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C向】血族

Work Text:

圣马库斯节。
暮春的阳光洒向沃特拉城的每一寸砖瓦,身着红衣的人们熙熙攘攘着涌向钟楼,庆祝着一千五百年前吸血鬼被“驱逐”出城的伟大日子。
人潮拥挤,放眼望去尽是红色的海洋。一千五百年很久,久到让这座城市的人们忘却吸血鬼的威胁,他们早就摆脱了嗜血族的困扰,圣马库斯节,只是又一个肆意狂欢的理由罢了。

Davina是来旅行的。入乡随俗,她套上红色的长袍,用鲜红的兜帽掩住波浪般的卷发,加入了狂欢。
顺着人流,Davina行至钟楼。向着门内望去,只有神秘的幽暗。她悄悄走进了门洞内的黑暗,热闹的人群中没人发现她的离开。钟楼里没有灯,唯一的光源是门口照射进来的阳光,而这阳光也随着她逐渐走向深处而变得微弱。在未知的黑暗中穿行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受,Davina想要转身离开,却听见远处有轻轻的人声。这不是阳光下的笑语,是黑暗中的耳语,Davina紧了紧长袍,继续探索无尽的黑暗。
人声突然消失了。Davina凭记忆寻找方向,摸到了走道的尽头。是电梯。钟楼的下面,似乎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Davina知道就这样擅自闯入不太好,可是抑制不住的好奇心驱使着她走进电梯,往下,再往下。
电梯开门,眼前是一片明亮。适应了黑暗的双眼用了好久才不觉得灯光眩目。正对着电梯是一个类似于迎宾台的桌子,桌子后面是一个女人,正睁大了眼睛盯着她。
“嗨,”Davina笑着打了个招呼,“请问这里是......?”
“不...你不该来这里的......”女人摇着头,一脸不可思议,“你是个人类......”
“抱歉?什么叫‘我是人类’?难道你不......”
突然走来的Jane打断了Davina的话:“不请自来的人类,真是不费半点力气。”
Davina愈发疑惑了,随后她注意到了这个金发女人的眼睛。红色。
“所以说,传说是真的了。”
“半真半假吧,可以这么说,毕竟神父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把我们‘驱逐出沃特拉’。”人类没有表现出害怕,这下轮到Jane感到疑惑了,“不管怎样,你不害怕?”
“还好吧。况且害怕也不会有什么用。”
“这还真在我意料之外,正常的情况下这时候人类正拍着电梯求它快点开门呢。”
“你是说我不正常咯?”Davina也不知自己哪来的闲情在这里挑衅一个吸血鬼,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最后一句话。
“你的确不同寻常。跟我来。”Jane领着Davina向前走,打开了一扇大门。
门后是一间恢宏的殿堂。巨大的半圆穹顶隔绝了天空,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汇聚在殿堂中间的瓷砖上,四周的石壁上镶嵌着华丽的石雕,墙上的花窗将光线变幻成不止七种色彩。空旷的大殿里除了石阶上的三把巨大的椅子,没有别的陈设,椅子上的三个男子,Aro,Marcus和Caius,不同的发色,相同的红色瞳孔。
站在阶下的Alec笑着走来:“妹妹,想不到这么快就有猎物上钩了?”
“她是自己来的。她很不同寻常,我想Aro会很愿意见见她。”

Aro的确很愿意。
看到Davina的瞬间,Aro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是他几千年来从未感受过的,就像狼人的烙印——哦不,不应该将高贵的血族比作臭气熏天的狗,可是他真的想不出别的形容了。他故作镇定地走下台阶,走向穿着红袍的女子。
Aro伸出了手:“May I?”
Davina歪头不解。
“Aro可以通过触碰了解你的思想。”Jane在一旁解释道。
Davina刚要伸手,门却开了,进来了十几个男女,应该是来旅游的。可惜,他们的生命就要在这场旅行中画上句点。跟进来的Felix关上门,吸血鬼们向来客露出獠牙,在尖叫中享用新鲜的血液。
Aro没有加入这场盛宴,他请Davina跟随他步入后殿。吸血鬼们埋头在四溅的鲜血中,无暇顾及Aro的离去,只当他是独自享用猎物——长老的特权罢了。

关上后殿的门,Aro便执起了Davina的手。女子的过去在他眼前如幻灯片般一幕幕呈现。许久,他收回了手,带着笑意看着Davina:“所以,你是男的。”
深棕色的眼睛忽闪着望向他,Davina微微点了点头。
Aro伸手撩开Davina的卷发,手指顺着瘦削的脸颊划到薄薄的嘴唇,轻轻勾起他的下巴:“真的很有迷惑性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非常诱人...”鼻翼翕动,空气中弥漫着Omega青柠苏打般的信息素;惨白皮肤下的喉结动了动,Aro咽下一口口水;猩红的舌头从口腔伸出,舔了舔嘴唇,掠过每一颗尖利的牙齿。
Davina觉得下一秒那口白牙就会撕破自己的喉咙,他闭上了双眼。
可是没有。
他的唇被吸血鬼吻住,嗜血的舌头在他的嘴里肆意搅动,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被Alpha强大的信息素包裹,他在这个吻中忘却了死亡,不顾一切地缴械投降。
Aro脱下了omega身上红色的长袍,一颗颗地解开了衬衣的扣子,顺便把厚厚的乳胶胸罩扔到了一旁。这是一具少年的躯体,瘦削中带着些隐约的肌肉线条。包裹着臀部的紧身裙被猛地扒下,假扮女子的少年在Aro面前再也没有秘密。
Aro再一次吻上了他的双唇。
从嘴唇,到脖颈,尖利的牙齿啃咬在细长的锁骨上,猩红的舌头勾勒着少年肌肉的轮廓,接着就要触及两腿之间,Davina却伸手停住了Aro的动作。
他慢慢跪坐到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伸手够到了Aro的裤腰,勃起的阴茎在拉开拉链的瞬间弹了出来。少年用嘴裹住Aro的下体,舌头划过硕大的龟头,缠上了冰冷的肉根。人类口腔的滚烫触感让吸血鬼冰冷的下身又涨大了几分,这是他在三千多年的吸血鬼生活中几乎忘却了的尘世欢愉。Davina吞吐着柱体,用牙齿轻轻啃咬;Aro摁着少年的头,用力一顶,触及了他温暖的喉道,粘腻的精液顺着喉咙流进了少年体内。
Davina觉得自己的下身也肿胀得要命。Aro从大理石砖上抱起少年,放到丝绒地毯上——吸血鬼的屋子里没有“床”的概念——用冰冷的手握住滚烫的阴茎,慢慢撸动起来;同时,另一只手探向Omega不断开合流出蜜液的小穴,毫不费力地塞进了两根手指。可这对Omega来说远远不够,Aro通过触碰清楚地看到了少年的渴望,看到了少年有多希望自己的进入。
“You want me.”吸血鬼危险的双唇凑近少年的耳朵,用丝绒般的声音缓缓吐出单词,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Omega的脸上已经渗满汗水,紧闭着双眼哀求道:“进来...现在...快...”
Alpha于是侵入了Omega的体内。
吸血鬼和人类,冰与火;手扣着手,唇吻着唇,小腹摩擦着小腹,两具被欲望填满的躯体在地毯上交缠。
Davina紧紧抱着Aro,炙热的呼吸烙在冰凉的肩胛,修长的手指抓着光滑的脊背,指甲抠在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上却留不下任何痕迹。
在两具身体短暂分开的间隙,Aro将Omega翻了身,掰开他饱满的臀瓣,男根顺着臀缝再一次进入了Omega的身体。雪白的双手扶住少年不盈一握的腰身,跪在地上像野兽一样交合。
Omega并不喜欢后入的感觉,肛门夹得Alpha快要喘不过气来,于是他们恢复了先前的姿势。Davina细长的腿缠上Aro的腰,雌穴吞吐着吸血鬼耸动的性器,随着其进出一点点吐出奶白色的粘腻津液。Omega的阴茎被夹在两人小腹之间剧烈摩擦,他先一步射了出来,射在两人赤裸的胸膛上。Alpha弓起背,下身没有停止抽插,舌头则开始舔舐Omega身上的精液,将少年的精华尽数食入腹中——这是他三千多年来第一次吃进血液以外的东西。
Alpha紧随Omega之后到达高潮,阴茎的前端顶开了子宫腔门,在Omega腹中快速成结;随后Alpha仰起头,对着Omega颈后的腺体咬了下去。这个人类永远的属于他了。紧接着他嗅到了血液的香气——鲜红的血液正缓缓从咬痕中渗出,一滴,又一滴。他已经尽量咬得轻了,可是尖利的犬牙还是轻松地划开了人类脆弱的皮肉。
鲜血强化了吸血鬼的欲望,刚刚射完精的下体瞬间在人类体内变硬,Davina觉得自己仿佛要被撑破。吸血鬼用舌尖小心地舔了一口少年的血,强压着继续饮血的冲动,将舌头伸进了人类的嘴里。阴茎在阴道里横冲直撞,抚平每一寸褶皱;潮红刚刚褪去便再一次爬上了Omega的双颊。唇舌交缠的吻声混杂着交合处的噗嗤水声,少年粉红色的裸体让周身的空气升温,房间里尽是情色的气息。
血的味道太浓了,那是Omega的信息素都掩盖不住的诱人气味。吸血鬼狠狠地吻着Omega的双唇,剧烈地肏干着身下这具躯体,试图缓解对血液的渴望。可是不行。Omega体内被爱液灌满,原本平坦的小腹因为腹中盛了太多的精液而微微隆起,盛不下的那些,从身下交合处随着阴茎的抽插而被带出,溢在早已一片狼藉的地毯上。
努力保持着理智的吸血鬼从人类体内退出,将头埋在了那一双完美的长腿之间——那里正不停地渗出过多的精液。鲜红的双唇覆住了温热的蜜穴,一点点吮出那些来自吸血鬼体内的液体。他想像这是鲜血。
“啊...哈呃...”Davina胡乱地抓扯着Aro的黑发,急促地呼吸着,他的身体像波浪般起伏,迫切地想要再一次被填满。

Aro吮完了Davina体内的精液,将人类拥进冰冷的怀抱,喃喃道:“太危险了...对不起,我刚才差点杀了你...”
“那么转化我。”Davina的指尖在吸血鬼大理石般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小声提议。
“吸血鬼的生活,阴暗,漫长而孤独。你不会喜欢的。”
“转化我。你已经孤独了三千年,以后就不需要继续孤独了。”Omega轻轻地在Alpha胸口留下一个吻痕,安静地睡进了吸血鬼的臂弯。
激烈的性爱很耗体力,Davina很快便沉沉睡去。
Aro望着怀中人熟睡的脸庞,睫毛轻颤,朱唇微启,美得不可方物。他微笑着亲了亲爱人的额头,阖上眼帘假寐。
也许,真的不用再孤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