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明日方舟/星陈】假如你是一只星熊

Work Text:

当你还是一只刚刚从东国漂泊来的街头仔的时候,你就注意到那个未来的陈警官了。

那时候,在一场火拼之后,休战的短暂时光里,你一个人踢着易拉罐子在陌生的城市晃荡。你晃到了大学街的一处民宅门口,见两个少女在争吵。

你要去哪里?!

不用你管。

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是为了能看看你,可你说你再也不回来了?!

是啊,早知道不等你了,早走早轻松。

啪的一声,紫色头发的少女狠狠地摔了白发少女一个巴掌,你用你的熊生打赌,打人的那个少女受过系统的训练,那一巴掌真是又准又狠。很快,白发少女的脸就肿得惨不忍睹了。

不过你注意到,紫发少女哭了,眼泪不断地从她漂亮的红眸中溢出,年轻绮丽的脸上满是纵横交错的泪痕。

啧,又是什么狗血家庭伦理剧。

第二次见,就在那天晚上。你晃悠到了常去的可以赊账的小酒吧,见一个紫发的少女趴在吧台上烂醉如泥,鼻涕眼泪糊了一桌子。你注意到,已经有帮派里的小喽啰盯上那个少女了。

你看着那个少女白皙的大腿,因为酒醉而拉下的外套下露出的浑圆肩膀,你啧了一声,用眼神斥退那群不长眼的东西,上前将人抱在怀里,对吧台里的阿发说,阿发你把这个女的的账记我头上。

周围人发出了了然而八卦的嘘声。

一路上,你浮想联翩。

这胸,这腰,这腿,这锁骨,啧,啧啧。

少女的龙尾巴随着你的脚步一下一下地拍打在你的膝盖上,你的心像有千万只老鼠在抓。

你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也不是柳下惠,遇到自己中意的,心中像有只猛虎在吼。

不过,你也知道,住在那种地段的,非富即贵。大户人家的千金,你这种街头仔,一辈子也仰望不起。

于是你撇撇嘴,沿着少女好看的大腿线条摸了一把。

咚,啪。

你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地摸摸自己感觉要断了的鼻梁。怀里的少女保持着左勾拳的姿势,无意识地嘟哝着梦话。

你是抖m吗,喜欢暴力美少女。

你坐在地上,快要怀疑人生了。

你将她放在那户人家的门口,按动门铃,自己则藏在一边的树丛里。只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随女仆急匆匆地出来,指挥她们把少女扶起来。

妇人将一个造型优美的小钱包放在门口,形态优雅地关上了门。

你上前把钱包打开,这些钱够你和你的小喽啰们醉生梦死一阵子了。

之后的两年,你不断扩充自己的势力范围,在龙门站稳了脚跟,但你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少女。

一次火拼后,你的兄弟们死的死伤的伤,呵,街头仔就是贱命一条。你知道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对方使了诈,让一个卖花的小姑娘撞到你的怀里,你买下了那个花篮,只因那一头紫色的头发。却不曾想那底下是一颗炸弹。你没有办法把它扔出去,因为四周都是居民区,你只好用自己的身体将它包裹。这时平时跟着你的小弟们把你拉开,说鬼姐跟着你我们很快活。

这个炸弹只是拉开序幕。你的队伍几乎全军覆没。你将弟兄们的残肢断臂安葬在总坛,一个人如同失了魂。

你烂醉在街头,不知不觉走到了某户人家门口。

我只想过安稳的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谁tm没事去火拼,啊,啊?可是我是东国来的鬼,不做这个做ya啊?

有什么仇冲着我来啊!冲着平民百姓算个jb!

哦?

你听到一个人的玩味的声音,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你。

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般若吧?你就是星熊?

老子就是星熊,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不想再做街头仔?

谁没事想做啊?除了那些中二丫头片子。

有兴趣做点别的吗?

我还有一帮兄弟靠我养活……

你还有兄弟?他们不是都被炸死了?

你tm可闭嘴吧。

不久后的某天,你被拷在近卫局的审讯室里,一个中年男人从一侧的小门里出来。

你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啊嘞,不可思议吧。我是龙门总督魏彦吾。

愿意向龙门近卫局效忠吗?

你的兄弟们,愿意弃暗投明的我会安排,不愿意的我不强求。

你说,我有拒绝的权力吗?

你不会拒绝。

你要我干什么?杀人?…扔炸弹?

魏彦吾摇摇头,带着商人的精明。

我想不出一个街头仔能干什么。

加入龙门近卫局。

?!

你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于是你成为了龙门近卫局的一员,不再是鬼姐,而是星sir星警官。

在龙门,尤其是年青一代,在众多警匪片的熏陶下,不是想要成为黑帮老大就是成为正义的警官。龙门近卫局这五个字有着奇幻的魔力。

呵,谁能想到街头衰仔能反转成为众人羡慕的警官呢。

你感到仿佛脱了胎换了骨,你彻底摆脱了阴暗潮湿的过去,现在你身处温暖干燥,你对生活不再有盲目的追求。

你在近卫局混得不错。你重兄弟情,待人温和,是个和事佬,还擅长吆五喝六地去喝酒。你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直到有一天。

你去上班,刚一进门你瞟到了细细的一根龙尾巴。

年老快要退休的长官向你介绍,星熊,这是新来的维多利亚留学回来的陈。陈,这是星熊警官,由她来带你熟悉近卫局的事务。

你,星熊,第一次感受到命运。

对方仍是小小的一只,但目光坚毅。陈伸出手,你们戴的同样的制式手套,两只手在空气中相握。

之后你无数次与陈警官交颈而眠、情潮欲海的时候,都会说很多很多甜到发腻的情话。每当这时候,你的长官情人都会暴力要求你闭嘴,每次被你用吻镇压,她的耳朵会红到龙角根。

你一遍又一遍地吻遍她的全身,像是对着神明顶礼膜拜。陈的反应太生涩,整个身体红得像熟透的蜜桃。

你知道你们没有未来。

你知道陈只是魏彦吾用来对付塔露拉的工具。你连工具也算不上,只能说是炮灰。

可或许,辛苦了大半生,你也可配上爱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