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望君】第五话 小朱皇帝X大杨

Work Text:

第五话

    “老戴这杯敬你!”朱允炆说着就给自己先满上了,戴维也心事重重正想借酒浇愁,两人一上桌就这般架势看的杨军着急。
     “这杯酒我替您喝!”也不等朱允炆拒绝,杨军就已经夺过他的酒杯,一仰头喝得干干净净。

         朱允炆看着杨军这般模样,计上心头。

        酒过三巡看着已经喝的差不多的杨军,朱允炆终于说时间不早了,该回酒店休息了。
      “杨先生这样可不能开车了,不如我送两位回酒店?这儿离我家不远,我父亲走一会儿就到了。”黛安娜看着已经喝的快到桌底的杨军问道。
        看着戴维也起身拿起外套准备离开,朱允炆答应道:“也好,麻烦了。”

         眼见着黛安娜马上就要托着杨军把他扶起来朱允炆赶忙拒绝道:“我来!你先去开车过来吧。”
         说完都不容拒绝的一手揽过杨军的腰,一手撑着桌子借力站起来,杨军也迷迷糊糊的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朱允炆看着有些好笑,拄着桌子也不走,偏过头问杨军:“这会儿怎么又听话了?”
         似是凑的有些近,热气呼到杨军耳窝,只见他缩了缩脖子,囔囔道:“痒...”。
         朱允炆半架起杨军,见黛安娜早在门口等着了,两人费了些功夫才把杨军弄到车上。

     “朱先生,您和杨军认识多久了?看你们关系挺好的。”黛安娜在红灯处稳稳踩停,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人问。
     “年少十数岁就认识了。”
     “那...杨军有女朋友吗?”黛安娜有些拘谨,过了一会儿见朱允炆不做回答,又赶忙说:“我只是想问一问,我...”
        不等黛安娜再解释,朱允炆说道:“未曾听说过。”
         看着黛安娜长吁了一口气,朱允炆的手却不声不响搭上杨军的腰,将他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前面药店停一下。”

         杨军迷迷糊糊有些清醒时就眯着眼睛在想,这儿天气也太热了吧,也不知道主人呆不呆得住,正想掀开被子起床洗个澡,怎地发现自己双手被捆住了,这酒顿时醒了一半。
        “醒了?”朱允炆看着怀里抱着的人突然挣起,赶忙出声说道。
        “主...主人?我?”杨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与主人怎么!怎么睡在一起了!
        朱允炆也不再说话,翻了个身压住杨军,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过了一会儿缓缓的低头吻在杨军的唇上,也只是轻轻的碰了碰就离开了,看着呆愣愣的杨军,俯身拥着他,头埋在杨军脖颈,凑着他耳朵说:“杨军,我喜欢你好久了。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今晚你都得交待了。”
         话才说完, 还往杨军耳朵轻轻的吹了口气,看杨军突然缩了一下,朱允炆像是下定决心的伸出湿软的舌头细细舔舐他的耳廓,听着杨军有些急促的呼吸,直接伸向耳朵深处。
        “主人!啊!”杨军被这一下弄的突然挺起腰腹,朱允炆顺势将手环住他的腰,轻轻的在一侧摩挲着。
        “杨军,我早就想这样抱着你了。”细细的吻落在杨军的眼睛,鼻梁,脸颊上,而杨军早已闭了眼,不再看。

        两人都在喘着粗气,朱允炆摸着杨军的后脖颈,说道:“我给你解开,好不好?”见杨军不吭声,便抽了手拄在杨军身侧,往系着绳结的地方挪了挪。
         杨军哪怕闭着眼,也感受到了现在抵在自己小腹炙热的硬物,更可怕的是,他自己也和他一样坚硬。
         朱允炆给杨军解开后,一看杨军怎么全缩进被子里了,便想伸手进去将他捞出来些,未曾想这只手刚刚好摸到他挺立着的乳头,朱允炆都顾不得温柔了,扣着杨军就将他扯了出来,顺手的还把被子几乎甩下床,两人就这么赤裸相对着。
         朱允炆再难忍耐,扣着杨军后脑勺狠狠的吻下去,舌尖描摹着他唇峰的轮廓,嘴唇凑着嘴唇的呢喃说道:“抱着我。”
         杨军的手还是搭上了他的手臂,这仿佛是一种默认,昭示着他可以更进一步,也昭示着杨军或许对他也有一丝情意。
         朱允炆试探的伸出舌尖,毫无阻拦的,杨军就这样任君采撷,从未有过的疯狂,两人唇舌交缠,好像这一刻谁都不愿做先后退的人。
         朱允炆的手滑到杨军胸前,激的他哼声从两人唇间溢出,更往下走,杨军终于往后仰了些头,说道;“主人,可是真的决定了?”
        “你这时候还要叫我主人,岂不是让我无法收手?”一边说着就一边握上杨军滚烫的躯体,将杨军翻了身,从身后抱住他,两人就这样紧紧的贴着,随着这只手云里来雨里去,将所有未曾开口的情愫,宣泄在这异国他乡的夜里。

         等杨军慢慢缓过来些,朱允炆扶上他的腰,说道;“转过去。”。杨军顿了一会儿,便转过身去,朱允炆顺势托着他的腰,让他手拄着,双膝跪倒在床上。
       “要是疼了你就说。”话都未说完,就提枪上阵。
        杨军感受到炙热的硬物抵在自己后庭,都未等他身体做好准备,就直直捅了进来,剧烈的疼痛和撕裂感让他忍不住的叫出了声,又怕被别人听到似的,将头埋在枕头,只有沉重的喘息和咬红了的嘴唇,无一不透露着他现在的痛苦。
        “别动,乖。”朱允炆扶着杨军的腰不让他倒在床榻上,两人交联的身体已经渗出一丝暗红,毫无疑问这是真的伤到杨军了。但白发人不老不死,重伤自愈的体质在这一刻尽显无疑,朱允炆甚至已经能感受到,杨军身体内部蠕动着适应自己。
         等剧痛过后更多的是不适,杨军从未这样有过这样的羞耻,埋在自己身体里的硬物一动不动,但他实在难受,忍不住的自己动了动翘着的屁股,一阵酥麻与被填满的感觉直直冲上神经。
         杨军动了一下后便有些食髓知味,又哼着再摇了摇,朱允炆看杨军着模样知道他身体应该已无大碍,伏下身想和杨军说几句话,却未曾想这下让两人契合的更深更亲密。
     “现在可以了吗?”
        杨军呜咽着说答道:“主人,要。”

         朱允炆开始轻轻的在杨军身体里碾磨着,手也配合着拨弄杨军的乳头,甚至捉弄似的紧紧的捏住,又辗转揉搓。感觉到身下的男子咬着唇的哼声,才想着放手,摸索着凑到杨军唇边。
       “别咬了,乖。”
         杨军直接含住了他的食指,甚至轻轻的吮吸着,伸出柔软的舌头反复裹挟,朱允炆这下不再温柔,开始抽插着顶的杨军一晃一晃都含不住他的手指,嘴唇微开着有些透明的唾液顺着手指滑下。
        朱允炆百年未曾这样放肆的欢愉,不消一会儿便深深的埋在杨军身体里释放了,长长的呼了口气,伏在杨军身上说道;“哎,废物啊,怎么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