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秘密 (三) (Kenny X周景臣) [黑道拉郎配 X 他和他的三部曲-前传] 车(简体)

Chapter Text

前文請去Lofter看吧. 謝謝~

秘密 (一)

秘密 (二)

 

秘密

Kenny 《飞虎之潜行极战》 X 周景臣 《实习天使》

恐怖份子 X 精英份子

 

三.

 

──好痛啊,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咬人。 

 

 

周景臣咬牙忍耐着Kenny在他身上不停的啃咬。

这都不像是被狗咬了,简直像被猎豹咬一样……周景臣佩服起自己来,居然在这样的状态下还能胡思乱想。

Kenny总算咬够了,抬起头来看着他,那双眼睛明亮亮的,好看得很。

周景臣心里再次感叹,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你平常有做什么运动的吗?” Kenny边玩弄着周景臣的乳尖边问,这个人虽然偏瘦,身型却不俗。

 

“……我游泳。”周景臣在他的逗弄下忍不住轻叫出来。

 

游泳啊……Kenny满意地笑了,国斌很擅长游泳,他的泳姿好看得不得了。

 

Kenny对这个猎物越来越满意了。

 

“喂,周景臣,把衣服全部脱掉。” Kenny坏笑着下命令,他要看他为自己宽衣解带。

 

周景臣默默地照做了,眼前这个人很明显求他也没用,他知道他想对他做什么……他一向对男人没兴趣,也从未想过会落到如此的局面之中。

 

男人灼灼的目光在侵犯着他裸露的身体的每一处。

 

周景臣敏感地感觉到他的视线在他身上放肆地流连着,虽然他还未真正动手,但这身体的每一个部份都好像已被他舔遍了……失去衣服保护的他局促地双手紧抱着自己的臂膀缩起了身子,羞得抬不起头来。他的身体却开始有反应了,这样被人色迷迷的端详和研究让他感到惊慌和不安,还有前所未有的刺激。

 

对,刺激。

 

他不想承认,他心里居然闪过些许期待,想知道他想怎样对待他。

他不想承认,其实自己不介意和这个漂亮的男人发生关系。

 

他不知道自己原来竟是这样的……周景臣在Kenny的视奸中几乎要崩溃下来了,偏偏Kenny看着他这样的反应却是越来越兴奋。

 

 

他喜欢,他是故意的。

 

 

他知道他害羞,看他越是害羞他越是要整他。

Kenny就是如此的爱恶作剧。

 

国斌常常对如此爱玩的他表示无奈,每次当他拿他没办法时,国斌总会轻责他:“别闹。” Kenny很喜欢他说这句话的神情和语气,这是他对他专属的话语。

 

而现在和国斌长得这么相似的这个人正赤条条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很想立即就扑上去,但又非常享受玩弄他的快感。

 

Kenny心情愉快地欣赏着他的猎物那羞怯的姿态,周景臣害怕他的表现把他那变态的欲望都激发出来了。

 

──应该怎样玩他才好呢?

 

“你去后面那张写字枱上坐着,把腿张开来让我看清楚。” Kenny托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妖娆地嘻嘻笑着下这过份得离谱的命令。他的声音低沉而魅惑,像吐信的毒蛇,引诱人吃那禁忌的果实。

周景臣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瞪着Kenny,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Kenny看着他那彷佛受惊的兔子一样的表情觉得真是好玩极了,他也不啰嗦,他不肯动那他帮他好了,他一手拽着他到房间后方那张偌大的老式写字枱上,不由分说的推他坐在桌子上面,把他双腿硬是掰开来弄成像是要分娩一样的姿势,然后俯下身去细看他那最私密的地方。

 

赤裸裸的肌肤一下子接触到写字枱那冰冷而坚硬的玻璃桌面,让周景臣不禁哆嗦了一下,还未来得及反应,他已被眼前的这个人强迫摆出这羞死人的姿势,然后Kenny就把头伸到自己的双腿中间……他惊得叫出声来。

 

男人急促的呼吸在他的股间一下下地喷着热气,那灼灼的目光几乎把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样的火热,周景臣被刺激得一阵晕眩,无力反抗的他躺倒在办公桌上,双手掩面不愿去面对目前的状况。

 

 

──整个身体都被他看光了……

 

 

这个叫周景臣的男人,明显未曾试过男人的滋味……Kenny仔细检查身下的男人那最私人而脆弱的地方,得到这结论后妖异又满意地笑了起来。看来,今次可以好好享受做开发者的乐趣了。

 

 

“呀!……”

 

突然一阵湿滑温热的触感滑过他那早已不堪刺激勃起的尖端,周景臣的身体像触电一般的猛然痉挛了一下,这要命的刺激让他不得不睁开眼睛来看,只见Kenny伸出舌头在舔他,那双像狐狸一样的美目却在观察他的反应,见他在看他了,Kenny瞇起眼睛低声笑着问他:“想要吗?”

 

周景臣喘息,Kenny,这个坏男人实在太懂怎样挑逗人了,他的情欲早已完全被他撩拨起来,什么尊严,什么面子,此刻统统都不重要了,他仰起身来用力拥抱住身上的这个男人,努力忍住害羞吐出不要脸的话语:“Kenny…我…我想要你…”

 

 

“啊…啊啊……”

 

刺眼的红色灯光下,纹风不动的笨重写字枱上,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正激烈地互相摩擦着对方身体最敏感的部分。

 

其中一人裸露的身体略显瘦削而修长,正被另一人那强而有力的臂弯紧紧地环抱着,那个人戴着几颗奇形怪状的庞克系指环,随着他上下爱抚他的胸背和腿而不断擦过他的肌肤,引起怀里的人一阵阵不由自主的轻颤,他受不了的连连摇头,完全浸沉在身体的快乐里。

 

Kenny着迷地欣赏着怀里的人那情欲高涨的样子,妖媚的目光在他的脸上身上流连忘返:“嗯…呼…喜欢吗……?”

 

“啊…Kenny…”周景臣热烈地回吻着Kenny,“喜欢…嗯…Kenny…啊……”

 

Kenny在他耳边轻轻的低语是如此妩媚,但他双手套弄他的力度和他火烫的坚挺却是如此粗暴而强横地攻击着他最敏感的地方,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同时刺激着他的感官,这从未试过的感受是如此的强烈,这个危险的男人是如此地吸引着他,周景臣迷失在这个男人带给他的一浪浪巨大的快乐之中……

 

最终,他们同时解放出来的液体不分彼此地喷涌流淌在二人的肌肤上。

 

看着周景臣陶醉不已的神情,刚刚才发泄了一下的Kenny的情欲反而更被煽动起来了,他好想在他身体内尽情地驰骋,在他身体内尽情释放他抑压得痛苦的欲望,趁着他毫无防备之际,他把沾满他俩体液的手指伸到他那从未被开发过的后庭中。

 

“啊!”异物突然侵入的痛楚让周景臣大叫起来,身体自然地收缩,Kenny在他体内的手指也被他收缩的入口紧紧地吸着了。

 

“哈哈,好激烈的反应啊,这么有感觉吗?” Kenny取笑他,同时开始用手指在他的身体内穿插起来。

 

“呜…呀…嗯嗯…” Kenny的手指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力度也越来越大,周景臣全身都颤抖着,Kenny的动作让他感到痛楚,但有种奇怪的酸软感和难以形容的快感却伴随着他越来越粗暴的动作而越来越明显,他只感到四肢软软的一点力也没有,全身所有的细胞都在感受着Kenny的手指在他身体内的动作,那排山倒海的快感让他几乎虚脱,他好想他停下来,又更想他不要停下来,他只能泪眼蒙眬地无助地看着这个在他身上作恶的坏人,不能也不想在他的凌虐下逃脱。

 

 

Kenny看着他被他欺负得哭出来的脸却心软了。

 

 

他想起他唯一一次见过国斌哭泣的情景。

 

那是他们还在海豹突击队的时候,国斌知道他的家出了事故的那天夜里。

 

白天的时候,当他看到他接完长途电话回来时已发觉他神色有异了,虽然他努力掩饰着,直觉敏锐的他还是立刻看出他完全不在状态,心不在焉。

 

一定有事发生了。

 

他很想问他,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问题,说出来,让他来和他分担。

 

但他却不想迫他说,既然他不想说,他就只能等他,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关心变成国斌的负担。

 

但结果国斌到熄灯睡觉的时候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我,还是不能让他毫无保留地信赖吗?

 

 

睡不着的Kenny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到半夜时看到睡在下铺的国斌偷偷地溜出去了,他立即跟在他后面,只见他一个人悄悄躲在军营人迹罕至的货仓角落哭泣。

 

那是像受伤的猛兽发出的悲鸣般苦痛而又压抑的低泣。

 

他没想过这样悲苦又无助的哭声会从这个人的体内发出。平日的他,总是沉静又精明,指挥若定,让人安心,他就像是众人的靠山那样可靠而值得信赖,然而此刻的他,那个在黑暗中抖颤着拼命压抑自己哭声的身影是如此的彷徨无依,他好想跑上前去把他拥在怀里,告诉他别怕一切有我在。

 

但事实上他却只能隔着几步之遥看着他。

 

Kenny很明白那种像野兽受伤了只愿自己躲起来疗伤的心情,他只恨自己没能成为支持他的力量。

原来,他是如此在意卢国斌这个人。

 

一向只顾自己不理别人死活的Kenny,在沁凉的夜风之中,看见了卢国斌不为人知的脆弱,也认清了自己的心意。

 

他想起国斌对他说过的,建构新世界的理想。这个人,不仅有能力还有抱负,他需要有人辅助他,而他,愿意成为他身边的这个人。

不管究竟发生什么事,他都下定决心要和他共同进退了,卢国斌,就是自己这一辈子誓死追随陪伴的人。

 

 

──也许,对他的倾慕,就由他看到他的泪那一刻就开始了吧──

 

 

那么,自己现在究竟在做什么呢?

Kenny发现自己居然会感到羞愧,他现在做的事,可以说是对自己神圣的信仰的一种亵渎。

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自己思慕着的人,只是个无辜的陌生人而已。

 

 

玩了他,又能怎样呢?

 

 

那根在他身体内横行无忌的手指,毫无征兆地从他的身体内抽出来,一如进入他身体时同样叫他措手不及。

周景臣愕然地注视着突然从自己身上抽身离开的Kenny。

 

“你走吧。” Kenny用吃饱饭的语气对他说,看也不看他,顺手拾起地上的衣服向他丢去。赤裸的身体突然感到一阵寒冷,心里头的怒火却一下子烧了起来。

 

这个人,吩咐他的手下把他捉起来,百般羞辱玩弄他,待他放下身段屈服下来时,却突然玩腻了要赶他走。

 

 

他当他是什么。

 

 

这个人接下来做的事更让他气得发疯。

 

看他呆愣着看着他,Kenny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边绕到写字枱的另一侧,打开抽屉丢了两样东西在他面前。

 

那是他被偷走了的银包和手机。

 

 

──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在这里?

 

 

周景臣猛然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像要杀人一样可怖。

 

Kenny看着他,撇撇嘴坏坏地笑了:“别这样看我,你的东西可不是我们偷的,我之前就说过了,这是联运的场,在我管理下不容许有任何不规矩的事发生,既然看到有扒手,会抓起来是天经地义的事,吶,现在物归原主了,你不是应该谢谢我才对吗?”

 

 

──被你玩了还要谢谢你吗?

 

──你明明知道,我是被人扒走了银包才会没钱俾的,你拿到了我的东西不还我,而且,还对我…还对我……

 

 

周景臣气得发苦,想也不想就朝眼前的人一拳挥过去。

只是,他忘了Kenny是什么人了,这样的出拳对Kenny而言简直一点威胁也没有。

Kenny一把抓着他的臂膀扯他向前,抓着他的脸强吻下去,然后嘿嘿地笑了:

 

“周景臣医生,你不是为了保住你这双手,保住你的事业,连陪我这个男人玩都肯吗?怎么现在却忽然这样不爱锡自己啊?好险好险,幸好没打中。”

 

“有心又好无意也罢,你没钱找数是事实不对吗?” Kenny贼贼地笑着,翘起手指点点周景臣的鼻尖,“钱债肉偿,天经地义喔。再说,刚才你不是也很快活吗?哟,Kenny,喜欢啊…嗯嗯…”他一边阴阳怪气地学他刚才的语气一边嘻嘻哈哈地嘲讽着他。

 

周景臣气得说不出话来。他用力挣脱Kenny的手,飞快地把衣服糊乱套在身上,在Kenny前仰后合的嘲笑声中屈辱地离去。

 

 

周景臣坐在自己的车里,正想发动车子却记起自己喝了酒不能开车了,又气愤地下了车往大街走去,他很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但刚才和Kenny亲热的情景、Kenny魅惑的笑容和欢好的触感却在他脑内挥之不去。

 

他的身体,彷佛还能感受到刚才互相触碰时那火热的温度。

 

实在太令人生气了! 他一脚踢起街边的啤酒空罐泄忿,岂料动作大了胯部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不适,让他差点站不直身来,那是Kenny的手指玩弄完他的内部所引致的……周景臣痛得一阵失神。

 

视线变得模糊的他抬头望向天空,光害严重的都市夜空看不到一颗星,也看不到月亮。

 

 

Chapter Text

前文在這裡:

秘密 (一)

秘密 (二)

秘密 (三)

秘密 (四)

 

 

秘密

Kenny 《飞虎之潜行极战》 X 周景臣 《实习天使》

恐怖份子 X 精英份子

 

五.

 

周景臣比Kenny预料的还要快就买完回来了。

 

他抓着便利店的袋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在车子旁边直喘着气。

 

“哈哈,这么心急吗?” Kenny开他玩笑,这个人真有趣。

 

“……我怕你会跑掉了。”周景臣见Kenny这样笑他,面上红上加红,连耳朵和脖子都红了,他不好意思地别开脸来这样回答。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Kenny怔了怔,忍不住再次细看面前的这个人。

 

会对这个人出手,的确就是因为他长得太像他心里的人而已。

他就是想玩玩而已。

他对他也表明了态度,一夜情,可以,但他没有打算和他发展下去,不可能。

 

然而眼前的这个人分明对自己动了真情。

 

──好不好,继续下去?

 

──自己会不会毁了他?

 

Kenny注视着周景臣抓着袋子微微发抖着的手。

刚才他要他买的这些东西,对爱面子的他来说,恐怕是个难堪的任务吧,他却快快地完成了,为了怕自己会趁机撇下他离去。

 

 

──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Kenny注视他的目光,渐渐温柔了下来。

 

“喂,夜晚风这么大,你还要呆在这街上多久?”

 

终于,Kenny打开车门,把周景臣拉入车厢,顺势吻了他。

 

没有什么需要再多讲的了。

 

 

──周景臣,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这是你自找的。

 

 

停车、等电梯、上楼、开门,这些平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动作,现在全变成浪费宝贵时间的关卡。

 

Kenny从双手抖颤的周景臣手里夺过锁匙,迅速地把门打开。门还未完全关上,屋内的二人已急不及待激烈地拥吻起来,互相拉扯着对方的衣服。

 

他们纠缠着来到浴室,Kenny把浴缸注满了暖水,拽着周景臣一起进去。

 

他用沾满了沐浴露的手抚遍周景臣身体的每一处。

 

周景臣羞涩地把脸埋在Kenny线条性感,纹了一串纹身的颈窝里,不住的抖颤着呻吟起来。

 

就着沐浴露和水流滑动的作用下,Kenny在他体内抽插着的手指数目已增至三根。实在太刺激了,周景臣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又发泄了出来。

 

他已经是任由Kenny摆布了。

 

Kenny用大毛巾帮他和自己约略地抹了抺身子,把他带到床边让他趴着,在他股间涂了很多很多的润滑剂,那凉凉的液体引起他的身体一阵战栗,还未等他适应下来,那火烫硕大的物体已经滑进了他的身体内。

 

“呜…啊……”身体被贯穿的痛楚让他哭了出来。

 

Kenny安慰地不断亲吻和按摩着他的肩颈和背试图让他放松下来,他的入口紧紧地箍着他,那处子般的紧致让他快要发狂了,他好想疯狂地在他身体内进攻,但首先,他得先让他习惯些放松些,他不想伤得他太重。

 

“…啊…Kenny…”周景臣仰头寻找更多的安慰:“我…呜…我想看着你……”

 

Kenny俯下身来轻吻他抖动的长睫,“等一下…周景臣…你先要放松点…”身下的人剧烈地发抖的样子令Kenny怜惜起他来,他不肯定他能不能支持下去。

 

“呜…不要紧…你想怎样…都可以……让我看着你…啊啊…”

 

这样软软的要求,配合着这样紧致而火热的躯体,无疑是最诱人的邀请。

 

Kenny再也不客气了,他快速地从他的身体出来,扳过他的身体,尽量张开他的双腿,然后再一次进入他的身体内。

 

“──啊……”

 

Kenny妖媚的目光令他心驰神荡,那抚慰他的手是如此温柔,那印在他身上各处的吻是如此旖旎,然而他在他体内的进出却是越来越快,越来越深,周景臣在没顶的快感和痛楚之间飘荡着,直至失去意识前那一刻,仍然痴痴地凝视着在他身上的这个迷人的男子……

 

──好想,就这样被他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