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吾爱 第五章

Work Text:

玫瑰酒红的床在昏暗星光下更暗沉一些,蔷薇在燥热中睁开眼,微微掀开身上的薄被,觉得已经不需要盖了,身旁的凉冰热的更甚,她原本就是不爱盖东西的人,此刻转过身去睡得正香,被子已经滑到腰上,圆润的肩膀近在眼前。
蔷薇抬起手,突然发觉自己的手有些微汗湿,她在空中呼扇几下,抚上的一瞬蔷薇整个身体、心里都微微一震,凉冰的肩因为暴露在外触手生凉,细腻的感觉被神经末梢清晰的反馈。凉冰没有醒,但是应该感觉到了,蔷薇听见她抿嘴唇咋动的水声。寂静的夜里吞咽的声音被无限放大,蔷薇捂住嘴,有些懊恼自己本能的反应,收回手转过身去。

燥热,蔷薇睁开眼睛,身旁轻微的呼吸声还很均匀,平躺的凉冰只能看到侧脸,是昏暗的暧昧的夜,可那个侧脸,颈部的弧线,凸起的锁骨,再到下方……都不合理的清晰着。
蔷薇微微起身,锁骨,肩膀,莹润细腻的触感,所有的一切都是诱惑,蔷薇勾着自己的长发不让它们扫落,俯首在锁骨上留下轻柔的一吻。
耳畔突然传来娇笑,笑声轻轻的带着觉来的慵懒低哑,蔷薇恼怒的想躺回去,一只手却勾着她的下巴引她向上,凉冰的眼里含着水,爱意,纵容,无限温柔的情感,她微微舔了下唇,蔷薇不知道那力度来自凉冰的手还是自己,亦或是凉冰无限的魅惑,她已经贴了过去,是柔软的与柔软的触碰,凉冰身上特有的香甜味道席卷而来,蔷薇想品尝更多,她用一只手环住凉冰,微微抱起贴近自己,同样柔软的身体切合,再没有燥热,只有心安和舒适。

光线按照时间自动调至清晨,蔷薇在昼光中睁开眼睛。
这部分宇宙空间的黑洞极不稳定,无法跳跃,所以恶魔双翼一直在航行,窗外瑰丽的星海看似并无变化,但用心观察就会发现没有一个星系相同,它们流动,闪耀,爆发着不同的熠熠光芒。
蔷薇收回视线,起身,穿衣服时一只手突然按在镜子上,她扶额眉角直跳,我昨晚做了什么梦?

凉冰和手下商讨完航行路线回到房间,发现蔷薇不在,咖啡厅也没人,最让她惊恐的是蔷薇放在她房间的东西也不见了。
总不会在哪里吧。
凉冰来到另一间隔离舱,这间装修成书房的风格,书架上的书很可观,吊顶的灯是温馨的橙黄色,蔷薇就坐在桌前看书。
“蔷薇,怎么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做什么了吗?凉冰走到蔷薇身前,“我错了,你告诉我哪里不对,我改还不行吗?”
又装无辜?蔷薇站起来,“你又进我梦里做什么?这样戏弄我操控我很有意思吗?”
“我没有啊。蔷薇你就这么想我吗,”凉冰轻佻戏谑地笑,压低声音挑眉问,“梦到什么了?”
蔷薇恨恨地上前抓住她的肩膀,“你给我适可而止。”
空间静了一瞬,蔷薇震惊的收回手,凉冰委屈的红着眼眶,刚才她下手的力度足以让凉冰感到疼。
为什么这么失控,蔷薇呆滞地看着凉冰揉肩膀,是因为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对她有那样的想法吗?
“你自己梦到了还敢怪我,你去问黑风,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凉冰甩下手臂转身就要走,“你爱睡哪睡哪。”
蔷薇追上去,步子越来越慢,前面的凉冰也慢下步子,却还是越走越远。她握紧了手,其实也……没有什么的,不是吗?
她又追上去,没敢推门,直接用虫洞悄悄进去,凉冰刚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狠狠把酒瓶掼在桌子上。觉察到蔷薇来了仍自顾自地喝着。
蔷薇慢慢走近,“对不起。”她来到凉冰身后,抬手放在凉冰肩上揉着,身前人仍是不理她,也不转过身来。
凉冰强自忍着,也尝不出来酒的味道,心念电转。蔷薇也是因为做了梦才这样,她会做梦说明还是很在乎我的,她到底做了什么梦生气成这个样子。
“已经不疼了。”凉冰抬手挡下蔷薇,转过身去,微微低着头,视线里蔷薇的腿远在天涯,她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只有满腹疑问。
当太过在意,原本不求回报就给出的满腔热忱也开始期盼回应,可那回应不合心意,该怪你太过投入,还是那人不知珍惜?

近在咫尺,蔷薇看着不可一世的恶魔女王莫甘娜化作凉冰,委屈垂首的样子,她甚至咬着下唇,和昨晚一样饱满润泽的唇。
蔷薇慢慢伸手搭上凉冰的肩膀。
凉冰没好气的抬头,“你干嘛?……唔……”
蔷薇放纵自己去探求心意,得到的太过满意以至于失去理智,凉冰在蔷薇的唇舌间终于又尝到了红酒的醇香,她伸手勾住蔷薇的脑袋,只想窒息在这杯醉人的酒中。
等蔷薇慢慢让凉冰感受到推阻抗拒和她分开,回过神来才发现,凉冰已经缠在自己身上,手不知何时探进了上衣下摆,在自己腰上游走肆虐,自己甚至还伸出一条腿顶在桌子上方便与她痴缠。
“嗯……”凉冰不太乐意地从她身上下来,顾及蔷薇薄的发红的脸皮没有说话,又忍不住舔着嘴唇。
蔷薇侧过身去整理衣服,“我……还是去你房间睡。”
“嗯。”
“那我们……”
“你腰上的疤,怎么不让它长好。”凉冰束缚好心情问。蔷薇的神体经过升级完全可以像凉冰一样愈合至完美无缺。但那道伤疤过了这么久还是顽固留着。
“我想让自己记住。”它原本应该更大,在更致命的位置。蔷薇看着凉冰,她的身体完美无缺,可完美之前她曾千疮百孔。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味,侵略人心,蔷薇想固守防线,借口要去拿回东西离开了香气弥漫的地方。

 

是夜,房间的温度已经调到“适合抱着蔷薇睡”的高度,蔷薇还是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还记得某人交代的原话,但是知道最初那些梦都是黑风编的后,她已经能无视凉冰手下的所有表情。
最近做梦也太频繁了,还一点新意都没有,虽然只能怪自己没新意。背后的人抱的紧,蔷薇想转身又怕吵醒她,闭眼迷糊着身体越来越僵。
反正是梦。你自找的,醒了活该。
蔷薇伸手握住凉冰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拿下去,舒服地转了身,没想到凉冰得寸进尺地抱回去,腿压倒她身上,手臂横过蔷薇胸前,直接枕在她肩膀上,脸蛋还在她肩头蹭了蹭。

“……”

蔷薇拿凉冰没办法,低头吻了她光洁的额角,一侧雪峰直接撞入视线里。凉冰的吊带睡衣也太罪恶,更罪恶的是她自己。
蔷薇感觉自己的脑子轰地炸开了,压在身上的重量化作压在心头的念,蔷薇伸手想推开凉冰,伸手触及的地方太过柔软,以至于手下动作变成流连。
凉冰带着不乐意的鼻音声调先低后高,“嗯……干嘛?”
旖旎的波峰扎进蔷薇心里。
羽翼一般的睫毛忽闪,蔷薇投进凉冰清澈的黑瞳里,纯黑的湖水不染杂质,亮的像星辰,没入水波可以看到蔷薇的专注,她太专注,没有注意到那亮光中的惊喜。
“别说话。”蔷薇亲吻那双眼睛。“闭上眼。”
凉冰温顺地闭上眼,这给了蔷薇莫大的勇气,那个触感还清晰留在唇间,蔷薇俯身继续做这样的梦里曾做过的事,含着凉冰的下唇舐咬,凉冰的小舌探出来舔舐,却怎么也溜不进蔷薇的白齿里,蔷薇尝够了香甜的味道,留下一道隐约闪光的水痕向下延伸。
凉冰纤细的锁骨随着呼吸颤动,薄薄的皮肤下细骨被咬在牙齿里。微微的刺痛,凉冰颤了颤眼睛,蔷薇松口,含着,舔舐,吮吸,又不舍得在那白玉一样的皮肤上留下太深的绯色,挪到更柔软的地方继续。
“嗯……”凉冰忍住话语,够到蔷薇的手,引她握住一侧隆起,蔷薇轻揉了一下柔软的地方,触电般挪开,按住凉冰作乱的手不让她动,继续专注于那一小块皮肤。
凉冰又颤了颤睫毛,“我能睁眼了吗?”
“睁眼,”蔷薇含糊着回她,“啧……闭嘴。”蔷薇没有在意那水声。凉冰偷眼看蔷薇,她把自己的酒红长发都拨到一侧,露出来的耳朵带着粉红热度。
还想要。蔷薇原本只是侧身在凉冰身旁,凉冰抬腰贴蹭她,蔷薇恼的伸出一条腿跪在凉冰腿间,压住她的小腿不让她动。
凉冰忍不住了,“你能不能来点实际的?……唔……你真是长本事了。”蔷薇咬了她一口,凉冰吃痛嘴上还是不饶人,蔷薇依旧没反应,凉冰嗤笑一声,猛地翻身把蔷薇压在身下,蔷薇还震惊地微张着嘴,凉冰终于有机会品尝她的可爱女孩,一只手勾进蔷薇的短裤里。蔷薇被凉冰唇舌激烈的攻势逼得喘不过气来,突然小腹一凉,她又把凉冰压回身下,恶狠狠地噘着嘴低声说,“不许动!”
“好,可是我想让你动……更多。”凉冰带着暗示在蔷薇的大腿上磨蹭,一股香甜的味道带着湿滑水意弥散开。
“你要点脸。”蔷薇按下凉冰的腰,顺着她的腰线往下。凉冰的腿很软润,不像蔷薇的那么有力量感。蔷薇抚着不经意抬头,发现凉冰戏谑地看着自己,只想狠狠咬她,让她求饶不敢再笑,手已经无暇顾及,她咬住凉冰睡衣的吊带褪下去,满足凉冰所有渴望。
星河依旧轮转,没有恒星在凉冰体内坍塌,但爆炸的冲击波如期席卷而至。

 

 

蔷薇在醒来的时候感觉不太对劲,身体很酸软,还有些难以启齿的反应,“呼——”,她深呼吸,做什么梦不好,怎么净做这种梦。凉冰今天也睡了懒觉,还没醒。
蔷薇翻身,僵住原地炸毛,凉冰的睡衣都堆在腰上,最没眼看的是她胸口的点点红痕。
药丸。