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 DOLLY】

Work Text:

(1)
是觥筹交错的夜,踩着高跟的女人,一步步走向最内间的台球桌。黑色蕾丝连衣裙,勾勒出她有致的身材,一丝不乱的头发,上挑的眼线和鲜红的唇,每一帧,无不散发着诱惑。
“Dolly姐。”
“别让人来打扰我。”
女人丢下的红色钞票,关上了包间的门。
涂着黑色甲油的手指,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迷蒙的烟雾最适合人释放心事。微微一弹,烟灰落下。伸手拿过球杆,俯身,瞄准,出杆。
清脆的撞击声音。
被母球击中的球四散开。
房门被人推开,席卷着屋外的喧嚣一同入侵这件屋子。
“不是说了不准……”女人皱着的眉在看见来人时轻佻一扬,“是你啊。”
“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套了一件宽松黑色T恤的男人,面无表情倚在门上,手臂上纹了一圈梵文,远远望着像是一种特殊的图腾。
女人并没有回答他,反而又击了一球,臀部翘出完美的弧度,裙摆刚好到大腿处,只需要微微一掀,便能探索那当中的秘境。
一杆,进洞。
她这才杵着球杆回望,“不想接。
男人眼中并无笑意,只是轻哼一声,反手带上了门。
啪嗒的反锁声,格外清脆。

(2)
男人拿起一旁的另一条球杆,瞄准了单色的球,一击行云流水,仿若随意,白球大力在桌上弹射出一个折角,将角度刁钻的球击入洞中。
“不想接?”眸色深不见底,“所以穿着这样,来这里招摇?”
高跟鞋走到了面前,女人凑近了些,明目张胆的挑衅,“怎么,醋了?”
男人未言,面上不爽的表情已能看出一切。
Dolly的食指点点男人的胸膛,又是一笑,塌下腰,想要瞄准最边缘的球。
臀部一暖,是男人贴近的身躯。
腰也被人按住,整个人已九十度的形式贴上了台球桌。
“那你教我打好了。”
几年前自己的技术便是男人手把手教出来的,当然知道他现在是有多不爽和炸毛边缘,在这边缘大鹏展翅的感觉可真好。
能感受到他手掌的热度,大手覆了上来。
两个人的手握着球杆,身躯伏叠。
就像之前那样,一丝不苟调整她的姿势和手势,握住她的手,拉动球杆。
怀中的女人动了动身子。
“怎么,还藏了根在裤子里?”
身下的物什,早已坚硬。

(3)
不动声色,一板一眼的带着人进了一杆,可另一只手早已伸入了裙下。
一片——湿滑?
明显感觉到身后人的僵硬,Dolly终于笑出声来。
“真空?”
那人一字一顿,仿佛怒意再隐匿不住,连衣裙被人掀了上去,他进入的匆忙,也进入的强硬。
饶是湿润也抵抗不了有些微微的不适应。
嗯的尾音拖长了好几分,不满台球桌的硬度,撑起身子,臀部一翘,穴口倒是又吞咽了几分下去。
小腹前放了一只手掌,不再硌着冰凉的桌边。
男人凶狠不带停止的抽插了十几下,身下的人却一点也不配合。
“屋外有人呢。”
那妖精笑得妖艳,明明穿着这样暗示意味十足了,还要说出这样的话来。
终于露出了今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
从她紧致的穴内退出分身。
要玩是吧,好啊。

(4)
裙子上的丝带被粗鲁的扯下来,三两下系住人的手腕就那么一推。
Dolly依旧在笑,其实用力挣脱就能开的,配合着人折腾。
下体一冰,浅浅便探进来一个东西。
球杆。
尾端近乎有两根手指粗细,屋外还能听见别的桌的击球声。
台球桌上趴着的女人,黑色裙子被掀起,雪白的臀肉间插着一根球杆,而身后的男人,胯间巨物上还带着刚刚抽出的水渍,混合着女人甜腻的喘息,淫靡而又色情。
球杆不粗,仅仅进去几厘米,在边缘的入口来回,直撩拨的欲望更盛。
洋娃娃不再愿意乖巧的服从,身体一动,不再乐意被球杆给服侍。
男人像是早就料到,球杆划出的一瞬手指插入,准确无误探入。
腿险些没站直,球杆被男人伸到自己唇边,还有着些许咸腥气息。
“尝尝你的味道?”
嗓音喑哑,这本就是一场毅力的持久战。
红唇张开,丁香小舌一卷,在球杆顶端打了个转儿。
“难道,你不想尝尝我的味道吗?”
半个身子坐在了球桌上,双腿,已经勾住了男人的腰。

(5)
惊呼是突然的。
因为男人猝不及防的抬起了Dolly的一条腿,掐着她的腰又将自己挺送了进去。
已经控制不住叫声的时候Dolly还在想,这球桌质量可真好。
男人像是完全开始泄愤了,被晾了一夜的怒火,和一早憋着的酸意,都化成进攻,势必要看着这个女人在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
抓着他衣服的手愈发的揪紧,Dolly的嗔怒声,“呀…你慢点啊!”
下身干脆捣弄的更快起来,此时此刻,不想从这张嘴里听见除了呻吟以外的声音。
大手挥开桌上剩余的球,放平女人的身子,那双纤细的腿架在了肩膀上,和身体呈现九十度的姿势。
“刺激吗?”反倒是她喘息之余又插了一句话,眼底明显都是狡黠和势在必得。
男人按住了她下身的花核,突然的紧致险些令人失控。
“刺激…看你爽的……连桌子都弄湿了。”
“那还不是,你活好吗?”女人的腰肢动了动,大有勾引的意味。
锁骨被男人狠狠咬住,“你只能是我的,懂吗?”
谁都没有回答谁,只有下身结合的声音越来越响。
未曾有一人来这包间打扰。
情欲渐缓时,隐约听见一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