将手伸向身体下方,然而手似乎不太听使唤,尝试几次,都顺着衣服滑了下来。

“我帮你?”

青年微微点头。

“那我们一起吧。”

同样的金色眼眸,他们在瞳孔中看到彼此;同样的热度相互叠加,他们双双跌入背德的深渊。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