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lackACE】與君同

Chapter Text

頂著毒辣太陽入了城西口,少年人環顧四周,終於在一處茶館涼棚下落座。摘下草編的帽子扇額上的細汗。小麥色的皮膚,端正分明的五官,微微上挑的眼尾,舉手投足都自帶一股隨性的浮浪氣卻不惹人討厭,腰間聲音特殊的鈴鐺響的俏皮靈動都很引人注目。

商振博察覺到周圍夾雜的目光撇了撇嘴又將草帽扣上、壓低,喚住上了茶水欲走的夥計。摸出兩枚銅板塞到手心再將其手指扳回握好,用指節輕輕叩三下桌角。

“這位公子樓上請。”小夥計笑了笑將商振博引入門內。

 

樓上是私開的說書館,鮮有人知道,坐鎮開講的是京中有名的“蛤蟆嘴”,前年說錯話獲罪才出獄不久,閒不住嘴才找著辦法重操舊業。

商振博悄聲進了門在靠窗的角落處坐下,室內匯聚的自然光,即使是最熱的正午也已經有了六七人聽書,都是聚精會神圍著正中央講的搖頭晃腦的青衫人,體型有些臃腫,約莫而立之年的樣子。

“……要說這趙員外家的女兒啊,嘖嘖……先前是和大太子相好的。奈何這狗皇帝橫刀奪愛不解風情,愣是頒了送進宮的旨……”

“哪有老子搶兒子的道理?”一個大漢笑著開口打岔。

蛤蟆嘴把折扇往手心摔得“啪”的一聲響,紅了臉。眉毛一豎,鼓起眼睛,“千真萬確!誰不知道這當朝皇帝談到美女樂事就絕對不讓半步的昏君尿性?沒有我不知道的事兒,指著什麼花花草草我都能給您們講一段的出來。”說罷頗為自負的抬了抬下巴,端起案上的瓷杯潤嘴——這杯裡不是茶,而是酒,暈的滿室酒氣。

一個年輕人調笑著指了指被支起的雕花木窗外——正對著陰涼地裡,一個白衣服的男人安靜地坐在木桌前,臉上纏著乾淨的白色紗布,只留下半張有些蒼白的臉在外。

“就他,您說說。”

商振博也順著那人手望去,興趣大增。

“害!一個算命的瞎子,生意慘淡哩。”蛤蟆嘴無趣的咋咋舌,“同行哄客人的伎倆都學不來……雖是無償——據說是在等什麼人……神鬼功夫算得准的比不上不得罪人的!”說罷重重歎氣一聲,“就像我這說書說的真也不能明著得罪人一樣……嗝!一樣……”

 

商振博早察覺到“蛤蟆嘴”前言不搭後語的有些醉了就欲離身,恍然間捕捉到“無償”的字眼。

正是無聊的時候,又有免費的消遣,他自然不會錯過。

趁著屋中間人正懷古傷今的時候,商振博下了樓到街對面,一屁股坐在算命攤前。腰間的鈴鐺猛然響了響。商振博就看見面前白衣衫的先生桌上的手受驚很大的差點將卜命的筒簽排到地上,但不過須臾就恢復了平靜。

商振博有點懷疑起自己小身板的實際威力來。他自覺地伸出手,一邊大膽地打量眼前人,從面部小部分至少可以看出這個人皮相不差,但紗布遮擋的太多也不能妄下判斷;衣冠風格絲毫不見算命先生的影子。但以他敏銳的直覺,這人看起來不像騙子——甚至還有一股說不明白的親切感。

面前人的手很修長漂亮,微涼的手指摩挲在他的手心的紋路上,修整光潔的指甲帶起一陣麻癢。知道這是在摸他的的手相。商振博看著兩人對比明顯的膚色,難得反省起自己總在太陽地瞎蹦的行為來。

“輕薄我啊。”商振博無聊到有點心不在焉,便開始由著以往習慣的的跳脫性子說胡話。

感覺到手上的動作頓了頓,“公子不要打趣我。”

聲音倒是很好聽。

“見諒,我忘了中原人不太習慣。”

瞟到對方微紅的耳尖,商振博心中得意過後再次投入到自己的世界。

 

“你是刺客。”

明明是溫潤平淡的嗓音卻把神遊中的商振博嚇出一背冷汗,伸手捂住對方的嘴,又被細膩過頭的觸感和手心過度灼熱的鼻息驚到差點彈開。對方倒是泰然,一動不動的受著。

“噓!”見沒有人注意商振博才放下手。雖然結果的準確度得到驗證,如果這不是常識儲備過低,他完全有理由懷疑起眼前這個人是在報復。

“既然你不害怕的話我就直說了。”商振博輕咳一聲,從玩鬧心裡變得嚴肅起來,“我今天有任務,我想卜吉凶。”想了一下又補充,“我心裡素質很好的,你隨便說罷。”

沉默片刻。

“大吉。”

“很少嗎?”

“很少。”

“可能這就是緣分。”商振博笑著舒了口氣。

“我們有沒有……在哪裡見過?”對面傳來遲疑不定的聲音。

商振博暗笑竟然有人能這麼老套不自然的套近乎,但恰好他也有意。

“怎麼稱呼?我叫商振博。”他只覺得這個人的性格連帶咬字方式都有趣的緊。

“賴煜哲。”

他在心中默念幾遍只覺記住了便起身告辭。

他的話很多,下次他或許會找這位新朋友說半個時辰。想到這裡商振博不禁心情愉快。

對他而言,話多以往多被夥伴詬病。大概少有人理解每句話都有可能是最後一句的掙扎。第一次,他對賴煜哲產生了沒來由的期待。

 

走在集市,商振博環望四周,以不同的身份再回此地萬事看著新鮮。

就在他快要看花眼的時候,突然看見前方兩個熟悉身影——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