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海岸线

Work Text:

训练结束,晚上七点,虽然下着毛毛雨,但也是难得的清爽天气。
无极威骑着摩托车,情不自禁地仰了仰头,感受着秋风送来的慰藉。
滨海公路,没有太多车流,几乎随便一望就能从海湾的这一边望到另一边朦胧的灯火。
呼吸着带有海带气息的凉风,他终于用不快的车速追上了一个人。
少年背对着摩托车慢跑着,匀速越过一道道路灯的光影,规律的呼吸和脚步声就像生命的律动。
平时,无极威也在这条路上慢跑,向着相反方向和他擦肩而过,耳畔呼啸的风声也算是打过招呼,只有今天他去了趟对面的霹雳大学,没能赶上。
也就今天刚好下起了小雨。
还在自顾自地思考着,前面的男生忽然停了下来。
“有事?”他回过头来,脸上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不过,看起来相当不愉快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是我?”被他认出来,无极威的嘴角闪过瞬息的笑容。
对方指了指不远处灯下的交通反射镜。
“哦。”无极威点点头,“我是看到在下雨,想问你要不要伞?”
“不用。”少年无所谓地摇摇头,“这哪能叫雨。”
“也是……”不知道怎么把话接下去,无极威犹豫地望着今天这个格外阴郁的跑步之友,“那,我有牛奶,你要喝吗?”
少年这次倒是点了点头,接住了无极威丢过来的牛奶:“谢了,我叫齐远。”
“无极威。”
交换了姓名,无极威陪他坐在半湿透的长椅上。
“看你也不像长跑的,平时练什么?”齐远咬着吸管问道。
似乎也不太难搭腔,无极威一笑:“篮球。”
“网球。”齐远不禁有些失落。
语气拿捏得恰到好处,无极威也莫名失落起来,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齐远摇摇头:“没什么,要是你练网球的话,就能跟你打一局了。”
无极威耸了耸肩:“网球真的不会,要是你会打篮球的话,倒是可以一起去玩一会……”
沉思片刻,齐远一用力把整个牛奶盒吸扁:“算了,那我回去了,明天见。”
目送他把空盒准确地投进垃圾桶,一个人缓步离开,无极威忽然起身拉住了他。
“反正我也没事,你要是不嫌弃,我陪你打打网球好了。”
齐远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点了点头:“好啊,到时候不要投降就好了。”
“我的字典里才没有投降咧。”无极威帅气的甩甩头。
“有骨气。”齐远今晚少有地笑了一下。
依次爬上摩托车,无极威载着他一路开到了自己的学校。
路上雨越下越大,车速也只好越来越慢。
“我可不可以问,你今天为什么不开心?”无极威试探地问道。
没想到一下子问出这么多的信息——
原本是邻市学校的网球队,这次来这边合宿练习,哪知道正好撞上了对头学校也来这边,这下比邻练习,矛盾更加。
听他一股脑地抱怨完,无极威只有一个问题:“所以,你们下周就要回去了?”
“是啊。”齐远点点头,“真好,就不用跟那帮白痴天天见面了。”
无言地停顿了两秒,他又补了一句:“不过我喜欢这边滨海的步道,坐车过来只要一个多小时,你要是跑步没有对手,我每个周末都过来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有让无极威特别的喜悦感:“那到时候,我请你吃饭。”
“好啊。”齐远一声应下。
体育馆的灯光渐渐拉近。果然是有名篮球大学,已经八点钟了,还能听到里面运球咚咚的声音。
“走。”无极威拉着齐远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室内篮球场,绕进了走廊里。
一路摸到网球区,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人。
“不错哎。”齐远看到球场,立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是吧。”无极威一脸得意,“就算没什么人打,网球场还是维护的相当不错的。”
“好,这样我就有干劲了。”也不嫌弃学校授课用的球拍,齐远笑着试挥了两下,“教你足够了。”
“那第一步要学什么?”无极威也试着挥了两把,“发球吗?”
“不用,第一步……”齐远拖过来一大筐网球,忽然问,“你怕疼吗?”
无极威一愣,摇摇头:“当然不啊。”
“那就……”齐远露出意味深长的坏笑,指节一震把球抛向了空中,“不要被我打到就好了!”
“啊?”无极威还没来得及吐槽躲避球,就看到一道犀利的球影。
或者叫弹道。
“喂!”他一个闪身躲开,就听球啪地一声打在了铁网上,“你这是谋杀……”
齐远还在对面鼓掌:“躲得漂亮!再来一球!”
“喂你好好教我……”无极威一面闪躲着一面呼喊,“网球是这么打的吗?!”
“可是我打网球很暴力,你不学会躲到时候把你打伤了怎么办?”齐远的笑容愈发明显。
“你也知道这是暴力。”无极威一个闪身又躲开了一球,眼看对面差点没变成千手观音,他终于忍不住开始反抗起来,“是你先不按规则来的。”
说着话嗖地一个球就抛向了齐远。

“太慢了。”齐远用力一个挥拍就给他打了回去,“不用球拍怎么丢得到我。”
“我不信。”无极威又用力抛过去好几个球,“我就不信你还能比我丢的快。”
“那是你太天真。”齐远也懒得捡,一个个又把球拍了回去。
嗖嗖嗖尖锐的破空声被撞到外网的厚重金属声间隔开来,相互的挑衅里也逐渐夹杂了喘息声。
“二比二!”无极威在躲避之间趁乱比了个耶。
“你上辈子打棒球的吧?”齐远不由得轻哼一声,但语气之间兴奋不减,“看我下个球把你打趴下。”
“我看先趴下的是你……”
话音未落,网球室的门忽然被人推了开来。
和齐远穿着一样队服的青年看了一眼一地狼藉,脸上顿时无奈倍增:“齐远,听这个声音就知道你在……”
看向齐远的时候,他的声音不自觉停顿了下来。
难得看到齐远回过头来是个欢快的笑容。
尤其是在网球场上……说起来这也算不上一场网球比赛了。
“队长。”齐远的笑容一下子收了起来,下意识地收起了球拍,“这可不算私自打比赛。”
“我还没说你打比赛呢。”队长一脸无奈,和无极威对视了一眼,礼貌一笑。
收拾完球场走出去,正好遇上篮球队收队。
“威?你不是回去了?”无极尊一脸纳闷。
“啊,我新认识的朋友,陪他……打网球。”
无极威立刻觉得自己哥哥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复杂。
自己并不是闯祸了也不是神经病,只有回去解释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无极威发现跟哥哥解释不了这个问题。
他不是忙着看球,就是忙着打球。
眼看齐远的比赛就要举行了。
去?不去?
去。
无极尊只问了一个问题——
“你连安安静静看场篮球比赛都做不到,居然要去围观一场根本看不懂的网球比赛?”
“呃……我看得懂,不就谁打出界或者没接到就……输了嘛。”无极威尝试着反驳,无极尊却没有说话。
好像的确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哥你才奇怪,每次都来跟拍东方翔,我觉得无聊,出去转转啊。”
无极尊依然不说话。
“哥我真的只是无聊,没有别的意思。”
在无言的注视下无极威终于崩溃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看网球比赛但就是非常想认识一下这个齐远啊。”
“哦。”无极尊终于开口了,“你去吧。”
“好。”无极威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个赞,回头正看见东方翔就在不远处。
再回头,发现哥哥的视线其实始终穿透着自己,在看东方翔。
“……”无极威洒开大步并把东方翔撞向一边,“看什么看,你们不是有比赛吗?上来干嘛?给我哥拍的照片签名吗?”
目送无极威离去,东方翔夸张地翻了个白眼。

下车步行十分钟就能到网球场,气氛不错,原来以为网球没那么热门,其实人气也还挺高。
正好看到齐远的队长在招手,无极威也不见外,就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来晚了吗?我带了相机,今天天气好,照片一定拍的不错。”
队长了然一笑:“不晚,虽然不是第一场,但是齐远才刚下去准备。”
无极威顿时撇清:“我没我哥那么小气,不会只给他一个人拍啦。”
说话间两边的队员已经入场。
“哎?齐远今天的对手很弱嘛。”无极威忽然笑道。
队长一脸不解:“为什么?”
“你看他这一头头发,黄毛小子,怎么听都很弱啊。”
【我又黑周助不要打我23333】
“……”
结果比赛输掉了。
回到观众席,齐远没有看无极威,也没有说话。
无极威没有劝他,只是递过相机,说了一句:“我想说的都在里面。”
齐远默不作声地坐下,嗖嗖嗖翻阅着相片。
大家也没想到的是,没打完所有比赛,他居然就在座位上笑开了花。
其他人莫名其妙,只有无极威也在一边偷偷地笑。
回到宿舍,大家终于忍不住了。
“到底拍到什么了这么好笑?”
齐远把相机丢给了队长。
里面有立海大各种青春飞扬的瞬间,和青学各种望天、呆滞、滑倒、鬼脸的画面。
“你还可以……”队长一脸无奈,“不对,无极威还可以再无聊一点。”
齐远也不反驳,哼着小曲翻倒在自己的床铺上。
只听队长长叹一声,语气里满是挣扎:“不然……再看一遍?”
大家异口同声:“好好好好好……”
“谢了,下次你比赛我也拍几张?”齐远给无极威发着短信。
“好啊,正好下周我们要找霹雳大学讨债。”
开心地嘿嘿笑了两声,齐远要回相机,打开电脑,选了一张最满意的照片,点击“发送”,传给了周助。
转过头,正对上队长的视线。
“对了齐远,你还没告诉我们,为什么你想认识这个无极威?还专门去海边跑步。”
齐远不禁扬起了嘴角:“因为有一次我在路边和几个流氓吵架。”
“他见义勇为了?”
“不,他在拍风景。”
“……然后呢?”
“然后他太投入,篮球掉下来,正中了流氓的头。”
“……”大家无语地扶住了额头。
“然后他还一副看什么看的表情,流氓立刻就去追了。”
“……就这样?”
“对啊。”齐远一脸兴奋,“你们不觉得,这就是命运?”
“……”大家默默地离开了。

几周后,无极威和齐远真的爱上了躲避球。
大部分时候都敌对相互挑衅,差点让别人以为是世仇。
偶尔才联手,配合默契把人打的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只有周末一起长跑的时候,才彼此交换着饮料,有说有笑。
“说真的,我们这样,你哥哥不反对?”齐远又一次用力整盒喝了下去。
“我哥……”无极威努力地回忆着数次和哥哥沟通的内容,好像最后都是以“哦”结尾并且根本没在听,“大概不介意吧。”
“这样啊……”齐远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总之……”无极威舒服地在长椅上伸了个懒腰,“能一起看看海我也很满足啊。”
“如果你网球能赢我一球我就更满足了。”齐远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你才是吧。”无极威瞪大眼睛,“一起打篮球也进一个球啊。”
两人对视几秒,忽然发觉,平时似乎没这么希望别人赢自己过。
于是哈哈哈笑了对方好一阵。
海风依旧,晚上七点,今天天气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