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ove me if you can

Chapter Text

聂明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
聂家的孩子,在大学毕业后都会被要求隐瞒身份自己养活自己一段时间,他刚刚毕业,就失业了。
现在的大学生并不好找工作,特别是就业饱和的商学院学生,大多数公司还是更加愿意选择有工作经验的人而非刚刚毕业的学生。去掉了聂家继承人的光环,即使是前学生会长也一时找不到什么好工作。
直到有一天,他从面试的地方出来,被一个男人拦住。
“这位先生,有没有兴趣做一份兼职?我看你的外形很适合做模特。”那人将名片递给他,聂明玦看到上面印了“琼华影视文化公司”几个字,他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因此本来不打算去关注。然而在再一次的碰壁后,聂明玦看着自己卡上不算多的钱,拨打了这个电话。
他还是太年轻,涉世未深,填完了一年卖身契一般的合同才知道,这并不是一家影视文化公司,或者说,并不只是,这是一家成人电影公司。
他被下了安眠药,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赤身裸体地捆绑在床上,骑在他身上的年轻男人,用漂亮的眼睛注视着他。
“你好啊,搭档。”金光瑶笑着说。
金光瑶走进公司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聂明玦,背着背包,站在公司前台和人说话,他的侧脸很英俊,是富有男人味的样子,说话的时候眉头习惯性地皱起来,薛洋在他身后出声:“怎么样,这是我选的人。”
他斜了一眼薛洋,然后没说什么,等到进了办公室,他给秘书苏涉打了个内线电话,让他把聂明玦的资料和合同拿过来。
金光瑶今年也不过二十岁,金家的私生子,母亲是个女明星,他没上过大学,高中就拿了母亲死后那个风流爹给的遣散费出来开公司了,聂明玦不认识他,他认识聂明玦。
看完资料,金光瑶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然后打电话给了薛洋:“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他让薛洋把聂明玦第一部,以及以后所有的片子的另一个主角,都换成了他自己。
聂明玦和他莫名其妙做了一场,拍了第一部片子,是小偷入室,看上主人的大鸟的剧情,虽然看起来很不情愿,但是聂明玦硬的很快。
结束后他按掉录像,躺在男人汗湿的胸膛上喘息,双腿还颤抖着,聂明玦低下头,第一次仔细看了这个和他拍了第一部片子的男人。
金光瑶和他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个子不算高,样貌大概是像母亲,是貌若好女一类的漂亮男性,赤裸的肌肤白皙柔软地和他紧紧贴着,腰肢纤细又柔韧,他不由得回想起,刚才被他紧紧包裹时的感受。
他脸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潮红,然后金光瑶抬起身,注视着他,有一滴汗水从他尖尖的下颌滑落,滴在聂明玦的胸肌上。聂明玦低头看着那滴汗水,喉结不由自主上下滚动了一下。
“你好棒啊。”金光瑶喃喃道,“我肚子都满了。”他的手指抚摸过聂明玦的轮廓,然后低下头吻了他。
再一次见到金光瑶,是半个小时之后,他被带去洗澡换了衣服,然后自称是秘书的男人将他带去了老板办公室。
年轻漂亮的男人穿着白色的西装,歪在老板椅里,看见他来,这个刚刚和她睡了一觉的男人也没有站起来,只是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
他说:“我叫金光瑶,是你的老板。也是你未来一年的搭档。”
聂明玦沉默,然后转身就走,金光瑶对他的态度毫不意外,只是说了一句:“记得下周三再来。”
周三,聂明玦准时来到了公司。
金光瑶早就在办公室里等他了,聂明玦走进去的时候,他正在电脑前工作。
“你过来。”金光瑶抬眼看了一眼聂明玦,道。
聂明玦走过去,就看见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那日他和金光瑶拍的“电影”。
他挪开眼不去看,然而金光瑶可不会这样放过他。
“一般来讲,素人出道的第一部片子,还要有自我介绍,所以这部片子不能直接用。”金光瑶摸着下巴,看着片子里自己趴在聂明玦的身上和他接吻的画面。
“我不想拍。”聂明玦立刻回答他。
“不需要真名,也不会露脸,就像这部一样,我们会给你戴面具。再说,由不得你想不想,毕竟你已经签了合同。”
聂明玦硬邦邦地道:“你们这是欺诈。”
金光瑶好像被他气笑了:“我们公司名字网上一查就能查到,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合同也是你签的,现在反过来说我们欺诈?”
聂明玦无法反驳地沉默了,他回去后查了一下琼华,发现这是一家业界有名的同性成人电影公司,叫影视文化公司也是为了好听而已,是他没有仔细调查的错。
“你放心,我也是你的导演,整个过程中不会有其他人。”金光瑶道。
如果聂明玦稍微了解一点成人片片拍摄的过程就会发现不对,然而他没有想到,所以他反而放下了戒心,跟着金光瑶走了。
金光瑶递给他衣服让他去换好,他们一起走进了布置了很多摄像机和悬浮摄像头的房间。为了方便,他穿着紧身的背心,下身只穿了一条子弹内裤,胯下的器官即使没有勃起,也是极其可观的大小。
“名字当然不是真名,你就叫……霸下好了,其他的问题自由发挥,身高体重还有长度宽度在体检的时候已经有标准数据了,提词板上有,其他的半真半假就好了。”开拍之前,金光瑶这样嘱咐道。
聂明玦点头,他知道自然是不能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还有可能暴露自己的信息对着镜头说出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金光瑶问道,他脱掉了西装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衬衫,似乎因为热,领口解开了两个扣子,露出白皙的锁骨。
聂明玦坐在沙发上,虽然做了心理建设,但是真正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紧张,和之前不一样,他当时被下了药,整个人迷迷糊糊,根本注意不到摄像机,然而现在逼仄的空间里,他和摄像机镜头的对视避无可避。
“放松,我还不会吃了你。”金光瑶柔声道。
“我叫霸下。”
“怎么会想到拍片?”
“为了钱。”
金光瑶在镜头后轻笑:“好现实的理由。你是1还是0?”
“1号。”
“喜欢什么样的0号呢?”
聂明玦沉默了一下:“没想过。”
“迄今为止,和多少人做过爱?”
“一个。”聂明玦直视着镜头后的男人,用眼神告诉他那个人是谁。
“那岂不是经验很匮乏?你有信心让我爽吗?”金光瑶挑衅一般舔舔嘴唇。
“我能不能让你爽,你自己不知道吗?”十句里聂明玦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金光瑶听了以后大笑了起来。
“你说得对。”他解开了第三颗扣子,缓缓走到镜头前,“我们开始吧。”
金光瑶坐到他的身边,手抚上聂明玦的胸口,经过了充分锻炼的胸肌在放松状态下也并不是硬邦邦的触感,然而随着金光瑶的接近,肌肉随之紧绷。
聂明玦几乎有些无措地看着金光瑶靠近他的耳朵,仿佛魅魔一般低语:“怎么,紧张吗?被干的好像是我吧。”
说完,他侧过头去,柔软的唇贴在聂明玦的唇上,微微分开,送出一点舌尖,被男人用力含住吮吸。
和做爱时意乱情迷的吻不同,这个吻的开始来得极其轻柔,然后发展成深吻,他们的唇舌交缠,发出啧啧的淫靡水声,被收音器收录进去,然而已经没人在乎什么片子不片子的了。
金光瑶的手顺着男人如同山脉一般起伏的肌肉轮廓向下,抚上他的下身,他贴着聂明玦的薄唇吐气:“你好硬啊……”而后发出一阵细碎的轻笑,一边将男人完全挺立的性器从裤子里释放出来,他的下腹毛发浓密,性器便傲然地站立在那黑色的森林里。
那根曾经在他的身体里肆虐的阳具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尺寸,无论是粗细还是长短,金光瑶都从没有在任何男优身上见过,他们做爱的时候,这根东西将他的后穴撑得满满当当,想到这些,金光瑶也觉得自己的身体空虚了起来。
他爬到聂明玦的身上,柔软的唇好像是喝水的猫儿一般隔着衣服划过他的肌肉,然后半跪到男人分开的双腿间,吻上了男人的性器。
聂明玦有晨跑的习惯,来之前刚刚洗过澡,体味并不浓重,金光瑶含住那根巨物的头部,好像吃棒棒糖一样吮吸着,双颊凹陷下去,眼睛向上看着男人,聂明玦低头也正在注视着他,一个悬浮的小球正一寸一寸拍过他的身体,无论是流汗的额头,起伏的胸膛,还是勃起的阴茎。
他纤细的手指划过粗硬的阴毛,将卷曲的毛发绕在上面轻扯,聂明玦低低发出喘息,忍不住将金光瑶的头往自己的胯下按去,如果不是金光瑶努力放松自己的喉咙,他大概会被捅穿。
和之前自己玩弄自己时用的冰冷的玩具不一样,男人的性器散发着惊人的热度,他尝到聂明玦的体液苦涩的味道,知道男人的情动,不由得更加卖力。
聂明玦的手抓住他后脑勺的头发,不断挺动着下身,让自己的阴茎在金光瑶温暖湿滑的口腔里进出着,金光瑶没办法吞下整根东西,只能手口并用地伺候他,他的性器也已经被放了出来,没有抚慰就硬邦邦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在他感觉自己的口腔发麻的时候,聂明玦终于有射的迹象了,男人想把自己的性器抽出去,然而被他一把握住根部。
他含糊着道:“射进来。”
聂明玦射进他嘴里的精液,被他津津有味地全部吞吃了干净:“好吃。”
聂明玦沉默了一瞬,一下子将他提到了自己的腿上,不顾他嘴里还残留着自己的精液,好像要把他吞吃入腹一般吻住了他。
金光瑶从鼻腔里发出笑来,手臂好像蛇一般缠住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